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与真诚 ──试析北美大陆人事工中所遇双重人格之问题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生存之道

        七十年代,我父亲在第二次被“打倒”之后,发配到山西最穷的一个县去蹲点。在那里,他见到了他从前闻所未闻的现象:一方面,从县,公社,大队,生产队到小队 和社员,每个人都在极力声讨资本主义的个体经济和自由经营;另一方面,每一个集日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集市上自由买卖他们个体经营所得的物产。

         当他带着祕书前往这些集市调查时,车刚一离开县城,便有人从县里打电话通知公社,而公社书记立即用高音广播,通知赶集的人准备“欢迎”省委领导视察。于是,每次视察的结果是,仅见到一些冷清的国营商店和收购站。

        这种表面文章与真实生活的反差,使这位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极为震惊。但是,对于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小人物而言,那不是司空见惯的常态吗?

        那时的社会环境以强制的形式,要求人们按照其方式生活。在这种压力之下,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生存困境:如果我不接受此生活方式,我就不能生存;如果我接受了,我就不能作为我而生存。

        结果,人类的生存智慧使人们产生了一种实际的态度,来应付这种生存困境:人们接受此生活方式,从而,使自己得以生存;但人们在接受的同时,又把它虚化为一种 表面的官样文章,由此,原自我生存方式也得以保存。在这种双重人格的生活方式里,真正的生活是在表面生活方式之下的生活方式中展开。

        有多少人在接受基督信仰时,也只是在接受一种外在语义体系呢?有多少人仅仅学会了言说而生命却无实际的改变呢?在北美华人教会中,“能说”是大陆人的一大特点。即使是刚来教会两三个月的慕道友,其捕捉教会惯用词汇的迅捷和使用属灵语言的熟练亦常常令人惊讶不已。

        然而,那就是信仰吗?我们以往的文化背景,使我们习惯性地抓取和总结教会里的外在语义体系,以为只要把握了这一套,就可以在教会中生存。但是,真正的信仰是 生命本身,而唯有有生命者才真正生活在教会之中。如果一个人只是接受了外在的体系而内在生命没有受到任何触动,那么,他仅仅是一位伪信仰者,只在外表上生 活在教会之中。

        可怕的是这种表面抓取来的外在语义体系,不仅可以分离于内在的生命而存在,更会掠夺性地自我发展,并由此压抑和窒息内在生 命。许多牧者感到教导我们大陆基督徒如同刀砍棉花,无论使多大劲儿,结果只是表面砍进去了,实际上却什么也没砍断。该现象的原因之一,就是此种双重语义体系的存在。

        一旦穿戴上独立存在的外在语义体系,此体系立即成为外壳自我保护。这种外壳具有过滤的功能,当面对生命的供养时,它会滤去实在 的生命内容,而仅仅吸取徒具形式意义的外在语言。由于此种过滤系统,教导得越多,附在表面的外在语义体系就越厚。而又由于该体系的阻隔和掠夺,内在生命反而越少得到滋养。

晋身之阶

        过去很多年来,由于接受统一的外在语义体系,已经成为在中国社会中生存的条件。最佳的例证就 是某国家领导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先是被打倒。1972年,尽管结束文革、施行改革的蓝图已经朦胧地成形于心,他在为复出而呈给中央委员会的检讨书中, 仍然使用文革式的官样文章,赞美当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文化大革命。虽然在1976年,他再一次被解除职务,但是,他在此次复出期间主持国务院工作的政绩,不仅为他的再次崛起而且为中国未来的改革,奠定了基础。

        不过,此类正面的个例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制度的恶劣。双重语义体系的存在,不仅 肯定了人固有的虚伪,而且刺激了政治野心家和阿谀奉承之辈的说谎风气。例如,大跃进原本不是一个谎言,但是,当脱离实际生产、迎合上层路线的浮夸报告不断 得到肯定及奖励时,大跃进就变成了一场浮夸语言的游戏和吹牛撒谎的竞赛。这种事例屡见不鲜。

