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征服迦南地(下)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四、约书亚的南征与北讨
        攻陷耶利哥后,约书亚继续率领以色列民众攻打艾 城、伯特利、基遍、拉吉、底壁,玛基大等城市。随后又向北讨下夏琐等城。其间除了因为以色列人的轻敌以及亚干犯罪(《书》7章)而败于艾城外,可说是一路 所向无敌。细读约书亚南征北讨的战略战术,可圈可点,胜过孙子兵法。考古家亚丁在夏琐的发掘中,也再次証明圣经记载约书亚的军事征服。

       约书亚将北方的城市破坏,唯独将夏琐彻底烧毁,留下了厚厚的灰烬(《书》11:10-15)。亚丁将这场焚烧形容为“空前大摧毁”。残垣败壁中,有被高温烧成透明的 砖块,被烈火融化的黏土器皿,以及在高压下爆炸的石块,在在表明当时的火势凶猛,温度可能高达摄氏1200度(一般燃烧温度约摄氏700度)。夏琐是迦南 地北的精神王国。这种彻底烧毁証据,使得“渗透论”与“造反论”无立足之地(注5)。

        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的时期,也是迦南地政治局势最不安定的时期。虽在埃及的间接控制之下,法老对巴勒斯坦的兴趣只限于收纳贡物,绝不介于各城邦间的战争,也不为任何流血事件而操心。在埃及的统治之下,迦南这块土地 人口缩减,元气被吸吮得干干净净。这些现象可从埃及阿玛那(Amarna)出土的四百多块阿玛那档案反映出来。

        这些泥板是以楔形文字写成,其时间 是公元前1,400到1,300年(见图)。泥版中有十多块是迦南人在急难中写给埃及法老阿曼贺泰普三世(Amenhotep III)及他儿子阿肯那顿(Akhenaten)的求援信。其中示剑王、西顿王及迦巴勒王等的求援信内容大同小异,大致如下:“大王陛下,我至高的太阳神 啊!我是你忠心卑贱的仆人,从来没有造反的行为。先前大王赐给仆人的土地,如今已沦入一群希伯来人的手中了!大王若不赶紧以战车来救援我们,臣子就再也见 不到天日了!”。可惜埃及的法老王不闻不问,信件归档了事。这些信件証明了迦南人在“军事征服”下的困境(注6)。

五、洁净迦南地
耶和华要洁净迦南地,是祂在创世前所厘定救赎计划的重要环节之一。约在公元前二千年,耶和华神就与亚伯拉罕立约,要赐给祂的子孙一块圣洁的土地,在其上孕育 一圣洁敬虔的民族。神一再晓谕祂的百姓要圣洁,因为神是圣洁的。数千年后,神的爱子耶稣基督要成为这圣洁民族的后裔,降世为人,并代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 架上,以完成神救赎世人的计画。耶和华神在此伟大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吩咐亚伯拉罕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

        为什么上帝要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其实远在亚伯拉罕以前,青铜前期(3300 BC-2300 BC)的米索不达平原是具有高度的文明。我们在〈亚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弯〉(《海外校园》第65期)一文中已简述了当时迦勒底的都市文明及教育制度。其最 大的城市以伯纳(Ebla)就有二十六万居民,与之有贸易关系的广大腹地包括了米吉多、迦萨、夏琐、拉吉、约帕等城。但就在公元前2300到2100之 间,这高度的都市文明竟转变成乡村文明的水准。这种罕见的文明倒退现象,人类学家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在这段时间埃及法老对东北方进行的骚扰破坏;另一更 可能的因素是亚摩利人的入侵。

       按圣经的记载,亚摩利人与西顿入、赫人、耶布斯人、革迦撒人、洗玛利人、哈马人等同为含的儿子迦南的后代(含是挪亚 的幼子)。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他们由阿拉伯往地中海方向大迁移。这个被称为“五谷不分”的亚摩利民族,个性粗暴强悍、骁勇善战,所过之处,如风卷残云,很快就将原有的精致文化夷为粗犷的部落文明。

       除了在国际间的暴力破坏,亚摩利人更善于同族间的内斗。到了亚伯拉罕的时代,以亚摩利人为主的迦 南人地界,已“从西顿向基拉耳的路上,直到迦萨,又向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的路上,直到拉沙。”(《创》10:19)经过了数百年,迦南各族的后 代,再加上由东北来的何列人(Hurrians),早已将迦南污染到成为祭拜假神、道德败坏、淫乱无法之地了。到了约书亚攻迦南时,对以色列民族而言, “亚摩利人”、“迦南人”、与“淫乱败坏”已经变成了同义词。

