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废物利用” ──十年宣教回顾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废物利用”是我们母会(波士顿教会)流传的一则小典故:几年前,两位宣教牧师在教会碰面,一位是从德国回来的陈牧师,一位是从泰北回来的李牧师。一番寒暄后,陈牧师希望李牧师从泰北回波士顿,为神国作更大的事,于是劝道:“把 你留在偏远的泰北,真是‘大材小用’了!”李牧师赶紧谦虚道:“哪里的话,无论在那里,我都是‘小材大用’。”并转而问陈牧师:“那么你呢?”陈牧师笑 答:“我吗?我既非‘大材小用’,也非‘小材大用’,而是‘废物利用!’”         乍听似乎是句玩笑话,其实也是我们退休人的感受。近年来,大环 境的经济不景气,各行业除了尽量裁员,对不能裁的资深员工,则以一个看似非常吸引人的“退休方案”(Retirement Package),“请”他们提早离开职场。长江后浪推前浪,像我们这些到了退休年龄的人,对社会来说,已渐成为年经人眼中的“废物”,神却仍用我们奔驰 在宣教路上。        我们夫妇踏上宣教的路,源自一个偶然的机会。12年前,波士顿教会差派到英国剑桥的一对宣教士夫妇,需回国述职,教会就派我 们去暂代照顾他们在剑桥的查经班。那时已是中国改革开放后18年,不少公派、自费学者、学生在欧洲。就在暂代的三个月间,神开启了我们的心眼。除了看到英 国中国留学生的需要,听见了他们的心声,同时经当时在德国宣教魏克勤牧师夫妇的介绍,认识了当时德国华人查经班及教会的处境。我们即时感恩地意识到,神要 “利用”像我们这样的“废物”。多年后回头一看,当年剑桥查经班的成员,现在多已成为欧洲大学城查经班以及华人教会的领袖。更喜见有弟兄姐妹离开稳定的工 作,入神学院深造,为明日欧洲华人教会的需要受装备。          至于正式加入福音机构,以团队的方式从事宣教和培训,则是因参加了2000年6月在 伦敦召开的中国学人福音座谈会,以及2002年4月在巴黎由“海外校园”举办的“欧洲中国学人事工会议”。来自欧洲各地对中国学人事工有负担的机构,齐聚 一堂,集思广益,检讨过去,展望未来,并强调团队事奉重要。那年正值《海外校园杂志》创刊十周年。我们也毅然决定放下大学的教职,加入“海外校园”团队, 开始了“中宣接力”的宣教事工。          “中宣接力”是一个新的宣教模式,特为愿意提早退休的专业人士所设计,也最适用于欧洲大陆。原因是在“欧 洲申根签証”(European Schengen Visa)限制之下,外国人在申根国的停留,每半年不得超过90天。德国就是申根国之一,因此当一对同工满90天回来,另一对接棒前往。一方面工作不致中 断,另方面对已届退休年龄的同工,体力有限,借着回来休息的三个月,养精蓄锐,摩拳擦掌,准备下一次的出征。从2003年起,我们就和同工们在德国、英国 各大学城轮番上阵,乐此不疲,过着火火红红,充实丰富,退而不休的日子。         德国和英国是仅次于美国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国家。由于两国民族性和 学制的不同,我们也连连面对不同的挑战。一般而言,德国教授上完一学期课后,并不立即举行期末考。待学生自己认为准备妥当后,再单独向教授申请考试。也许 德国的学生较有自动自发的精神,中国学生自小就被父母“逼”著读书,出了国,没人逼,学期终了,立即赶去打工。加上德国自幼儿园到博士班学费全免,外国学 生也不例外。