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1:及至时候满足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7期

        编者按:“教会史话”是本刊新开的栏目,将一系列介绍教会历史上古今中外的重要人物,从他们的生平思想来看他们对现代基督徒的各方面影从他们的生平思想来看他们对现代基督徒的各方面影响。本文是第一篇。

      “历史”是古往今来事物变迁的记录,其目的在探究神与人之间的关系,即“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史记》司马迁语)。“教会”是神的儿女、蒙召的子民所组 成的团体,是敬拜上帝的所在,是基督的身体,在圣灵中的团契。“教会历史”就广义而言,是从旧约到新约所有神的儿女,其信仰与生活的历史;狭义而言,是指 从基督降世到再来之间,神子民团体生活的见证。

        从世俗史家的眼光来看,“教会”的起源与发展,是古今中外最令人惊叹的事实。从起初一百二十人的团体,到如今有二十四亿人口,宣称自己是主基督的信徒,这实在是两千年来最奇妙的故事。教会历史的中心关键是“主耶稣”,因为“教会”是祂的教会。

        主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在此真理基础上,在这磐石上,主要建造祂的教会。借着主的受死与复活,新约的教会诞生了。复活的主在升天之前,颁布了大使命,吩咐门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所以使徒们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为主作见证。

历史的记录

         关于初代教会,路加写了《使徒行传》,继续其前书《路加福音》,忠实记录所发生的事件。从考古学研究发现,路加所记载的,具专业史家的准确性,正如他自己所 见证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路加福音》序言)。路加记载的可靠性,与同时期犹 太史家约瑟夫Josephus著作(例如《犹太战史》与《犹太人古史》)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德国杜平根大学批判学者Martin Hengel也承认:路加记录的可靠,比起其他古代史家,毫不逊色。

        基督徒都深知:圣经是神的话,路加是受圣灵感动写下《使徒行传》,讲述“教会”的起始与发展,留下珍贵的历史记实。以下,根据《使徒行传》简述之。

从耶路撒冷开始

         初代教会是从耶路撒冷开始的,那时约在主后30年。这是当时大祭司该亚法与其公会同僚始料未及的。他们以为:耶稣被钉死于十架,门徒四散躲藏,其所领导的运 动即将烟消云散。他们错了。罗马史家塔西图Tacitus(约A.D. 55-118)在其书《年志Annals》记载:“在短期内,这有害的迷信被遏阻了,但是后来又重新爆发出来”。显然,塔西图并未告诉读者:此“短期”有 多么的“短”。

        主耶稣死后第三天复活,完全超出犹太人领袖与罗马官府意料之外。复活的主向门徒显现,使得他们脱胎换骨,从灰心丧志的小 民,转变成惊天动地的勇士。这些原本四散的门徒重聚一起,听从主的吩咐,在耶路撒冷等候圣灵降临。他们约有一百二十人,已成为同心合意兴旺福音的群体。领 袖是以彼得为首的十二使徒(马提亚递补犹大的空缺),同作主耶稣复活的见证。

五旬节的洗礼

        主耶稣升天十天之后,五旬节 当日门徒聚会时,突然从天而来的大响声,如一阵大风,充满了他们所在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每位门徒的身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使他 们说起别国的话来,讲说神的大能作为。在耶路撒冷的人,本地居住与外来朝圣的犹太人,对此神蹟都惊讶不已。彼得和十一使徒起来,他高声见证说明所发生之事 的真义:主耶稣基督的死、复活、升天、圣灵降临,带来救恩的完成与实现。听众大受感动,当天就有三千人悔改受洗。他们被称为“教会”——神的儿女,蒙召的会众。这就是新约教会的起始。

        五旬节所发生的事,旧约圣经早已预言,最显著的是《约珥书》2:28-29,主要将祂的灵浇灌祂每一位儿 女,这也是应验摩西的祈祷:“惟愿主耶和华的百姓都是先知,愿主耶和华将祂的灵降在他们身上”(《民》11:29)。其实,主耶稣的开路先锋施洗约翰,早 已宣告:弥赛亚要用圣灵施洗。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升天,而后圣灵降临,内住在每位基督徒里面。每位基督徒都从圣灵受了洗,成了基督身体的一分子,饮于这位 圣灵。这正是应验了旧约先知所预言的“新约”(《耶》31:31-34;《结》36:24-31)。所以初代教会的弟兄姊妹,知道自己不仅是罪得赦免,更 是领受了所应许的圣灵。

        五旬节即旧约的初熟节,逾越节之后的第五十天。主耶稣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在“逾越节”被杀献祭,完成救赎;圣灵在“五旬节”降临,将主耶稣成就的救恩,实施在神的子民身上。当天三千人重生得救,正是丰收普世庄稼的初熟果子。

“拿撒勒派”的福音

        在耶路撒冷的教会,已成为三千多人的会众。他们是犹太人,并不认为自己背离了祖先的信仰,反而深知自己的得救,是与旧约对列祖的应许一脉相传。他们认为自己 是真以色列人、新约的子民。初代教会与当时在于耶路撒冷的许多会堂,在外表上并无多大区别。因为主耶稣是拿撒勒人,所以民间称“教会”为“拿撒勒派”,视 之为当时犹太信仰中的一教派。

