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7:爱琴海宣教行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在使徒保罗的第二次宣教旅程中,福音进入欧洲。保罗在马其顿省的腓利比、帖撒罗尼迦、庇哩亚三城市传福音,建立教会。然后,他来到亚该亚省的雅典与哥林多,最后横渡爱琴海,到了亚西亚省的以弗所。保罗与同工在爱琴海沿岸宣教行,真是佳美脚踪,在教会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保罗在雅典

          保罗在雅典等候西拉与提摩太时,他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心里焦急,就在会堂里与街市上向遇见的人传福音,包括斯多亚 (唯理主义) 与以彼古罗 (享乐主义) 两学派的人。保罗的辩道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很想听听这外来宗教家的新奇讲法。所以,这些知识分子就请保罗到亚略巴古正式开讲。雅典市民也都有兴趣凑热闹, 听听说说。

        “亚略巴古”的意思是“亚略山上的法庭议会”,“亚略”是西腊神话里的主管雷电与战争的神 (等同于罗马神话中的战神) 。亚略山位于雅典上城的西边与市集广场的南面。历史上曾是市议会的会址,在保罗当时,亚略巴古仍是主管宗教与教育的议会。直至今日,希腊的最高法院仍是以 “亚略巴古”为名。保罗在亚略巴古的演讲,是在议会中陈明他的信息,领人归主。而议会召集的目的,是要审定是否给予他在雅典的传教许可。

亚略巴古的布道

         保罗在亚略巴古议会中,面对达官贵人传讲福音,从雅典城中“未识之神”坛位作为开场白:“这位你们敬拜却不认识的神,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祂是谁 ”(《徒》17:23)。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也是掌管万有的主。祂不能被人手所造的殿所局限,也没有任何缺乏,需要人手服事。反而我们人类从祂得生命 生活所需的一切。祂预先定准人们的年限与疆界,要人寻求祂。

         接着,保罗引用希腊诗人的名句:“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 (Epimenides,约主前600年)与“我们也是祂所生的”(Aratus,主前约315-240年) 作为例证,说明拜偶像的蒙昧无知。虽然在过去神并不鉴察,但如今基督耶稣已经来到,带来道成肉身最高峰的启示。十字架的福音已经来临,人人必须悔改归向真 神,因为神已经设立基督作审判万人的主。祂已经赐下给世人可信的凭据: 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

         基督从死里复活,对于保罗与基督徒而言,是 千真万确的明证:基督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目的为叫我们称义,叫世人与神和好(《罗》1:4; 4:25;《 林后》5:1-21)。然而,对大多数希腊人来说,相信复活是极度的愚昧,因为希腊文化认为身体是灵魂的监牢桎梏,身体死亡是灵魂得以解脱;灵魂不朽,没 有身体复活的事,复活的观念是荒谬的。所以,当议会官员听到复活,当中有些人就讥笑保罗,较有礼貌的就说:“ 以后再听你讲这个吧!”。

回应与评估

         亚略巴古议会没有接受保罗所传的福音,他们决定暂时搁置此案。保罗从他们的表情已经看出对他不利,于是就离开他们而去了。的确,希腊人追求世上的智慧,十字 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看来是愚拙的。然而,神总是乐意用人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林前》1:18-31)。听众当中有些人信了保罗所传的基督,其中有议会官员丢尼修、妇人大马哩。保罗既然未获得继续在雅典传教的许可,又不知何时亚 略巴古议会重审其案件,面对福音工场广大禾田的需要,保罗只有继续前行至下一站。

          在新约圣经中,我们并未听闻在雅典有规模的教会建立。当 日后保罗回忆起在亚该亚省初结的果子,他所提到的是在哥林多的司提反一家 (《林前》16:15) 。显然,在雅典的初次宣教,归主的人不多。但是福音的种子已经撒下,更重要的是给后世留下了传福音的典范。亚略巴古的布道,是《使徒行传》首次记载保罗向 知识分子集会传讲福音。所以,路加以较长篇幅记下其信息。自主后第二世纪的“护教士”,至今日的布道家,都以保罗在亚略巴古的讲章为典范。

