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4:教会在巴勒斯坦的进展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在司提反为主殉道之后,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四散各地去传福音。有些到了叙利亚的安提阿,传福音给外邦人,建立教会。另有些门徒分散在犹太与撒玛利亚各处,传扬福音,为主作见证。这正是主耶稣所吩咐的:“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福音是如何在巴勒斯坦(“犹太全地”与“撒玛利亚”)传开的呢?

撒玛利亚的往事

        撒玛利亚位于犹太与加利利之间,撒玛利亚人原是以色列人,他们与犹太人不相往来,有其历史渊 源。所罗门王死后,以色列人分裂为二:北国以色列与南国犹大。北国的诸王都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以色列国在主前722年,亡于亚述。亚述诸王将撒玛利亚人 口的上层阶级,迁离出境,又将其他外族人移入。入境随俗的外族人与以色列人通婚,与以色列人混合成一体。然而,在犹太人眼中,撒玛利亚人是混血,在宗教上 与种族上都是不纯正的。犹大王约西亚在位年间(主前640-609),曾领军进入撒玛利亚城邑,除灭邱坛的殿,镇压此混合的信仰(《列王纪下》 23:19-20)。

         南国犹大于主前586年,亡于巴比伦。当波斯帝国时期,被掳的犹太人得以归回巴勒斯坦。撒玛利亚人向归回的犹太人提 议合作,参与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遭犹太人断然拒绝。撒玛利亚人就多方阻挠犹太人重建圣殿与修筑墙垣(见《以斯拉记》与《尼希米记》)。双方仇恨越来越 深。撒玛利亚人自行在基利心山建圣殿,其时约在主前第四世纪。此事在犹太人看来,是大逆不道。所以,到了玛迦比王朝时犹太独立,版图扩张至撒玛利亚,约在 主前129-128年,John Hyrcanus摧毁此殿,使撒玛利亚人臣服于犹太的统治。直到主前61年巴勒斯坦被罗马征服,撒玛利亚人才从犹太的轭下挣脱。

        撒玛利亚人只接受他们修改过的“摩西五经“为正典,认为摩西是最后一位先知。他们宣称基利心山(并非耶路撒冷)才是敬拜神的所在。所以,当主耶稣来到叙加井旁时, 撒玛利亚妇人争论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犹太人)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人也等候弥赛亚的来临,他们所盼望的是那位 “像摩西的先知”(《申》18:15)。所以,撒玛利亚妇人指著主耶稣说“莫非这就是基督么”,众人后来也见证说“我们亲自听见了,知道这真是救世主”。 显然,主耶稣在世时已经在撒玛利亚撒种,已有不少人信了主。(《约》4:1-42)。

腓利赴撒玛利亚

        主耶稣讲到真实的敬拜,不在乎是基利心山或耶路撒冷,只在乎在圣灵里按真理来敬拜。真实的敬拜超越了种族隔阂与历史仇恨。主耶稣讲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慈心(《路》 10:30-37),以及祂所医好的十个痲疯病人,只有一个撒玛利亚人回来感谢荣耀神,显出其信心(《路》17:11-19);主也亲自吩咐门徒要到撒玛 利亚作祂的见证(《徒》1:8)。这都表明撒玛利亚人大批悔改信主,是指日可待的。

         原是七位执事之一的腓利,是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中的领袖,极具布道的恩赐。司提反殉道后开始大逼迫时,他蒙主差遣到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收割已熟的庄稼。腓利告诉撒玛利亚人弥赛亚已经来了,就是主耶稣。许多人接受腓利所传的福音,大批悔改归主,并受了洗。

        腓利会选择前往撒玛利亚布道,是划时代的壮举,因为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仇视颇深。从人来看,撒玛利亚人怎么会听一位犹太人的信息?结果竟然是大批接受主耶稣 悔改受洗!这实在是令人兴奋的时刻,也是危险的关头。犹太的信徒会不会怀疑撒玛利亚人真的明白福音吗?他们会不会避讳不与撒玛利亚信徒交往呢?

