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9:大海的那一边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5期

      保罗于第三次宣教旅程中,在以弗所服事了约有三年之后,大约是主后56至57年 间,他横渡爱琴海来到马其顿,最后在希腊住了三个月(《徒》20:1-3)。他回顾爱琴海两岸的宣教事工,心中充满了感恩。虽然教会面临逼迫不断,但根基 奠定仍可靠主勇往直前。保罗觉得以往的工作已告一段落,需要为基督国度开辟新的疆土。他的眼睛注视地中海的那一边(西区),因为福音尚未临到该地。

以利哩古

         保罗在马其顿待了多久,路加并未明说,只说保罗“走遍了那地方,用许多话劝勉门徒”(《徒》20:2)。很可能保罗是在这段时间到了“以利哩古”传福音 (《罗》15:19)。“以利哩古”是紧邻“马其顿”北边的行省,滨临亚得理亚海,即巴尔干半岛西北地区(现今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等地)。也许保罗自己 沿着“依格那提大道”(Via Egnatia)进入“以利哩古省”的南区“挞马太”,或许保罗带着提多同行,日后交付提多负责此区(《提后》4:10说到保罗差提多赴“挞马太”)。

        对保罗来说,进入“以利哩古”是其宣教旅程新的一页。他在《罗马书》15:19提到“以利哩古”时,并未用其希腊名,乃是用其拉丁名。此地语言文化是“拉 丁”多于“希腊”。从马其顿省进入以利哩古省,是跨文化的宣教。对于刚完成爱琴海区宣教的保罗,并未志得意满,他体会到在拉丁语区传福音的需要。地中海东 区沿岸,福音已被保罗传开;保罗未到之地(埃及与北非)已有他人前去。所以,保罗说:“如今在这里再没有可传的地方”(《罗》15:23)。因此,他热切 盼望到大海那边的“西班牙”去。

西班牙

         西班牙是罗马帝国最古老的行省,完全是拉丁语系的地区。保罗选定西班牙为其宣教 工场,他已经思想祷告了好几年。此次以利哩古的宣教行,加深了他要到西班牙传福音的心志。他的宣教策略与决心是:“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他 的异象是:“未曾闻知祂信息的,将要看见;未曾听过的,将要明白”(《罗》15:20-21)。保罗知道宣教大业不可能独力完成,他需要教会的代祷支持。 “安提阿教会”是他三次宣教行的基地,那么“西班牙宣教计画”的基地与伙伴在哪里呢?罗马是帝国的首都,是拉丁文化的枢纽,又是到西班牙的必经之地。保罗 虽然未到过罗马,但是他认识罗马教会的弟兄姊妹们,深信“罗马教会”必能成为“大海那一边”的宣教中心。

教会在罗马的起始

        教会是如何在罗马帝国的首都开始的?在主后30年的五旬节时,从天下各方来到耶路撒冷朝圣的人中,有“从罗马来的客旅”(包括犹太人与进犹太教的外邦人, 《徒》2:10)。值得注意的是:来自欧洲的人,只提到从罗马来的。虽然我们不能确定:当天悔改受洗的人中,包括从罗马来的人,但是条条道路通罗马,只要 教会在地中海沿岸建立,则迟早福音会传至罗马。史家推测很可能在五旬节之后的秋天,在罗马的犹太团体中已经有些人信靠主耶稣,正如大马色已有基督的信徒。 第四世纪匿名的解经家“安伯司特”(Ambrosiaster)在其所著《罗马书注释》说:在罗马的人已经拥抱基督的信仰,虽然他们没有看见大能的神蹟, 也没有见过使徒。

犹太人在罗马

          在主前第二世纪,犹太人已移民到罗马。主前62年庞贝Pompey将军攻下巴勒斯坦后, 班师回朝时带回一些犹太人,他们得释放后居住在罗马。于主前59年西赛罗(Cicero)见证,当时在罗马的犹太人众多且势力浩大。历代罗马皇帝对于帝国 中的犹太人,给予宗教上的特权。在罗马有不少犹太会堂,其中有一会堂名为“橄榄树”,有些学者推测保罗在《罗马书》11:16-24以“橄榄树”作比喻, 与此有关。当时,若来自东方的移民人数过多时,皇帝会下令驱逐,其中也包括犹太人。驱逐犹太人离开罗马,最著名的一次是主后49年皇帝革老丢 (Claudius)在位时,因此亚基拉与百基拉离开罗马,到了哥林多,保罗在那里遇见他们。

         关于此次驱逐,史家Dio Cassius所著《史书》记载其原因是:犹太人数众多,不能硬性下令驱逐,恐生暴乱;于是用迂回策略,禁止犹太人以古礼集会。换言之,禁止犹太人在会堂 集会,不啻是驱逐出境。另一位史家Suetonius在《革老丢生平》书中说:革老丢驱除犹太人离开罗马,是因他们对Chrestus不满,屡次纠众滋 事。由于Suetonius是在革老丢去世约七十年后写其传记,所以看到史料中有此名,而误以为Chrestus是当时一犹太党派领袖,其实此名乃是“基 督”(Christus)另一写法。看来,亚基拉与百基拉在罗马时,很可能就已经是基督徒,是罗马教会的同工。

