探亲散记

南乡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4年6月,我从湖南到美国求学。一年以后,南太太(也就是我太太)带着女儿,漂洋过海来相会。

        光阴飒飒,转眼过了十几年。少年子弟江湖老,难忘风雨故园情。终于,我们在2007年7月回乡探亲。

不到长城非好汉,好汉将来又怎样?

       7月5日:飞机到北京是下午4点。我们在接机的人中稍作打量,就看到晓萱正笑逐颜开地向我们招手,旁边就是她那花朵一样的女儿。

        晓萱于2006年,从北京到圣路易市短期探亲。到后的第二天,她陪姐姐去看牙医,正好遇到南太太。一位有心寻找中国教会,一位有心向周围的华人分享福音,所以她们两个很自然地聊起来。
这以后,晓萱积极参与教会主日和团契活动,且接受了洗礼。回国后,她也一直与我们保持联系。当我们今年回国的行程确定,她提出负责我们在北京的饮食起居。认 识她的时间虽不长,我们还是怀着感恩的心接受了。到了北京才发现,若没有她细致体贴的安排,我们还真举步维艰——国内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感谢神,他知道我 们的需要,为我们早有预备。

        7月6日:上午乘车去长城。随着人流登上长城,游览一番后,我们一起从烽火台往下走。摩肩接踵中,我想到常唱的一首歌:“主啊,我赞美你,因为你拣选了我。在这茫茫的人海中,是你把我找寻……”

        看到身边如此多的同胞,绝大多数还不认识主,天父竟然拣选了我们成为他的儿女,不再作罪的奴仆,我们是何等蒙福的人!

        想到此处,眼角不由湿润了起来。这正是:

       不到长城非好汉,好汉将来又怎样?熙来攘往虚空事,劳苦愁烦一声叹。莫若信主享天恩,永生福乐今生望。

        回城的路上,我们向司机传福音。这位司机以前接触福音不多,对我们所讲的,很难一下子完全接受。但他反复说我们很单纯,与国内的人不一样,他与我们交往很轻松,不需有任何防备等等。

        虽然他没有当场接受耶稣,分手时我们送给他《游子吟》及福音小册子,他却很高兴地接受了。

        晚上,我们与一位在加州大学认识的老朋友聚餐,也向他们一家三口,讲述了我们信主的经历,并将福音资料送给他们一份。

法轮空转平安渺,福音真道喜乐源

        7月8日:这是主日。晓萱姐妹因往常参加的家庭教会被政府禁了,近期到海淀图书城附近的一个教会聚会。我们随她同去。

       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国内教会,看到那么多人聚集一起敬拜神,特别是有许多高校的学生,心中很受鼓舞。在繁忙的旅程中,有这样一段时间到教会亲近神,得享主赐给我们的安息,真是心情欢畅,。

        下午,我们到火车站,乘上开往老家长沙的特快。车上,我们见到一位伯母,甚是热心且谦和,因此邀请她聊聊。开始以为她是基督徒,但渐渐地我们发现,她是信法轮功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正面接触法轮功。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中,我们一直和她辩论。幸好我们在教会中接受过训练,对神的救恩和永生的确据等,有足够的了解,因此我们在这样的辩论中,没有受到迷惑,反而因自己所信的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而更感恩。

       这位伯母,虽然对法轮功也笃信不疑,但当我们问她未来和永生等问题时,她的回答却有些语焉不详。后来她还颇为神秘地告诉我们,在某些年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事 情发生。我们回答:虽然耶稣何时再来,我们并不知道,但我们对未来没有害怕,因为知道将去什么地方。即使今天晚上我们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心中也会有平安和 盼望。我们问她:“如果今晚您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是否也会因您所信的而有平安?”她没有回答。

       7月9日:早上又见到那位伯母,得知她昨晚睡得很不好。或许是人在旅途的缘故,又或许是我们的问题,在她心中有些影响?我们盼望她能更多思考、更多寻求,盼望神的救恩有一天临到她。

       她确实是一位好人,但她所信的不是真理,甚为可叹。真是:法轮空转平安渺,福音真道喜乐源。

旧同学欢喜重逢,老岳母精神矍烁

       7月9日:火车在早上7点多到长沙,两位高中同学,政泉与洪伟,已在翘首等待。我与他们失去联系多年,没想到2006年,洪伟心血来潮,到互联网上搜寻我,结果在教会网页上,发现了我的名字,我们因此联系上。

        几年来我们一直祷告,求神为我们开回国传福音的门。2006年10月初,在一次聚会中,弟兄姊妹分享对国内的福音负担,也特别为我们代祷。结果10天后,我就与洪伟取得了联系。神就是这样奇妙,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回长沙后,我与高中同学聚会多次,每次洪伟都讲到:“是上帝让我们重新取得联系。”我也因此很自然地分享神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在长沙的两个多星期里,政泉与洪伟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对于他们的情意,我们能给的最好的报答,就是将他们带到神的面前,使他们也成为蒙福的人。

