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我,我懂(刘同苏)2019.8.26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8.26

2019年的“中国好声音”又开幕了。至今四期,除了去加拿大营会讲道的周末外,期期我都即时看了,略感失望,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歌手或歌曲。据说,现在看“中国好声音”,主要是看导师,精彩不精彩的,就看导师“公”聊得怎样。

歌赛这一类的“授”,是批量生产方式的产物。好处呢,是采取准对歌的形式,以个别对个别的挑战而激发起歌手的演唱灵气。不好呢,就是硬要按同一的尺度,在不可解构的个性演唱之间分个高低,结果搞得桃红不让李白,酱油非得压醋一头;在这种通分式的评判平台上,演唱的个性只会渐渐地抹平。没有特点,大概就是此次赛事的特点了。不过,导师们“演”来“演”去,倒有一位的个性棱角了出来。

导师中有一位名叫“李荣浩”的原创歌手;以前未曾闻名(实际上,对当下知名的歌手,笔者大都处于寡闻的状态),几场看下来,感到其透著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个性特征。对于待宰(或待售)的歌手,歌赛的导师一般只评论其音乐资质和演唱水平,然后,诱之以队内角色、比赛名次、甚至职业前途,李荣浩导师却在“电”心。

比如,第二期那位胖乎乎、笨萌笨萌的刘明轩,其歌声听似平淡,却以收著的环护和极高之真音或假音的突发,具有了一种无形的厚度(不是音域宽阔的深厚,而是将厚推至音域之外的厚,是无声胜有声的厚)。四转之后,其他导师们的讲评都直奔著高音去了,可是,李荣浩却从歌手唱内唱外的举措里面,看到了他的害羞;更进一步,他以人格的视野反向地透视到其内在的丰富。以至于歌手在选择以后感叹到:若不是赛制的规则,李荣浩老师说完了,我就要选他。

又如,第三期里面那个妈宝式的大男孩,演唱以点到为止的“中”超越了为唱而唱的“高”;圆满的丰富却在于含蓄,让歌声恰好高到曲意的全然表达,那就是拿捏的最高境界(少则力乏,多则遮蔽,中才是至上)。李荣浩对其的点评,说的是该歌手唱与谈中表现出的自卑,而其实自卑里面却隐含着同等的自信,目前的状态正不时在自卑与自信之间游移。与刘明轩一样,此歌手选师后,也感叹到:李老师懂我。

李荣浩甚至选了一位发声有明显瑕疵的选手(除他以外,无一导师转身);若人的个性是终极性的,技术的瑕疵也可以在终极个性的综合里面,凝聚为特色的光辉。有的导师应允的是更高的名次,而李荣浩是让你做最好的自己。不少选手只盯着偶像,投奔的是人气,而李荣浩的卖点是朋友,展示的是知心。那位声音天赋不是太高、却执著地选唱高难度小众歌曲的女孩,先行就选好了从初选到决赛的歌曲、一色的李荣浩;那位以美声唱流行的19岁男孩,未等主持人喊出“你的选择是……”,就急不可待地喷出“我选李荣浩老师”;他们奔的不只是老师,而是知心——我懂懂我的。

本周末,我不禁在讲道里面,据《诗篇》139篇,谈了那位天上的导师。诗人上来就说,你懂我,上帝。这是信仰特有的思维立点。自我中心的人,总说:我懂你,或者,我不懂你;而信仰者却对着上帝说:你懂我。你懂我,而且怎么这么懂我啊?!

无论天上阴间,我的一念一动,你都知道。我躲到学校厕所里面抽烟,你怎么也在那儿?我大半夜闷著被子偷玩游戏,怎么也没逃过你的法眼呢?我笑着与闺蜜勾肩搭背时,心里嫉妒得狠狠地咬了她一口,你怎么鉆心地也听到了那“咯嘣”一声呢?望着前女友挎着他人的臂膀离去,冷面之下我的嚎啕泛滥于心,怎么你的面上也满是我的泪痕?你懂我,不是因为你外在密布了摄像头而全知了我,而是内在地执手我心同历了我的每时每处。上帝,你知我心,你是我闺蜜中的闺蜜,我哥们中的哥们,你是我心上的“虫”啊。

我还“未成形的体质”,你就先知了我。这不是时间次序的前定,而是永恒与时间的同时。你不是按图制造了机器人式的我,而是自由地创作了自由的我。你在我至深的终极之处,以你自己的跃入而创作出了全然自由的我,一个以你的终极整体之我(上帝形象)而成为终极自我的我。你在我的自由里面自由著,从而,使我的自由成为自由。这不是宿命的机械操作,而是自在者与自在者定情的同心。

上帝,你知我心,因为你就是我心。你以无限之躯却舍身十字架而跃入我心,于是,全然震颤我心,与你的心跳同频,在十字架的同心结中跃入你心。你懂我,因为你把你的心搁在我的心里;我懂你,因为你的心就在我的心上。一个心不在我心里的无限,我怎么可能懂他的心呢?我的同心,你怎么会不懂我呢?我的同心,我怎么会不懂你呢?

理念的批量平面上是生不出我的。我的个性终极超越任何理念体系的高度。除了活生生的无限上帝在我的至深之处居有,谁能成为终极性的唯一之我呢?我是一个悖论:不到终极的上帝那里,我就不能成为终极的自我,而不以终极自我,我就不能到终极的上帝那里。

理念的同义反复就是排除悖论,所以,理念只能覆蓋无个性的个体,却不会生出终极个性的自我。耶稣以舍己的自我而进入了我们的自我,从而,才可能在我们里面,以自己舍己的自我共振起我们自我的舍己,由此而携带着我们的自我返回自身。这并不是一条单向直线作用的对折,而是往与返的同时,舍与得的统一。我必须跃入无我(舍己)才可能成为我,这是最高的理念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懂我——我懂”是心与心对撞的共鸣,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情话。上帝以一个“我”而来,就是来会面我们的我,由此,在我们里面建立真正的我。上帝与我的(我—我)关系是真正的也是唯一的自我超越。“懂我”恰恰在“我懂”里面先行着,于是,我——我才不是自我反复的同一,而是自我超越的统一。

注:在昨天“中国好声音”李荣浩战队V王力宏战队的对决里面,选手邢晗铭在决胜轮以42比16的悬殊比分为李荣浩战队赢得比赛。在演唱结束时,邢晗铭对导师说了一声“谢谢”,那是她自排练以来对导师李荣浩说的头一句话。得有什么样的“懂”,才能从以无语对答的学生里面操练出震惊全场的歌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