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来时路(Cindy)2022.01.14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1.14

Cindy

 

清晨读经时,我读到: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过去,不见福乐。我的日子过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鹰。我若说,我要忘记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畅快。(《伯》925-27

感觉是神在带领我梳理人生中匆匆而过的那些青葱岁月,又在抚慰我一路跌跌撞撞所受的伤痛。

 

是什么左右你的人生

童年的我既内向、敏感、又成熟懂事。记得小时候爸爸很爱出去找朋友喝酒,打牌,晚上有时候会回来的很晚。妈妈性情暴躁易怒,每当爸爸晚归,家里总免不了鸡犬不宁的争吵或冷战。

我那时虽然才上小学,但看到的总是妈妈在外辛苦工作,在家照顾我们,心理上觉得爸爸的确是失职,也会帮着妈妈挺身而出,大声斥责爸爸,然后因心中无可名状的委屈而失声痛哭。

小时候的我,虽然吃穿不愁,但我的欢喜快乐是由父母的关系决定的。只要他们一吵架或冷战,我的心就像被冻住了一样,不停地打着寒颤。我不知道这样的困苦向谁倾吐,只能重重的压在心里,默默地试图自己消化。

长大以后,我成为了一名中学教师。平时在工作中严谨认真,希望孩子们也都能积极向上,不断提高学习成绩。

但是青春期的孩子们都有自己的个性,有些男孩生性顽劣,再加上平时在家里父母忙于工作,疏于教导,自己也就得过且过,浑水摸鱼。每当看到这样的孩子,再想想自己作为老师的一片苦心,只觉得悲伤失望。

20岁的我,所有的快乐是由学生们的表现和学习成绩决定的,他们专心听讲,我会满心欢喜;他们懒惰怠慢,我会痛心疾首,只想离开讲台。

成家后,我才知道婚姻生活是人生更大的考场。

两个家庭背景,个性爱好可能完全不同的人走在一起,需要不断的相互理解,包容,磨合退让,才能最终达到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但在婚姻的最初几年,我并没有这样的智慧去领悟,由于自身的敏感,常常会认为先生说话太直,语气太硬,伤害到我而闷闷不乐;而生性直爽的他却没有半点察觉,沾枕头就能见周公,只留下郁郁寡欢的我伴着粗壮浑厚的呼噜声一夜未眠。

30岁的我,心情是由我和先生的关系决定的。如果我感觉到被他冒犯了,我那几天都心情低沉,无精打采;如果他语气和顺,对我照顾有加,我就心满意足,幸福感倍增。

 

主是喜乐的源泉

人生每个阶段的不同境遇曾经让我欢喜快乐,也同样让我灰心,迷茫。直到我找到了一生最坚固的依靠——主耶稣。

翻开圣经,是主在用大能的话安慰我: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234)当我伤心难过时,听到赞美诗里的歌词,是主在用温柔的声音呼唤我: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把我带在你身边。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小敏,《最知心的朋友》)当我软弱无助,向主祷告时,祂又用常阔高深的爱应许我: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太》2122)。

回首来时路,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才明白无论遇到什么都可以勇敢自信的去面对,因为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诗》182

过去的伤疤已化作勋章;我要继续向着标杆直跑,与主同行,未来都是更美的风景!

 

作者现居西雅图,是一名全职妈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