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教会的现代省思(陈英元)2021.06.23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陈英元

 

历史简介

在圣经《启示录》中,主耶稣对七个教会讲话。第一个就是以弗所教会(《启》2:1-7)。

以弗所位于小亚细亚的西海岸,是亚西亚省的省会,政治、经济极其发达。它和安提阿、亚历山大,同为地中海三大商港。

以弗所城中有一个亚底米神庙,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传说庙内的亚底米女神像,是由天上掉下来的,以弗所人因此以“女神的看守者”自居。保罗第二、三次旅行布道,都途经或在以弗所居住。

以弗所教会主要由外邦人组成,是第一代教会的宣教要塞,保罗在这里宣讲神的道两年(《徒》19:8、10)。他和以弗所长老建立了深厚的关系,他们在码头的话别,极其感人(《徒》20:17-38)。

当时正是所谓“罗马和平”的时代,以弗所城被定为自由城,既是通商贸易的中心,也是宗教文化的汇集,就像今日的大都会一样,生活浮华放荡,毫无道德标准。以弗所教会一方面受罗马皇帝窦米田(Domitian)的逼迫,一方面受世俗引诱,又有假教师的搅扰,信仰的挑战极大。

 

几处重点

《启示录》2:1中,“右手拿着七星”的“拿着”,不是指握著大件物品的一部分(如握著椅子),而是指全部握在掌心(如钱币、糖果)。主“拿着”七星,表示主对教会的掌握是全面的。这表达了保护及惩戒双方面的意思,对以弗所教会的处境格外有意义。

第 2节“我知道你的行为”的“我知道”,是oida,是指全知、洞察,不同于另一个常用的字ginosko。ginosko是指一种渐渐认知的过程。《约翰 福音》8:55中,主耶稣说:“你们未曾认识(ginosko)祂;我却认识(oida)祂。”意思是,“你们还没渐渐地认识祂,我却全然了解祂”,明显 是把两种认知做了比较。

另一处经文《马可福音》4:13,“又对他们说:‘你们不明白(oida)这比喻吗?这样怎能明白(ginosko)一切的比喻呢?’”意思是如果你们连这个比喻都不能完全明白,怎么能开始了解其它一切的比喻呢?

《启示录》七封书信,主耶稣都以“我知道”开始,表示祂对教会完全洞悉。什么是表面的假象,什么是真实的景况,祂完全清楚。因此祂的责备与称赞,就具有无比的权柄和洞察力!

这和《启示录》多次描写祂“诚信真实”相互辉映(因此今日的我们需要反省。我们所做一切事的最深动机,主都全然知悉)。

第2章第2节的“行为”,指的是工作、职业或是事工,不是指个人的行为好坏。

这段经文以主耶稣的全知和洞察为开始,称赞以弗所教会事工发展有声有色(参《启》2;《提后》2:12;《太》7:15;《徒》20:28)等):

* 他们为教会事工“劳碌”,竭尽所能。

* 他们为教会事工“忍耐”。那是此志不渝、正面积极、前进到得胜的“忍耐”,而不是“忍受”。

* 他们活出群体的圣洁,“不能容忍恶人”。

* 他们对真理认识清晰,不光是平面的了解,而是可以“试验假使徒”。

* 他们有异象,有坚持,“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

主耶稣全然掌握、洞察这个教会,祂的评价和赞许,是真实的、内在的,不是表面的。

 

对比反思

主赞许的这几点,反映到我们现今的教会,是指哪些呢?我们有什么事工,会得主的赞许呢?哪些又是会被全知的主看透,发现不是毫无价值,就是别有目的呢?别人 看不见我们的动机,甚至有时候,连我们也看不见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动机,但是主全然看见──许多事,我们表面谦卑,内里却自私;表面上坚持原则,原来是为了 自己的面子,甚至出于对人的私怨;许多大型的事工,不过为的是宣扬排场和办事能力……

当我们知道主看重我们的“工作”,那么,我们对教会前面道路的寻求,是不是应该有新的反省?

主称赞以弗所人为教会事工“劳碌”,那么,我们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在生活中把教会事工放在最优先的顺序?还是,多数人什么都不做,一部分人顺便做做,少部分人事奉到汗流浃背、筋疲力尽?

当我们疲累的时候,我们看见主赞许的眼光了吗?

主称赞以弗所人为教会事工积极“忍耐”,我们有这样积极的盼望、为争战得胜而忍耐吗?还是我们总是捏著鼻子,不得不忍耐某些人、某些事?

主进一步称赞以弗所教会“不能容忍恶人”,又称赞他们对真理认识清楚,可以“试验”假教师。那么,以我们对圣经的了解,我们可以面对世潮和文化的冲击吗?我们对教会历史和释经学的认识,可以面对后现代“无法、无天、无望”的文化挑战吗?

我们的教会,是否自核心同工到会友,都有一定的圣经及思辨的素养,可以让主耶稣称赞呢?我们对真理的认识,带来了整体的圣洁吗?还是,聚会的时候可以讲大道理,散会以后就不敢处理我们中间罪恶的事?

 

真实责备

的第4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然而”、“责备”,和前面的夸赞相比,完全是个逆转!主责备他们失去起初的爱,不但失去对人的爱,也失去对神的爱。

但是,祂也提供他们一条出路、一个选择。这个出路是“回想”,行“起初”所行的事;这个选择是“挪去灯台”或是“生命树的果子”。我们都非常熟悉《哥林多前 书》13章中“爱的真谛”,但不一定熟悉它的1-3节:“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 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 与我无益。”

从这几节我们看出,以弗所教会是怎么样的教会:

* 事工发展有声有色!

* 竭尽心力,劳苦忍耐!

* 对真理清楚认识,对异端不留余地!但也是失去爱!

那么,我们今天的教会呢?是不是更是如此:

* 为事而事,不再为人而事。为“绩效”、“成就感”努力,不再是为人的灵魂努力。

* 组织严密,结果人失落在其中,只见规章,不见人情。

* 事奉的动机,是追求教会组织内的“高升”。

* 拿着真理的大刀,到处砍杀,没有“用温柔的心”来挽回犯错的人。

为什么,我们的事奉,会越事奉越不爱神,也不爱人?我们的教会在朝这个方向走吗?我们变成只看见事工,却看不见灵魂了吗?

我们有否失落在层层的程序、规条和开不完的会议里,只看到自己有大权决定许多事,却看不到小弟兄灵魂的宝贵?

我们要怎样才能不失落爱呢?如何才可以“回想”起“起初”的爱呢?“起初”的爱,和现在的爱有什么不同呢?“起初”所做的,和现在所做的,有什么不同呢?

 

现当如何

“起初”和“现在”,确实是有不同的。起初教会小的时候,来一个新人,宝贝得不得了。现在教会大了,走了十个,不痛不痒!

起初教会里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我们总是急人所急。现在若在教会里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尤其是那些没有办法回报的人,我们却伸不出帮助的手。因为我们的爱不够了,因为我们帮助的手只伸到方便之处为止,一但对我不方便,影响了我的生活,我就不管了。

所以,教会组织是成熟了,办事有章法了,却失去了爱人和爱神的心,也看不见生命的宝贵。结果就是在真实的主面前,成为无用的教会。“挪去灯台”就再也发不出光了,一个事工兴盛的教会居然失去了见証。

在书信的最后,主画出了“得胜者”的画像,那就是:“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般。”(《启》3:21)

对主交帐的时候,祂将以你在教会的事奉,以教会真实的见証和成败来审判你。

你今天应该怎么做呢?

 

作者来自台湾,现居美国佛罗里达州,从事电脑网络设计。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