        当时著名的犹太教派有四:撒督该人、法利赛人、爱色尼派、奋锐党。“撒都该人”是大祭司家族有关份子组成 的,是贵族阶级当权派。他们敌视教会,因他们早就计划除灭主耶稣,又反对“身体复活”的信仰。所以,他们对于宣讲“耶稣复活”的团体,当然是视为迷信而打 压。“法利赛人”相信“身体复活”,认为“拿撒勒派”是敬虔的人,尽心遵行律法。虽然法利赛人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但是认为教会的人并无大错。他们对此新 兴的运动起初存观望的态度,并未参与撒都该人的逼迫行列,正如公会里的法利赛人领袖迦玛列所说的“任凭他们吧”(《徒》5:33-40)。但是后来,法利 赛人发现“拿撒勒派”所讲的福音,与自己所坚持的“靠遵行律法得救”相抵触时,就开始大力逼迫他们。

        “爱色尼派”是隐居修道的团体,追求 洁净生活,主张禁欲独身,过共产生活。虽然“拿撒勒派”与“爱色尼派”在外表上有些类似,但是在本质上全然不同。“爱色尼派”是“出世”的团体,避免沾染 尘世;“教会”是“入世”的,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使万民作主门徒。“奋锐党”热衷民族主义,主张以武力对抗罗马强权,以革命建立“神的国”。“教会”则是 传扬和平的福音,以爱仇敌的心,向世人见证主耶稣,热切盼望祂的再来。

        对一般大众来说,“拿撒勒派”赢得他们的喜爱。他们不喜欢当权的贵 族“撒都该人”以宗教与政治获利:“法利赛人”的规条太过繁琐,只有少数宗教菁英能达到要求;“爱色尼派”又不食人间烟火,只有出家修道者才能参与;“奋 锐党”的武装抗争,只能引来罗马的血腥镇压,最后还是百姓遭殃。大家看明:只有主耶稣的门徒所传的福音,才能带来真正赦罪的平安,赐给人得救的确据。

信奉“这道”的人

        教会的弟兄姊妹,彼此相爱聚在一起,每日在家中擘饼,存欢喜诚实的心用饭。也按时参加圣殿的祷告崇拜,遵守节期条例。他们受洗,领受圣餐,恒心遵守使徒的教 训。受洗是表明与主联合,加入教会;领受圣餐是享受主的同在,主内一体的团契。他们志愿与弟兄姊妹们分享所有,凡物公用,帮助有需要的人。在公开或私下场 合,他们火热的向人传讲主耶稣的福音。他们的见证言行如一,颇得众民喜爱。人数不断的扩充,主将得救的人数,天天添加给他们。这是满有活力、不断增长的教 会。

        使徒奉主耶稣的名,行了许多神蹟奇事。有一日,彼得在圣殿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医好生来瘸腿的乞丐,向围观的群众讲道时,明说: 主耶稣是摩西与众先知所预言的那位,是神与列祖所立的约之应验,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要使万民得福。当天听彼得讲道之人,有许多信的,男丁的数目已经增 至五千。换言之,在耶路撒冷教会的总人数(包括妇女小孩),已经超过一万人。人数继续不断增多,连许多祭司也信从了。门徒们自称此运动为“这道The Way”(《徒》9:2;19:9,23;24:14,22)。

教会的组织

        加入耶路撒冷教会的弟兄姊妹,不单是巴勒斯 坦本地的犹太人,也有不少原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他们在五旬节期回耶路撒冷朝圣,听彼得讲道而悔改信主,其数不少。这些人因散居外邦,受希腊文化影响, 主要语言是希腊文。他们要融入巴勒斯坦本地文化(主要语言是希伯来话与亚兰文),并非易事。

        耶路撒冷教会,随着人数日益增多,行政组织的 需要也因之而起。十二使徒是当然的领袖。主耶稣家族在后来也扮演重要角色(主的兄弟雅各,后来成为教会的柱石)。教会发展初期,如同其他犹太会堂组织, “长老”是行政领袖。后来“使徒”们活动范围扩大,往返四处传道,“长老”治理的职责就随之加重(《徒》21:18)。

        当“说希腊话的犹 太人”与“说希伯来话的犹太人”之间,饭食的供给不均,使一些寡妇遭到忽略。十二使徒在神的带领之下,要全体会众选立七位“执事”来管理这些事务,从事怜 悯的职事。“使徒”则专心于祈祷与话语的职事。《使徒行传》六章记载这七位执事的名字,都是希腊名,其中还有一位是改信犹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显然,他 们都是希腊语聚会的领袖。这表明:教会要向“说希腊话的会员”显示“主内一家不分彼此”的爱心。这七位执事中,至少有两位(司提反与腓利)是大有能力的教 师与讲员。

教会扩张至外邦

        五旬节当天悔改受洗的三千人中,有不少是来自天下各国的犹太人(与少数改信犹太教的外邦 人)。他们所来自的国家地区(《徒》2:9-11)与古代史家所记的列国名称几乎完全相同。五旬节的福音宣讲,是使用当时列国的语言。犹太拉比传统说到: 在西乃山藉摩西颁布的律法,是用七十种列国语言宣讲的。此传说是否属实,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五旬节当天,门徒以各国的话宣讲神的大作为,是千真万确的事 实,为要显明:福音是赐给万民,教会是主临万邦。

        这些犹太人返回原居地时,必在当地传福音作见证,建立教会。随着这批悔改信主的基督徒返乡,教会在普世的建立,是指日可待的。在第一世纪结束前,教会已如雨后春笋,扩张至地中海沿岸各处。

结论:“时候满足”

        按照神的旨意计画,首先的“时候满足”(基督初来,《可》1:15;《加》4:4)是纪元的创始:父神差祂的儿子道成肉身降世,因着主耶稣受死、复活、升 天、圣灵降临,所以,新约教会诞生了。末后的“时候满足”(基督再来,《弗》1:10)是历史的终结: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祂为教 会作万有之首。教会历史在这两次“时候满足”之间,见证三一真神对失丧世人之救恩大爱,真是大哉敬虔的奥秘!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并在海外神学院教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