因而拖拖拉拉下来,一个硕士学位可以读六年。至于博士学位,拖上十年也不稀奇。我们在慕尼黑时,认识一位从台湾来攻物理博士的弟兄,就把个博 士学位唸了17年。当年少小离家时25岁,学成回国娶妻时已是两鬓少许华发的42岁新郎。我们以学长身分参加了他的博士答辩,并答应代表家长参加他的毕业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34): 景教来华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从“以弗所会议”(431年)与“迦克墩会议”(451 年)之后,《迦克墩信经》成为主基督教会的正统信仰告白。在罗马与西方教会,利欧主教的《大卷》是盖棺论定的正统信仰;但是东方教会仍然处于暗潮汹涌的光 景。罗马皇帝规定:帝国全境的各教会都必须遵守《迦克墩信经》。所以,被“大公教会”定为异端的“聂斯多留派”在罗马帝国无法生存,于是领袖带领信徒东 迁,在两河流域的艾狄撒(Edessa)与“波斯帝国”,凝聚势力形成中心。 聂斯多留派的发展           主后433年“亚历山大派”与“安提阿派”签署“复和条款”,以结束东方教会在“以弗所会议”之后的分裂状态。当时不少敍利亚的主教,不愿定罪聂氏,就越过 罗马帝国边界,来到波斯。波斯当地已经有许多基督徒社区。聂氏教派的思想训练基地,是邻近帝国边界的艾狄撒。著名的“艾狄撒神学院”,依照提阿多 (Theodore of Mopsuestia)(聂氏的老师)的神学路线办学,颇具影响力。艾狄撒的主教衣巴斯(Ibas),全力支持此学院。           当457年衣巴斯过世之后,继任的主教是严守《迦克墩信经》者。艾狄撒神学院,失去了靠山,就迁至波斯的尼西比司(Nisibis)。后来,此神学院成为聂 斯多留派的大本营,训练门生在“波斯帝国”大展宏图。波斯诸王因政治目的(对抗康士坦丁堡的罗马皇帝)支持聂派,波斯成为聂派的地盘。他们于498年召开 会议,正式切断与大公教会的关系。虽然对方称他们为“聂派”,他们称自己为“在东方的教会”(Church in the East)或“亚述(迦勒底)教会”(Assyrian [or Chaldean] Church),因为崇拜语言使用亚述文。           聂氏教派积极训练差派宣教士向各地传教。其宣教范围广泛,教区林立,涵盖中亚全境(即中国所称为“西域”之地)。其宣教士远赴阿拉伯,印度,鞑靼,中国等地传 教。根据传说,鞑靼族的克烈部在11世纪时,有一位王归信聂派,也承担长老圣职,被称为“约翰长老王”,引起西方教会的关注。印度的多马派教会,据说是使 徒多马进入印度宣教建立的教会,显然他们后来依附了聂派,因为他们的传统敬奉提阿多与聂氏,并且采用亚述教会崇拜方式。          好景不长,后来回 教兴起,651年阿拉伯人征服波斯。聂派在回教政府统治之下受到宽容,因为教主莫汗默德曾经受到聂派教士的帮助。聂派借着纳重税而获许存在,受逼迫时期较 少,仍然持续兴旺。聂派领袖,后来在回教政府中也扮演重要角色。聂派学者将希腊科学哲学文献,传递至阿拉伯世界,促成伊斯兰文化在中世纪的发展。           后来“蒙古帝国”兴起扩张,聂氏教派又被蒙古人统治,先是受到礼遇,不少蒙古人归信;后来,蒙古统管波斯的西域宗王,在1295年归信回教,除灭其他宗教, 聂氏教派一蹶不振,在14世纪末期几乎被扫除净尽。残余会众逃难至库德族山区与亚美尼亚,持续到现今。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土耳其阿拉伯人驱离家 […]