撒玛利亚的五旬节

         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听见腓利布道成功的消息,就差遣两位领袖彼得和约翰去撒玛利亚,了解情况,处理此敏感问题。两位使徒看见这些撒玛利亚人信主是真实恳切 的,就按手为他们祷告。奇妙的事发生了,圣灵的恩赐在他们当中彰显出来,正如在耶路撒冷五旬节时所发生的一样。这被称为“撒玛利亚的五旬节”,印证了撒玛 利亚信徒是真正悔改得救。使徒亲自按手为他们祷告,撒玛利亚信徒得到了确认;他们与犹太信徒一样,也服在使徒的领导权柄之下,成为上帝家里的人,不分彼 此。使徒在回耶路撒冷的路上,一路在好些村庄传扬福音,领撒玛利亚人归主。

第一位非洲人

         腓利下一步的工作,是向埃提阿 伯(即今日的“埃塞俄比亚”)的太监传福音。此太监是女王干大基的财务大臣,是敬畏神改信犹太教的外邦人,在耶路撒冷礼拜之后返乡途中。腓利在往迦萨的路上 遇见他,他在车上读圣经,正唸到《以赛亚书》53章的“受苦之仆”。腓利从此向他传讲主耶稣。他相信接受,并在路旁受洗归主,喜乐的南行返乡,他可说是在 非洲的外邦人归主记录上的第一名。腓利北上,在巴勒斯坦海岸各城镇传福音,从亚锁都直到该撒利亚,然后定居在该地。显然,该撒利亚的教会是腓利建立的。

该撒利亚的百夫长

        在巴勒斯坦海岸的各城各乡传福音的,不只是腓利而已,使徒彼得也开始周游四方传道。他在沙仑平原的城镇传福音,这些地方是犹太人与外邦人参半的所在,基督徒 已经在此区建立了教会。彼得的活动范围是以“吕大”与“约帕”为中心。当他在约帕(紧邻今日以色列的首都“特拉维夫”)时,北方约60公里之远的该撒利亚 (是罗马巡抚驻节之地),有一罗马意大利营的百夫长差人来邀请他到家里访问。这位百夫长,名为哥尼流,如同埃提阿伯的太监,是敬神的外邦人(改信犹太 教)。他蒙神指示邀请彼得前来讲道。耐人寻味的是,腓利虽在该撒利亚,但是神并未安排腓利前去帮助哥尼流一家,乃是差派使徒彼得前去。因为又有另一个“五 旬节”要发生了!

外邦人的五旬节

        彼得身为犹太人,要进到外邦人的家里,这是不合礼仪条例,会成为不洁净,他绝不会接受 这样的邀请。然而,就在哥尼流所差来的人,到彼得在约帕的住处之前,彼得在祷告之时得见异象。主亲自向他说话:“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彼得蒙圣 灵指引,要他顺服前往哥尼流家。彼得就带了六位犹太弟兄一同前去该撒利亚的哥尼流家。彼得在哥尼流家,宣讲主耶稣的福音。就在那时,在哥尼流家一切听道接 受而信的人,都被圣灵充满,正如五旬节那天彼得讲道时所发生的情形一样。彼得和他的同伴大感震惊,只有感谢神。于是彼得吩咐奉主耶稣的名给他们施洗,这一 天被称为是“外邦人的五旬节”。

        哥尼流全家归主,很可能发生在“安提阿”的外邦人归主之前,根据《使徒行传》中的记载,此事在先。后来彼 得在“耶路撒冷会议”时,也作见证说:“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徒》15:7)。如此说来,哥尼流家中的教会,是 第一间外邦人在犹太地的教会。

         彼得进入未受割礼的外邦人的家中,传到了使徒与在犹太的弟兄耳中。这事非常严重,比“腓利与撒玛利亚人来 往”更引起非议。当彼得回到耶路撒冷时,奉割礼的犹太门徒起来和彼得争辩。彼得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众人就安静不言语了。因他们不能否认:神也赐恩给外邦 人,叫外邦人悔改得生命了。关于“外邦人归主”,在犹太人与基督徒的心中产生了涟漪的震撼,对日后的发展有深远的影响。然而,主后40年巴勒斯坦发生一件 大事,对犹太人而言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对基督徒来说,可能是世界末日的前兆。

