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君子 ──追忆戴绍曾牧师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2006年秋天,我到香港的圣经教会布道。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坐在戴绍曾牧师的旁边,他对我说,感谢神,他从大陆拣选了你们来传扬他的福音。

       他说,这些年,有许多我们大陆同胞来到香港。盼望有更多来自大陆的兄弟姐妹出来做传道人。

       不错,他用的是“我们大陆同胞”六个字。

       我把我写的一本书──《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赠送给他作纪念。他感谢著接过去,说,福音文字事工很重要。

       他也送给了我一本内地会宣教士的书──《舍命的爱》,还用中文签了名。他说,还要送给我一本戴德生的生平与事工图片纪念集──《唯独基督》,但手头上没有,他要回家取来送给我。

       我说,这我可不敢当,怎么能让您送来?这时,教会的一位弟兄就说,晚上我们大家到您家中取去吧。戴牧师说,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那天晚上,到了戴牧师的家中。戴牧师穿了一件白上衫,对襟的,没有扣子,两长排纽襻儿。衣服的料子好像是绸的,很轻柔,与戴牧师的一脸和气很相配。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戴牧师就好像中国古代的君子,温良恭俭让,彬彬有礼。

       多年来,我一直觉得,基督徒同时就应该是君子。在与戴牧师短短的相处中,我能感觉到,他就是这样的基督徒君子。

       那天,他谈到了往事,说,大陆开放后,允许他们戴家进入中国了。1980年,他和姐姐买飞机票飞到了北京。一下了北京机场,他们就跪在了中国大陆的土地上,泪流满面,感谢主把他们带回了祖国。

       你把大陆看成是自己的祖国?我很惊讶。

      他说,我们戴家几代人,都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祖国。我,我妻子,我们全家人,都是中国人。我出生在河南开封,从小就说中国话。除了我的肤色、大鼻子和头发之外,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指著自己的心说,我的心属于中国,属于耶稣。

       戴牧师很虚心地征询我对大陆福音工作的看法。在交谈中,他几次说“我们中国人”。第一次我以为是他的口误,后来才知道,那是他的心声。他公开说过:“能在中国出生,在中国人当中服事,在中国死去,是上帝的恩典。”

       如今,上帝终于使他如愿以偿。他死在了中国,死在了他服务了一辈子的中国人当中。

       那天,戴牧师还提到了他所创办的“国际医疗服务机构”(后来改称“国际专业服务机构”),说他们怎么样在中国少数民族居住的贫困地区──四川和云南,服务那里的人。他说,我们要实实在在地帮助这些贫困的人,把基督的爱带到他们中间。

       他说,范弟兄,你知道中国政府不允许我们在大陆公开传福音,但是,上帝给我们开路,让我们可以用服务来传扬耶稣基督。

       你们用爱的实际行动,传扬了上帝是爱。我说。

       戴牧师说,是的,上帝先爱了我们。如果不是基督的爱激励了我们,我们不可能有力量去传扬主的福音。

       戴牧师告诉我,其实,他最渴望的,是在先祖传过福音的地方直接传福音。他一直等待这一天,等了几十年。他说,这些年中,他多次去自己的父亲、祖父、曾祖父当年建立教堂之处,有些教堂至今还在,仍有兄弟姐妹在聚会、敬拜主。他说,第一次看到那教堂时,他流泪了。

      戴牧师终于没有等到,他可以自由地在中国大陆公开传扬福音的那一天。但他用自己的生命,持守了戴家历代的家训:“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