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22:尼西亚大会(吕沛渊)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当罗马皇帝康士坦丁于主后324年,在东部彻底击垮对手理吉尼之后,成为罗马帝国全境的共主。康士坦丁来到帝国东部,很想亲临圣地,在约但河受洗。但是东部的教会当时正陷于纷争之中。虽然北非教会的“多纳派之争”令他颇伤脑筋,但 是东方教会的问题更为严重,濒于分裂边缘,即著名的“亚流之争”(Arian controversy)。

争论的背景

        亚流(Arius)是埃及亚历山大的一位长老,是保卡里(Baucalis)堂的牧师。他原是利比亚人。后来在安提阿的神学院受教,是大师路西安 (Lucian)的门生,而路西安是撒摩撒特的保罗(Paul of Samosata)的学生。保罗是安提阿的主教(260-272),因其否定基督的神性而被“安提阿会议”定为异端。亚流的神学背景是师承安提阿学派,此 学派较强调圣父与圣子的不同,以及基督位格的人性。

        亚历山大当时的主教是亚历山德(Alexander),他的神学背景正属于当地的“亚 历山大学派”,此学派较强调圣父与圣子的合一,以及基督的神性。这与“安提阿学派”形成尖锐的对比。亚流认为亚历山德的神学讲论有异端之嫌,因此引发了连 串的冲突纠纷。这其中固然有不同学派门户对立的远因,但是关键在于亚流个人的神学思想的发展,由极端进入异端。

亚流的教训

        亚流用人为理性的逻辑推论,来解释“神的独一性”,却偏离了圣经“三位一体”教义真理的奥秘。亚流发展出其特异说法:“圣子是受造的,不是永恒存在的”。他 并未将其论调侷限于神学研究圈内,反而公开说:“圣子曾经不存在”,甚至将这些神学思想编成流行诗歌,教导亚历山大的水手渔夫吟唱。这导致他与主教亚历山 德的争论扩大恶化。在318年爆发成公开冲突,事情越演越烈。

        最后,亚历山德于321年在亚历山大召开埃及与利比亚地区会议,有一百位主 教参加。会议定亚流为异端,革除其长老之职。然而,亚流已经在亚历山大形成不小的势力,并且在东方教会的领袖中,也有不少人同情或支持他,如安提阿学派的 人,特别是路西安的门生。他们并不真正清楚亚流的异端思想,以为亚历山德仗势欺人打压异己。亚流仗着这些友伴的支持,敢于与亚历山德对抗。

康士坦丁的介入

       在埃及境外,亚流获得一些主教的支持,其中有著名的教会史家“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以及皇帝行宫所在地“尼哥美地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s of Nicomedia)。这两位颇具影响力的同名主教,支持亚流,反对亚历山德。这造成东方教会的极大危机。康士坦丁知道事态严重之后,立刻写信给亚历山德 与亚流,表示他愿意居中调停。康士坦丁后来发现和解无望,因为身为信徒的他,无法调停神学家之间的对立冲突。

        所以,康士坦丁当机立断,取消到圣地朝圣之旅,派遣他的教会事务顾问胡西亚(Hosius,西班牙卡多瓦Cordova的主教)到东方来,调查真相并调停和解。康士坦丁也决定于 325年于安卡拉(Ankara),召开东方主教们的大型会议,来彻底解决此“亚流之争”以及其它问题,使得东方教会能合一与统一。

        胡西亚主教来到亚历山大调查之后,支持亚历山德,反对亚流。然后,他到叙利亚的安提阿,仔细了解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与其他主教的立场。胡西亚在安提阿召开并主 持会议,暂定开除优西比乌,等待安卡拉大会时确认。显然,胡西亚已经在大会之前断案,有些人不服。康士坦丁立刻反应,将大会地点由安卡拉转移至尼西亚 (Nicaea,位于小亚细亚西北部,是交通枢纽)。因为尼西亚靠近皇帝行宫尼哥美地亚,皇帝可以亲自主持会议的进行。

众主教的大会

        康士坦丁对此次会议的重视,可从其安排得知:皇帝发函邀请全国主教到尼西亚开会,由政府提供高官级的交通工具,负担全部与会人士的膳宿费用,每位主教可携同 两位长老和三名侍从参加,亚流是当事人当然赴会。当时全国主教人数,东方约有1,000名,西方约有800名。由于是东方教会中的争论,所以东方教会的主 教们热烈响应。

        “尼西亚会议”在教会史上被称为第一次的“大公会议”,因为会议代表众多,总共约有318位主教参加,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东方主教,甚至包括来自帝国境外的波斯等地。西方的代表人数甚少,因为路途遥远,除了卡瓦多主教胡西亚,以及罗马主教西维司特(Sylvester)所派来 的两位长老之外,只有四、五位出席。其中有迦太基主教凯其林,与来自米兰和高卢的主教。

        参加会议的主教中,壁垒分明的亚流派与亚历山德派代表,各占约20位,仅是与会者的少数,其余大多数是不清楚状况,或未持定见的中间派,而以史家“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为首。皇帝因尚未受洗,乃担任名誉 会长,在紧要关头发言,提议,裁决。会议的进行由胡西亚与优西比乌,以及亚历山大主教与安提阿主教,轮流担任大会主席。

        主后325年5月 20日,康士坦丁在尼西亚,亲自主持大会的开幕式,典礼隆重庄严,皇帝语重心长地呼吁主教们,要达成合一与和睦。他立时宣布撤销对该撒利亚主教优西比乌的 制裁,明说优西比乌的信仰是正统的。显然,康士坦丁是要赢回“中间派”的人心,给不同立场的主教们公平、公正、公开的机会,来面对问题、解决争论。

