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小星、小月和小溪(下)

小羊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小月

       小月是我的姨妈,住在无锡。我去无锡,原是想能够带领姨婆,也就是小月的母亲信主。谁知小月阿姨来看我,一聊便聊起了基督和基督教。在那个冬日的下午,我们两人对坐在空冷的客堂里,却一点不觉得冷。

          最后,小月问我:”那么,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呢?”

          做基督徒若是平时不装备好,听到这样饥渴慕义的问题,还真有点措手不及呢。

          我带领小月阿姨做了决志祷告。唯恐祷告不纯全而影响她的得救,便把所有的基要真理都絮叨了一遍。

          后来,我俩便定期打电话查圣经、祷告。

终于说出了口

          大约在七、八年前,我从一个基督徒同事那里,了解了一点基督教的情况,知道了世界上还有福音这么一回事。但是我一直都还是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后来我因工作调动,来到了无锡,没有人再来给我提圣经里的事情,我也就慢慢淡忘了。

         前两年,表姐从新西兰回来,她已经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了。她又给我传福音。那时,因我对圣经了解有限,听着表姐对我说圣经里的一些故事,看着表姐带来的一些宣传的小册子,我还犹犹豫豫,辜负了表姐的一番心意。

          表姐走后,其实我的内心久久不平静,有一份歉疚,同时也有了一份渴望。没过几个月,表姐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姪女,从新西兰回来了。她也同样又给我传福音。这次我不再徘徊,终于说出了:“我相信……”

          从此以后,姪女每个星期从上海打电话帮我查经。随着对圣经的逐步了解,我和神也越来越亲近了。特别洗礼后,我真是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现在,我每天都会向神祈祷,学会感谢。

――小月

小溪

          小溪是我中专的同学,又是同寝室的室友。因为兴趣相投,经常同出同入。但当时我都还没有认识主耶稣,于是我们就像两只刺猬,离开太远觉得冷,靠得太近又容易互相扎痛。毕业后,我去了新西兰,小溪攻读完大学后回到母校教书,两人多年未通音讯。

         第四次回国前,我和她通了一次电话。回国后,又联系了一次。我本想等自己安顿下来再见面,谁知心里有一种感动,迫使我第二周就去看她。回想起来,那一定是圣灵的催促。神已经预备好了接受福音的土壤,只等著顺服圣灵感动的人与祂同工。

         那时,小溪怀孕三个月,因为第一个孩子流产,所以她心里充满了忧虑和害怕。她的外婆用禁忌迷信告诫她,千万要把怀孕的消息保密。她的妈妈也劝她多去庙里烧烧 香、祈祈福。当我和她谈起耶稣的时候,她略显悲观:”你是不是自己相信了,才这么说?我记得我们读书那会儿,你是不信这个的。”

         我说:”那是因为根本没有机会听到福音。”

         于是她告诉我,她小时候,跟一个邻居女孩进教堂听过道,但每每听到”人人有罪”之类的话,就心生厌恶,恐惧不愿接受。

         “那你在佛堂得到平安了吗?”我问。和国内亲友接触多了,我已知道很多自称是佛教徒的人,只是出于从众心理,而非真正信仰。一旦刨根问底,就会显露出”不知所信的是谁”的茫然。

         果然,小溪说:”那倒也没有。那些去庙里的人,求的都是为了做生意、发财。但是我刚回到佛教,认定了师傅,你又来跟我谈耶稣,未免太不巧了吧。我小时候在教 堂里听的道,不能吸引我;那些和尚,也不见得精通佛理。佛经我看不懂,圣经,我也看不懂。其实,这些都不是真的,不过是些人间哲学而已。”接着便说起她在 庙里看到、听到的揽财送礼的世俗现象。

         然而,当她听到信耶稣可以得永生时,内心却非常地受吸引,因为生与死一直是她心里没有打开的结。最 打动她的是我表姐小星的见证,我告诉她,”我表姐以前也拜佛,还烧过头香,但是从来没有得到平安。但她信耶稣的第一天,心里就充满了平安。”小溪那时最需 要的,莫过于能顺利平安地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

          最后她终于说:”好吧,反正我对我的大和尚也挺失望,就来见识见识你的耶稣吧。”从那天起,我请她一起看《神州》的光盘,送她远志明在新西兰的布道培灵会的录音,并约她来参加我们的查经小组,她奇蹟般地找到了家里的旧圣经以后,我们又开始了一周一次的电话查经。

          “你既然问,为什么只能信耶稣,那咱们就来查《罗马书》吧!”古尔德牧师告诉过我,如果一个人用心灵和诚实去读《罗马书》,读到第八章,若还不信主,这个人一定是铁石心肠。

         果然,神的话像两刃的尖刀,深深剖析小溪的灵和骨。在大陆看到很多社会现象的小溪,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神说”人人有罪”。她也不再惧怕这样的说法,因为圣经明确宣称,神在定罪的同时,已给人类预备了救恩。

          每次查经,我都能感受到,小溪深深地被神的话打动。当我阐明神的公义和慈爱的时候,她从不质疑神有审判和赎罪的权柄,反而连声称是。甚至有一次,我向她解 释,为什么主内的可以称姐妹,主外的只能称朋友的尖锐问题,她也完全能接受,同意我所说的:”我之所以还不能称你为姐妹,并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你没有认同 一位神为父。只有从同一位父亲生的才能互称弟兄姐妹。”

          一次,查完当日的经文,小溪就问:”怎么才算得救了呢?”

