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剖有啥用?知错又不能改!(许万常)2021.04.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21.04.20

许万常

(音频制作/华侨福音广播中心)

 

经文:“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

 

诗人徐志摩曾经在一篇题为《自剖》的文章中,不停地自我剖析,或许他觉得自身隐藏着极丰富的矿产,自剖如挖宝矿,这个过程中充满自我认知的惊喜。

但在我看来,自剖是自爱的表现,尽是绕着自己的感觉在转,情感泛滥,甚至把自己都给淹没了。这个自剖过程,如剥洋葱,愈剥愈流泪,但人的内涵并不多,经不起太深的自我剖析。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保罗曾说。既是如此,他把自身的所有都当作“有损的”——其中并没什么好的;他生命中唯一的至宝是“认识我主基督耶稣”,其他的东西都可有可无,只是一大堆令人掩鼻的粪土。

按著保罗这样的理解,自我剖析也可以比作扒粪,愈扒愈臭的熏人,臭气冲天,扒到后来,也许会有人急着从“自己”的世界中逃走,因为无法面对自己;但自恋的人,自我感觉良好,自我剖析后,对自我生出百般呵护,将自己惯坏。总之,人跟自我的感觉靠的太近,都不是一件好事。

人长大的诀窍,在于舍己。

人分析自我、他人之后,妄下结论,就是论断,这对己对人都不公平,因为“判断我的乃是主”,因此使徒说:“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参《林前》4:3-4),人若不信神,自剖便是白费力气,徒劳无功,所得的结论,并不能作为称义或定罪的依据。

自古以来,东西哲人都善于自省——“未经省视的生命不值得活”,苏格拉底曾说;“吾日三省吾身”,孔老夫子也曾提到。问题的关键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反省是知错,知错能改固然是一件好事,然而“错”这种事,行出来由不得我,因此,知错不能改,便成为人生痛苦的根源。

“如今,那些在耶稣基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8:1)我以为,人的自剖或自省,都应该止于保罗这个信心的宣告,若再往下走,就没底了。因为倘若没有基督十字架的救恩,人自剖的结果,不过是自我定罪,砂石中滤不出金沙。

“罪的功价乃是死”,自剖如自焚,愈剖愈害怕。唯一能做的,是不断地替自己辩护,为要合理化自己这一生的里外所行、这一切的著作等身。

生命的至宝是主耶稣,因此,自剖不如转向主,认识自己不如认识主。

《传道书》写道:“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传》12:12)倘若著书立说,只是用来自剖,疲劳不堪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因此,作为一个写作者,文字并非用来自我剖析、自我诠释的工具,而是一条道路、一座桥梁,带领人通往主那里去,见证我们与主之间深奥的爱情。

 

祷告:天父,我们里面实在没有什么善,离开了你,我们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们不再将眼目放在自己身上,乃是单单地仰望你,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