No Picture
成长篇

耶稣受洗

施玮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那时,有施洗的约翰出来,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人们对这声音似乎很熟悉,这熟悉来自先知以赛亚的预言,还是来自心灵深处对洁净的渴望?          他们从耶路撒冷辉煌的圣殿中走出来,将一声叹息留给尚未阖上的经卷。石板、羊皮上的诫命是他们世代相传的珍宝。西乃山上耶和华颁给他们的律法,世世代代照耀着这些尘土中的人,显明他们里外的罪。         这律法,这光中的显明,使他们不能在罪污中“安息”,不能在死亡中昏睡,不能以尘土为心灵的家园。是幸?还是不幸?        被良知照耀的人,是幸,还是不幸?        向往洁净,却身陷污浊的人,是幸,还是不幸?        挣扎于善和恶、道德和情欲之间的人,是幸,还是不幸?        拥有律法,却只被定罪,不得赦免的人啊,是幸,还是不幸?        他们享受着罪中之乐,却在内心深处愤恨罪的污秽;他们在尘土中吃喝嫁娶,却在灵魂隐密处盼望天国降临。此刻,那为主预备道路的人向他们呼喊──天国近了!         哦,天国将临;审判将临;圣洁的主将临。谁能面对这事呢?谁能剖开生活与心灵,以血肉之躯的“公义”,承受审判,进入天国呢?谁能有完全的洁净,在圣洁的上帝面前站立?       “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注2)        公义圣洁的神啊──人能将他们的衣服洗净,但谁来为他们洗净心灵?人能将你颁布的律法背记,但谁能保守他们遵行这律?人能将你的“道”聆听,但谁给他们力量行这甚难的“道”?人能宰杀牛羊献祭,但牲畜的血怎能替人的罪付足代价?        天国近了!──是福音,还是警讯?       罪,比任何一刻更显明;恶,比任何一时更让人无法逃避。       是否有足够的大山小山,能倒下遮蔽遍地的罪人?为何心灵中盼望的圣洁临到时,人却无法进入这圣洁,并且惧怕这圣洁,躲避这圣洁?难道,人注定活在罪污中吗?        约旦河的水声仿佛天国的跫音,仿佛审判日的号角。人们从犹太全地向这河水走来,盼望施洗的约翰能为他们洗净里外的罪污。他却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 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终于有了一个家

李建宏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痛苦的童年         我的童年,充满了父母无休无止的争吵。在当时的中国,离婚是异常艰难的事,但是父母经常出入法院要求离婚的画面,却清晰地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中。        父母每天早出晚归,去单位工作、参加政治学习,回家后就忙着吵架或去法院打离婚官司,根本没有时间关心我,更不会像其他父母一样带我去公园、影院等娱乐场所。        他们时不常地将自己在婚姻中的不幸、工作上的烦恼和政治运动中的无奈,发泄到我身上。父亲的发泄方式是打我,至今我仍常常看到身上不知何时留下的伤痕。母亲 的发泄方式是贬低我,从我的相貌、服装、智商、性格,到走路姿势、说话声音,无一遗漏。用她的话说,我“身上全是缺点,没有一点优点”。        这样的家庭环境,造成了我孤僻、自卑的性格,使我在学校里受尽同学的侮辱和耻笑。为此,我不时和同学大打出手。        由于我家持续不断的争吵,邻居也退避三舍。作为独生子女,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孤独痛苦中度过的。        我痛苦却无处诉说,为此我多次试图自杀,但未遂。为了战胜内心的巨大痛苦,我将全部精力用在学习上。于是学习成了我的精神寄托,读书成了我克服孤独感的武器,成绩成了我战胜自卑感的法宝。        我从学习中得到了巨大的快乐,这使我成了一个读书狂、学习狂。我坚信,只要我上了大学,我就不会自卑了。我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工作、一个理想的配偶,建立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        可是拿到大学文凭之后,我还是自卑。于是我又去读研究生。但即使后来读了博士、留学美国的耶鲁大学,我的自卑感也没能消除,反倒使我觉得自己没有社会经验,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只知道死读书、读死书的书呆子。总之,我总能轻易找到种种不如人之处,从而找到自卑的理由和借口。         由于缺乏家庭温暖,我一直渴望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早日建立自己的幸福家庭。但是由于强烈的自卑感,我对条件好的人退避三舍,千方百计予以拒绝,却刻意去 寻求那些条件不好的、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与其交往的异性,最终却伤心地发现,这些人和我恋爱的目的,大都因为贪图我有北京户口和住房(当我尚未出国时),或者,想利用我出国(当我留学美国后)。         这使我在伤心之余,更加绝望了:连条件这么不好的人都不爱我,岂不更是証明我的不堪? 如此渴望爱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接受了耶稣做我的救主。我以为只要我信主,神就会赐给我一个幸福的家庭。在教会中,我听了许多这样的见証:某某找不到工作,信主后找到了工作;某某申请签証被拒,经祷告,神帮他拿到了签証,等等。        可是,信主后,无论我如何祷告、如何努力增强信心,神却始终不帮我解决婚姻这个老大难问题。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别人身上频频发生的神蹟,却总是与我无缘。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解决婚姻问题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小。我开始怀疑神,神对我来说是那么遥远,神的爱对我来讲是如此虚幻。         更让我失望的是教会。当初吸引我信主的一大原因,是“属灵的家庭”这一提法。我从小就强烈渴望有一个充满爱的家,就连“弟兄姊妹”这样的称呼,都能令我感动 得热泪盈眶。初信时,我以为我终于在教会里找到了家。可是后来我却绝望地发现,所谓的“属灵家庭”,不过是一张自欺欺人的空头支票。周日礼拜结束了,人们 […]

