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园与我 | 等一个女孩长大(王敏俐)- [海外校园机构]30周年纪念专辑2022.05.1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2.05.17

王敏俐

 

编注:[海外校园机构]自2004年起,有4对夫妇,以中宣接力的方式,参与欧洲的留学生事工。他们是俞培新/陈庆真、龚慕良/胡文琦、申叔为/李月碧、张福森/刘伊华。本文作者为《举目》网站“言与思”专栏的特约作者。

 

时光倒转,回到2005年的夏天,夏夜里的晚风带着啤酒甜甜的香气。在慕尼黑的一栋学生宿舍里,一个小小的房间,书桌上放著一本音乐学院的朋友送来的中文杂志。微风从窗口探入,窗帘随之起舞,女孩翻了翻杂志,没放在心上,便把它静置在柜子里。那时候,女孩心里是远大的理想,忙碌的学习与得意的实习,渴望不被干预的人生。窗前的她以为人生前程似锦,而那本杂志里,写的却是失意的人得到慰藉的故事,有些距离感,也不希望自己与那些故事里的苦难相遇。

 

海外校园的三对宣教士

  • 龚慕良老师师母

然而生命终究是会与苦难相遇。2006年初,失恋的打击与学业的挫败,粉碎了女孩心中那座高傲的巴别塔。音乐学院的朋友一直陪伴着女孩,把她带到一对夫妇的面前,“海外校园”的欧洲宣教士龚慕良教授与师母。女孩被他们的温柔与智慧所吸引,像个小粉丝,随着他们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脚踪,参加了不同城市的查经班与聚会,心被苦难驯服,理性借着龚教授的分享一点一点与信仰建立连结。在龚教授与师母的陪伴下,决志信主。

  • 申叔为老师师母

后来,女孩又谈恋爱了,第一时间把男朋友带到龚教授及师母面前,在他们的陪伴、辅导与守望中交往,他们在婚礼上为女孩祝福。结婚后,文科浪漫女碰撞理科直男,两个人碰得头破血流,当时龚教授与师母已前往英国宣教,在“海外校园”另外一对宣教士申叔为老师与师母的陪伴下,女孩继续成长。

数不清有多少美好的夜晚,女孩躲在师母家的厨房里吃美味的点心;还有一些伤心的夜晚,申师母温柔耐心地陪伴着,抱着女孩流泪祷告。申师母的怀抱,是在异乡结婚没有后盾支持的女孩――我,心灵的娘家。

  • 张福森老师师母

德国的学业毕业时,女孩在自己的梦想与先生的梦想中挣扎,最后在痛苦中选择放弃自己的计划,支持先生的事业,搬往荷兰。“海外校园”的另一对宣教士夫妇,张福森老师与师母陪伴着痛苦的我一起坐了8个小时的火车到阿姆斯特丹,陪我们去看要住的房子,拜访当地教会的牧者,去华人超市采购柴米油盐,陪我在痛苦之中重新振作起来,寻求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呼召。在我被骄傲与苦毒遮蔽时,老师直接指出我的虚荣与伪善,让我诚实地面对自己的问题,在破碎中看见自己的本相。

 

走上文字事奉之路

  • 骆鸿铭老师

当我在荷兰寻求更近一步的呼召时,感谢当时的《举目》执编骆鸿铭老师给我一个机会,参与一些研经材料的翻译。在他博学而严谨的外表下,有一个温柔爱主的心。跟着骆老师一起学习翻研经材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贵经历。他花了许多时间与耐心,改正我翻译上的错误与不适当的词汇,帮助我知道如何更好的以中文传达正确精准的文字。

  • 苏文峰牧师师母

几年后,上帝把我带来了美国。来美的第一站,便是到加州拜访“海外校园”,拜访苏文峰牧师与师母。还记得初次见面那一天,苏牧师师母请我吃龙虾面,我不识相地选了几道费牙咀嚼的菜,才发现苏牧师牙齿不好吃得好费劲,但是他们就是这么温暖,这么可爱地接待我这个不懂事的女孩。

 

陪伴与等候

来美国后,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在文字工作上。在学习写作的过程中,作为一个为《举目》撰稿的文字学习者,我感谢《举目》这个平台给我宽广的空间来探索。当我还没有当妈妈前,可以写缜密的长文,时而有不同的文字媒体给我练习写作的机会;但是当我成为3个孩子的妈妈后,越来越少时间可以好好地写稿,我的文字内容也从各种热辣时评转为自学生活与育儿的小点滴。

世俗的文字媒体,他们所要的,是文字工作者当下可以贡献的心力,当文字工作者不再有条件可以写出符合其期待的文章时,合作的机会也就终止了。但是在基督的爱里,有另外一种文字媒体,他们对作者的陪伴与等候,让文字工作者在最脆弱最自卑的时候,也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勇气。

感谢“海外校园”的陪伴与等候,对我来说,《海外校园》不只是一本杂志,而是一个一个从基督的爱里走出来的人。他们陪伴我走出失恋的痛苦,面对学习的挫折,走过婚姻的风暴,陪我经历新手妈妈的喜悦,体恤我必须等孩子入睡后才能赶稿的无奈,给我额外的恩典,伴我在不同的生命季节里,写一首生命之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