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手所作的工

海若

本文原刊于《举目》24期

DSC_1003.jpg       飞机仍然在西伯利亚上空飞行,偶尔能看到一些破旧的房子和稀疏的树林,在广袤的天地间,就像小 孩的玩具一样散落着。以前总是厌烦漫长的飞行,坐着不舒服,要躺没地方,走也只能从厕所到座位。然而这一次的飞行,却不再索然无味,因为不知道何时能再有 机会飞越欧亚大陆,多看一眼,就多一点回忆。就像离开德国前,在不莱梅团契的烧烤活动中,我宁可安静地在一边,多看看不知道何时能再见的可爱的弟兄姐妹, 和用生命影响了我的牧师。

        背着厚重的背包走出机舱,当炽热的阳光夹杂着湿闷的空气向我袭来时,我终于意识到我回来了,回到我想念了许久的祖国。

        丈夫已经等我很久了。

(一)丈夫

       丈夫不愿意出国,于是我选择了回来。曾经有些犹豫和不甘,但我深知我的婚姻是神赐给我的,要我在婚姻中学习顺服丈夫,顺服神的旨意。

       丈夫还没有决志受洗。我是在信主之前和丈夫开始谈恋爱的,结婚后丈夫信主问题,就成了我最大的挑战。回国前,打国际长途说得最多的不是各自的生活、远离的思念,而是我向丈夫传福音。我在这边说得头头是道,丈夫在那边不置可否。说多了,他甚至觉得,他在和看不见的神争夺我。

        回上海后,我想,我以前不在他身边,所以工作不太好做,现在我回来了,一定要让他心服口服。于是每到周末,我就竭力劝丈夫和我去教堂。丈夫很爱我,热情地把 我送到教堂门口,却打死也不进去。礼拜结束又在教堂外等我,接我回家。丈夫有个说法,让我不得不同意他的缺席。他说,如果仅仅是因为爱我,而不是爱神,陪 我进教堂,那是对不起神,藐视祂的存在。

       我很高兴他有一颗敬畏的心,然而他不愿意去教会还是让我头疼。尽管我愿意等他到80岁、90岁 ──只要他有信主的一天。但是我心里总记得牧师讲过的话: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谁知道自己就一定有80岁、90岁?就像圣经中那个地主,计划著搭建更大 的粮仓,却当夜死了(《路》12:13-21)。

        正心急的时候,机会来了,上海海归团契举办了一个圣诞节聚会。我们去参加了那个聚会。那 一天丈夫很享受聚会的气氛,他看到了一群“正常”的、“高素质”的人在敬拜神,改变了原先认为只有老年人、身体有病或心灵空虚的人才去教会的看法。圣歌也 很打动他,使他领略到了天外的平安和宁静。

       我们开始固定去海归团契。每次活动回来,丈夫都很期盼听到团契的事情。得知团契里也有像他这样不太顺服、甚至有点悖逆的人,他还偷着乐呢。

       丈夫想提高英语口语,决定每天读英文圣经。晚上入睡前,我们都打开自己的圣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神每天都把他心里那道墙拆掉一点。

       神还差了祂的好仆人李秀全牧师来。我丈夫特别欣赏李牧师幽默而又涵义深远的讲道,觉得李牧师智慧的话语,就像神亲自对他说话。当李牧师改用一句诗歌“耶稣,主耶稣,求用我先生”(原词是“耶稣,主耶稣,求用我一生”)时,丈夫和我更是相视而笑。

       丈夫的心在柔软下来,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觉得和神越来越近──虽然,还有一层窗户纸隔在当中,我还要多点耐心……

(二)工作

        刚回国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马上找工作。我心中顾虑,怕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怕习惯了国外的生活方式,不适应国内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丈夫失望,让父母没面子,让朋友看不起。

       有人说,基督徒不应该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因为在神眼中,我们都是非常宝贝的。但是我找工作的时候,确实心中有很大的压力,而且还影响到情绪。

       因为身体的原因,我不能做太累的工作,就定位在总经理助理这类工作上,最好是离家近一些。海归团契的弟兄姐妹,就非常关切地为我祷告。

       神听了我们的呼求。很短的时间内就有公司联系我面试。一家是德国的医药公司,世界OTC(非处方药)排名100名以内。同时,其母公司下的另一家代表处,也约我面试。我一个申请,就有两个面谈的机会,让丈夫着实羡慕。

