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包

江林月娇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茶包入袋

      一个周二,我开放家庭。送走人群后,我的心一直不平静。

        事情是这样的,平日我将各种口味的茶包,开架式摆放在厨房的桌面上,方便客人冲泡。其中,天仁桂花绿茶是较特殊的一种,因为必须到东方超市才买得到,自然就比那些在美国一般超市随手可买到的茶包珍贵,且受人欢迎。

        那天午餐分享后,大家开始泡茶吃点心。由于有四大锅汤──十全鸡汤、肉骨茶、萝卜鱼丸汤、酒酿蛋花汤等,所以我事前没有将家中大量的插电水壶拿出来使用,只用了电动咖啡壶烧水。

        当我忙着烧水时,我看见方才喊著没水冲茶的老姐妹,手握著两包桂花绿茶包说“好渴喔!怎么没有开水了?”她让我感到很紧张,于是在焦急等待水快开之时,又赶快去拿个干净杯子。就在这三五秒钟的时间,我眼角余光看见她把桂花绿茶包偷偷地放入她的上衣口袋中。

        其实,倘若她问我要,我一定会给她的。就像她刚刚说了一句话:“你们怎么都会炒这么好吃的米粉?我怎么炒出来的没有你们的好吃?”我就拿出一个大塑胶袋,请另一位姐妹帮忙,为她装了一大包米粉,让她可以带回家中享用。

        就在大伙儿手忙脚乱之际,她又拿起了最后的一包桂花茶。此时,开水也预备好了,于是,我泡了一杯热茶给她。

心受搅扰

        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一直受那区区两个小茶包搅扰著。

        我分析自己耿耿于怀的心态,如果我是看见她在餐馆中拿公共场所的茶包,是不是会比较不在意?我的在意是不是因为她在私宅中,不向主人说一声,就闷声不响地“A”走?

        上个月赏枫聚会中,有一位帮忙准备午餐的姐妹问我:“月娇,我拿你一包桂花绿茶回家喝喝看,可以吗?”当然可以!我觉得这种态度是合宜正确的表现。当时,我还赶紧拿出储柜里的盒子给她看包装长相,因为,她每周五也开放自己的家,给妇女查经聚会,茶包的消耗量必然也是很大。

        第二天早上,两个孩子吃早餐时,我的心又被搅动。我与女儿伟华分享我的软弱,没想到我那十二岁的女儿立即回答我说:“妈咪,你看到了,就应该赶快问她:你还要不要,我还有……”愣了一下,我告诉女儿说:“我们家只剩下三包桂花绿茶,没有再多的了……”

        送走孩子上学后,我仔细回想,觉得女儿的话也对。或许我当时对这样的行为,应该立即有一些回应。例如:“喔,这桂花茶很香、很好喝。”或者说:“你知道吗?我是在XX商店买的……”让暗中作的事情阳光化,我的心是否就此不受到搅扰?!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别人不告而取,表示不想让人知道。倘若我识破点破了,不仅使那人没有台阶下,更可能伤了她的自尊心,断送了人际关系。大多数的人碰到这种事,可能也会跟我一样,感到进退两难、左右不是。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茶包事件,在我脑中挥之不去、百般搅扰。两天过了,我把这种行为归列于“个人私心”的行为。周四,到教会参加妇女查经聚会。那天,开车回 家的路上,我给自己冠上了个“心胸狭窄”的罪名后,内心的冲突才稍稍得以纾缓。无论如何,我清楚明白搅扰我心的事件内容,但却不真正明白,何以自己会如此 在意“区区两小包的桂花绿茶”?

我心醒来

        周六清晨醒来,我闭着眼躺在床上祷告。忽然间,我感到自己的灵被上帝的触摸引导,清楚地看见自己,这四天来内心受搅动的真正意义:原来是在借此提醒我,也时常在神的家中窃取神的荣耀。

       喔!主啊!是的,我承认我时常在你的家中窃取你的荣耀。前一阵子,你用《箴言》27:21提醒我:“鼎为炼银,炉为炼金,人的称赞也试炼人。”

       我的心虽然数次斥责说:“撒但退去!”但是,就在不经意之中,我落入了“顺手拿两包”的偷窃行为中。

       主啊!原来你使用别人的罪来搅动我的心,让我看见我恨恶别人在弟兄姐妹的家中“偷取”的行径,而自己却在你的家中窃取了你的荣耀。你让我这些天来,心中强烈地感受到“被窃取”的滋味。倘若没有亲身经历体会,我不会知道那是多么的“不是滋味”,而且是如何大大的得罪了你。

        主啊!谢谢你,透过一个“茶包事件”,让我学习不听人的称赞,不在意人的赞赏,而是专心注目在你身上。

作者现居美国弗吉尼亚州。

版权作者保留,请勿转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