          我心中一阵欣喜,便带领她在电话中做决志祷告。第一句话才出口,我自己先被神的爱感动得流泪了。因为这次查《罗马书》,对我也是极大的考验。虽然在新西兰的小组也查过《罗马书》,但那时觉得非常枯燥深奥,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收获。

          这次为了带领小溪,唯有先求神的带领。而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按不同的需要供应活水甘泉。祂让同一册书,同一段话,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显出了不同的亮光。

         在小溪入住产房的前一周,我们查完了《罗马书》。从开始查这本书到查完这本书,正好是小溪十月怀胎的过程,也是她从不信到相信、从相信到确信的过程。我明显地感觉到,小溪身上越来越有基督的生命。她不仅在电话中学习向天父开口祷告,还经常向身边的人传讲耶稣。

          有一次,小溪跟我说起,小区内经常有邻居围观她家的狗,践踏她门前的草坪,甚至让孩子在她家院子里撒尿。”……一想到要爱邻舍,而且要爱他们如己,不论断人,我也就不和她们争了。”这真是极不容易的忍让。

          还有一天,我们在电话中说起了宇宙洪荒,小溪问我:”宇宙是无限的,我实在想像不出什么叫做无限,无限以外又是什么?宇宙存在之前又是什么样子?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害怕。你小时候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我深有同感地回答:”想过,想过很多次,一想就觉得脑浆不够用。不仅害怕,而且头疼。想也想不过来,索性不想了。”

         同窗同室四年,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太大、太玄奥,明知对方也没有答案,提出来岂不徒增伤感?但是今天,我们都认识了创始成终的真神,虽 然我们仍然无法用有限的头脑去想像祂无限的能力,却确信,祂创造并洞悉宇宙中的一切奥秘。因而我们无须害怕,不再寻找。

          得知小溪的决志,小组里的弟兄姐妹都很为她高兴。小星、小鱼和我,都是年轻妈妈,可以经常安慰、帮助小溪。大腹便便的小溪和大家一起受了浸水礼,她腹中的婴孩和她一起领受了从天上来的祝福。下面是小溪的见证:

玄奥之大问题

          我是在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的,所以我很怕死。因为无神论的观点就是:物质决定一切,那就意味着:人死了,就什么也不存在了。那么,人在这世界上所做的一切,所拥有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从虚空来,最终回到虚空,那么生命本身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寻找答案,我接触过许多哲学理论,但没有一位哲学家能真正解决我的问题。“生、老、病、死”,难道真的是人的宿命,人最大的悲哀吗?

         另一方面,我看见了周围人的变化,随着中国的开放,这种变化越来越明显了。我的亲戚、朋友大多追求着纸醉金迷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或休息日就是逛街、购物,或是把时光都消磨在舞厅、酒吧、卡拉OK,再或是泡在赌桌上。没有钱的人想着有钱,有钱的人想着有更多的钱。

         我以为佛教能让我减少对死亡的恐惧,能使我们的灵魂得到安慰。所以,我经常去寺庙烧香拜佛。可是,我始终没有寻找到我想得到的东西,却越来越迷茫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中专同学羊从新西兰回来了,通过她,我渐渐认识了主。现在,我相信是主把她从遥远的地方带到我身边的。我第一次去她家参加查经聚会,就被深 深吸引住了。那气氛是多么安详、平静啊!当我们唱起赞美诗和阅读圣经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平安、幸福的神情,充满著慈爱。单单是这种氛围,这种神情就 可以安慰我的心灵。而这是我在普通人群中从未看到过的。

         我开始自己读圣经,听大家讲圣经。虽然,有许多话语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渐渐开始相信主了。

         每一次在做祷告时,我真的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安和喜乐。而我的生活也有了一些变化。以前常常困扰我的那些关于死亡、关于金钱、关于未来的问题,似乎都不再是问题了。因为只要我的内心得不到平安的时候,我就会默默地祷告,而每一次,主都会帮助我,安慰我。感谢赞美主!

        2003年3月8日那天,我受了洗礼,开始了我新的生命,永恒的生命。
――小溪

生日

         洗礼那天,我们唱诗、祷告,仍然是古牧师讲道,我传译,一如在新西兰的时候。当年,我们相聚在海外;现在,我们相聚在上海;将来,我们还会在其它需要我们的城市相聚,在神州大地无数条山间小道上相聚。

         我家的浴室,多次被人按上海的家居标准,批评为”浪费空间”。然而,用这个超大间的浴室来做洗礼的圣所,却是再合适都没有。神的预备多么奇妙!

         一位也是从新西兰回来的弟兄,为受洗的姐妹买了一个大蛋糕,上写:”一个新生命”。用中英文唱完〈生日快乐歌〉,有人问:”四个人受洗,为什么只写’一个新生命’?”老理不慌不忙地回答:”所以还有四支彩色蜡烛嘛!”

         想到,虽然受洗的是不同的人,领受的却是同一个新生命,那就是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生命。主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不论是四个人受洗,还是四十个人,四百个人,都能在神那永恒的生命中合一。

         送给每人的重生卡,是我从新西兰带来的画著小羊羔的卡片,小羊羔的身上用挖云的工艺拼着一块羊毛,十分逼真。

         打开卡片,是《约翰福音》中主耶稣的教导:”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在这句圣经下面,我送给小鱼、小星、小月和小溪一段话,誊录在此,与读者弟兄姐妹共勉:

         今天是你重生为神儿女的日子,愿好牧人主耶稣的恩惠慈爱跟随着你这头新生的小羊一生一世;也愿我们彼此扶持,同行天路,直到见主面的那一天。

作者现住新西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