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福公寓

刘瑞洁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新来乍到

       还没到这个城市,就听说了“八福公寓”。接待我的姊妹说:“八福房子旧,房租便宜,处在好学区。为了孩子,很多华人都住在那里。”

       这话正中我下怀。打电话问讯时,八福的经理说:“所有两卧室的公寓都满了。只有一卧室的,你要不要?”

        两个孩子和我,怎么能住一个卧室呢?我只好在附近另外一个公寓安顿下来了。

        新公寓学区的小学不错,环境幽雅,设施齐备,是价廉物美的居所。居民区里,有棕树、巴蕉和各样的植物。清澈的游泳池边,有整洁的遮阳伞、躺椅、桌子等。好美丽的南国风光!

        公寓傍路临河。我有时跟孩子们在河边小路上散步、骑车,有时到路边采野花,看鱼儿游动、仙鹤驻足、海鸥盘旋。心中感谢神造万物的美好。八福,也就置诸脑后了。

初见八福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我要开会,需要找人带孩子,就想到了一家新认识的朋友。他们住在八福。这才发现,原来八福离我家很近,开车不过五分钟。

        八福坐落在繁忙的街道边,跟临近参差不齐的建筑物,一同蒙尘于都市的车流中。我对八福的第一印象是“陈旧”,大门前的栅栏、花坛、铁门等,无不现出陈旧的气象。

        进到里面,一片密集的公寓,封闭于四合院中。住房之间,砖石水泥铺地,有星星点点的草坪、花坛。花坛里生机盎然,种的不是花,而是各样的菜蔬。

        进了八福,就像进了中国村,只见许多中国的老人、妇女、孩子在院子里游玩。连办公室的人,都讲中国话。家家熟识,闲言碎语,甚至落入了我这过路人的耳中。

        我庆幸自己没有住在这里。

不解之缘

       然而从此,八福跟我有了不解之缘。这家搬走了,又换那家。八福,总是我的大后勤。

       为了孩子,此后几年里,我不断地往来八福。既然这样,何不搬来省事?还有,谁都看得出来,八福是一个传福音的宝地。来来往往的中国人非常多,新来异国他乡的人,心灵渴慕主,就近服事他们,占尽地利天时。为此,我无数次想过,要搬到这里。

       然而,一想到要离开河边那幽静的住所,我便有些不舍了。我拿它跟八福比,想到散步、骑车、观鱼等,都要一一失去,心便堵了。

       八福陈旧的洗手间、窄小的厨房,是我所不喜欢的。还有居民的各种陋习,都让我惧怕。

       我想:“主啊!恐怕我还没有影响他们,自己就被淹没了。没有你的命令,我怎么敢碰这个世界呢?”

       我又想,神何曾召我去呢?我不过是自己琢磨,发热心罢了,搬家的理由是不够的。于是,我就放下了。

       在祷告中,我常对主说:“我要听你的话。父亲,我凡事顺服你,求你引领!”但八福既不取悦于我的眼目,我就把神在圣经中清楚显明的旨意置于心门之外,故意充耳不闻了。

必须搬家

        丈夫从北方来了,全家团圆。我整顿自己的两卧室小公寓,把多余的东西送掉,一家四口,安顿下来。我想,神的旨意,何尝不是如此呢──就是要我过简朴的生活嘛!

        丈夫和我有心用家服事神,就买了一张大桌子,好请人吃饭。第一次请客,就带领四个人信主。后来,回回蒙恩,越做越欢喜。但场地所限,每次只能请四人,不免遗憾。不过我想:一次服事四人也不错啊!人少,可以“各个击破”。神的美意,焉知不是如此呢?

        总之,无论怎样,我总有不搬的理由──我实在是一个又聋又瞎的仆人!

        然而,大孩子要读初中了,我发现自己的学区,初中很差。要读好学校,只有两个选择:搬家或者读私立中学。丈夫不肯付高学费,宁可搬家。这就成了我的圣旨。该拔营起行了!

失落伊甸

        于是,我凭著自己的喜好,寻找新的住处。

        由于跟八福理不清的结——我一直怀疑神要我去八福──我先给八福打了电话。他们说:“三卧室的公寓都客满,你要不要二卧室的?”“不要。”

        我心下窃喜,对神说:“主啊!我需要三卧室,他们没有,我只好到别处找了。”我想,神并没有要我去八福,不然,怎么没有三卧室呢?

        我当然知道三卧室紧缺,很少有空闲的。但在神岂有难成的事呢?其实,若真有,我倒有点为难了,因为一年前,我看过他们的三卧室,实在看不上。

        既然不去八福,广阔天地,任我选择了!

        我在外面开车转了一天,兴冲冲地收集了许多信息。可是,心也失去了平安。我想,我为什么要选择这里,或者那里?只为了美丽的景致吗?只为了大一点的舒适的空间吗?难道将来的十年,只为了孩子、为自己活吗?

        我想到八福,许多中国人挤在一起,多么热闹!孩子们可以有玩伴,从小学习服事主,也懂得贫苦的生活,体贴穷人的心。

        但心中又有一个声音说:“你住在八福,怎么服事同事呢?”是的,同事们多住在华美的房子里。八福太没门面了,似乎没法让他们落脚。要想服事同事,似乎应该住个体面点的地方。

       我到底该服事谁呢?

终闻神旨

      穷途末路之际,我跪在主的面前祈求:“求你让我在这件事上摸着你,抓到你的手。求你救救我,因为我不知道当如何行!”

