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话人生(温冠森)2022.01.2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1.21

温冠森

 

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

——《箴》30:8

 

一、快乐的童年

我生于豫西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童年的记忆是美好的。父母勤奋地守住几亩薄田,也让我有充足的与大自然亲近的体验——秋日里到田野,谷穗压得一棵棵谷竿低垂著头颈。玉米则昂首挺胸。钻进玉米地里,谁也找不着你,但玉米宽大如镰刀的叶子,会刮得你皮肤生疼!

还有中秋之后收红薯,父亲挖出一窝窝大大小小的红薯,我用竹篮拣起,努力用肚皮顶着篮子,送到母亲身边。母亲把红薯刨成片,撒在地里,晾干。

吃过晚饭后,父亲又挑起被褥,邀我与他一道去田里看守红薯片(怕人偷)。我们乘着夜色中明亮的月光,一前一后晃向田野。父用红薯藤堆成高高一堆,铺上被褥。我们仰躺在软软的“床”上,惬意至极。

“爸,你看那颗星星,多亮呀!”“哦,那摆成勺子状的,是北斗七星……”

在父亲天南海北的故事中,我沉沉睡去!

因为贫穷,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就不曾为未拥有的东西而痛苦,倒是会因一碗红薯面条的香甜而快乐,因在沟谷、小溪捉到螃蟹和青蛙而开心不已……

 

二、学生生涯

小时候,我的学习一直是很好的。记得小学毕业,我是全年级第一,但到中学后不久,就下降了。

那时,每次背个干粮袋,装一周吃的馍馍,徒步走到十几里外的乡里的初中。每次背井离“村”,我都会哭着走。或许是太重感情吧,又或者是没有父母亲人在身边,太孤单,也在这个时候,偏科,英语没学进去,完全废了。我也渐渐厌学,直到初三,退学返回老家的村中学。

所幸初中很快就过去了。到高中,父母已经在县城卖起了豆浆、豆腐脑等早餐小吃。且在那个饥饿年代,生意出奇的好。我与妹妹也就随父母来到了县城。

因为舅爷是办美术班的,父亲很早就决定让我学美术,将来走美术之路。我说不上喜欢美术,学美术只是为跳出农村。在高三那年冬天,我被送到三门峡舅爷的美术班。记得当时我做了两个特别的梦,其一是梦到我考上了大学,且在校园遇见了美术班的几位同学。其二是梦见美术班上某同学,成了我的妻子。没想到后来这两个梦都成真了!

1997年毕业,我的学生生涯结束。

 

三、心的回转

我是第3代基督徒——外公、母亲、我。然而说实话,幼年随母信主,求学时也坚持每周日到教会守礼拜,都不过是为了讨好上帝,向上帝要祝福,寻求帮助和恩典!

那么,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认识救主的?我觉得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幼年与母亲在村子里聚会,唱些不著调的古老圣诗:“兢兢兢兢兢兢兢,战战兢,魔鬼碰见上神该它剻(pēng),魔鬼不离身,上神不答应……”

没有讲解圣经的,甚至没有一人能读经,但就是这样的环境下,单凭一颗信心,我开始踏上信仰之旅。

中学以至大学,信仰基本上是在吃老本。没有丝毫进步。毕业后,更是为了赚钱,什么仁义道德、信义廉耻都丢到九霄云外,更不用说主的教导了。

毕业后,我对前路其实是放任自流:我在不同的广告公司打工,直到2002年底,进了郑州一家大报的广告中心。这是我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从前要靠自己努力赚钱,但进了这个中心后,不用到处找机会,内心渐渐安息下来。我开始拿起久违的圣经,如饥似渴地通读。我也寻找不同的释经书来读:新旧约辅读、灵修版、启导本、串珠、精读……

我的心,回转到上帝的话语。这成了我一生的雅博渡口,让我渐渐认识了救主,也显明了我走过的弯曲道路、行过的污秽之事。比如:初中时,一位老师教导主任信任我,把他宿舍的钥匙给我,让我在他宿舍吃饭,我却偷拿他的作业本、笔,直到有一天,从他包里偷偷拿了些钱……

回首往昔,一页页,一幕幕,令我汗颜、令我羞愧!