皇帝的“造神运动”

        自从该撒亚古 士督Augustus以来,犹太人每日在圣殿为罗马皇帝祷告献祭,表明效忠,皇帝也负担献祭的开销。但是到了该吴Gaius(又名加列古拉 Caligula)于37年即位时,他宣称自己是神,不满意犹太人的作法(根据斐罗Philo在Embassy to Gaius书中的记载)。虽然罗马皇帝早就在帝国东部,被臣民拥为“神明”,可是犹太人因“一神”信仰的特殊,被皇帝们特许为例外。Gaius不愿继续给 予犹太人特权,下令要犹太人尊他为神,向他献祭。

         当犹太地的詹尼亚Jamnia镇,外邦居民建了神坛给Gaius时,人口占该镇多数的犹 太人,立刻拆毁之。当消息传到了Gaius耳中,他采取严厉的报复手段,下令在耶路撒冷圣殿里安置其雕像。他深知此举会引发犹太人宁死不屈的抵抗,就命令 叙利亚省总督Petronius率大军压境。

        主后40年皇帝这项疯狂的行动,对巴勒斯坦的基督徒来说,也是惊天动地的灾祸。非常可能的, 基督徒想起主耶稣在《太》24章的“橄榄山讲论”所说的:“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基督徒 担心这迫在眉睫的危险,是否就是主预先所警告的,因为“读的人需要会意”(《太》24:15)。

         Petronius虽领军进入巴勒斯坦, 但是不愿执行皇帝Gaius的疯狂命令,尽量拖延时日。就在此时,希律亚基帕王Herod Agrippa(统管加利利与约但河东),他是大希律王的孙子,与Gaius的关系亲密,紧急陈情,恳请皇帝收回成命。皇帝就写信下达 Petronius:如雕像已经安放,则不可移除;如尚未安置,则就此停手。不久之后(41年1月),Gaius遇刺身亡,巴勒斯坦的危机终告解除。

苦杯临到

        Gaius 的叔父革老丢Claudius继任罗马皇帝,他也是希律亚基帕的老友。他即位后,立刻将犹太与撒玛利亚两地并入希律亚基帕王的版图。所以,希律亚基帕王的 辖管范围,在其末后三年(41-44年)已经与祖父大希律王时相同。希律亚基帕就是《使徒行传》12章1节所说的“希律王”,他下手苦害教会中几个人。

         大约十年前,因司提反殉道引起的大逼迫时,门徒四散,使徒未遭毒手,仍留在耶路撒冷。但是现在使徒成为逼迫攻击的主要对象:雅各(约翰的哥哥)被斩首,彼得 被捉下监。雅各是十二使徒中第一位殉道者,他与约翰是西庇太的儿子,是三位与主最亲近的使徒之一。他与约翰曾抢先求“荣耀的大位”,终于率先喝了“主所喝 的苦杯”(《太》20:20-28;《可》10:35-45)。

        希律亚基帕逼迫教会,显然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为何要在逾越节期逮捕彼 得,并安排在节期后当着百姓办他呢?很可能是因为使徒活动频繁,信主人数增多,连撒玛利亚人也大批归主;最让犹太人不能忍受的是,彼得竟然到外邦人哥尼流 家去传这道。所以当犹太地成为希律亚基帕的辖区之后,他继续争取犹太领袖的支持,就刀杀雅各与公审彼得。

结论:

        彼得蒙主拯救出监,时约主后44年逾越节期,他离开耶路撒冷避难,往别处去传福音,可能也到安提阿去(《加》2:11),待希律亚基帕死后,再回耶路撒冷。希律 亚基帕自高自大,于该年暑期在该撒利亚突然暴毙,原因是遭神处罚被虫咬死。犹太地又归回罗马巡抚统治,巴勒斯坦恢复旧观。其实无论得时不得时,基督精兵继 续前进,广传福音教会增长。路加写下结论:“神的道日渐兴旺,越发广传”(《徒》12:24)。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并在海外神学院教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