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她甘愿割下自己的皮肤,拯救异国儿童?(黄奕明)2020.04.1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20.04.10

黄奕明

比兄弟更亲密

《箴言》18:24说,“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亲密。”

我信主之后,就一直参加诗班的服事,也因此唱了很多好歌,其中有一首令我印象深刻:《比兄弟更亲密》,歌词说:

我朋友比亲兄弟更加亲密,

祂每时每刻与我同行。

世上许多朋友常相赌气;

但救主使我顺服相信。

人生在世,知己难得,即便亲如兄弟,也未必知心,有人终其一生,也仅得一两位知交。先父在世之时,曾与几位世伯固定聚会,都是相识六十年以上的朋友,戏称“岁寒三友”,取其松柏长青之意。我和舍弟也有几位挚友,在我们的五十岁生日聚会,都留下珍贵的镜头。真正的好友,是生死之交,患难与共。很多战场上的同袍就是如此,互相信任,在战火下淬炼出来的情谊,弥足珍贵。

但是再好的朋友,最后可能也是聚少离多。如果有一位知心的朋友,又能常在一起,那就是最幸福的事了。所以,夫妻之间如果能无话不谈,也是难得,因为并不一定总有共同话题。所谓夫唱妇随的终身伴侣,实在是凤毛麟角。笔者全职奉献之前在音乐界多年,乐坛上有一对夫妇档的双钢琴演奏家,一个眼神就透出彼此的默契,可说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谈到每时每刻彼此同行,就是夫妻也做不到。然而在基督信仰中,救主耶稣正是这样一位朋友。复活升天的耶稣,借着圣灵内住在每一位信徒的心中,垂听祷告、擦干眼泪,成为我们随时的帮助与引导。

无比大爱

《约翰福音》 15:13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

 另一首诗歌“无比大爱”的歌词说:

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没有更大的爱,

若有人肯为朋友而舍命相救。

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没有更大的爱;

主啊,使我肯拯救帮助我朋友。

在新冠疫情发展中,许多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值得我们的致敬。尤其是在武汉为了遏止病情扩散而殉职的医护人员们。

主耶稣的爱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祂为我舍命。原本是我该受的刑罚罪债,祂却甘愿在十字架上替我偿还。并且,早在我还是个陌生人的时候,祂就爱我了。这实在是很难理解。但是我却在很多宣教士的身上,看见这种爱。

台湾有一位从英国来的兰大卫医生,创办了彰化基督教医院,他的妻子连玛玉女士自告奋勇,在1928年,由兰医生亲自动手术割除自己妻子的腿部皮肤,来救治一名病重垂危的异国儿童。这个故事被称为“切肤之爱”,感动了许多人,那个孩子长大后成了牧师,叫做周金耀,而兰医生的儿子兰大弼医生,也奉献一生在台湾宣教。

 这种爱的传承,不是人性中自然产生的,而是来自主耶稣牺牲之爱的感召。历史上记载,在瘟疫蔓延时,基督徒与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勇于陪伴受苦的人们,并且满怀盼望地面对死亡。这也就是现在我们应该传承的“无比大爱”。

祷告:主啊,使我肯。在新冠疫情蔓延的时候,帮助我不至于恐慌,并且能安慰恐慌的人。特别要为所有的医护人员祷告,求主保守他们,赐他们够用的体力与智慧,去医治与照顾病患。即使有一天,我也必须走上死荫幽谷,帮助我满怀盼望面对死亡,并迎接复活之后的永生。或是给予或接受,或是死亡或存留,我向世人表彰祂是良友;藉祷告彼此关切,传扬分享给世界,基督无比大爱永存万代。主啊,使我肯拯救帮助我朋友。奉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祈求,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