         保罗在犹太会堂里讲道时,他引证旧约;当他在亚略巴古议会,对希腊人布道时,他引用希腊诗人的名言。无论对犹太人或外邦人,保罗认为自己欠他们福音的债。他 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 (《林前》9:22-23) 。保罗在亚略巴古的布道,运用了与听众共有的接触点,引导他们认识主耶稣基督的位格与工作,以基督为中心,来认识神对失丧人类的救赎大爱。

保罗在哥林多

         自保罗得到“马其顿异象”进入欧洲后,无论是在腓立比、帖撒罗尼迦、庇哩亚,都遭受逼迫。进到亚该亚省,情况并未改善,在雅典遭人讥笑拒绝,心里又挂念著马 其顿省在苦难中初成立的各教会。所以,当西拉与提摩太从庇哩亚到雅典,与保罗会合时,保罗就立刻差提摩太回帖撒罗尼迦去(《帖前》3:1-2),差西拉赴 马其顿省(很可能是腓立比,他带回腓立比教会的宣教奉献,见《腓》4:15)。所以,在雅典遭拒之后,保罗只身来到哥林多时,心里真是“又软弱,又惧怕, 又甚战兢”(《林前》2:1-3)。

         保罗在此时的身心交瘁是可想而知的:心灵上的担忧挂虑,宣教事工的进展不利,再加上身体上的苦楚疼 痛,真是情何以堪。他在第一次宣教旅程途中,在路司得被暴民用石头打得半死,身上的伤痕成为永志不忘“耶稣的印记”(《加》6:17)。此次宣教旅程中, 不久前在腓立比所受的严刑棍打,如今旧痛复发,必是刻骨铭心,很可能这就是他曾三次求主挪去的“那一根刺”(《林后》12:7-10)。

         保罗在此软弱的情况下,来到亚该亚省的首府哥林多。哥林多位于水路交通的枢纽地带,是繁华的商业大城,当时的人口约数十万,是雅典城人口的二十倍,有不少犹 太人居住。由于富有奢侈,哥林多充斥各样的道德败坏,庙宇高大偶像林立,自主前五世纪起至保罗当时,一直都是恶名昭彰的大城。面对如此险恶的环境,保罗自 觉软弱无法胜任此地的艰钜工作,但是主恩丰富够用,首先为他预备了一对夫妇亚居拉与百基拉,成为他的同伴。

亚居拉与百基拉

          保罗进入哥林多后,可能四处打听织帐棚的工作机会,以支持自己生活所需。根据犹太人经典《米示拿》(Mishnah)的记载,年轻的神学生必须学习一项手 艺。保罗的手艺是织帐棚,就投奔了以制造帐棚为业的亚居拉与百基拉。他们是犹太人,原居罗马,因皇帝革老丢下令犹太人离开罗马(主后49-50年间,因犹 太人暴乱滋事),所以移居哥林多。圣经并未提到他们是何时信主的,可能他们在罗马时就已信主。后来他们随保罗赴以弗所,成为保罗得力的同工。保罗称他们为 “在基督耶稣里与我同工的”,说到他们“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并且“不但我感谢他们,就是外邦的众教会也感谢他们”(《罗》16:3-4)。

          保罗在哥林多与亚基拉夫妇同住,从事织帐棚的工作。每逢安息日,保罗就在会堂里布道,劝化犹太人与敬畏神的希腊人。到了西拉与提摩太从马其顿回来后,情况有 了极大的转变。帖撒罗尼迦教会的消息,振奋了保罗:虽然当地的人苦害教会,但是教会靠主刚强,继续勇敢作见证传福音。保罗就立刻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鼓 励他们,称赞他们作了马其顿与亚该亚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样。不久之后又写了《后书》继续鼓励教导他们。

