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地的布娃娃(叶吴庆宜)2021.07.07

叶吴庆宜

 

严重的车祸

那是一个3月天,午后柔和的太阳照在交通通畅的路上。手握方向盘的我怡然自得。眼看要到有红绿灯的交叉路口,我放慢了速度。抬头看是绿灯,就顺势滑进了路口。

不料,左边忽然飞来一个黑色的东西。我还来不及思考,就听到很大的砰的一声,车子也因冲撞而震动起来——我惊恐地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抛到高空,然后头朝地坠下,摔倒在路当中!她所骑的摩托车,摔在一边,零件碎了一地。

我意识到自己闯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我克制情绪,勉强镇静,把车停到旁边的停车场,走回车祸现场,勇敢地面对由我造成的悲惨现实。那位女士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仿佛没有了生命气息。她身边围了不少人。有人告诉我,她还有心跳,并说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另外有人将自己的夹克盖在她的身上。多么仁慈的人!而我却像是一个杀人犯,羞愧、内疚,无地自容!

我只有硬著头皮,默默地站着,为这位陌生的女子祷告,希望她能够活下来!

然后我回到车上,给我先生打电话。一开始讲话,我就忍不住嚎啕大哭。委屈、自怜的眼泪,流个不停!先生没有责怪我,他只坚定地说了一声: “我马上就来!”我立刻镇静了下来。

先生陪我回到车祸现场。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正在检查受伤女士的身体。有一位男士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他目睹了整个车祸的发生,是那位女士骑着摩托车以飞快的速度,进入路口,试图抢在我的车的前面左转。可惜她没有成功,反而不幸地撞到了我的车。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警察过来问我话,就将这位男士的证词记录了下来。感谢这位陌生人的正义感,这稍稍减轻了我心里的重担。他的证词,也会帮助我澄清我在这场车祸中法律上的责任。

随后,我们给保险公司打电话报告车祸的情况,算是完成了车祸后应有的手续。

 

心中的巨石

回家后,我坐在空洞的客厅里,全身发冷,百感交集。我觉得我犯了大罪,全世界都摒弃了我!我感到孤独和无助。女儿不久会从学校放学回来,我很怕见她,不愿让她知道她有一位犯罪的母亲!

我更感到极度的焦虑和不安。我不知道那位女士怎么样了!她会醒过来吗?她会因脑部受重伤,而失智或瘫痪吗?万一她因此失去生命,我的车祸保险,能够覆蓋她家人所要求的补偿吗?我家会否因为这埸车祸而破产?

在这种极度的煎熬中,我忽然听到收音机里播出一位牧师的讲道。他讲的是《马太福音》11章28节,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耶稣基督温和、怜悯的话语,深深地安慰了我!感谢主!祂没有摒弃我!虽然我犯了大罪,但是祂仍然爱我!

我再度流下眼泪,是被神的爱感动的泪。祂要我学习祂的样式,负衪的轭,并且要心里柔和谦卑!祂知道我有重担,我怕我的形像受损,我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这次车祸。为了保护我的自尊。我宁愿封闭自己。结果是心焦如焚、头昏脑胀、软弱无力、动弹不得……痛苦难言!

于是我谦卑地在神面前跪下祷告。我又哭了,流下了忏悔的眼泪。这场车祸,也许不完全是那位女士的过错。如果我机灵一点,或许可以在她撞到我之前停车!也许我当时开车不太专心,没有早一点觉察到她的存在(我必须承认,我有开车时胡思乱想的习惯)……

我求神赦免我的罪。我迫切地为那位女士祷告。祷告后,我心里确实平安很多!

我摘下自尊的面具,请求教会的师母为车祸的受伤者祷告。我也开始向朋友倾诉我的焦虑和苦恼。同时,我积极探听那位女士的状况。感谢怜悯人的神,我获知她在加护病房昏迷了两天,终于醒过来(大约两周后,她搬到了普通病房)。

这给了我无比的安慰和喜乐。在我最后一次寻问的电话中,医院护士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只能告诉我她在看书。这表明她的脑部受伤应该不大。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意外的电话

车祸发生后不久,我估计这位女士多半会变残障。为了安慰和鼓励她,我买了一本Joni Eareckson的书,送到医院给她。Joni在1967年,17岁时,因严重的跳水意外,折断了颈椎,造成终身颈部以下瘫痪。然而,她在亲友和专业人士的辅助下,靠着神的恩典和大能,以及众人为她的祷告,做了了不起的荣神益人的事——她建立了一个帮助残障人士,尤其是瘫痪者的机构,Joni and Friends,到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大陆,赠送轮椅,见证神的爱与大能,直至今日!

她的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和激励。我希望这本书同样能帮助车祸的那位女士!

我们的汽车保险公司,除了车祸发生后检验了一下我们的车以外,一直没有与我们联络。半年后,我们打电话寻问,才知道他们已经处理好一切,我们不需要付任何补偿!

车祸事件发展到此,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令我们满心欢喜、感恩不尽,但是神的恩典往往是出人意外的丰富!

一年多后,我收到一个电话,对方就是被我的车撞伤的人。她说:“我也是基督徒。我知道你一直为我祷告。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我的腿在车祸中摔断了,但是现在都恢复正常了!谢谢你,也谢谢你给我的书。感谢神,我很好!我已决定去上大学,前途充满了希望!”

我听完泪流满面!是感动、感激、感恩的涙水,也是称颂和讃美的泪水!我感激这陌生女士的责任感和对我的体恤,更称颂、讃美神的奇妙、慈爱和信实!我的心得享了安息!

 

作者是美国布朗大学心理学博士,临床心理学家,30多年心理辅导经验,现已退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