        回家见到父母、姐姐、姐夫,还有岳母。十几年流逝的岁月,不可避免地在每个人身上留下了痕迹。但他们身体都康健,我们心中很感恩。

       岳父母在1998年申请赴美探亲被拒,岳父于1999年因肺癌去世。岳母在几年前,由我们带领做了决志。记得在2005年那段时间,我们特别为她的身体担心。有天我为此祷告了许久后,神赐给我《诗篇》91:14-16:

        “因为他专心爱我,我就要搭救他;因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贵。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将我的救恩显明给他。”

      我和太太心中很得安慰,相信神应允了我们的祷告,相信虽然她一生辛劳,多受苦楚,神要赐给她一个健康、喜乐的晚年。

       此后,岳母的身体和各方面状况果然开始好转,这次亲眼看见她精神矍烁!

真假岂能不分辨,惟主话语是根基

        7月10日:下午探访亲友回家时,发现两位妇女正与我妈妈和姐姐聊天。想起爸爸、妈妈曾说,附近有信教的人到过我们家,心想也许他们就是传福音的。

       但她们的言谈举止,却透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所以我特别留意她们的话。我很快发现,她们常引用圣经上的话,却是将一节节经文割裂理解,又反复说她们信的是“真道、真理”。

       我们猜想也许是遇上了异端,所以直接询问她们信的究竟是什么。她们说自己是基督徒。

       她们从神的创造讲起,但充满似是而非的观点。我们指出她们的错误,所以她们很快意识到,我们对圣经比她们还熟悉。她们开始有些紧张,并非常客气地承认,她们对神的话语了解不够,求神饶恕她们的亏欠。

       当她们说到,她们相信耶稣基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女基督)来到中国,又引用《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我们就确知,她们是邪教“东方闪电”的成员了。

        我们以圣经来驳斥她们对圣经经文的割裂和曲解,又以《马太福音》24章36节,“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告诉她们,主来的日子没有人能知道,若有人说知道主来了,或说他是基督,一定是假冒的。

        我越说越激动,想到了《加拉太书》1章9节,保罗说的“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便警告她们,这样妄传福音是逃脱不了神的愤怒的。

        我激愤之下,猛力拍桌子。她们随即告辞,还不住地说,求神饶恕她们对主话语的不熟悉。我们告诉她们,要及早明白过来,悔改认罪,真正接受主的救恩。

        她们离开后,父母和姐姐说,那两位所讲的,与我们所讲的差别不大,为什么我们却说她们是错的呢?他们感觉很糊涂,只好暂时都不信。可见魔鬼就是用这样的伎俩,来阻止人归向耶稣。

       这次与“东方闪电”的交锋,让我感受到他们有两个明显特点:一是频繁引用圣经,但常常断章取义;二是宣称“神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对此,只要我们多学主的话语,在真道上站立得稳,对神的救恩和主耶稣基督的再来有正确的认识,就不会被蒙蔽。

       事后我也反思,当时的激愤是否得当?想到主劝诫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心中就坦然了,只是手掌有些隐隐作痛(编按:“东方闪电”的信徒,很多是受蒙蔽的;在可能的范围内,我们或可用温柔敬畏的心,把神的道向他们讲明)。

       晚餐后,我们去孙老师家。我们认识孙老师伉俪是在1995年,那时我还在加州大学念书。孙老师夫妇到美国探访儿子一家,第一次遇到我们,就热心传讲福音,也邀请我们去教会。后来孙老师的儿子,也去了圣路易斯市,与我们在同一教会服事。

       这次我们只见到了孙老师,孙师母去了山西短宣。他们在主里的忠心服事和喜乐生命,给了周围弟兄姐妹美好的见証,也深深感染了我们。

       那天晚上在孙老师家,弟兄姐妹一起唱诗、查经、分享,真是十分美好。聚会结束后,有位姐妹提到,聚会的多数是年轻人,希望我能分享交友与婚姻方面的内容,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常传福音常传爱,主赐平安主赐恩

       7月13日:上午离开长沙到湘潭,晚饭后,南太太又开始召聚亲友,向他们传福音。可是,有的亲友不感兴趣,有的更极力想把话题引开。我并不认为这样的场合适合传福音,心中虽为太太祷告,其实并不很认同她的做法。

       后来看到南太太嗓子都讲哑了,亲友的反应,却像是对牛弹琴一样。我忍不住加入了。我从赴美多年南太太对家人、朋友的思念谈起,讲到她对他们的爱,和心中最大 的盼望——“我没有金和银,但愿意将我所信的耶稣基督介绍给你们”,请大家好好思考她所说的,因为她所说的全是出于对大家的爱。