        当年耶和华神与亚伯拉罕立约,应允将他的第四代带回迦南地,因为在这以前,“亚摩利 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15:15)耶和华神也是以亚摩利人代表当时的迦南人。神也一直给迦南人有悔改的机会。在耶和华神眼中,所有迦南人所犯 最大的罪,并不是他们的残暴好战,而是他们承继了当时近东的多神信仰,并将其祭拜仪式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迦南人祭拜的假神各个残暴荒淫。衣耳 (El)为众神之神,住在遥远的两河流域源头,是众生与众神之父。神话故事里,衣耳为夺权先杀了自己的父亲,继而宰了自己的女儿,最后又杀幼子祭父。衣耳 的妻子就是亚舍拉(Asherah),是多产之神。巴力(Baal)是衣耳和亚舍拉的儿子,主管风雨及农作物,阿拿(Ana)既是巴力的妹妹,又是他的妻 子,是专司生育与战争之神。迦南人视阿拿既为处女也为妓女。

       为了求得风调雨顺、农作物丰收及生育众多的目的,迦南人尽其所能的用各种祭祀方式来讨好他们的诸神。因此在神庙祭坛上也以荒淫乱伦的方式来博取诸神的欢心。这些仪式包括了近亲相奸、与兽交合、同性恋,与男、女祭司行淫、以及杀婴献祭等等。这些都是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就是因着迦南居民的败坏,耶和华看了心中极为忧伤,决定以大洪水审判洁净全地。在祂降大雨之前,耶和华嘱咐义人挪亚,一面建造方舟,一面拖延审判时间,给挪亚七十到八十年的时间传讲义道(《彼后》2:5),劝人悔改。可惜迦南人执迷不悟,以至沉沦在洪水中。

        大洪水后,虽然耶和华神与挪亚立约,不再以洪水洗灭全地,但却大大缩短人的寿命。(你能想像杀人魔如希特勒等,如果和亚当一样,在世上活九百多年有多么恐怖 吗?)几百年后,耶和华再次与亚伯拉罕立约,祝福他的后裔将成为大国,而且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为业(《创》15章)。

       亚伯拉罕时代的 迦南人,道德继续败坏,国与国间又争战频繁。当迦南地的四王与五王交战之时(《创》14章),亚伯拉罕曾亲自率领他的精壮部队,勇救了所多玛城脱离死亡, 却亲眼看见他们继续荒淫下去。当耶和华告诉亚伯拉罕要毁灭所多玛城时,亚伯拉罕苦苦代为求情,却在城中连十个义人都找不到。耶和华心中忧伤到了极点,只得 以硫磺火审判所多玛与蛾摩拉。

        而这种水火洁净的前车之鉴,对迦南人只收了短暂的效果。几百年下来,迦南污秽变本加厉。亚伯拉罕的子孙,在这世风日 下的环境里,难免不受到污染。雅各的妻妾们不就是把神像当成传家宝,把生育之神亚舍拉的像当饰物吗?此时正值迦南地大饥荒,耶和华神将以色列人带往埃及, 等到迦南人的罪恶满贯之后,再将他们带回来。

       以色列人寄居在埃及,过著亡国奴的生活。漫长的四百年中,耶和华神竟然保持沉默,对祂的选民不再说话。而此时的迦南人在本地与亚伯拉罕以及罗得的后代比邻而居,对外与埃及的约瑟有商业上的来往,应当明白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

       尤其是近四十年来,隔了沙漠当也听闻耶和华神在埃及所降的十灾,以及祂如何带以色列人过红海、过约但河的神蹟奇事。必然知道耶和华神要将祂的子民带回应许之 地。无奈迦南人却依然故我,仍旧沉溺在他们的败风恶俗里。耶利哥的妓女喇合听到以色列神的大作为悔改,她和她的家人免于审判。其他的迦南人呢?考古学家在 迦南地继续发掘迦南人残暴淫乱的祭祀行为。

        1995年考古学家在乌加禄(Ugarit,现今叙利亚Latakia)的神庙文献中找到了衣耳与其女 儿乱伦的记载(注7)。近亲相奸原为当时近东风俗所不容,汉穆拉比法典甚至有明文禁令。考古学家奥士强(G.W.Ahlstrom)亦在同地发现巴力神与 兽交合的图像(注8)。这种行为在当时亦被近东人所不齿,当时的赫人法律也有明令禁止。至于杀婴献神(注9),及在神庙中与男女祭司行淫以取悦神的祭拜仪 式(注10),更是不胜枚举。考古学家在基色(Gezer)邱坛地下挖掘出一百多具装在坛缸中的婴儿骨骸,断定是献给巴力及亚舍拉的祭物。