保罗重新得力

          不只是提摩太回来报告帖撒罗尼迦的好消息,使得保罗大得安慰与鼓励,从腓立比教会所带回来的宣教奉献,也正补足了保罗的即时之需。所以,保罗停止了“带职事 奉”,就全时间专心传主的道(《徒》18:5“为道迫切”的原意)。正如保罗以往的布道经历,在会堂中引证旧约证明主耶稣就是基督,造成的结果是遭到大多 数顽梗不化的犹太人拒绝。他就离开会堂转向外邦人去。他就到“提多犹士督”的家中聚会,此人是敬畏神的外邦人,家在会堂附近。他的家成为哥林多教会的聚会 处(他很可能就是《罗》16:23与《林前》1:14所提到的“该犹”:接待保罗,也接待全教会)。许多哥林多人悔改受洗,信主加入教会。其中包括了管会 堂的基利司布和他全家。显然他是具影响力的领袖,因为保罗后来写《哥林多前书》时,特别提到他是保罗施洗的(《林前》1:14)。

         主的恩典实在是够保罗用的,主的能力是在软弱的人身上显得完全。主藉提摩太与西拉,带回激励保罗的结果与奉献。主更是亲自在夜间异象中向保罗说话:“不要怕,只 管讲,不要闭口。有我和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徒》18:9)所以,保罗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从主后50年秋至 52年春),将神的道教导他们。

          保罗在哥林多的传道工作,带领了许多人归主,遭到犹太人的忌恨。当迦流于主后51年7月来到哥林多,出任 亚该亚省的总督时,犹太人趁此新官上任的机会,就联合起来诬告保罗。罪状是保罗违背律法。迦流出身名门,是哲学家赛尼加Seneca的弟弟,为人机智,名 列史册(见Dio Cassius所著的《罗马史》,History of Rome)。他听完犹太人的控告之后,了解这是宗教教义之争,并非民刑事案件,宣判不受理,将他们撵出公堂。

迦流的判决

          迦流拒审的判决深具意义,因为保罗在马其顿省各城遭到逼迫送官法办,在雅典又未获自由传教许可。如果迦流接受犹太人的控诉,判保罗有罪,犹太人就可援用此判 例,在各处藉官府权势敌挡保罗。迦流的不起诉处分,等于是宣判基督教并未触犯罗马法律。而且,迦流是如此显赫的罗马官员,对于那些想要阻挡福音的人,也得 却步收敛。

          十年之后,保罗在耶路撒冷遭犹太人迫害,后来上诉罗马时,政府仍是步随迦流的判例,判保罗无罪释放,传福音并未受到政府禁止。后来,罗马暴君尼禄在主后65年逼赛尼加自杀,又处死迦流。处死贤臣的暴君,改变对犹太教与基督教的策略,逼迫基督徒,开始了罗马帝国的中衰。

初探以弗所

          在迦流的历史性判决之后,保罗继续在哥林多宣教约九个月之久,事工进展顺利。他就启程回叙利亚的安提阿。他带亚基拉夫妇先赴以弗所。以弗所是亚西亚的省会, 是保罗原先想到的地方 (《徒》16:6) 。保罗是路过以弗所,只能初探工场,所以他立即到会堂去,向犹太人传福音。他们有兴趣听保罗的讲论,要留他多住些日子。保罗归心似箭,就辞别他们,从以弗 所启航,到撒迦利亚上岸,赴耶路撒冷问教会安,就北上回安提阿的母会,结束了第二次的宣教旅程。

结论

         保罗在以弗所的临 别留言:“神若许我,我还要再回到你们这里”(《徒》18:21),实在是令人深省。从马其顿的异象到以弗所的暂停,保罗深知“神若愿意”(《雅》 4:15)是宣教的关键,神的主权旨意必要成就;他也亲身体验到“主恩够用”是宣教的能力,软弱的时候有基督的能力覆庇,就变为刚强(《林后》 12:9-10)。所以,“宣教”就是“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因为主亲自与你同在”。爱琴海宣教行是教会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见证了宣教的真谛。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并在海外神学院教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