No Picture
成长篇

模范传道者

傅才英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很多爱主的基督徒,从神领受了救恩后,心中很愿意向人传道,然而心却有疑惑:神呼召我去传道了吗?我既无才能,又无地位,似乎也没有传道的恩赐,实在是太渺小了,根本不配被神使用。况且好像主也没有差遣我,我怎能为主去传道呢? 安提阿的传道人 那么,什么样的人会被神呼召出去传道呢?内地会的创办人戴德生说:“上帝为他的事工,一直在找寻渺小、微不足道的人……于是他找到了我。” 《使徒行传》中,我们看见神找到一群传道人,其中有默默无闻的小卒,有地主,还有罪人中的罪人……但是,他们却有着相同的心志,就是愿意被神使用。因此,圣灵借着他们做奇妙大工,在安提阿,打开了基督福音崭新的一页。 这些传道者留下的美好榜样,真是值得后人学习。那光辉荣耀的历史,使我们看见,神能使用任何爱主并愿奉献自己的人。 从《使徒行传》11章的经文中,我们看到:传道者是勇敢、有信心的个人谈道者。很多人以为,要领人归向神,必得靠大有名气的传道人,影响力才大。名气大,的 确具有号召力,然而神在安提阿使用的第一批人,却是不为人注意的无名之士。因当时教会遭受大逼迫,门徒分散在各处。他们蒙召后,从居比路和古利奈前往安提 阿。虽然他们并不具有使徒的身分,也没有使徒的权柄名望,却在那艰难的时期,付出生命的代价,顺服圣灵的引导,忠实地为主作见証,并勇敢地打破传统,向外 邦人传讲耶稣。 因他们愿意被神使用,主就“与他们同在”。这“同在”的结果是,(1) 有神蹟随着他们,証实了他们所传的道;(2) 打开人的心窍,使人明白神的话。因此,安提阿的外邦人归主的很多。 这勇敢的精神,是使徒时代教会的特点,也是我们今日向人传福音必须具备的。且不论宣教土远赴非洲食人族传道,需勇敢不怕丧命,即使我们在自己的家中向家人传道,也需极“勇敢的信心”。 真爱和关怀 想要将天国福音四处散播,我们需要学习“个人谈道”,如《彼得前书》的教导:“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 畏的心回答各人。”尤其蒙召的传道者,要领人认识主耶稣,自己必须先实实在在的认识他,经历他。有一位神重用的老传道人说:“你要测验自己,能否对人说 出,你信耶稣到底信的是什么?若你不能,对人,你便无帮助;对主耶稣,你便无用处。” 听过一个故事:有一间教会的牧师和长执,发现会友中,有一对律师夫妇常带来很多的慕道友,而且这些慕道友,过不了多久,就愿意信主、受洗了。 于是牧师和长执就登门探访,向律师请教领人归主的方法。律师回答,我哪有什么方法?都是我太太做的啦。我的工作实在繁忙,只能帮移民申请绿卡,帮离婚者争取 最大的权益。等我这部分法律的事务处理完,我太太就开始她的工作,或是带着新移民找房子安顿住处,帮他们的小孩申请学校,提供各种买车、医疗等资讯。她也 安慰那些刚离婚的伤心女人,跟她们做朋友,带她们来教会。于是他们就信主了。 从这例子可看见,领人归主,除了向他们传讲得救的真理,尚要关怀和支持他们,帮助他们走过困境,坚固他们的脚步。真爱能引导他们走向义人的路,而且愈走愈光明。 巴拿巴 巴拿巴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当时耶路撒冷的教会,听见安提阿的外邦人很多信了主,就派遣巴拿巴去安提阿观察。巴拿巴是个肯奉献的人,在《使徒行传》第4章提及,他把田地卖了,把钱放在使徒脚前。 凡乐意事奉神的人,就会甘心奉献他的财物给神。人若在钱财上,舍不得奉献,必然也无法甘心奉献自己。因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金钱。人若贪爱世界,服事自己肉体的私欲,就难以遵行神的旨意,不能全心事奉神。 巴拿巴是个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的好人,认识神并有成熟的属灵洞察力。他到了安提阿,察觉到圣灵的工作,看见那里的人也得到神所赐的救恩就欢喜。巴拿巴也是个灵性美好的传道者,有温柔、忍耐和宽容的爱心,他能肯定别人的价值,也能用使人得益的言语劝慰、勉励众人。 除了劝勉刚归主的信徒立定心志、恒久靠主,巴拿巴还知道,必须给予新信徒真理的教导,用神的话作属灵的食物喂养他们,才能使他们在信仰中扎根,灵命增长,成为一生跟随主的门徒。而这栽培造就门徒,建立教会的事工,不能一人独当,需要肢体互相配搭。 因此他往大数去“找”保罗,原文有“四处寻找”、“苦找”之意,由此可见巴拿巴的服事是竭尽所能、忠心到底。 巴拿巴还是个能屈就自己与人配搭的同工。教会的工作,不能一个人说了就算,不能用独裁者的方式。神在教会的工作,是件多彩多姿的艺术杰作,信徒必须谦卑自己,与他人联合,同心协力,配搭彼此的恩赐,就能共同以神的爱,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保罗 还有一个模范传道者,是保罗。在尚未真认识神的时侯,他靠着自己的热心,到处威吓、逼迫门徒,直到主向他显现,差遣他成为向外邦人传福音的使徒。 去大马色的路上,主在大光中向他说话:“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主耶稣的显现,使他认识到,他所逼迫的对象,就是为世人舍命的救赎主,并领悟到死而复活的基督,与信他的人是合而为一的。逼迫门徒就是逼迫主,爱门徒就是爱主。 保罗将主托付给他福音执事的职分,看作是生命的首要任务。因此他蒙召后,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服事人如同服事主。他充满热情地委身在这事奉上,内心焦急如焚,渴望帮助人们,供应、喂养、坚固他们,为他们奠立根基。 […]

