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楚的毒钩(滕胜毅)

滕胜毅

本文原刊于《举目》17期

埋下种子

       苦楚的感觉是人常见的情绪反应。在生活中,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失去了似乎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或所爱的人,苦楚由此产生。它可以出现在生活的不同层面,包括家庭、工作、教会和与他人关系上。我们心都尝过那种酸酸苦苦的味道。

        《创》二十七章记录了人类的这种心理反应。以扫身为长子,一心想得到父亲的祝福,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想不到由于母亲的偏爱和弟弟雅各的欺骗,“理所当然”的事突然落空。他内心的苦楚无以复加,并放声大哭。(《创》27:34)

        我们是不是也会以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来看周围的人和事呢?神既然拣选了我,衪就应该照顾我、就应该多多祝福我、就应该使我人生大转变、就应该给我丰盛的生活、就应该保证我家庭婚姻美满、就应该使我工作事业成功、就应该使我孩子个个有“出息”、就应该……

        但是如果有一天,当我们发现他人所得到的关注比自己多得多,当我们发现“风头”被他人所抢,当我们发现自己的要求和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我们会不会注意到那酸酸苦苦的种子静悄悄地落到我们的心田里?

        几个月前在一个华人购物中心,我偶尔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教友和一位病人的家长。闲聊中得知前者十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教会生活,后者则因十年前教会的“分 裂”,一直失望怨恨到如今,而未能再回到教会。我突然警觉,我也正面临和十年前差不多的事和人。我正在收集那些酸酸苦苦的滋味,并由失望、苦楚开始转向怨 恨。

        这个自我发现,令我既吃惊又高兴。吃惊的是我竟不知不觉地对那些我昔日所尊敬的教会核心人物怀着怨恨;也怨恨自己无能为力,历时二十七天书写的五张书信都没法说动他们;甚至怨恨神为什么不介入其中,让那些人“开窍”。

        高兴的是,在我正不断地聚集苦楚,并让它的种子开始在我的心田生根发芽,由苦楚变成怨恨之际,神借着这偶尔的机会,让我看到这苦楚的存在和它的危险性。

        多少时侯,由于我们否认和假装看不见,苦楚的种子未被发现,被强行压抑在下意识里;或者被理由化,藉物藉事去冲淡记忆;再不就是任其自然发展。但不管如何,这看不见的种子会生根发芽,总有一天会结出果子来。

结出苦果

        谁没有尝过苦楚的滋味呢?从约伯患难向神抱怨并咒诅自己(《伯》7:11;10:1-3),到哈拿不孕受人欺侮、向神诉苦(《撒上》1:10);从大卫王看 到恶人兴旺而自己敬畏神的却遭患难,他的心灵倍受担忧和苦楚的煎熬(《诗》73:21),到耶利米因着公义的缘故受戏弄和讥讽,咒诅自己的生日(《耶》 20:8,14),到彼得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三次不认主,因心里懊恼苦楚而痛哭(《路》22:62)。但他们的苦楚最终都在神那里得到解决,因为神是公义的,衪的慈爱永不止息。

       没有解决的苦楚和怨恨,其结果是深具破坏性的。以扫让苦楚升级成怨恨,并因此发誓要杀弟弟雅各(《创》 27:41);曾是大卫王谋士的亚希多弗,因大卫王对他孙女拔示巴所行的罪怀恨达九年之久,趁押沙龙叛乱之机想谋害大卫王(《撒下》17:1-4),结果 谋反失败,自杀身亡。这是两个极端的例子,但更多的时候,苦楚的破坏性是逐渐削弱我们的心怀意念。

        一个心里带着苦楚的人往往是过度敏感,不肯感恩,不坦诚,怀恨,心境不稳,焦虑,易犯抑郁症,易紧张等等。心里的苦毒也自然会从嘴里流出(《罗》3:14)–抱怨、责备、论断、甚至咒骂。当我们心里受到伤害,失去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也会失去正确的语言表达能力。

