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上帝的话语成为“默会知识“(陈恩加)2021.01.0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1.06

陈恩加

 

小时候学骑自行车,是从“四轮车”开始——当然不是指汽车,而是后轮两侧还有两个小轮子辅助平衡的自行车。骑那种自行车只需双脚踩踏板,不用顾虑平衡问题。后来当我开始学骑真正的两轮自行车时,父亲并没有和我讲太多如何去掌控平衡的理论知识,只是扶著后座跟着跑以防我摔倒,让我自己从实际练习中去领悟。

如今我早已精通这项技术,却很难用言语去向人表述掌控平衡的过程,因它只有通过骑行中的亲身体验才能获得。

按照英国哲学家波兰尼(Michael Polanyi)对知识的区分,“学会骑车”属于所谓的“默会知识”(Tacit Knowledge)。这种知识或能力很难单单透过语言和文字来获得,比如学习新语言、对艺术的审美、幽默感等等。

对基督徒来说,这正是“实践神学”(Practical Theology)呈现的挑战:这门学科试图解决上帝的话语与生活实践间明显脱节的问题——神的子民是否能在生活中体验并实践上帝的话语与严谨的教义,使它们成为我们的“默会知识”?

 

相对于“默会知识”,波兰尼还提出了“显性知识”(Explicit knowledge)。“显性知识”是客观的、可以通过语言表达、文字记录而被系统保留下来的知识,圣经就是如此。《提摩太后书》曾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但与科学书籍不同,圣经不只是一本客观的书,它更是充满了上帝的真理和启示。

纵观全书,旧约中神颁布了诸多律法,新约中也提到了许多基督徒行事为人的准则,在圣经无误的前提下,我们很容易学会并且深信这一切教导,但往往只是让它们停留于嘴唇与记忆,成为自己的“显性知识”,却很少让它们在我们生命的各个角落里“处境化”,升华为“默会知识”。

当学区房的价格越来越贵,身为父母的你会和世人一样焦虑、郁郁寡欢吗?保罗却说“应当一无挂虑”(参《腓》4:6);当领导故意给你穿小鞋,甚至辞退你时,你是否在背地里破口大骂,恨之入骨?耶稣却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参《太》5:44);当因为持守信仰遭遇难处时,是否灰心丧气?雅各却说“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参《雅》1:2)。

这些我们听过、读过甚至宣讲过许多次的“显性知识”,不经意间沦落为我们的“身外之物”,与我们真实的生活景况相去甚远。

因此,如何实践上帝的话语是我们一生的功课。上帝在我们生命中安排的各种际遇处境,就是为了让我们发自内心确认这一事实:神的话语并不仅是客观资讯,更该唤起相应的行动,从而成为我们的“默会知识”,即对上帝的第一手经历。

 

在教育领域,“默会知识”这个词也具有重要的意义。美国著名的教育学家John Seely Brown在几年前曾写过一本书“A New Culture of Learning: Cultivating the Imagination for a World of Constant Change”,主张在这样一个多变的时代,我们应该更多地以“默会”的方式来把握知识,而非仅仅是接收你教我学、批量生产的知识。他认为后者抹杀了人的激情与天赋。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回归儿童状态,充满想像力,通过玩耍来体验与理解世界。

从这个角度来看,上帝为天路客安排的任务就是在“基督的学校”里终身学习,而真正的教材只有一样,那就是圣经。上帝要的是能够真实经历祂的话语,而非“批量生产”、只在大脑里储存“显性知识”,却毫无“属灵表现力和想像力”的基督徒。

祂希望我们带着圣经的价值观冒险进入世界,探索并挑战它,感受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撕扯,最终靠着上帝,逆流而上。正如米勒夫人(Rhea F Miller)在《我宁愿有耶稣》(I’d Rather Have Jesus)歌词中所写的: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金钱,我宁属耶稣,胜过财富无边……胜过做君王,虽统治万方,却仍受罪恶捆绑;我宁愿有耶稣,胜于世上荣华、富贵、声望。”

作曲者George Beverly Shea有一副嘹亮的歌喉,经常受邀公开演唱,颇享盛名,但这段歌词使他扪心自问:“我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最终他放弃了高薪工作成为福音使者,担任葛培理布道团的独唱。

借着圣灵的感动,这段歌词和这节短短的经文成为了他的“默会知识”。也许这样的生命经历很难用言语表达,但的确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

 

哈佛前校长柯南特(James Bryant Conant)曾在日记中写下这句话:“教育是当你忘记了所学的一切之后所存活下来的那一部分。”不管这句话是否是他首创,但至少给了基督徒一些提醒:我们是否经常因自己掌握了许多与上帝话语有关的“显性知识”而沾沾自喜?

如果有一天无法拥有圣经、甚至不再记得任何经文,我们在实践神学上能否交出令上帝满意的答卷?而生命中存活下来关于上帝话语的“默会知识”、回忆中与上帝的交点又会有多少?

 

作者自幼信主。现居杭州。硕士研究生,目前工作为算法工程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