       我说的时候很动感情,南太太一直在流泪。她的一位高中同学,也拉着她的手一起流泪。我相信我们能做的也就如此了,结果完全在于神。

       随后,我们与大姐和侄女进行了更深的交流。侄女当晚作了决志祷告,令我们很开心。大姐以前由南太太带领决志,这次她对福音有了更多的了解。

      7月14日:南太太和一位同学去茶楼聊天。这位同学有段不幸的婚姻,现在是单亲妈妈。南太太与她谈了两个多小时,感觉她还不会相信。没想到走出茶楼时,她主动地说:“我信!”真是出乎意料。当天,她与女儿都接受了耶稣,实在是主的恩典。

        可见,当我们愿意顺从圣灵感动而行,就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神会亲自将救恩赐给他所拣选的人。我们只要为爱去传扬福音就行,不可在传福音中依靠人的判断。

瓦器不堪为主用,清茶浅酌劝良朋

        7月15日:一早由高中同学政泉开车,带我们去孙老师所在教会参与敬拜。我还有分享的“任务”,不料,提前准备的提纲,却怎么也找不着了。在心慌中开讲,结果,本来只准备分享半个小时的,最后却延长到一个半小时,与大家有很多交流,也临场增加了不少内容。

        弟兄姐妹的反应挺好,我也享受到神赐的喜乐。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在做工,失去提纲的我,只能完全顺从圣灵的带领,而无法靠自己的智慧。这真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出神恩典的大能。

       参与聚会的年轻人多,他们希望我分享交友与婚姻方面的内容。对我来说,这是大难题,因为本人这方面经历非常简单(不过成功率倒是100%)。好在神为这一切 早有预备——在我原来所服事的教会,有位很爱主的姊妹,她的婚姻过程,我们非常了解,真的看到“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所 以,我给大家讲了她的见証。

        我讲完后,有位姊妹告诉我,她觉得许多东西好像是专门对她说的,也正是她需要的。我们再次感受到,“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下午我们与一位大学时的好朋友,在茶厅谈了几个小时。他信奉佛教,在气功等方面有些特别的经历。在美国时,我就和他交流过信仰问题,但彼此不能说服,所以早就约定,趁我回国时好好谈谈。

         我们希望他了解福音,放弃他的佛教信仰。其实我对佛教了解很少,但与“法轮功”和“东方闪电”交过锋后,我相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基督信仰有足够认识。

        在交谈中,我高兴地发现,这位同学其实不笃信佛教,只是因为他的经历在感觉上更贴近佛教而已。他也说不出佛教能给人带来什么盼望。我们给他讲了基督信仰如何帮助我们过合神心意、喜乐平安的生活,比如增进夫妻感情和改善人际关系等,他听了很受触动。

       这真是:信恩主一无所惧,离真神万事皆空。盼他早日得到神赐的救赎宏恩。

唯愿有心寻真爱,不嗟无处觅永生

         7月22日:这是我们回国后的第三个主日,我们带岳母去我家附近的一个聚会点。我们还顺便邀请了一位大学同学一起去。这位同学似乎接受了基督信仰,但不常参加聚会。这个聚会点离他的家较近,因此邀请他,希望他以后能固定参加。聚会上,我与太太还作了简单的见証。

       7月24日:离开长沙去北京。几位同学去机场相送,都说希望我们常回国看看。其实这也是我们的心愿,特别是这次有机会分享福音,他们虽没接受,却表现出相当的理解,也很高兴地接受了我们送的福音小册子。

        我们的这些同学都习惯了我们的饭前祷告。头一次聚餐时,我们还向大家解释为什么要饭前祷告感恩,很快他们就习惯了,还会主动邀请我们祷告。这也成为我们分享福音的切入点。

       回想我刚信主时,在家里虽有谢饭祷告的习惯,到外面或与朋友一起,就感觉不自然,担心他们会另眼相看。其实我们在生活上坚持信仰,会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我们生活上的见証,会使我们传福音更有力量。

         政泉在送我们去机场的路上,完整地听了福音,只是他对自己是罪人这点不能接受。但是他觉得基督信仰很好,也认为人应该常去教会,净化自己的心灵。

       我还有好几位同学表示,以后要与孙老师联系,尽量去教会。并希望我下次回去,能给他们再多讲讲。我听后心花怒放。因为几次同学聚会,看到许多高中与大学同学风采依然,但也有不少人变化很大,使人不免生出“如花美眷成追忆,似水流年枉自嗟”的感叹。

       聚会中,也听到同学们生活中的许多无奈、许多怅惘、许多沉重。还有一位同学很坦白地说,她现在很害怕死亡。所以我们就和她分享《诗篇》90篇 :“我们一生的年日不过是70岁,若是强壮可到80岁;但其中说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她似颇有触动。

后记

       7月我们回国探亲,10月洪伟来美开会,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星期,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谈信仰。回国前,他在教会安排的福音探访中,接受了耶稣基督。

       政泉的太太,也在11月,通过电话,由南太太带领做了决志祷告。他们一家开始参加当地的教会活动了。

      盼望更多的人谦卑下来,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生命改变,且享受基督里的永生。

作者来自湖南长沙,现居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在生物技术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