         希腊史家Thallus是 在罗马的自由民,在主后52年写作希腊与亚西亚的历史,在其书中提到主耶稣被钉十架时,巴勒斯坦有惊人的大黑暗。这表明:主被钉十架的福音事蹟,在发生 20年之后已经在罗马非基督徒圈子里,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另外,史家Tacitus在其《年志》(Annals)记载:为罗马征服不列颠的名将 Aulus Plautius,其妻Pomponia Graecina在主后57年于法庭上被控,罪名是接受“外来的迷信”,理由是:十四年来,她穿着素服,不参加上流社会浮华宴乐的活动。后来她被判无罪, 继续度其余生,过著离群但受人爱戴的生活。至于她的“外来迷信”,非常可能就是“基督教”,因为在罗马最古老的基督徒墓穴中,有其家族姓氏,甚至有与其同 名的子孙。这样看来,在五零年代,基督教已经传入罗马的贵族阶级。

教会在罗马的发展

         显然,教会在罗马的发展是非常可观 的。因为当使徒保罗在主后57年写《罗马书》时,他说:“你们的信德传遍了天下”(1:8),这表示罗马教会是天下著名的。保罗在《罗马书》结尾的问安, 所列出的名字将近三十位(16:3-16)。这些人都是保罗在地中海沿岸各教会所遇见的亲友同工,现在都在罗马教会。其中有安多尼古与犹尼亚,是保罗的亲 戚,也与他一同作过监牢,保罗说:“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里的”(16:7)。这两位比保罗先信主,很可能是早期耶路撒冷教会中“说 希腊话的犹太人”领袖,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后来,他们到了罗马,很可能是罗马教会的起始同工。

         在名单中,另有一位“在主里蒙拣选的鲁 孚”(《罗》16:13),很可能是古利奈人西门的儿子。《马可福音》是马可在“罗马”写作的,书中提到为主耶稣背负十架的“古利奈人西门,就是亚历山大 和鲁孚的父亲”(15:21)。保罗特别说:“鲁孚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很可能她曾在安提阿教会里多方照顾保罗。安提阿教会的同工中,有一位“称呼‘尼 结’的西面”(《徒》13:1)。“尼结”是拉丁文“黑”的意思,“西面”是“西门”的更纯正的犹太名。古利奈是非洲的城市,古利奈人的皮肤是黑的,所 以,“称呼尼结的西面”很可能就是“古利奈人西门”。他的年纪比保罗大很多,所以其妻待保罗如子,保罗终身难忘。

未了的事

          虽然保罗心系西班牙,但是他手上还有一件未了之事。就是收集爱琴海两岸教会的奉献,带到耶路撒冷教会,以帮补当地信徒之需。此圣工对保罗而言,意义非凡。外 邦信徒已被耶路撒冷母会接纳“同样得救”(《徒》15章),甚至已经可以“同桌团契”(《加》2章),如果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接受外邦教会的爱心奉献,则 就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主内一体“同享主爱”。那些割礼派假教师,就再也没有理由说:外邦基督徒与犹太基督徒,截然不同。

        所以,保罗要 亲自带着外邦教会的代表,将奉献款项送到耶路撒冷。当他办完此事之后,就可放心远赴西班牙传福音。他热切盼望途中能访问罗马,与他尚未谋面的罗马教会见 面,共话主恩(《罗》1:8-16;15:14-29)。于是保罗就写信给罗马教会,将此好消息告知他所爱在罗马的弟兄姊妹,此即《保罗达罗马人书》,是 最长篇的保罗书信,是他赴耶路撒冷之前,在哥林多(或邻近的坚革哩)写的。

保罗达罗马人书

         《罗马书》是一封“宣教士的 信”:在“导言”(问安致意、愿访罗马传福音结果子,1:1-15)之后,保罗将“福音”作系统性的讲解(1:16 – 15:13),因为罗马教会尚未得到使徒的教导。《罗马书》是整本圣经中,对救恩各项真理(预定拣选、恩召、重生得救、相信悔改、称为义、成圣洁、被收 纳、蒙保守、身体复活、得荣耀)都提出最详尽完整的说明。《罗马书》的确是整本圣经的指标与路光,人若了解《罗马书》,就能因此而了解全本圣经。

        保罗在阐明了“福音”的真义之后,在结论(15:13-33)中表明他传福音的心声。这位“外邦的使徒”总结其三次的宣教行,谦卑表明:“除了基督藉我作的 那些事,我什么都不敢提,只提祂藉我言语行为,用神蹟奇事的能力,并圣灵的能力,使外邦人顺服”。保罗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

启程赴耶路撒冷

        保罗离开希腊,原本要直接坐船去巴勒斯坦,但是得知犹太人设计要害他,就改变计画从马其顿回去。他从腓立比坐船,经特罗亚,在米利都会见了以弗所教会的长 老,临别训勉,再次表明宣教士的心志:“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徒》 20:24)。保罗与同工(各教会代表名单,见《徒》20:4)经海路回到了巴勒斯坦,最后终于抵达耶路撒冷,将外邦教会的奉献善果,面交耶路撒冷教会, 完成了见证“教会合一”的壮举(《罗》15:25-28)。

结语

         在耶路撒冷发生了意外,使得保罗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能见到罗马教会的弟兄姊妹。至于到“大海那一边”西班牙宣教的时间,更要延后。但是,保罗的宣教心与宣教行,已经显明他真是名符其实的“宣教士”:领受了从 神而来的救恩“启示”,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遵行向未得之民传福音的“使命”。《罗马书》真是“宣教的书信”,是基督福音的“启示、异象、使 命”。今日教会与信徒若忽略启示、违背异象、未遵使命,则真是浪费生命白占地土。让我们效法保罗(因为他效法基督),每一基督徒都成为“宣教士”,每一间 教会都成为“宣教会”,传扬福音直到主来!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