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8:第三次宣教行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使徒保罗在主后52-53年左右,从安提阿启程,开始了第三次宣教旅程。他经过加拉太与弗吕家等地方,重访在前两次宣教旅程所建立的教会,坚固众门徒。然后,他来到以弗所。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保罗在那里住了三年,以该城为中心,将福音传遍了亚西亚省。

以弗所

         以弗所位于开斯特河(Cayster River)的港口,借此河通爱琴海,贸易频繁,在当时是小亚西亚(即今日的土耳其)最重要的商埠。以弗所也是从罗马通往帝国东部主要大道的枢纽。以弗所除了在政治与商业上的显要地位,还以亚底米神庙出名。亚底米是以弗所人所崇拜的大女神,在小亚西亚当地被视为是众神明与人类之母。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建筑 雄伟,是古代七大奇景之一。传闻在庙中供奉的女神像,不是人手所雕,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因此,以弗所是亚底米的守护城,是此偶像崇拜的中心。信奉此偶像的 人,要呼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作为崇拜术语(《徒》19:34-35)。

亚居拉夫妇与亚波罗

          以弗所虽然陷在邪恶 权势之下,但是福音真光照进了此黑暗城市。保罗曾在第二次宣教旅程的最后一站,来到以弗所作短暂的停留,在会堂里向犹太人传福音。他离开后,亚居拉与百基 拉在以弗所继续作工。之后,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是来自埃及亚历山大的犹太人,大有学问,熟悉圣经,热心传讲主耶稣的事。遗憾的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 对福音的认识不足。

          亚居拉夫妇在会堂里听见亚波罗讲道,就接待他。由于亚居拉夫妇已受到保罗的教导,他们就能忠心将主的道,更加详细的讲 解给亚波罗听。亚波罗得了全备真理的教导之后,就有能力驳倒犹太人,见证主耶稣是弥赛亚是基督。后来,他往亚该亚省去传福音,以弗所的弟兄们写信推荐他, 他到了哥林多,帮助了许多蒙恩信主的人。

推喇奴学房

         当亚波罗在哥林多时,保罗到了以弗所,一连三个月在会堂劝化众人信主。有些人仍是刚硬不信,并且公开毁谤主的道,保罗就带着门徒离开会堂。保罗租了推喇奴学房,在那里辩明福音传讲真道。推喇奴很可能是哲学教师,开馆授徒 在早晨与下午,以避开中午炎热。保罗就在其午休空档,租用其学堂来讲解福音,给一切愿意来听的人。

         《西方经文抄本》根据口述传统,在《使 徒行传》19:9加注时间细节:保罗在推喇奴学房,天天辩论,“从上午11时至下午4时”。根据考古与历史学者的研究发现,以弗所与附近城市的营业时间, 在早上11时结束,开始午休。可想而知的是:早上11时之前,推喇奴在教学,保罗在织帐棚(《徒》20:34);到了11点,推喇奴下课休息,保罗却不休 息,开始讲解福音直到下午4点,即城市恢复办公营业的时间。

都听见了福音

         如每周以六个工作天计算(安息日休息),保罗每天五小时的讲授福音,“这样有两年之久”(《徒》19:10),则保罗一共花了超过三千小时的时间,在学房里传讲福音。难怪路加记载说:“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或希腊人,都听见了主的道”。

         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府,全省的公路都集中在以弗所,如此四通八达,所有省民常有机会到以弗所办事经商、探望亲友、观光采购、观赏表演、礼拜神庙。当他们到 了以弗所,听到有一位演说家保罗,每天在大家午休5小时的时间,在学房公开演讲、回答问题。许多人在此空档(无其他事可做),就路过学房,进入聆听讨论。 其中必有不少悔改信主的人,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成立了教会,福音就这样奇妙的传遍了亚西亚省各地,包括歌罗西、老底嘉、希拉波立。《启示录》二至三章所 说著名的“亚西亚七教会”,以弗所之外的六教会,很可能就是在此时建立的。

得胜属灵争战

          神借着保罗行了许多神蹟奇事,他的手巾或织帐棚的围裙,放在病人身上就可治病赶鬼。这些超常的神蹟,使得以弗所的人希奇不已。以弗所的偶像势力颇大,有许多行法术的人。自古以来,以弗所以“邪术咒语”著称,所出版的书刊,通称为《以弗所法术书》,远近驰名。

          在以弗所的法师中,也有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其中有犹太祭司长的儿子们。他们看见保罗行神蹟奇事,想东施效颦以敛财牟利,正如在撒玛利亚行邪术的西门。他们模 仿保罗奉主的名去赶鬼,但是却败阵而逃。这事使得以弗所全城的人都惧怕起来。信徒中多有人认罪悔改,有行邪术的法师也悔改归主,就把他们的法术书籍拿来在 众人面前焚烧,这些书的市价共值五万块银钱(当时一天工资是一块银钱)。

剧场中的暴动

          主的道在以弗所大大兴旺,许多人 悔改信主,离弃偶像,使得城中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人,失去不少生意。为首的银匠底米丢耸动众人捉拿保罗,他们拿住保罗的同工,涌进露天剧场。此剧场可容纳 两万四千人,是市民集会场所。暴民聚集,有的喊叫这个,有的喊叫那个,大半的人不知为何聚集,只是听说有人对亚底米女神不敬而已。保罗原想进入剧场,向群 众解释,但亚西亚的贵族领袖中,有保罗的朋友,差人劝阻保罗不要冒险。