       《诗篇》作者说因为心里被苦毒所缠,就像肺腑被刀所刺,心无安宁,尽是狂躁,外在的表现就是愚昧无知的样子,在神面前如畜类一般(《诗》73:21,22)。 尽管他受苦楚的原因是高尚的,因看到恶人常常兴旺而敬畏神的却遭患难,他的心担忧,他的灵受苦楚。但苦楚所产生的果效并无二异。

        心里的苦楚如果没有及时适当的除去,它会往下生根,害己害人(《来》12:15)。隐藏的苦楚不仅影响情绪和身体的健康,还影响到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就在那段被苦 楚缠绕的日子里,我的情绪也很不稳定。有一次早上在高速公路入口段遇见一位超车的人,我一气之下向他大按喇叭。结果对方一直在路上尾随着我,找碴挑衅闹 事。这件事对我是很严肃的警告。

        苦楚会使我们的心变得刚硬,神的话语都没办法渗透进来。

        几年前一位数学博士来教会寻道。在言谈之中他对现实社会充满牢骚和抱怨,并诉说神怎么不公平地对他,因为他毕业后几年来都没有找到对口工作,只得在生物实验室当帮手。苦楚霸占了他的心,成了他对神美好应许的无形挡箭牌。

        苦楚的心不会流出甜蜜的泉水(《雅》3:11),自然也结不出喜乐的果子。神的应许–“要给我们丰盛的生命”,确实非常吸引我们。我们也希望神赐大能帮助 实现美好的梦想,包括灵命的成长和教会成熟发展。但我们却常常体会不到这“丰盛”的实际,又没法得到这个大能,星期日早上得到的喜乐在下午就不见了。是不 是在我们的里面也有这么颗隐藏着的苦楚的心,阻碍了这美好的应许流入我们的心间?

脱离毒钩

        有人说“时间可以医治一 切”。真的吗?时间或许可以减轻其程度,但是时间并不能彻底医治苦楚的伤害。我的三姨妈,在短短几年内相继失去了她最亲爱的两个人──我的母亲和她自己的 丈夫。三十多年后,这不公平的对待,在她心里留下的伤疤还是清晰可见,用她自己的话讲,“做人真是没有意思”。

        心中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箴》14:10)有时我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苦楚的种子己经悄悄种下并生根。公义的神不仅察验人的心肠肺腑(《诗》7:9),借着居住在内心的圣灵,衪也为我们这些愿意转向衪的人,预备了令人想像不到的力量,让我们刚强起来(《弗》3:16)。

        那么,在我的面前,实际上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怨恨人、怨恨自己、怨恨神,让我与神的关系逐渐受损伤,让已有的平安再失去;要么作出一个负责任的选择,从苦楚和怨恨中跳出来,不再以苦楚的心对周围的人或事作出反应。

        在这选择面前,并没有中间道路可选──既要心怀怨恨又要神及衪所赐的平安。我心里也清楚地认识到,我与神的关系及神所赐的平安对我来说更加宝贵,因为心里的苦楚和怨恨在搅乱我的心怀意念,以致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

        怎样才能脱离苦楚和怨恨的毒钩呢?首先要认识到毒钩的存在。仔细地观察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因苦楚怨恨而带来的种种表现,祷告请圣灵帮助我们,揭示出被 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苦楚。当神把我们带到这个真实的境界,我们要作出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拿起“诚实”的武器,坦白地面对苦楚的根源。

        说出心中的苦楚和怨恨是得医治的关键一步。我们要以坦白的心向神承认这些心里的苦楚及其根源。从约伯、哈拿到大卫、耶利米、彼得,谁没有坦白地向神表达他们心中的苦楚?

         不仅止此,神要我们与所信任的成熟的基督徒,分享心中的苦楚、纷乱和挣扎,“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不要躲藏、不要回避(《创》2:8),自由地、坦然无惧地让神的爱摸到我们的心,让衪所赐的平安浇灌我们的心田,让衪的恩典(grace)替代我们的苦楚和怨恨,去饶恕他人、赦免他人,饶恕自己、赦免自己。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西雅图,从事牙齿矫正工作。

版权作者保留,请勿转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