No Picture
成长篇

美国两周行

荣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2007年10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因参加宣道年会,我随同先生去了美国。        华盛顿(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用一场持续了两天的透雨为我们洗尘。雨水使干渴已久的树木、花草和大地得到滋润;干黄的草地开始泛出绿色,树上的叶子也变成深红、紫红、淡绿、黄绿。片片相连的小树林,好似五颜六色的大花丛。        当地人告诉我们,华盛顿的秋季最美丽。是啊,神创造了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美。同时也把对美的追求、欣赏放在人的心中,让人去享受这一切。 如花绽放        我们住在法国。在美国,我们没有家,也没有亲戚朋友,是客旅。但因为在耶稣基督里,我们却有许多的家、许多的亲人,感到非常的温馨。        三年前我们去华盛顿时,在一位教会长老的家里住过。长老的母亲,每天早晨为我们预备早餐,还专门为我们做山东面条。这次再去看望她老人家,91岁的伯母依然 那么健康,那么有精神,不仅生活起居完全自理,还管理著家中的许多花草,甚至隔三岔五为老年人的“常青团契”,做二十多个人的炒面!         她还很清楚地记得,我们夫妻俩都是“大胃”的子孙(饭量很大),也记得三年前我的腰、腿疼得很厉害。看到神医治了我,她由衷地为我高兴,并感谢、赞美神的恩典。         有一天上午,伯母忙着切冬瓜。我想帮点忙,她说什么也不让我动手,我只好在一旁看着。伯母说:“我只放一点点酱油,不放盐,让你们当水果吃。冬瓜对身体很好。”我和先生津津有味、大口大口地吃着,伯母在一旁看着,笑得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绽开,比她自己吃还高兴。         她那喜乐的表情,似乎在向我们解释,什么是“施比受更为有福”。 武术冠军        在华盛顿,我们还见到了一位弟兄,他原是中国武术冠军。三年前见到他时,他还是位慕道的朋友,如今他们夫妇都信了主。他们在百忙之中,一定要请我们一起吃饭。        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一顿饭,而是数算神的恩典的感恩见証会。他们谈到儿子,说到房子,以及英文的学习、教学的场地……每一件事上都充满了感恩。他们仍面临着 不少的困难,他们的生活也并不富裕,但是,他们心中充满了平安和喜乐。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什么是“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他们还抽出时间,教我们一些解除疲劳、强身健体的动作。一个武术冠军,面对两个没有一点基础、腰腿手脚都不灵活、明天就会离开美国的“老学生”,认真地讲、耐心地教。我们都为自己的笨拙难为情,可是他丝毫没有笑话我们,反而不断地鼓励我们。        从他的一言一行、一招一式里,我们真真实实地感受到爱。我们知道,他是把从神那里领受到的爱,再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也许以后,我们会把他教的动作忘掉一些,或者走了样,但是,这个“爱”字,一笔一划都不会忘记,永永远远也不会走样。 你们放心         11月的第一个周末,我们乘火车到了维吉尼亚州的列治文(Richmond)。         我们早就打算,到列治文参加三家华人教会联合举办的培灵会。可是我们幽默的神,却和我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他让我们从培灵会的听众,变成了培灵会的讲员。 […]

