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人語(蔡選青)- [海外校園機構]30週年紀念專輯

蔡選青

編註:本文是一位信主的中國學人,對未信主的福音朋友,及有負擔向中國學人傳福音的海外肢體的肺腑之言。

 

我是一個85年由上海出國的大陸留學生,第一年在西歐進修,然後來美國留學,專業是醫學遺傳和體外受精,現已畢業在美工作。在國內從未接觸過基督教與聖經,曾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加理性主義者。來美二年受洗,虔誠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的救主,至今信主已有4年。大陸留學生在國外的掙扎過程已成為過去,所持的基督信仰自覺越益寶貴,並逐漸從知識轉為生命,其豐富、美妙、信實遠遠超過我當初所持的最高期望。感恩之餘,也試著向本是同根生的大陸朋友傳講這無法用人的智慧和語言能講清楚的救命之道。

感謝主,自己從一個曾經是被人所傳講的對象到試著向人傳講,為著那些仍在掙扎,迷茫中的同舟人和那些甘願 “勞命傷財” 對大陸朋友有負擔的弟兄姐妹,談談自己心中的一些感想。

 

大陸學人的特

大陸學人是一個特殊的華人群體,既不同於在美國長大的華人,也不同於來自臺灣和香港的華人,這是一個經歷過特殊歷史環境磨煉的群體。近10年的留學潮,使這個群體中的成份逐漸複雜化,有學成就業而進入美國中產階級的一群,有還在校內學習拼摶之中的一群,也有在校門之外散在社會上“打工”的一群,以及這幾類學人的家屬。他(她)們因人而異,但作為一個群體,往往具有以下一些特點:

  1. 大陸學人是一群有科學頭腦的群體(因多數人是得到獎學金或助學金的)。由於飽受政治的愚弄,多崇尚科學,特別是自然科學和技術,但往往過於偏執所持有並不完整的科學觀念,對宗教等形而上學的東西認為是違反科學,違反理性的,致認為基督信仰與從事科學研究是水火不相容的。
  2. 大陸學人是一個在信仰意識上受過欺騙,心靈受過重傷的受害群體,對信仰問題常常避而遠之,或渴而不慕。因為過去被欺騙和愚弄的焦點正是在信仰的問題上。他們不是“冷血動物” ,而是“高築城府”,文革中人際關係的狡詐和殘酷已教會這批人“防人之心不可無” 。
  3. 由於大陸過去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教育方式,與基督教的某些形式有相同之處,不少大陸學人由於對基督教的形式反感從而放棄了對基督教信仰的精的探討和研究。例如查經班(學習小組),分享(思想交流),見證(講用會),禱告(早請示晚彙報),門徒(積極分子),聖經(毛選),救主(救星),教徒,牧師,教會(黨員,書記,黨支部)。還有什麼活學活用,急用先學,一句頂一萬句,靈魂深處鬧革命,深入基層,解放全人類等等……雖然二者有天地之差,但實為這個群體成長的社會文化背景和信主障礙之一。
  4. 這個群體中大部分人從小受過共產主義理想教育,多於中國傳統道德的薰陶。共產主義理想與基督教的某些教義表面上有相同之處。例如先人後己,大公無私,廉潔奉公,助人為樂捨己救人等等。在中國大陸這塊土地上,曾有一個短暫時期宣導並實施過這種理想,號召行為稱義即“雷鋒精神”,其理想境界之高許多方面令傳統道德有所不及。故在這種不切實際的共產主義理想破滅後,大部分人有一日蛇咬,草繩亦怕的心理。
  5. 不少大陸學人認為基督信仰僅是精神寄託(或曰精神鴉片“或風花鳥月式的”神學消遺”)。目前學習工作太忙,暫時沒有這份閒情雅性,待身份和工作穩定下來再來 “湊趣” ,加上大陸學人在艱難環境所熬煉的那份萬事靠自己的自信心很強(雖然可能是盲目的),文革經歷已使他(她)們不會將其精神輕易寄託在一個 “歷史人物” 上(雖然耶穌基督實在是生命之道)。
  6. “六.四” 後這個群體己成為有家無國,有家不能歸的“新以色列”的遊子,心靈深處的憂傷是外人難以理解的,是需要同情和渴望愛的。但既便有人對神有些認識,對 “入教”仍有恐懼心理,耽心回國會麻煩或給家人帶來麻煩,因為在大陸這塊土地上,的確在本世紀內上演過 “滅九族”的歷史悲劇。特別對是否要公開 “受洗” ,掙扎較之其他慕道友更甚。
  7. 由於文革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徹底摧毀以及共產主義理想的自我否定,少數人缺乏道德標準,從否定雷鋒式共產主義單一道德律到否定整個道德觀念,從否定僵硬意識形態到否定做人的道德原則。在西方社會的這個群體已有不少人率先意識到這種文革後的道德後遺症。