          当地的犹太人想要表明与保罗所传的“这道”无关,就推出一位代表, 名叫亚历山大来分诉,但是暴民以大声呼叫亚底米,来阻止他的发言,有两小时之久。城里的书记官见势不妙,就出面安抚众人,说明此次集会是无缘无故,被捉的 人并无罪行。若有控诉,应循正当法律途径,如此的暴乱无法对罗马上级交代,所以劝告众人立即散去。书记官的宣示,表明保罗与同道是无罪的。如此可见,以弗 所的暴乱是偶像势力对福音正道的攻击。

天天是冒死的

          剧场中的暴动,结束了保罗在以弗所三年之久的事奉。乱定之后保罗离 开了以弗所,往马其顿去。在以弗所的三年,保罗为了传福音遭到许多苦难。保罗自己见证说:“我是天天冒死的……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林前》 15:31-32);“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林前》16:8-9)。当保罗离开以弗所到马其 顿时,回忆说:“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林后》1:8-9)。

          显然保罗与同工在以弗所遭遇的逼迫,是极为严重、面临死亡的威胁。这很可能与亚西亚省当时的政治情势有关。尼禄(Nero)于主后54年10月继位罗马皇 帝。他与亚西亚的“方伯”(即总督)西兰尼(Junius Silanus),皆是该撒亚古士督的曾孙。尼禄的母亲亚基帕娜(Agrippina),认为西兰尼是他儿子的潜在劲敌,就叫人毒死他。下毒手的人,是在 亚西亚省的皇帝私人代表,贺里司(Helius)和克勒(Celer)。在新任总督到任前的空档时期,这两位就代理总督之职。这也解释了《使徒行传》 19:38所记的:“若是底米多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也有‘方伯’(原文是复数),可以彼此对告”。此处书记官说的是“方伯 们”,一省只有一个方伯,为何用复数呢?很可能是指这两位代理“方伯”。

          史家推测:如同亚该亚省方伯迦流一样,西兰尼在保罗遭到逼迫控告时,依法保护保罗;当他被毒杀之后,政局不稳,仇敌就趁官府应接不暇时,伺机逼迫杀害保罗。所以,保罗是天天冒死的。

为哥林多担忧

         哥林多教会是保罗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建立的,他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牧养哥林多教会。哥林多是邪恶淫乱的大城,教会内外面临试探引诱,问题多多。保罗在以弗 所的三年中,特别挂心在爱琴海对岸的哥林多教会。首先,他写了一封信给哥林多教会,告诫他们不可与淫乱的人交往(《林前》5:9-10),此封信的内容很 可能有一部分重述在《哥林多后书》的六章14节至七章1节中。

         哥林多教会有些人回信给保罗,询问一些难题,寻求他的指引,内容包括:婚姻 嫁娶、祭过偶像的食物、姊妹在聚会时的蒙头、领受圣餐、属灵恩赐的运用、身体复活的性质意义。同时,哥林多教会的革来氏家人,来到以弗所访问保罗,告诉他 教会中间有结党纷争。保罗又风闻教会里有人犯了淫乱,也有人互相告状于外邦人法庭,他非常痛心。为了要处理这些问题,他就写了《哥林多前书》。

          然而,哥林多教会的问题颇为严重,教会中竟然有人质疑保罗的使徒权炳,批评他的真理教导。于是他必须亲自造访哥林多,当面来处理这些反对势力,这一次的访 问,圣经学者称为“痛苦之旅,Painful Visit”(《林后》2:1;12:14;13:1)。看来,保罗此行并未完全达到目的。他的敌手仍然与他当面作对,保罗谦卑的离开哥林多,回到以弗 所。他写了一封“严厉的信,Severe Letter”,劝戒他们悔改(《林后》2:3-4,9;7:8)。他差遣提多带此信赴哥林多。

         在不知哥林多人会如何对待提多、回应此信的情况下,保罗离开了以弗所,准备往马其顿与亚该亚去。保罗到了海边的特罗亚,在此等候提多回来报信,虽然在特罗亚 传道的门开了,但是他心里焦急不安,还是辞别了弟兄们往马其顿去(《林后》2:12-13)。当他到了马其顿时,“身体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 内有惧怕”(《林后》7:5)。

         终于在马其顿,保罗等到了回程的提多,提多报告说哥林多人真诚悔改,顺服保罗的使徒权柄。这使得保罗欢喜 雀跃,他感谢神借着提多带来的好消息安慰了他。于是保罗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给哥林多教会,安慰鼓励他们,并且要他们完成帮补耶路撒冷教会的奉献计 划。末了,保罗终于到了哥林多,与他们在主内团聚。

结论:“就是这样”

          保罗在第三次宣教旅程中的重点,是在以弗所的三年。保罗的外在环境遭遇极大的逼迫,为了传福音天天冒死,使他学会了“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10)。保罗的内在心境也常受到极大 的压力,为了众教会日日挂心,使他学会了“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1:28-30;12:9-10)。经历“主恩够用、靠主刚强” 的保罗,将福音传遍了亚西亚,复兴了哥林多教会,并写下了《哥林多前后书》。正如路加在《使徒行传》所下的结论:“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 (《徒》19:20)。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并在海外神学院教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