        因此, 当约书亚攻服迦南的时侯,也就是耶和华对亚伯拉罕所说,“到了第四代,亚摩利人罪恶满贯的时候”。他们的淫乱败坏,不禁抵触了圣洁公义慈爱的耶和华神,也 为当时的国际所不容、所唾弃。我想若当时在巴勒斯坦推行扫黄扫黑运动的话,国际间投票选出要赶尽杀绝的民族必为迦南人无疑。

        就在这样的国际情势之 下,也在以色列人回到应许地前夕,耶和华指示约书亚洁净审判迦南地(《申》9:4)。并且声明不是因为特别偏爱以色列民:“耶和华你的神将这些国民从你面 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申》9:4)

        即便迦南人恶贯满盈到了神人共弃的地步,耶和华嘱咐约书亚的征服指示仍然满有宽容与恩典:
1.在履行洁净审判之时,不可像埃及法老杜得模士三世(Thutmose III)一样,不可砍伐摧毁树木(《申》20:19);
2.不可攻打以东(《申》2:4),虽然以东当年是以武力占领了地土,也不可攻打摩押及亚们人(《申》2:9);
3.不可取亚摩利人的财物(《申》7:25);
4.除夏琐外不可毁灭城市,因为夏琐是迦南地的神经中枢(《书》11:12);
5.若迦南人悔改,自愿逃往其他城市,以色列人不可追杀他们,并要与远处城市建交。

        这样看来,耶和华洁净审判迦南地的方法,主要是要将迦南人驱逐出境,而不是将他们赶尽杀绝。

        耶和华神嘱咐约书亚以军事征服的方法进展扫荡时,祂的心是极其沉重的。只因神是绝对地公义、圣洁与慈爱,祂对罪的制裁也必绝对地公正,不容有双重标准。例如 当摩押人在丘坛祭拜假神时,耶和华伤心地说:“我的心为摩押呜咽,好像人用笛吹挽歌,因为他们所得的财宝都失掉了。”(《耶》48:36),也一再警告以 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后,不可同流合污:“你们从前住的埃及地,那里人的行为,你们不可效法,我要领你们到的迦南地,那里人的行为也不可效法,也不可照他们的 恶俗行……在这一切的事上,你们都不可玷污自己;因为我在你们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这一切的事上玷污了自己;连地也玷污了,所以我追讨那地的罪孽,那地也 吐出他的居民。”(《利》18:3、24-25)

        可惜约书亚当年没有按照耶和华的吩咐彻底清除迦南地(《书》10:43,11:13),斩草不除 根,春风吹又生,留下无穷后患。因此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后,也渐渐模仿迦南人的恶行时,耶和华神也照样将他们驱逐出境!圣经记载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建立王 国之后,也开始向他们的邻国看齐而玷污自己。他们在丘坛献祭,在祭坛与祭司行淫(《王上》15:12;《王下》23:7),也同样的杀婴献祭给假神 (《赛》57:5;《王上》17:17)。

        耶和华痛心地说:“我有忧愁,愿能自慰;我心在我里面发昏……他们为什么以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虚无的 神,惹我发怒呢?”(《耶》8:18)“你们奉上供物使你们儿子经火的时候,仍将一切偶像玷污自己,直到今日么?以色列家阿!我岂被你们求问么?主耶和华 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不被你们求问。”(《结》20:31)“我因我百姓的罪该怎样行呢?”(《耶》9:7)耶和华只得藉外邦亚述人及巴比伦人的 手,将祂自己的百姓驱逐出迦南地!

        当以色列民在巴比伦痛苦得无法唱锡安的歌,也恨不得把敌人婴孩摔在磐石上的时候(《诗》137),我们能想像耶 和华神的心有多么的不忍吗?耶和华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么?是可喜悦的孩子么?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 (《耶》31:20),“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耶》9:1)

        神是信实的,祂必信守向亚伯 拉罕所立的约,要在圣洁的应许地上,建立一圣洁的国度,孕育一圣洁敬虔的民族。耶稣基督要从这民族出来,用祂的血与世人立新的约,在新的约里,我们都成了 圣洁的子民。因此,七十年后,耶和华神将祂的百姓由巴比伦带回迦南地。历尽沧桑的以色列人,痛定思痛,从此不再祭拜偶像了。

References:
5.Interview With Ammon Ben-Tor by Tom McCall,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1996.
6.W. L. Moran, The Amarna Letters, Baltimore :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2.
7.A. Hoerth, G. L. Mattingly, E. M. Yamauchi ed., Peoples of the Old Testament World, Baker Books, 1994, pp 171.
8.J. B.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with supplemen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3rd ed. , 1969, pp 139.
9.G. W. Ahlstrom, The History of Ancient Palestine, Fortress, 1993, pp 688.
10.R. de Vaux, Ancient Israel, McGraw Hill, 1965, pp 384.
作者曾任波士顿大学教授,现已退休。她目前是美国校园团契的特约同工,负责欧洲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