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歌之时的歌声(晓榄)

晓榄

我怎能当主编?

     2002年初,我被邀请参与教会期刊的服事,承担主编的职责。参与文字事工,我愿意,可是作主编,我却是一百个不愿意干。挣扎了约两个月,一天,神给了我三段经文:《哥林多前书》1:27-29,《哥林多后书》12:9-10,和《民数记》32:11。

          尤其读到《民数记》的那段经文时,像有锤子敲在我心上:你若不专心跟随神,就会像倒毙在旷野的以色列人一样,断不得进入神的安息。于是,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决定全力参与这服事。

         在服事的过程中,神用祂的大能大爱遮蔽我,扶持我,使我经历了许多恩典,信心也有成长。编辑团队的同工,也对我非常支持和包容。我经历过高峰,有过非常感恩、自豪的时候,也不断遇到挑战、挫折,有许多软弱和挣扎。

         因缺乏一个主编最基本的能力和素质,我常常不得不面对自己能力的极限。主编是一个领导者,这更是我最怕的。每想到要走到人前,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我内心就产生一种极大的恐惧。

         虽然神不断地用祂的话语鼓励带领我,我也清楚知道,这是神的事工,我所要做的只是顺服。我还是从心底里不愿意干,常常抱怨。尤其是当遇到挫折时,更是怨气连天。

         我想不通既然神那么爱我,为什么专要我做我最怕的事。我对神说:”神啊,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明知我最怕的是什么,明知我的个性和素质都不合适,你又不给我作领导的恩赐,却偏偏让我作主编。你不是专门和我过不去吗?”常常是越想越委屈、越沮丧。

          有一阵,因在工作、家庭和服事中,不断遇到不顺心的事,我渐渐陷入非常抑郁的状态。各种负面的想法不断涌现,纠缠不休。上班时,必须强迫自己集中精神,才能够把工作完成。

         从理念上我相信神的应许,也尽力坚持每天的读经、祷告和灵修。但我感觉不到神的同在,所能看到的只有困难,感觉到的只有痛苦。我好像被重重黑雾包裹着,见不到一点亮光。

不如死了算了

         一天下班的路上,我想着遇到的困难、委屈,越来越丧气,觉得自己活得太累,已是筋疲力尽了。我对神说:”神啊,你让我死了算了!”但得不到回答。

         突然我想到:如果我不作基督徒,就可以不做不喜欢做的事,处理人与事也可以随心所欲,岂不活得轻松痛快得多吗?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就打电话辞去主编职位,以后不再去教会、团契了。这样想着,心情竟平静下来了,就开始计划怎样找工作离开新泽西。

         正在这时,我突然想到:如果离开教会,离开神,将来呢?岂不是要下地狱吗?我想了想,下了决心:”下地狱就下吧,这个基督徒我是不当了!”然而,像是黑暗中 的一丝微光,《希伯来书》7:25出现在我脑海里:”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看来,这个地狱我是下不 了啦!我想,无奈中,也觉得一点轻松。

         接下来的主日崇拜中,神借着诗歌和信息安慰鼓励我。但是诗歌我不敢放声唱,牧师带领大家做愿意跟随神的祷告,我一个字也不敢讲。在全知、圣洁并掌管我的神面前,许这些我做不到的愿,有什么意义呢?

         我非常难过。一方面,发现过去在神面前和人面前所说的一切豪言壮语,那些自以为坚强的信念,如同美丽的肥皂泡,轻风一吹,就破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曾自以为信得很认真、很虔诚,也认为自己很坚强,实际上却是这样不堪一击,就败得这样彻底。

         我的自信,转眼之间就崩溃了。同时,我开始意识到自己蒙了多大的恩典:如若不是神的怜悯,我已走在沉沦之路上了。虽然我悖逆失信,神却信实,要救我到底。这爱给了我希望和走下去的一点勇气。

         神实在是非常怜悯我,不断地用圣经的话语、信息、见证、诗歌、书籍等,鼓励支持我。我的心情渐渐好起来,却开始面对一些问题:我失败了,神到底怎么看我?我存在的价值何在?我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等等。