       祷告中,我看见,在找房子时,我都以肉体和眼目的喜好为依据,并没有以基督的心为心。故此,我失落了。

        我呼求说:“主啊!我要贴近你的心,我要摸着你。告诉我,哪块地是你喜欢的,你看为好的?哪里是得人如得鱼的地方?”

        “八福!”这就是主的回答。

        我向主认罪:“主啊!求你赦免我的罪,我要撇弃我一切的喜好,爱你所爱!”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的里面更新了。喜乐涌流出来。眼目的喜好离开了我,变为粪土一般,不再有吸引力。

        我欢欢喜喜到八福走了一圈。带着情人般的眼神,我看见了她一切的美丽。

        我的心中充满感动,不住地说:“主啊!这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谢谢你!谢谢你!”

        我看见八福里的人、建筑,无不可爱。天地是明亮的,许多人跟我打招呼。真的,眼光一变,什么都变了。难怪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

        我告诉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有三卧室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等著。

疑惑复起

        我开始为八福编织明天的梦,越编越着迷,都割舍不开了,天天等著八福的消息。

        我不挑剔,几卧室都行。但需要明摆着,要有聚会的空间,好接待人。没有三卧室,我就跟经理商量,租两套公寓,中间做一道门,这样,空间就够大了。但计划来计划去,总是欠妥。最后我发现,其实,我只需要三卧室公寓。有了三卧室,什么都解决了!

        我停了一切的努力,让主来预备。我想,这事只有他能做。就让这作为他让我搬进来的凭据吧。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其间,我打过几次电话,经理掰着手算一下,没有一家三卧室住户要搬迁的。我相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但不免疑惑:难道是我搞错了?他其实没有要我进去?

        有一天,我给中学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开始申请入学,发现只有一个多月了。再问八福,连二卧室公寓都没有了!

        神会带领人走一条不通的路吗?我想:“如果神没有要我去八福,那就不要傻等著了,赶紧找别的房子吧!”

        我告诉几位年长的姊妹,她们都说,你在基督里已经有完全的自由,只要你以神为大,怎样做都可以。虽然不免失望,我还是打起精神,重新开始寻找了。

过约旦河

        我堕入了从前的黑暗中。我摸不到神了,选择的唯一依据,就是肉体的喜好。我失去了平安,几乎陷入绝境。

        他是我的拯救,只有他能解决我一切的疑难。我跪在主的面前,再一次呼天唤地:“求你让我在搬家的事上摸着你,抓到你的手!去哪里都行,只要摸着你!”

        我祷告了一整天。晚上,继续找房子,依然不得平安。

        凌晨三点半,我从睡眠中醒来,极大的平安喜乐临到我心。那是天父同在的记号。我像婴孩,偎在母亲怀里,半睡半醒中,享受着爱的温馨。

        忽然,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过约旦河的故事,进到我心里。那时,约旦河的水涨溢两岸,正是不可跨越的时候。神以大能的手,使约旦河水断流,在远处立起成垒。以色列人浩浩荡荡从河底走了过去。

        我想,约书亚看到河,没有就退回去,说:“大概神没有呼召我,不然,怎么能有这河呢?”约旦河,是约书亚的第一个考试,他如果过不了约旦河,就不可能征服迦南地!因为前面的战争,都不是人力所能打的。

        我忽然明白:八福的铁门,就是我的约旦河!这是我的第一场考试。我若是过不了这铁门,怎能在八福作神的工呢?神的手,当日使约旦河的水断流,难道今日,不可以击开这封闭的铁门吗?

击开铁门

        早晨,喜乐的灵充满了我。我再一次清楚地看见,八福是神要我去的地方。是的,我要等候他,等候神大能的作为!

        在上班的路上,我想到,神一切的应许,无论有多少,在基督耶稣里都是“是的”,总没有“是而又非”的(《林后》1:18-20)。这话在我里面极有能力,不断地重复著。

       到了办公室,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给丈夫打电话:“是八福,神要我们去八福!我们要祷告神,用大能的手击开铁门。”丈夫说:“我本来就没想去别的地方。”

       喜乐恢复了。平安再度掌权。我要仰望独行奇事的神,单单仰望他!

       当天下午,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打开手机。里面有留言说,八福三卧室公寓已经有了,下个月就可以搬进来。我惊得目瞪口呆,只能说:“我的主!我的神!”

两手相握

       此后许多天,我的眼前一直浮现著两只紧握著的手。一只是神的,一只是我的。一只是从天上伸下来的,一只是从地下伸上去的。

       我的心满足了,喜乐涌流出来。我握著这只手,全能天父的手,不住地亲它。全世界我都不要了,我只要这只手!

       我觉得,住哪里,吃什么,穿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这迷茫的世界上,抓住这只生命的手。失去它时,我就不知道往何处去;得到它时,我就得到了一切。

       我不知道在八福,我和我的一家能做什么。但是,我来了,是天父把我安置在这里的。这,已使我心满意足了。

       现在,我知道,单单牺牲我的喜好,顺服他的旨意,是不够的。我还要喜悦他的旨意,让他的喜好成为我的喜好(《箴》23:26)。他不要勉强的、不甘心的奉 献,他要的是甘心的祭、喜乐的灵。他耐心地等着我心意更新,等著属肉体的人,弃绝肉体的喜好,寻求属灵的法则。他等我,实在等得太久了!

       当我转到对的方向时,他是以何等快速的手,施下恩惠与奖赏啊!

       我相信,施恩召我的神,必在八福赐下他无限的恩惠。

作者现居纽约州特洛伊市,为全职母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