        我内心是偏向第一家公司的,知名度较大,而且是新成立的代表处,我如果去了,就是元老级的人物了。所以当第一家公司最终拒绝我的时候,我挺失落的。丈夫就安慰我说,你看,你的神都已经为你预备另一次机会了。

       最终,我去了第二家公司,路程稍远,但交通非常方便。我不需要挤公共汽车,也不用像丈夫一样,每天6点多就要起床赶班车。我可以睡到近8点再出门。公司里的同事也都很好相处。

        神的预备更是超过我所求所想。就在我进公司后的第3天,公司就通知说准备搬家。搬家后,从我家步行到公司只要30分钟,这在上海来说,已经算近得不能再近了。

        公司里另一件大事就是,一位德国经理要常驻上海。对我来说,德国经理的到来,给我提供了很好的语言环境,让我的德语不至于因长久不用而退化。我的英语也在进 步,因为公司的工作语言还是英语。一开始,我不太适应,好几种语言在脑子里打架,可是我不断地求神帮助,因而有了力量,工作越来越胜任。

        经理也很善意地鼓励我。在闲谈中得知,经理的姐姐是传道人,他自己也是在深厚的基督教文化中长大的。我就欣然地认为,他是神派来帮助我的人。

(三)团契

       回国前,最担心的是,能否找到像在德国那么好的团契。回国后,我每星期去家旁边的大教堂,但是我的心不能满足,孤单而寂寞。

       到后来,我就只在圣餐的时候出现在教堂。并且对自己的这种行为越来越淡然,以为这就是必须接受的现实。但是我这个样子,连不信主的丈夫都不满意了,他看我星期天慵懒在家里,晚上也不殷勤读经,祷告还要丈夫提醒著,他于是半开玩笑地说:我代表上帝对你表示失望。

       一直到我去了海归团契,才像到家了一样。弟兄姐妹很亲切。唱的诗歌不都熟悉,然而在同一个圣灵的感动下,找到合一的感觉。至此,我又找到了以前在德国、一到周末就期盼著去教会的感觉。

       我也对弟兄姐妹的爱产生过怀疑。团契中有很多事业有成之士,也有名牌大学毕业的天之娇子,我只是海归当中的小小海归,我真的可以融入这个团契中吗?神用祂爱的话语安慰我,坚定我,祂说:你是我所爱的,不要怕,这是我为你预备的团契。

      透过《标竿人生》,我也领悟到,团契是要努力融入的,不能等著别人一再地邀请你、关心你、照顾你,你自己要努力付出。弟兄姐妹的信任也是需要时间来建立的, 前提是你要先敞开自己。圣经说,你们若要别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别人。后来,团契负责人让我带领大家查经,神让我看到,其实我也有我的风格、我的 特点。同是肢体,各有不同的功用。

        神不仅让我有机会学习带领查经,也在我的心中放下一颗种子。我一直期盼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开一个书店,不是很大,在教堂的旁边,圣诞节的时候,小朋友可以来听圣诞老人讲圣经故事。

       回国后的一个清晨,失眠的我就想起书店的事。因为目前申请开圣经书店,还是有很多周折,心中就想,可否组建一个小图书馆?现在的团契没有公共的图书资源,想 给慕道友一些系统的信息,或带领查经的弟兄姐妹需要参考时,资料都很有限。如果有一个图书资源,就可以满足弟兄姐妹的需要。

       那天起床,我照例读《标竿人生》,并背颂文章最后的一节经文,“我深信那在你心里动了善工的,一定要做成这工,直到耶稣基督再来的日子”,心中激动──神就是这样实实在在地和我对话,让我清楚祂的旨意。

        我知道这件事还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艰辛,为此,我也请弟兄姐妹们为我代祷,让我的摆上,真的是在神的道上不偏左右。我也愿在还有生命气息的日子里,以此和每一位认识或不认识的弟兄姐妹共勉。

作者来自浙江温州,2002年在德国受洗,目前在上海某咨询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