         这些问题不只像乱麻般没有头绪,还结成一张网,把我越缠越紧。我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这些道理却和我实际的生命连接不上。我觉得自己信仰的基础,甚至存在的根基,都在动摇。

         我的情绪又开始起伏不定,到年底时再次进入低谷。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虚伪,是个两面人:外面看来很成熟,信心很强,讲出来的都是一套套漂亮的大道理,但心里却 越来越干枯。我所说、所行的,不是生命的流露,而是外在的包装,要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我觉得离神很远,与神之间有跨越不过的阻隔,使我非常痛苦。

无歌时的歌声

         节期的忙乱过后,我情绪更加低落,常有一股深深的悲哀突然袭来,使我想要大哭一场,但又实在不知道要为什么而哭。

          2003年初的一天,我在上班的路上听一盘新录音带。其中的一首歌,从第一句话起就抓住了我的心:

         在我惧怕的时候,
经过的每一分痛苦,每一滴眼泪,
那里都有一位神始终以信实待我。
当我筋疲力尽,心中已没有歌,
在爱中祂的信实向我彰显。
祂应许的每一个字,我认为不可能的事,
都看到我的神成就了。

         回顾以往,看到的是祂的慈爱和怜悯,
虽然我在心里质疑,不愿相信,
祂还是以信实待我。

         当我心已游离,甚至不能祷告,
祂还是我的神,仍以信实待我。
当我自私地度日,追随私欲而行,
即使在这时,我的神还是以信实待我。
每当我回转归向祂,
祂都张开双臂等候着我。
我再次看到,祂始终以信实待我……(注)

         诗歌作者所描述的每一个场景,我都经历过。听着诗歌,神一次次的带领和诸多的恩典,在我心中闪过,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

         神让我看到,我存在的价值是在神的恩典之中,神已在爱中完全接纳了我。

         因此,我可以面对真实的自己,不需要活得那么累,拼命要在人前、在神前表现得好一点。神早已知道我的一切,我何必再掩饰、伪装?

         我本是从火中抽出的一根柴,本就卑贱,又经烟燻火燎,污秽不堪、伤痕累累。但神已定意清理雕琢,把我造成可以荣耀祂的器皿。祂以恩典遮蔽我,视我为宝为尊,我凭什么不接纳自己,小看自己?我为什么还要紧紧捂住这些污秽和伤口,拒绝神的工作?

         神还让我看到,我的信仰基本上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我向神祈求的,大多是为解决我的问题、困难,为满足我心灵、生活等各方面的需要;读经、灵修,大多是在自己有时间、心情好,或是想要做的时候;服事也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自认为适合的。

         我的追求中,掺杂了许多自私的东西,譬如,追求与神同在那美好的感觉,弟兄姊妹的认可接纳,神赐的福气等等。我的自我中心,注重我的感受,我受的委屈,我的成功或失败,我的事奉,我的恐惧等等,是造成我的痛苦的重要根源。

         当我的目光转向神的大爱和信实,转向十字架;当我不是凭著一时的感动和激情,而是心甘情愿、全心全意地再次对神说,我愿意把自己献在祂的祭坛上,愿意和主同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我就活在神的恩典和能力的遮蔽之下了。

         于是,最终我发现,每当我放弃一点自我,主就用祂自己来补偿。还有什么比得着主更值得我追求的呢?还有什么样的生命,能够比完全活在主里面,更自由丰盛呢?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保罗说”我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并以”软弱为可喜的”,因为我就是在自己失败和软弱中,经历到神的恩典、真实和复活医治的大能。软弱是大 部分人要躲避的,因为在这处境容易被伤害,有时会被伤得很重,很痛苦。我一直不愿意顺服、不愿意做主编的主要原因,就是要逃避这种处境。

         但是神却偏偏要把我放在我觉得软弱无奈的境况中。然而正是在这时,我开始真正地认识神。过去,神的神性、神的名对我而言,多是圣经中的描述和理性上的概念。而在软弱困境中,所有这些描述和概念,成为了真实。

注:译自诗歌”He’s Been Faithful” by Carol Cymbala, The Brooklyn Tabernacle Choir。

作者现住美国新泽西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