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默克尔的华丽转身之后(王敏俐)2021.12.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21.12.20

王敏俐

 

3首告别曲目

2021年12月,任职长达16年之久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又译梅克尔)告别政坛。

在告别总理默克尔的联邦国防军乐火炬仪式中,默克尔选择了3首对她意义重大的曲目,由德国国防军乐团来演奏。这3首曲目分别是东德时期的庞克风流行乐、西德60年代的浪漫香颂(香颂,法语“chanson”,意为歌曲,是法国世俗歌曲的泛称,编注),以及18世纪的一首圣诗《圣洁的上主,我们称颂你的名》。

若说东德时期的庞克曲描述了默克尔的成长背景与过去,浪漫香颂描述了她这些年在政坛中的华丽冒险,那么她所选的最后一首诗歌《圣洁的上主,我们称颂你的名》,则是她在这些年政坛中的惊涛骇浪里,一次次经历上帝带领的感恩与回应。

 

信仰,从不隐瞒

默克尔并不是一个善于自我包装行销,炒作流量的政治明星,笔者依然清楚记得,学生时代在德国国会里旁听基民党内部党团会议时,默克尔针对国防与财政的简洁演说。她的演说鲜少脱稿,也没有赘词,只是简单扼要地对整个财政与外交政策的方向,表达清楚的界线。

对于媒体而言,默克尔低调而神秘,却始终在重要提议中掷地有声,她的这一份人格特质,从何而来?

出生自新教牧师家庭的默克尔,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的信仰,她甚至多次公开表明,信仰在她生命中的重要性。

 

从西德到东德

默克尔出生于西德的汉堡,他的父亲是路德宗的牧师,在二战战败后的德国,由西德被差派至东德,在一个对于信仰并不友善的环境中服事神。默克尔的母亲本是一位英语与拉丁文教师,因为先生的牧职而被禁止在当地教书。

有人曾问默克尔的母亲,为何要从西德搬到东德去,母亲的回答非常简单:“身为基督徒,我们的角色就是帮助其他基督徒。有些人为了宣扬基督信仰去了非洲,为什么我们不去这个国家的另一边呢?”(注1)

在父母单纯的信心与勇气下,出生于西德的默克尔,在德国东北的一个小镇里成长,这样一个环境,陶塑了默克尔的信仰,以及她低调、谨言慎行、自律、简朴的生活态度。而东德成长的背景,也成为默克尔一生从政不可抹灭的一个政治符号。

 

信仰,使政治决策更容易

在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说中,默克尔曾鼓励即将进入社会的毕业生要常常问自己:“我做的这些事是因为它是对的,还是只因为这是可行的?”(注2)而这一份反思与道德勇气,也反映在默克尔的执政风格中。

笔者以为,信仰更多带给默克尔的,是一个清晰的蓝图,因着这个蓝图,她愿意去贴近造物主对于一个国家的计划与使命。

她曾在接受《南德日报》专访时表示:“宗教信仰是我和许多人看待人性尊严的一个基础。我们看自己为神的创造,这个价值观带领我们的政治行为。因着我的信仰,许多政治决策变得更容易做决定。”(注3)

这些政治决策有:全球金融风暴后,默克尔在众多歧议中,主导欧元区建立常态性的纾困机制;在阿拉伯之春后,面对自中东北非的难民潮,她毅然开放德国接待难民涌入;在同婚法案中,公然表态反对,并投下反对票;在日本311大地震后,看见工业国在全球环境中的影响力,制定废核政策。

……

默克尔的一生并不完美,从信仰的角度而言,她也并非无可指责,但是我们依然可以从她一生的政治生涯中思考:信仰可以带给一个人,一个国家,甚至是一个世代的影响。

在一个后基督教时代里,当基督信仰成为大众文化与媒体所嘲讽的文化符号时,也许默克尔低调温和、却又不妥协的坚持,可以给陷入困境的基督徒一些不同的启发与思考。

 

注:

1.Kati Marton:The chancellor: the remarkable Odyssey of Angela Merkel, p.5

2.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05/at-harvard-commencement-merkel-tells-grads-break-the-walls-that-hem-you-in/

3.https://evangelicalfocus.com/lifetech/1042/Merkel-Faith-in-God-makes-many-political-decisions-easier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