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展开来的馨香(沈琅)2021.05.26

本文刊于举目官网2021.05.26

沈琅

 

18岁到美国读书时,一进教会,便喜欢上了教会的氛围,喜欢和一班基督徒朋友腻在一起。喜欢他们的友爱与和善、智慧及涵养,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一起聊,被他们的生命深深吸引。但我记得,也有对他们心生抗拒的时候,那是偶尔从言语、态度中,感觉到一些人自命清高、自以为是,有了信仰便高人一等。

 

我也变成这样了

后来,我信主了,终于找到生命的意义,有了平安、喜乐及依靠。然而,慢慢地,我身上也滋长了我曾那么讨厌的、凭著信仰就自以为是的骄傲与固步自封。我开始觉得,和一些不信主的朋友谈话不够味了,他们怎么就听不懂我说的?怎么就不能领悟我所经历的呢?

于是,我下意识地往基督徒的圈子里钻,因为有共同的话题,能感同身受地交流;因为不需要面对沟通中那么多的冲撞、挣扎和沮丧。

我也把信仰当作自己高人一等的基石了,有了要把“绝对真理”带给人的心态。不知从何时起,我的目光就只放在“真理”上,轻视其他一切的价值与意义──除了基督信仰,其它东西没有永恒的价值,不值得我去留意,不是吗?

于是,我的路越走越窄。我很困惑,为什么信了主,反似觉得生命里丢了点东西呢?而且,到底丢了什么呢?

慢慢地,我才意识到,我丢的,是对他人的尊重、欣赏和体贴;我所缺的,正是主耶稣切切教导我们的:对他人的爱。

如果爱,便不会将对方当成仅仅是传福音的目标,而是首先将对方作为“个人”去尊重、欣赏和体贴。

记得初信主时,我参加过一个校园事工研讨会。一位姐妹在会上分享事工策略:第一,机场接机,认识新同学。第二,建立关系,包括开车带新同学去超市买菜等。第三,根据新同学的反应,进行下一步──如果对方对基督信仰有积极反应,便跟进关怀;对基督信仰比较排斥,便舍弃不管。

我当时虽不成熟,但那“起初的爱心”还在,义愤填膺地反驳:这太功利了,没有真正地爱学生!人是敏感的。究竟是表面对他好,还是真正关爱他,他心里是知道的。
后来,随着信主的年月增加,传福音成了自然,成了习惯,有时候就会把人抽象成传福音的对象,却忘了看重并关爱这个人。

我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的状况,祷告求主帮助我:不要因为希望别人信主,就做表面文章,却忘了里面最重要的是爱。

 

嗅到生命的馨香

有一次,读到富勒神学院院长理查·毛(Richard Mouw)的文章《见证,学习,合作》。他在文中提到他与穆斯林朋友的友谊──虽然他们双方对“耶稣是谁”这个问题,观点不一致,但仍然建立了友谊。

理查说,2001年9月11日,当他从电视上看到飞机撞向纽约世贸中心时,立刻想到他的穆斯林朋友们。随即,他接到富勒神学院行政人员的电话,问他学校对此当如何表态。

理查立即请行政人员打电话到当地穆斯林机构的总部,告诉对方,富勒神学院在为他们祷告;如果有人对当地穆斯林信徒发泄怒气、进行破坏,富勒会站在穆斯林朋友这边,支持他们(据媒体报导,恐怖袭击之后的10天内,美国发生了近600起袭击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的事件)。

读到这段故事时,我很惊讶,因为理查的做法,是与众不同的。“9.11”之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将穆斯林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了一起,在心里和他们划清了界限。然而理查却没有因为穆斯林朋友不信主,就对他们的遭遇幸灾乐祸,也没有高高挂起、事不关己。我很钦佩他,因为我看到了他对穆斯林朋友真诚的尊重和体谅。我嗅到生命的馨香,感受到了爱。

之前,我总是以封闭阵营的模式看自己、看人。我将每个阵营贴上标签:基督徒、穆斯林、犹太教……而今,当我突破自己的封闭,跨出去了解和我不一样的人时,我学会了另一种模式:流动模式──主耶稣是中心点,每个人都在靠近,或远离。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走在认识上帝的道路上,有的走得近了一点,有的还在远处。当这样看人、看自己的时候,我便意识到,我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但我可以陪伴别人走上认识上帝之旅。

 

一脚外,一脚内

我开始从自己的舒适圈中跨出来,更开放地和未信主的朋友对话。当然,我也遇到问题和困惑,但我发现,这帮助我对信仰有更深入的理解,也让我更加认识我所信靠的耶稣。

在“信仰间对话”的课上,教授邀请一位犹太教的拉比,跟我们分享信仰。一位和这位拉比很熟悉的同学,告诉我们一个小故事:有一次,他偶然请这位拉比为一个朋友祷告。拉比答应了,说每天都会为他祷告。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同学收到拉比的邮件,询问这个朋友的情况。他这才得知,拉比仍然每天为这个朋友祷告。我听了,心想:哇,这么虔诚啊!我都没做到啊!

慢慢地,我更加了解这位拉比:他确实是个很好的人,愿意遵循上帝的教导行义;他每天向上帝祷告,寻求上帝心意;他相信耶稣是好人,只是不相信耶稣就是上帝差派的救主。他仍在等候救主的到来……

我由此再次意识到,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最核心的不同,还在主耶稣。不过,相信主耶稣是救主,到底有多重要呢?看看这位拉比,好像,他也敬畏上帝啊!好像,他和上帝也有亲密的关系啊!好像,他行义比很多基督徒都认真啊!好像,他活得也不错啊……我困惑了。

有一天,我因为做错一件事情,自悔、自责了好几天,背着愧疚的重担放不下来。我把这件事情带到主耶稣跟前,在祷告中求祂赦免,心这才轻松、平安下来。在那一刻,我忽然想到这段时间纠结我的问题:相信主耶稣到底有多重要?我立即意识到,不管怎样行义,人总是罪人,需要主的救赎。人也常常得罪上帝,需要主的赦免和说明。于是,我更加体会到主耶稣的宝贵。

跨出了自己的舒适圈,开放“对话”,会促使自己重新思考原先从未质疑的东西,经历“清楚─模糊─清楚”的过程。不过,那后面的“清楚”和之前的“清楚”,是不一样的,因为经过了困惑、挣扎和寻求。

反思这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拓宽了。原先骄傲和固步自封,现在学会了尊重和爱。在跨出舒适圈的同时,尚要牢记教授的提醒:你将一只脚跨出去“对话”时,要记得,无论怎么跨,你的另一只脚,是黏在主耶稣基督里面的。

在和未信者的对话中,我学习了解别人、认识自己;学习尊重他人、建立友谊。也在对话中,以那舒展开来的馨香,见证基督。

 

作者现居美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http://behold.oc.org/?p=2471。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