No Picture
成长篇

探亲散记

南乡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4年6月,我从湖南到美国求学。一年以后,南太太(也就是我太太)带着女儿,漂洋过海来相会。         光阴飒飒,转眼过了十几年。少年子弟江湖老,难忘风雨故园情。终于,我们在2007年7月回乡探亲。 不到长城非好汉,好汉将来又怎样?        7月5日:飞机到北京是下午4点。我们在接机的人中稍作打量,就看到晓萱正笑逐颜开地向我们招手,旁边就是她那花朵一样的女儿。         晓萱于2006年,从北京到圣路易市短期探亲。到后的第二天,她陪姐姐去看牙医,正好遇到南太太。一位有心寻找中国教会,一位有心向周围的华人分享福音,所以她们两个很自然地聊起来。 这以后,晓萱积极参与教会主日和团契活动,且接受了洗礼。回国后,她也一直与我们保持联系。当我们今年回国的行程确定,她提出负责我们在北京的饮食起居。认 识她的时间虽不长,我们还是怀着感恩的心接受了。到了北京才发现,若没有她细致体贴的安排,我们还真举步维艰——国内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感谢神,他知道我 们的需要,为我们早有预备。         7月6日:上午乘车去长城。随着人流登上长城,游览一番后,我们一起从烽火台往下走。摩肩接踵中,我想到常唱的一首歌:“主啊,我赞美你,因为你拣选了我。在这茫茫的人海中,是你把我找寻……”         看到身边如此多的同胞,绝大多数还不认识主,天父竟然拣选了我们成为他的儿女,不再作罪的奴仆,我们是何等蒙福的人!         想到此处,眼角不由湿润了起来。这正是:        不到长城非好汉,好汉将来又怎样?熙来攘往虚空事,劳苦愁烦一声叹。莫若信主享天恩,永生福乐今生望。         回城的路上,我们向司机传福音。这位司机以前接触福音不多,对我们所讲的,很难一下子完全接受。但他反复说我们很单纯,与国内的人不一样,他与我们交往很轻松,不需有任何防备等等。         虽然他没有当场接受耶稣,分手时我们送给他《游子吟》及福音小册子,他却很高兴地接受了。         晚上,我们与一位在加州大学认识的老朋友聚餐,也向他们一家三口,讲述了我们信主的经历,并将福音资料送给他们一份。 法轮空转平安渺,福音真道喜乐源         7月8日:这是主日。晓萱姐妹因往常参加的家庭教会被政府禁了,近期到海淀图书城附近的一个教会聚会。我们随她同去。        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国内教会,看到那么多人聚集一起敬拜神,特别是有许多高校的学生,心中很受鼓舞。在繁忙的旅程中,有这样一段时间到教会亲近神,得享主赐给我们的安息,真是心情欢畅,。         下午,我们到火车站,乘上开往老家长沙的特快。车上,我们见到一位伯母,甚是热心且谦和,因此邀请她聊聊。开始以为她是基督徒,但渐渐地我们发现,她是信法轮功的。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完全的爱

词: Dorothy Gurney, 1858-1932/曲: Joseph Barnby, 1839-1896 文/周瑞芳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完全的爱,超过人间的思想,虔诚信众向主屈膝颂扬, 为此佳偶求主厚赐恩无量,主作之合,恩爱地久天长。 O Perfect Love, all human thought transcending, Lowly we kneel in prayer before Thy throne, That theirs may be the love which knows 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