 

四、最近的道路

读圣经读了几年后,大概2006年开始,我就想着为主做些什么。我在网上开了个博客,开始写信仰日记、感悟,也在大量的群里,与基督徒、非信徒交流。我心里的使命就是:“做神手中的笔、做主的传话筒、做人的巴拿巴(劝慰者)。”

我当时对真理并不很明白,但就是内心火热,背负著使命冲上阵去,为主拼杀。

2008年, 一位小弟兄邀请我加入T教堂的诗班。诗班弟兄少,所以,姊妹们把我这五音不全的弟兄当成宝。从此,我开始了诗班的事奉。

2009年,我又加入了郑州圣乐团。当我穿上服事的圣袍时,骄傲却在内心膨胀。

后来圣乐团复考,我落选了。而在T教堂的诗班,我也由于受不了指挥的羞辱、责骂,借口搬家,转堂到了Y教堂的诗班。这大概是2012年了。

在Y教堂,我也不断反思,渐渐意识到自己的罪。

后来,我受一位弟兄的邀请,加入儿童主日学服事。在犹豫近一年之后,我渐渐认定呼召。我辞去诗班的服事,专心在主日学里,与孩子们分享基督的爱。

记得参加主日学服事前,我在梦中,看到一个类似棋盘的迷宫,曲曲折折的道路通往中心。有个声音问我:“你知道进城的路吗?”

我心里说:“我不正在‘城’里吗?”我意识到这个城,正是信仰之城。

那个声音反复问我: “你知道进城的路吗?”“你知道进城最近的路吗?”

我惊醒了!

从此,我认定,这是主耶稣要我在经历了诸多曲折之后,把孩子们引到通往天父上帝的最近的道路,那就是主耶稣!

 

五、甜蜜转伤痛

3年美好的时光,转眼就过去。我每天都在盘算著还有几天到礼拜日,又用笔写下教案:讲什么故事,教什么歌,做什么游戏……

与孩子们在一起的甜蜜,正如一位弟兄晓晶说的:“是此生再也不会有的幸福!”

然而转眼,教会主日学被关停。

我坚信,教会关停主日学是错的!然而教会从牧者到各负责人,甚至门口服事的姐妹,都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好事!”我不服,但又无奈。哭过、抗拒过,又如何?

经过了几个月的沉默期,诗班有弟兄邀请,我就回到诗班了。

然而我发觉,牧者讲的道有些问题,总爱掺杂传统文化,孔孟、老子的一些东西。旁征博引可以,但几乎要把那些东西与基督信仰并列,这就不妥了。其后又经历了所在的教堂很多违背信仰原则的事情,

2019年,在慎重考虑后,我决定退出那个教会了。

这是我信仰上的至暗时刻。退出服事,甚至退出坚持了十几年的教会,可能会被所有熟识的会友认为叛教了、迷失了、沉沦堕落了……

有无数热心的姊妹弟兄,想规劝我回头。

然而,我只想安静在主基督里面。

 

六、找到渴望的

迷惘中,我们迎来了世纪瘟疫——新冠病毒。我们身不由已,被禁闭在家。然而实在讲,这却成了我实践内室美好生活的机会。居家的几个月,我把书架上灵修的藏书翻出来,拂去灰尘,一本一本地看。单《荒漠甘泉》,我就把两个版本细细地读了一遍,享受到前所未有的亮光和甘美滋味。

疫情渐退,我在观摩了几个家庭教会后,应晓晶弟的邀请,到了L牧师的教会。L牧师是加拿大人,讲英语,但讲道现场有弟兄直译。他纯正而独具特色的讲道,加上他的形体、表情、动作……一下子吸引了我。他讲的道不掺杂任何传统毒素,只讲真理、讲圣经,且以自己传福音的经历印证主道……我知道,我找到了我渴望的了!

