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洋评书”——海归群像(五)

谷灵

本文原刊于《举目》39期

      抗战年间,新加坡神学院的郭院长,在香港召集主内作家开会,推动圣经本土化。一个甲子后,我在温哥华见到了九十多岁的吴恩溥牧师,他赠送了我一本《天国春秋》,希望我为圣经在中国民间的普及继续努力。我答应他,我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归国

        2005年秋,我离开生活了15春秋的北美,回到中国定居。

        回国之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连怎么回来的,都不是很清楚。后来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一所国际学校的校长,德国人茂尔先生。茂尔先生耐心听我介绍自己,听着听着,他眼睛一亮:“你会用说书的方式,讲圣经故事?”

       “是啊!”于是我就把自己从1991年开始在纽约说书,后来又如何发展的过程说了一遍。

       “好啊!那就请你在我们的员工圣诞晚会上说段书吧。”

       圣诞节晚会上,我为学校的外籍教职员工,说讲了《圣婴降世》。会后,校长宣布,邀请我来教课,教该校老师如何说书。

       不久,茂尔先生又把我介绍到他们总部的教师培训中心去讲课。就这样,我在本土开始了说书和教学生涯。

拜师

       重新捡起了说书,使我想起了评书大师刘老。当年我在北美说书的时候,学的就是她的评书。我还给她写过信,她收到后给我打了一次电话,并给我寄了书籍。可惜我和她一直缘悭一面。

       2006年在北京的时候,我从网络上找到了线索,同刘老的丈夫王老师取得了联系。我终于同刘老见了面。刘老亲自为我做了示范表演,还听了我的《牧童出战》。

       我说希望拜她为师,提高自己的说书技艺。她说:行!往常我要考察三年,但你我已经交往十多年了,我答应你!不过,还有其他几个人也要拜我为师,那就等时机成熟,我一并收徒。

        刘老给了我一盘光盘,是她的说书精选,让我好好听。她的光盘,使我在语言意识上又提高了一大块。

出版

        经主内弟兄介绍,我认识了晨光图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崔约瑟,并签约出版评书《大卫王》。

       评书《大卫王》,取材自《撒母耳记》上、下两卷书,是我在语言上和说讲上的本土化创作。在说书艺术方面,我其实尚未成熟,但神还是让这本书出版了。我心里是没有底的,但相信定有神的美意。

       果然,神的带领,在后来逐渐明确。

亮相

        如何走上社会,如何面对媒体,我是一点都不知道。神深知我的软弱,他不但锻炼我的胆量,也让我亲眼看到了他的能力。

       我在解放公园的“夏冬生评书馆”,认识了湖北评书老艺人夏冬生,并渐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偶尔也在评书馆说讲我的《牧童出战》,得到了老人不少指点。

       可惜的是,评书馆经营不善,转手让“天乐社”来经营。天乐社社长徐先生是个相声演员,对艺术一丝不苟。我也因为不够专业,失去了表演的机会,失去了继续锻炼的场所。

       神激励我不放弃。我联合夏老,以及几位外籍友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策划了一场“中外评书对抗赛”,我就以《牧童出战》出场。

       结果,广播、电视和报纸的记者,纷纷到场。我靠着神,在媒体上一举胜出,被媒体誉为“说洋评书第一人”。

展演

       神对我说:你一个人不行,也不能远航。而且。中西文化交流是双向的,你现在只有洋评书,没有中国的传统评书,怎么行?

       于是我在武汉带了一男一女两位美国学生,跟我学说书。他们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一个说《李白逃学》,另一个说外国题材的《人不可貌相》。

        “外国评书”小团队是有了,“中国评书”团队怎么办呢?我就找到了刘老的丈夫王老师,向他求助。结果他一口答应,大力支持。

       2008年5月份,以我为首的外国评书代表队,同刘老为首的中国大师代表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中外题材评书快板书艺术展演”。虽然因为四川大地震的缘故,没有得到足够的媒体宣传,但我的表现,让刘老对我刮目相看。我得到了刘老的肯定,她鼓励我沿着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

        我还因此认识了“大韵天成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的老板阿雪。“大韵天成”是专门在广播电台上,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评书录音节目的。阿雪对我的《大卫王》很感兴趣,说:“如果有人赞助你,我愿意为你安排《大卫王》全国广播。”就这样,我们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入门

       我的两个美国学生,不久都回了美国。才组建起来外国人团队,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感到非常孤独。在祷告中,我向神诉说我的光景:“神啊!我孤独无助,哪里还有什么能力把你的话带给人呢?”

       2009年元月,刘老正式将我收入师门。这次收徒,使我一下子认识了很多业内的专业人才,大家都支持我走中外文化交流的道路。虽然大多数人都是非信徒,可是她们都非常乐意说圣经故事。虽然她们还不知道那就是神的话,但是能这样欣然为主所用,实在是蒙福啊!

攻占

       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在行动了,还有六七位骨干力量,我的一举一动,都会直接影响她们的积极性。我不断的求神,告诉我当如何行。神向我展示了两处经文,一处是耶稣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另一处是大卫王派遣勇士顺着水沟上去,一举夺取古城。

       “五饼二鱼”告诉我一个道理:中国人口庞大,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要是靠一对一的个人布道,显然是不够的;公开召开布道大会,目前也不太可能。当年主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那么今天我奉主的命令,从圣经中挑选几部书卷,本土化后拿给国人吃,能喂饱的就不只是五千人了!

       这样的志向是不错的,但是,怎么付诸行动呢?神于是又通过“大卫夺取耶路撒冷”的经文向我说话,告诉我如何行。

       耶路撒冷地处险要,易守难攻,当时占据着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说得没错,若正面攻城,连瞎子和瘸子都守得住。大卫王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命令强攻。他让大家顺着一条水沟入城,那是敌人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大卫的军队于是大获全胜。

       神告诉我:“你就顺着文化交流的渠道,带着五饼二鱼上去,你也必上得去。我提供你一切所需。我的供应也许不会按照你的意思,但我绝不会误事,我给你恩典足够你用。尽管把五饼二鱼带上去,能喂饱多少人是我的事。”

       我按照吩咐,把路得拾麦穗的故事,做成了单弦曲艺说唱;把大卫王的生平和但以理解梦,做成了评书……

       我准备召开一次中外文化交流曲艺专题展示研讨会,在会议上向媒体展示这些节目。

        我还策划了一个DVD方案,挑选了五个圣经故事,分别找出与之有相似之处的中国传统故事,然后按照中英文对照的方式进行创作。

       我们打算在社会上公开演出,并制作、出版、推广这个DVD,通过媒体报导进行宣传,把“五饼二鱼”带上去。“五饼二鱼”的作用,在神自己的手中!

作者目前在国内,专门从事圣经说书民间化的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