争论的双方

         亚流派的主力战将是尼哥美地亚主教优西比乌,他是亚流的昔日同窗好友。由于他是皇帝行宫所在地的主教,他在教会界与宫廷中的影响力日益加增,后来出任罗马帝 国新都康士坦丁堡主教。康士坦丁在337年死前受洗,施洗者就是他。此人足智多谋,政治手腕厉害,在尼西亚会议之后,领导亚流派的反扑得势,造成亚流派在 政治上的胜利。

        亚历山德是正统信仰派的领袖,获得一些主教的支持。他最得力的助手是亚历山大城的执事长(在当时是主教或长老的助理)亚他 那修(Athanathius)。他是年轻有为的神学家,已经出版其名著《圣道成为肉身》(On the Incarnation of the Divine Word)。他洞悉亚流异端思想的严重后果,后来继任亚历山大主教,领导正统信仰派坚守尼西亚信经。他虽然多次遭受亚流派的政治迫害,但是坚持作为中流砥 柱,死守善道,使得正统信仰至终得胜亚流异端。

会议的进行

        亚流派率先提交大会讨论 的信仰告白,经亚流仔细解释之后,震惊了许多原先同情他的“中间派”主教。他们到此时才真正明白亚流否认了基督与圣父同本质的神性。结果在激烈的喧嚣抗议 声中,愤怒的主教们将亚流的信仰告白撕成碎片。甚至以仁慈怜悯、扶弱济贫著名的每拉主教尼古拉(St. Nicholas of Myra,他就是“圣诞老人”传奇人物Santa Claus),也忍不住亚流如此否认基督的神性,一气之下上前掌掴亚流耳光。尼古拉此举立刻遭到当庭申诫,他立即为其冲动行为道歉。

        后来,“中间派”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提出自己教会教导受洗者的信仰告白,也是在叙利亚与巴勒斯坦使用的传统告白。其中,基督被称为“神之神,光之光,生命 之生命,独生子,首生于一切受造物,在万古之先为父神所生,万物也是借着他造的”。此告白的宣认是正统的信仰,承认基督的神性。但是并未对大会所讨论的争 议,提出明白清楚的答案。所以,连亚流派也表示愿意接受此告白。

“圣父与圣子同一本体”

         正统派主教们,在亚他那修幕后建议之下,看出此告白给予亚流派有投机取巧的余地,就采取成熟的策略:一面表示对此告白的大致赞同,一面提议作少许的修 订:“……独生子,与圣父同本质,神之神,光之光,真神之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圣父同一本体(homo-ousios)……”。并且在告白结尾加上“反 异端的咒诅”:“那些说‘他曾经不存在’,‘他在受生以前不存在’,‘他存在是来自虚无’,或那些主张神的儿子是‘属于另一本体’或‘被造’或‘能改变’ 或‘会变异’──圣而公之使徒教会予以咒诅”。如此一来,亚流与其同路人就没有任何回转妥协的余地。

         康士坦丁明白真相之后,察觉大势所 归,知道优西比乌所提的传统信仰告白,并未真正解决争论的关键问题,不会得到大会通过。他就赞同将“同一本体”加入信仰告白中,以杜绝亚流异端“相异本 体”(hetero-ousios)的看法,彻底解决争端。于是,主席胡西亚就请大会书记诵读此经修订的信仰告白,大会通过此“尼西亚信经”。绝大多数的 主教都签名认同此正统信仰的根基性告白。胡西亚首先签署,接着是代表罗马主教的两位长老。这是教会有史以来,第一次签署的信仰告白。

亚流被定罪

        “中间派”首领该撒利亚主教优西比乌,经过为期一天的审慎考虑,决定签署,并正式发函给其教区说明理由。“亚流派”的尼哥美地亚主教优西比乌,与尼西亚主教提 阿格尼,两人同意信经,但拒绝接受那四条反异端的咒诅。因此他们遭到撤职并放逐的判决,经过一段时间,他们也接受大会的所有决议,得以恢复原职。最终只有 两位来自利比亚的主教始终拒签,他们与坚不悔改的亚流,一同被放逐至以利哩亚Illyria(今日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等地)。

         尼西亚会 议继续处理其较小议题:复活节日期的统一,埃及米利都派的纷争,制订教会法20条款,以维持教会纪律。康士坦丁非常满意会议结果,就于7月29日(就是他 登基皇位20周年纪念日)在皇宫宴请所有与会的主教,致词嘉奖,遣送他们安返家乡,结束了这历史性的“尼西亚会议”。

结论

        “尼西亚会议”被称为第一次“大公会议”,是自从“耶路撒冷会议”(《徒》15章)之后最重要的教会会议。亚他那修称之为“得胜一切异端的真正里程碑与记 号”。皇帝康士坦丁与后来罗马主教利欧一世,都认为“尼西亚信经”是圣灵亲自感动的结果。希腊教会定每年“五旬节”之前的主日,为尼西亚日,记念庆祝之。

        对于今日教会而言,“尼西亚信经”不容遗忘。虽然尼西亚大会显示了人的软弱与失败,但是“尼西亚信经”确认了“圣父与圣子同一本体”与“圣子基督永恒的神 性”之圣经基要真理。虽然亚流及类似异端思想并未从历史上消失,甚至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例如16世纪的“苏西尼派”与今日的“耶和华见証人会”),但是基 督教会在神带领之下,屹立在“尼西亚信经”坚固磐石上,得以胜过异端危害。我们这些后世子孙活在轻看“教义”、“信经”的后现代,对“尼西亚大会”除了心存感恩之外,更应谨记教义真理的绝对重要性,因为“根基若是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呢?”

作者现在北加州湾区圣经归正教会( http://www.biblerc.org/ )牧会,并在《基督工人神学院》兼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