同是这一年,我看到自己建的微信群“天父花园群”,冷冷清清。大家沉默著,沉默著。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理别人。干嘛呢?解散了吧!可我又想找到一两个同心的肢体,为主传福音,一同为主而兴起。

也就是因这一意念,起而呼召,再呼。渐渐,大家开始回应,幷同心出谋,如何彼此服事,如何线上敬拜主……

现今,我们分成7组,每小组每周一天, 在群里读经、祈祷、赞美。大家也慢慢学习互动、代祷。一些热心的肢体,开始点燃主爱的火焰。坚持至今,差不多一年了。感谢主的带领!

 

七、陷入困境

“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得》3:18)

走出信仰危机,我家却越来越陷入经济困境。2017年,妻因单位不景气而被无情辞退。自此走上维权路,讨要补偿打了两年官司。

我在报社,也同期进入半死不活状态。每月发两千多元,正像女儿所言:“这点钱只够我们活着。”真难!让人沮丧!想离开报社,却因年龄大而无处可去。向主祷告,数年不见回应。

一位姊妹出于爱心,让我到她哥哥的公司去工作。我用公休假去试了半月,感觉压力太大,仿佛整个人都卖给私企老板,又退回报社。

回来一个月后,单位改革了。要与某传媒公司合幷,之后“双选”(编注:单位与个人互相选择)。这意味着:裁员!

有多人劝我:想要留下,得找人,拉拉关系,送送礼!我也明白,倘不走这步,恐怕我的饭碗不保。

然而,主耶稣怎么看这种做法?主喜悦这事吗?

我抱定一个意念:倘若失业,就失业吧。我不求人的恩典,只认定凡事有主的美意。

我积极、努力地寻找工作,网上,熟人、招聘会……各种途径。但多数招聘的人,一看我的年龄,笑了!

是啊,我已是四五十岁的人,就连快递、UU跑腿这些公司都不要我了!虽然我还算健康,但公司却是要利益最大化的。

接下来两次双选的结果,也应验了我的预感,榜上无名!

 

八、走出泥泞

再讲妻子这两年的经历。她找工作四处碰壁,到一个地方从来干不了一个月。后在一位姊妹的午托(编注:孩童午间托管机构)帮忙干了一段。我恰好看到家门口有个午托机构转让,就与妻商量,接了下来。干了一年,赔了,又累又操心。于是转给了别人。

之后,妻帮一位干午托的姊妹接送孩子。轻松倒是轻松,但一个月¥1800,且寒暑假无工资。即便如此,今年暑假,午托解散,妻又失业了。

2021年8月,我与妻双双面临失业。这是我们家经济最艰难的时刻。我仍然认定,主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我们末后有指望。虽然我不明白,但我相信主不会让我们就此无著无落。

8月18日,前领导通知我,到报社的新媒体应聘、试岗。我于是开始了新的“征程”——早起、熬夜,一天到晚盯着手机和电脑。实在是不容易,但毕竟可以让妻女重新有个安稳的日子。且这3个月,工资每月都在涨。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差不多是以前的两倍了!感恩!我不走关系,不送礼,主反而给了我一份适合我的工作,让我经历祂的信实,为祂做那美好的见证。

同时,妻子在主内姊妹的帮助下,到了幼稚园工作。虽辛苦,但因姊妹的帮扶和关照,她还在坚持,说她要干到年底。

不管妻以后怎样,至少,我们已经走出了那片泥泞和黑暗之地,踏上了向上之路。我知这是主的手在搀拉扶持、引导带领我的家。

我也知道,虽然我常报怨主不垂听祈祷,但其实这些年来,主从未离开过我,也从不曾忘记祂的儿女。正如祂说过的:我决不丢弃你,也不撇下你!

我相信,主让我经历患难、失望、愁苦、悲伤,是要我在走过之后明白,主是信实的、全能的救主,在祂没有难成的事。

 

作者现住中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