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來時路(Cindy)2022.01.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2.01.14

Cindy

 

清晨讀經時,我讀到: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過去,不見福樂。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鷹。我若說,我要忘記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暢快。(《伯》925-27

感覺是神在帶領我梳理人生中匆匆而過的那些青蔥歲月,又在撫慰我一路跌跌撞撞所受的傷痛。

 

是什麼左右你的人生

童年的我既內向、敏感、又成熟懂事。記得小時候爸爸很愛出去找朋友喝酒,打牌,晚上有時候會回來的很晚。媽媽性情暴躁易怒,每當爸爸晚歸,家裡總免不了雞犬不寧的爭吵或冷戰。

我那時雖然才上小學,但看到的總是媽媽在外辛苦工作,在家照顧我們,心理上覺得爸爸的確是失職,也會幫著媽媽挺身而出,大聲斥責爸爸,然後因心中無可名狀的委屈而失聲痛哭。

小時候的我,雖然吃穿不愁,但我的歡喜快樂是由父母的關係決定的。只要他們一吵架或冷戰,我的心就像被凍住了一樣,不停地打著寒顫。我不知道這樣的困苦向誰傾吐,只能重重的壓在心裡,默默地試圖自己消化。

長大以後,我成為了一名中學教師。平時在工作中嚴謹認真,希望孩子們也都能積極向上,不斷提高學習成績。

但是青春期的孩子們都有自己的個性,有些男孩生性頑劣,再加上平時在家裡父母忙於工作,疏於教導,自己也就得過且過,渾水摸魚。每當看到這樣的孩子,再想想自己作為老師的一片苦心,只覺得悲傷失望。

20歲的我,所有的快樂是由學生們的表現和學習成績決定的,他們專心聽講,我會滿心歡喜;他們懶惰怠慢,我會痛心疾首,只想離開講臺。

成家後,我才知道婚姻生活是人生更大的考場。

兩個家庭背景,個性愛好可能完全不同的人走在一起,需要不斷的相互理解,包容,磨合退讓,才能最終達到一種不言自明的默契。但在婚姻的最初幾年,我並沒有這樣的智慧去領悟,由於自身的敏感,常常會認為先生說話太直,語氣太硬,傷害到我而悶悶不樂;而生性直爽的他卻沒有半點察覺,沾枕頭就能見周公,只留下鬱鬱寡歡的我伴著粗壯渾厚的呼嚕聲一夜未眠。

30歲的我,心情是由我和先生的關係決定的。如果我感覺到被他冒犯了,我那幾天都心情低沉,無精打采;如果他語氣和順,對我照顧有加,我就心滿意足,幸福感倍增。

 

主是喜樂的源泉

人生每個階段的不同境遇曾經讓我歡喜快樂,也同樣讓我灰心,迷茫。直到我找到了一生最堅固的依靠——主耶穌。

翻開聖經,是主在用大能的話安慰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234)當我傷心難過時,聽到讚美詩裡的歌詞,是主在用溫柔的聲音呼喚我:在我人生的每一個台階,在我人生的每一個小站,你的手總是在攙拉著我,把我帶在你身邊。告訴我當走的路,沒有滑向死亡線。(小敏,《最知心的朋友》)當我軟弱無助,向主禱告時,祂又用常闊高深的愛應許我: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太》2122)。

回首來時路,已過不惑之年的我才明白無論遇到什麼都可以勇敢自信的去面對,因為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詩》182

過去的傷疤已化作勳章;我要繼續向著標桿直跑,與主同行,未來都是更美的風景!

 

作者現居西雅圖,是一名全職媽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