        不少大陆基督徒就是以此种政治眼光看待教会, 他们以为事奉就是使用官样文章的艺术。一位大陆基督徒在听一位老传道人讲道时评论:“我只要再读两本书,肯定比他强!”这种观点在我们大陆基督徒里面颇具 代表性。还有不只一位大陆基督徒向我自荐,说他自己特别适于作传道人。他们所谓适于作传道人的资质是什么呢?就是“能说”。对于他们,传道不是传生命,而 是卖弄语言。只要精通官方的语义体系,能做政治报告,就是传道人了。

        许多大陆基督徒专在套话上下功夫,把握了几套解经程式,模仿了几个祷 告套路,就以为自己足以作同工,甚至传道人了。之所以有那么多灵命浅薄的大陆基督徒敢看不起传道人,或是初出道的大陆传道人轻视前辈牧者,就在于他们因把 握了外在语义体系而骄傲,却没有理解,信仰和牧养的实质在于属灵生命本身。

言下之意

        小道消息是中国社会环境下的另一个奇特产物。一方面,小道消息因对抗官方文章独霸常规媒体而产生;另一方面,官方文章又成为小道消息的重要来源。小道消息往往是对官样文章的破解,传播的是“大道消息”的言下之意。

        例如1970年10月间,小道消息传当权、当红者陈伯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要倒台。当时,连庐山会议(九届二中全会)的大多 数与会者,都尚未看清陈伯达与毛泽东在会上冲突的真实原因。而北京的政治嗅觉敏感者,已因在官方媒体报导陈伯达露面“国庆”庆祝活动,做出负面推测。

        另外一个更著名的例子,是批林批孔运动。小道消息破译出,表面上对林彪这只死老虎和孔夫子这个古人的批判,实际上是针对当时握有重权的周恩来。因此,小道消 息实际上是双重语义体系间的破译游戏。与本文“生存之道”与“晋身之阶”所描述的相比,小道消息具有大得多的政治侵蚀力。因为在前两种情况下,人们只是以 自己的虚伪应对可能是真实的政治制度;而在小道消息的事例中,人们已经认定,在官方表面之下尚有另一种语义体系。由此一来,个人的虚伪得以合理化,因为他 只是以个人的虚伪应对官方的虚伪。

        不幸的是,有人把小道消息的分析方法也带到教会中来,在原本真诚的教导下面,发掘另一套语义体系。如果 教导“十一”奉献,他就分析出贪财的意味和敛钱的动向;若是教导对属灵权柄的顺服,他就发现专权的企图和独裁的迹象;谈悔罪的问题,他说这实际是针对某某 人的,要整某某人了……

        任何教导对这一类人都完全不奏效,因为他们只把属灵教导看作掩盖私利的伪装。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用于寻找教导背后的隐藏动机──一旦确有发现了“私利”,他们就能心安理得地拒绝属灵教导而仍旧活在自己的罪中。

        真诚者视人真诚,伪善者视人伪善。一个双重人格的人即使到了教会中,也会习惯性地在每一个人背后,臆造出一个阴暗的世界,并以传播自己的臆造来巩固自己的阴暗世界(谁还不都那样?!)。

        小道消息的破坏力在于传播。小道消息不仅巩固了传播者自己的伪善,更可怕的是,广泛地侵蚀了他人的信心。

真诚之道

        没有真诚就没有真理;没有真诚就没有生命;没有真诚,一切事工都只是无用功。无论学习什么真理,如果只是虚伪地学,就只能学到伪真理。

        真诚是北美大陆人事工所急需的。目前事工有许多塌陷之处,正与生命的不真诚有关。对于实际牧养,笔者有两条建议:

        1、不要太急于根据大陆基督徒的外在语言安排事奉和职务,以免强化仅在外在语言上下功夫的趋向;宁愿慢,以求内外生命的一致。

        2、不要鼓励那些面上、人前的事奉(诸如领会),而要强调私下的真实面对神和自己(诸如内室的祷告)。

        牧养的经验告诉我们:那些在外在语言上下功夫的人,会有表面的突飞猛进;而那些真诚对待神和自己的人,却会有真实的生命转变。

作者来自中国,现为纽约新生命华人宣道会牧师及NYACK宣道会神学院特约研究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