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園與我 | 走在“校園”的文字路上(古墨)- [海外校園機構]30週年紀念專輯2022.05.3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 [海外校園機構]30週年紀念專輯2022.05.31

古墨

 

哇![海外校園機構]已經走過了30年的佳美歷程,為此感恩的同時,我也為自己有幸參與“海外校園”的寫作服事而感恩。

談起寫作服事之路,起初是因著幾位長輩的鼓勵,便嘗試在《海外校園》和《舉目》兩份雜誌投稿。稿件被幾次刊用後,我漸漸有了文字服事的感動,開始喜歡上寫作。可以說,“海外校園”是我走進文字校園的引路人。

“海外校園”伴我成長的這10年,也是我走在文字路上的10年。我發現,我越願意為神擺上,就越能感受到神的呼召催逼我勇敢向前,彷彿內心裝置著天國時鐘,時刻在體內滴答作響。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這節經文常會讓我想到我的的文字服事異象。當神命令祂的跟隨者要往普天下傳福音時,我想到了傳福音需要路。條條道路通羅馬,當年羅馬帝國便捷的道路,為播撒福音的種子,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由此我也想到,今天書刊與網路上的路也四通八達,而這些路通向的終點往往是人的心。我深知文字能夠摧毀人也可以建立人,能夠煽動邪惡或鼓勵良善,也可以用文字施加咒詛或帶去祝福。

幾年前,我的一個在外省的朋友在一本雜誌上發現了我的文章,這本雜誌是在他們教會的閱覽室看到的。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可以用文字告訴別人基督,傳福音給他們聽。每當我的文章在《海外校園》或《舉目》被發表時,我都會祈禱它們能對讀者產生影響。

當我把福音的信息寫在紙上傳的時候,種子已經種下了,但只有基督叫種子生長。當我們竭力去用各樣的智慧傳揚福音時,天堂每天都會不一樣,因為有人因為讀到或聽到的信息而進入天堂了。從這個角度看我的服事,我很感激自己能成為一名文字工人。我祈禱有一天神在審判時,稱讚我說,你用文字遵守了“往普天下傳福音”的命令。

一路走來,我仍然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包括寫作技巧、積累經驗。但我不能忘記的是,上帝是我寫作中不可或缺的參與者和帶領者。每次寫作,我通常會從祈禱開始,求祂使用我微小笨拙的文字;也求祂先改變我的心,使我首先成為一個生命被祂觸摸和改變的人。

記得第一次與雜誌的同工見面時,基甸老師朝我笑了笑,幾乎不假思索地叫出了我的名字。雖然是第一次線下見面,難免有陌生和拘束感,但他喊出我的名字,讓我倍感溫暖。也許老師已經記不清那次相遇說了什麼,但是我始終記得那個場景。信仰的文字不是冰冷的,因為背後有位有溫度,給人暖意的人。

本文標題裡有“校園”二字,一是感恩“海外校園”這樣一個提供美好服事的平臺;二是深知自己還是走在成長的校園裡不斷學習的學生。我知道我的文字服事,就如沙灘上的足跡,雨路上的腳印,會很快消失不見。但重要的是,我們文字的獻祭,如果不是為神,我們的作品隨時會沉沒在文字的海洋裡。然而,我們的文字被神悅納,就會在永恆裡存留。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