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介:《返璞归真》–阅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蔡选青)

蔡选青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偶然听到一位美国人信主的见証(注1),他是一位大律师, 前总统尼克松的高级顾问,查理寇森Charles Colson。寇森是一位政治家,从政多年一直是无神论者。他因读了C.S.鲁益士著作《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谦卑下来,成为基督徒。于是,出于好奇,我也开始阅读这本书。

         鲁益士(Clive Staples Lewis)是英国文学界的巨擘,一代硕儒,牛津和剑桥二大学的讲座教授,留下了许多传世的文学著作。他的传记电影“幽谷之旅” (Shadowlands)在欧美也几乎是家喻户晓。有人甚至说,若没有莎士比亚,威克里夫,鲁益士,就没有英国的基督教。

        《返璞归真》一书,实际上是鲁氏在二战期间的广播专题集,原由英国BBC电台播送,经整理后于1992年出版。销行甚广,不仅神学家,科学家读,连家庭主妇也读。伦敦“泰晤士报”说这本书把神学“写得既吸引又迷人,令读者陶醉其中。”(注2)

        以前我只认为鲁氏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但读了他的《返璞归真》之后,才深感他对耶稣基督的认识竟然是那么深刻,对基督信仰的理解是那么准确,对基督 教神学的理解是那么平衡。更可贵的是,对基督信仰的介绍是那么自然、贴切、别具风格,让泡在基督教中多年的信徒,读后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在这位文学家的笔下,那些掺杂在基督信仰中的陈腐的传统形式,沉重的教条教义,空洞的口号套话,艰深的玄词术语,都被层层剥去,只剩下了基督信仰的本身。他说:“我的信仰很单纯,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信徒。我信主后,对不信基督的朋友能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向他们阐释这信仰,并为之辩解。我无意参与神学上的争 辩,那是神学家的事。我所致力的是为‘核心’的基督信仰辨明,那是基督信仰中最纯净的中心,是在我还未到世界以前早就存在的那个真正的基督信仰。”

        该书简介也如是说:“这里介绍的是不折不扣的纯净基督信仰,作者力图去掉后世加在基督信仰上的装饰,回到圣经教训,回到这一位复活的基督的真正信仰上。”

        对于理性至上的无神论者,鲁氏设身处地、以第一人称的口吻问:“我不同意有上帝,是因为这世界看来既残暴又不公平;可是我这种公平和不公平的观念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们不会说一条线是曲的,除非知道什么是直的……就像世界上根本没有光,我们就不知道黑暗。”

        对于“当恨恶罪,但不可恨恶罪人”的教义,鲁氏则妙笔生花,“长久以来,我认为这种区分十分可笑,毫无意义,你怎么可能只恨一个人的行为却不恨他本人?多少 年后,我才发现,我一生都是这样对待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自己。无论我怎样讨厌自己懦弱、欺诈、贪婪,但仍旧爱自己。”他深懂将心比心。

        鲁氏在世时已是一代名人,但他对“骄傲”有特别的认识,并且深恶痛绝。“我说的大罪就是骄傲。一个人越骄傲便越不愿意见到别人骄傲。骄傲是诸恶中最大之恶, 因为它不是来自人的动物本性(如自私、情欲等),而是直接来自地狱,是灵性层次上的东西。因此比其它的恶更难以捉摸,也更为致命……”接着鲁氏笔锋一转, “真正谦卑的人不会成天向你说他算不得什么,他根本没有去想如何谦卑,他根本连自己也不想。你若认为自己并不骄傲自大,你其实已经十分骄傲自大了。”

        作为基督徒,鲁氏的心胸是开阔的。假定有一个从未尝过盐味的人,你给他初尝盐味,他的味觉接触到那种很强的咸味,他可能会说,那你的菜会不会都是这一个味道,盐将所有食物的味道都消除了?但是你和我都明白,盐的作用不但不会消除鸡蛋、蔬菜的味道,反让它们各自透出本味来。

        对基督教中最棘手的宗派问题,鲁氏比喻得格外精彩,“基督信仰好像一个大房子,客厅有若干通往房间的门。客厅只是等候的地方,不是住的地方。有的人也许得在 大厅里留久点,有的人一下就可以决定敲哪个房间的门。就是在客厅里,也得遵守整座房子共守的规则。而且应该不断查问哪扇门才是真门,不可以仅因为外面的油 漆和装饰讨你喜欢便选定房间。你进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对那些选了别的房间的人应心存宽厚,对那些仍留在客厅里的人也该如此。他们若选错了,应为他们祷告。 他们若是你的仇敌,更应遵照主基督的教训为他们祈求。这是进了这座房子后,大家应守的规则。”

        鲁氏在书中也谈了他的教会观,“我们很容易 以为教会有许多不同的目标,诸如教育,建堂,差传,举行各种聚会。这就像我们很容易以为国家有许多目标一样,诸如军事,政治,经济等等。但事实上,国家存 在的目的十分简单,是为了促进和保障人类在今世安居乐业,例如夫妻可以在火炉边闲谈,几个好朋友可以在俱乐部里玩飞镖游戏,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 或者在花园里种点什么。这就是国家存在的目的。一个国家若不能促进、延长、保障其人民这样的生活,所有的法律、议会、军队、法庭、警察、经济等等都是浪费时间。同样,教会存在的目的是吸引人来到基督前,教会若不做这事,所有的大教堂、教牧人员、差会、讲道,甚至圣经,都是浪费时间。”

        鲁氏的基督信仰是清新的,单纯的,自由的。愿他的书能使我们在信仰上来一个大幅度的“返璞归真”,使我们每个人更朴实些,更真实些,更自然些。

注:
1.“Thank God for Watergate”,Life Story Foundation。
2.该书已译成中文,名《返璞归真》,由香港海天书楼出版。
作者来自上海,从事医学研究,现居美国华盛顿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