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宣教三要(一)——李秀全、林静芝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1期

         一般而言,各地华人教会对“普世宣教”是冷漠的。究其原因,不外 是“钱”与“人”的两大因素:教会牧师及长执们生怕过度推动海外宣教,会引起金钱和人才的“大量外流”,以至教会本身会受很大的“亏损”。教会的本地事工 已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关心远方的需要?很明显的,大使命普世宣教的工作就这样卡在“教会领袖”的身上。

          当我们严肃地面对普世宣教急迫的需要,再环顾华人教会“立志宣教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的困境和矛盾时,我们深感华人教会在进入跨越文化的宣教事工之前,有三项基本条件是不可或缺的:

一、灵命的更新

        “什么样的工人带出什么样的工作”,“工人”的“灵命”与“灵工”有直接因果的关系。

         在主耶稣用西门彼得打开一个崭新的使徒时代局面之前,必须先与彼得有一段相处与对话的“灵修”时间,给彼得在“开拓新疆域”出征前,一番耳提面命,给他带来 一次属灵的更新。因此,在《约翰福音》21:15-17的记载中,主耶稣必须严肃地三次问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直到西门彼得肯定他对主 的爱以后,主耶稣才将牧养和喂养群羊的责任托付给他。在这里,主耶稣提醒我们,要事奉(牧养、喂养祂的群羊)以先,必需先肯定我们对祂的爱。只有我们“爱 主”,才能“爱主所爱”。过去我们常常只注意强调五旬节对初期教会领袖们的影响,却忽略了提比哩亚海边使徒们的经历;“奉差遣”必需在我们“灵命被更新”之后。

         约书亚从摩西手中接下了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的重责大任,他们才刚过约但河,就要面对强敌。要攻克耶利哥大城谈何容易,但他不胆 怯不害怕,知道耶和华会与他同在,一定会与他并肩作战。原因是:在进入战场之前,约书亚已先与耶和华“对面站立”,他已认定耶和华是统领军队的元帅,以至 以色列人在耶利哥城之役,全面获胜(《书》5:13-15)。藉这段记载,主再次提醒我们,若要与上帝“并肩而战”,必须先与祂“对面而立”,让祂居首 位。在事奉工场上,我们需要事奉的热诚、工作的策略和稳操的胜券,但更重要的就是不断与庄稼的主保持正常而亲密的关系。

         就各地教会参与普 世宣教的角度来看,教会普遍有两个灵性的破口与漏洞:第一,信徒在灵命上“麻木冰凉”,对周遭失丧同胞骨肉的需要视若无睹。第二,许多教会领袖的灵命已被 “污染”。在这种情况之下,事奉往往成为“打肿脸充胖子”,在教会例行的事工中,只维持一个门面,内心却早已冰凉。今天一个令人忧心的问题:乃是对自己的 “漠不关心”已经“漠不关心”了。更叫人痛心的是:我们不但没有心意更新而变化,反而效法这个世界,被世俗所腐化。圣经明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 (《来》12:14;《太》5:8),要“成为圣洁”,才能“合乎主用”(《提后》2:21)。今天华人教会要推动大使命、把天国的福音传遍天下、对万民 作见证(《太》24:14),“灵命的死角”是我们第一个要跨越、胜过的拦阻。

         总而言之,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天父上帝绝不会使用一个在灵命上没有准备妥善的器皿来完成祂的大使命。主耶稣自己尚且常常专一尽力的祷告,所以祂能轻松不费力的工作。(我们却刚好相反;我们费力的工作,是因为我们的祷告太过于“轻松”。)

二、观念的突破

         西门彼得在《约翰福音》二十一章与复活的主耶稣处理了他灵命的“疲软症”之后,又在主耶稣升天之前,与其他同工上了主耶稣四十天的“专题讲座”。复活的主耶 稣亲自“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神国的事”(《徒》1:3)。结果,门徒们最后还是执迷于只关心:“什么时候才是以色列国复兴的日子”,很明显的,主 耶稣正面的以超越地上国界的“先见”,来挑战他们狭窄偏激的“成见”,然而,要改变人的“观念”和“成见”何等不易。

       “国度的胸襟”是主耶稣升天前,不厌其烦在门徒当中建立的基本“观念”和“心态”。

        到了《使徒行传》第十章,主耶稣要差派西门彼得去向一个外邦人哥尼流全家传福音,对当时耶路撒冷的教会而言,这是一件不可思议、无法接受的事。为了改变彼得 的“观念”,神让他看见天开了,有一块大布系著四角从天上垂下来,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并天上的飞鸟,神又让他听到有声音对他说:“彼得, 起来,宰了吃。”他说“主啊,这是不可的,……我从来没有吃过。”(《徒》10:13-14)可见当时彼得是这样地被捆绑、限制在“从来没有”的“传统成 见”之中。我们发现,在这段熟悉的经文中,主耶稣不是要在“灵命上”复兴彼得,而是要在“观念上”调整他。

         常常听到有弟兄姊妹善意的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骨肉之亲有十三亿之众,绝大部分还不是基督徒,甚至有人一辈子从来没有听过耶稣的名字,我们现在谈远方跨文化宣教,不是有点好高骛远 吗?”很明显的,这个诚恳的关切绝不是“灵性”的问题,而是一个“观念”的心结。是的,我们对自己同胞的灵魂责无旁贷,但不要忘记,当年马礼逊、戴德生、 马偕医生如果都要等到全英国、加拿大福音都传遍之后,再来关心到中国灵魂的需要,中国人不知又要晚了多少年才真正得着福音的救恩?同样的,我们海内外华人 教会已蒙恩将近整两百年,我们恳求主给我们一个灵里炽热的负担,也赐给我们一个宣教“观念的突破”,同心把福音带“进中国”﹔更要有信心的准备把福音带 “出中国”。

         新约圣经从不同的角度,挑战历代教会投入宣教事工﹔与“大使命”、“作门徒”、“传福音”、“作见证”的相关名词是﹕“万民”、“普世”、“世人”和”地极“。可见,天父对众教会有一个深切的“普世”传福音的期许、盼望和计划。

          甚愿今日海内外华人教会,亦能“顺服主旨”、“破除成见”,成为神重用的器皿。

作者现任美国校园团契/海外校园宣教部主任。

本文选自《宣教知多少》一书。此书是中国学人培训材料新出版的宣教系列的第一册,于2003年9月出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