 

與對大陸學人有負擔的弟兄姐妹共勉

  1. 我們要有對這個群體從上面來的真正的同情心和愛心,不要將他們作為誇耀自己肉體與血氣的資本。這個群體是一個渴望“愛”而厭惡“利用”的一個有辨別能力的理性群體。我們要仰望神,用神自己的話和我們生命中自然流露出來的愛心去感化他們。
  2. 交往中,不要好為人師,急於求成。我們要知道,能有傳福音的負擔是神的恩典。這個群體大多缺乏“神”的概念和聖經知識,但他們有識別“新法利賽人”的本能和直覺。應將他們看為一個受過傷痛的朋友,而不是一個行將上釣的“獵物” 。
  3. 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們不要拘泥基督教的教義和宗教形式,這是一個在教義形式上曾被愚弄過的群體。我們要求神憐憫,讓耶穌基督的生命之道(精意)藉著我們而自然流露出去,讓神的話抓住他們。
  4. 基督信仰是活生生的生命信靠,是一個已經完成了的大恩典。單靠好人好事式的“雷鋒精神”的教化是不能真正吸引這批人的,反而要暴露出與其他宗教無甚區別的“法利賽人的義”。我們應多多靠神用生命傳生命,而不是靠自己用知識傳知識。
  5. 傳耶穌就是直接高舉耶穌基督的名,將人的眼睛引向耶穌基督,而不是用基督教神學傳自己的名,神就是光,就是愛,就是永生之道。人手和血氣的精心設計最多只能吸引一些吃餅得飽的人。

 

 與未信的大陸學友共勉

  1. 我們要敬重這些甘願“勞命傷財”的基督徒朋友,去掉那些由於單一狹窄文化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戒備心理。不要過於輕看甚至“利用”這批從內心真正愛我們的朋友。說句誠實話,若沒有耶穌基督,很少有人願意真心與我們這些正在掙扎之中而性格扭曲的大陸學人交往的。
  2. 我們不要因基督教的教義和形式與共產主義和文革中的某些教育形式有相同,而輕易放棄對基督教信仰的精意和真理的探討和追求。我們應定睛在神的話語上(聖經的精意)和奇妙的大自然,不要過於強調一些基督徒的劣行和基督教教會中的一些黑暗。要知道基督徒不是聖人,不是雷鋒,教會也不是“人間淨土”這是一個關於自己的永生之道,故能避開形式和行為直取基督信仰精意的人是有福氣的。
  3. 我們不要執著無神論,歷史上多少智慧超人的聖賢偉人,大科學家,大哲學家不會是無緣無故地信奉耶穌基督的。也不要簡單地斷然否定這個跨越了漫長的時間和遼闊的空間,而使多少人中豪傑降服的生命之道。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我們應謙卑下來,將有色眼鏡暫時取下,再重新看看這一個大千世界!朋友,在這一自由的社會裡,不要自己對自己的思想實行無形的“專政”。
  4. 我們不要隨便以不科學來否定基督信仰。應當儘早意識到我們所成長的那種單一狹窄的文化背景所帶來的“遺傳缺陷”。科學是一種態度,科學的基礎在於人類源源不斷地探討精神。不懂就是不懂,無根據地否定與回避本身並不是一種科學的態度。我們應該多觀察思考這一人類歷史上發生並至今仍在影響人類的最大事件。從科學的角度來講沒有好好研讀聖經的人,對基督信仰的對與錯是沒有發言權的。
  5. 多災多難的同舟人,我們應當記住:上帝是公平的,機會是均等的.我們有我們的自由意志,這是神揀選人的要素。在這一信仰問題上,沒有強迫,只在感動。願神憐憫我們,讓我們能準確地應用我們的自由意志,儘早結朿人生中的徘徊,與這生命的源頭連接。

以上只是自己在生命轉變中的一些想法,作為仍在迷茫中的同舟人和甘心“勞命傷財” 的弟兄姐妹的共勉。許多想法僅屬方法上的,願我們大家能儘早謙卑地意識到:沒有神自己的靈,我們是無法信主的,我們也同樣是無法傳揚主的。倒空我們自己讓神的靈能自由運行而成事!

 

本文作者來自上海,曾獲美國加州大學醫學博士學位,現於華盛頓從事醫學研究。

本文原刊於《海外校園》創刊號,原文鏈接http://ocfuyin.org/oc00-36

摄影/宋斦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