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同性恋:文化符号或是福音对象?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敏俐        一个90后在网上长叹:过去谈感情,要先问对方是否已经有了男女朋友;现在谈感情,先要弄清楚对方的性取向!         在台湾,多元性教育进驻校园。小学生拿着性解放与同性恋的问卷(家庭作业),挑战大人的性认知尺度;在欧洲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交通瘫痪,因为同性恋游行成为全民性别反串嘉年华;在美国,欧巴马2013年的就职演说提醒我们,同性恋运动不再是社会边缘的无病呻吟,而是多元文化下的思潮大军,是一个朝主流迈进的文化符号。         不可否认,同性恋已成为一种文化标志,而不只是一个社会现象。过去我们可以忽略,可以漠视,可以模糊表态,但今日,我们已无法逃避,我们必须选定立场。这个立场,或者是文化的、伦理的、哲学的,也或者如欧巴马,是政治的。基督徒该如何站在一个最合适、最温柔,且带着爱与真理的立场,面对这个议题? 解构主义与同性恋运动的崛起         人类社会的每一个惊人变革、每一个震撼人心现象的产生,背后都有许多因素。若要追溯同性恋与性解放运动的历史,我们要回到1960年代、在巴黎哲学界与政治界爆发的思潮运动:解构主义。         解构主义,顾名思义,其诉求在于:挑战既定结构的正统性,将结构层层剥开,脱离各种偏见,解除各种束缚,还原事实的真貌。解构主义领袖德里达认为,社会现象中,并不存在固定的、单一的意义,所以任何“结构”的“稳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的。解构主义假定:若既定、不可动摇、超然的绝对法则并不存在,那么规则必然是权力斗争之下,既得利益者形塑的产物。         一开始,解构主义只是解读西方哲学的一种思维方法。渐渐地,其影响蔓延至社会运动、权力机制改革等。解构主义冲破传统思辨的藩篱,成为女权运动、同性恋抗争、黑人运动等的立论武器。         另一解构主义的代表人物,1984年死于爱滋病的哲学家傅柯,他是同性恋者,也自称为恋童癖者,认为 “法则本身是空洞的,既凶暴又未竟全功;它们是非人性的,可以因着各种目的而扭曲。历史里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有能力抓住法则的人……然后用他们自己的法则来推翻之前的统治者。”         整个解构主义企图颠覆传统、抗拒法则的存在,有道理,也有缺陷。解构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探索重重伪装、人为组织与谎言背后的真理。人,作为局限在特定时空中,且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个体,所建立的法则必然残缺、不完整。更关键的是,人受限于堕落之后的罪性。所以确如傅柯所言,人所界定的法则,皆因各种目的而扭曲。但我们若跳开人所架构的法则,去看更广阔的范围——自然法则与道德律,我们会发现,这是超越人类智慧、超越人的统治范围、支撑整个世界运转的规律。真理与道德,有一个超然的源头。          笔者曾向欧洲的一位朋友Kenny传福音。他在耶稣的身上,看见了他寻找已久的接纳与爱,于是决志。他热衷查经、诗歌、分享,也向身旁的人传福音。但是在受洗前几周,Kenny告诉牧师,自己是同性恋,正在筹备和男友的婚礼。         教会长执和Kenny讲圣经对于同性恋的立场,Kenny也根据同性恋神学的论述反驳。至终,Kenny没有接受洗礼。         教会对同性恋者,常出现极端的反应:或者如律法主义者一般,将同性恋者视为罪大恶极;或者以时代论妥协,认为圣经中准则早已不合时宜。 教会的努力:如何得着同性恋者?         2013年1月13日,法国巴黎艾菲尔铁塔下,数十万法国民众,举著象征一夫一妻、两个孩子的家庭旗帜,为下一世代的儿童能有健全的家庭,反对同性恋婚姻与收养子女,举行了反同性恋游行。游行者包括了伊斯兰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儿童权力团体,甚至包括同性恋者。         性解放理论启蒙的巴黎街头,竟出现了“反同”游行,是值得思考的现象。然而,我们更需要思考,教会反同性恋的目的是什么?怎样才能为主赢得这个世代?         面对同性恋者,我们是否也带着圣经以外的价值标准来论断?圣经里,耶稣从没有要门徒与罪恶妥协,但是,他要我们在除掉别人眼中的刺之前,先除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包括我们的背景、文化带来的标准。许多基督徒在定罪同性恋时,忽略了自己不过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对于婚姻,耶稣直指上帝最初创造人的心意: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表示,我们身体所显示的差异,是我们本质的一部分,包含着上帝的主权与祝福。同性恋违反了上帝在起初创造时,所定一男一女在婚姻里连合的计划,因此不合乎上帝的心意。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21世纪全球人类的挑战(之三)——艾滋病的挑战及相关伦理

潘柏滔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1993年荣获艾美奖最佳编剧奖的电视片《乐队继续演奏》(And the Band Plays On),改编自同名的畅销书,作者为《旧金山纪事报》的同性恋记者Randy Shilts。            Shilts 在书中描述了医学工作者在里根执政时期从事艾滋病研究的经历,指责政府的冷漠和政治斗争,特别是美国政府视同性恋为疾病,因而歧视同性恋者,拦阻了艾滋病 的研究和治疗。他将此事与铁坦尼克号(Titanic)游轮撞冰山沉没时,船上乐队仍继续演奏相提并论,从而批评政府和社会因为对同性恋的偏见,忽视了这 世界性的危机。           Shilts是美国第一个公开专职报导艾滋病的记者。他于1994年死于艾滋病。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 (AIDS)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自1981年6月5日首度证实艾滋病以来,艾滋病已夺取超过2,500万人的性命,成为史上最具破坏力的流行性绝症之一。根据2007年最新的数据,全球艾滋病患者超过了3,300万,每年有250万人被传染,有210万患者不治死亡。其中,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和发病者约70万,且感染人数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进入艾滋病感染的快速增长期 。          主耶稣曾宣告:“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 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4:18-19)。主不单传天国 的福音,也医治众人的疾病。因此,面对艾滋病如此严重的挑战,基督徒不可无动于衷,应当尽上自己的一份心力。          不过,要解决艾滋病的危机,我们不仅需要寻找治疗和预防的方法,而且也不可忽略艾滋病引发的伦理问题。 一、艾滋病的治疗和预防           艾滋病,即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或后天免疫缺乏综合症,英语全称“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缩写为“AIDS”,音译为“艾滋病”,或爱滋病。人感染了“免疫缺乏病毒(Human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21世纪全球人类的挑战(之二) ——生物科技的挑战

潘柏滔 本文原刊于《举目》42期           从2002年开始,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国商务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赞助了一系列的学术会议,研讨“融合技术”(converging technologies),包括纳米技术(nanotechnology),生物工程(biotechnology),资讯工程 (information technology),和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其后出版报告,预料这些技术将给21世纪带来很多贡献,如加强人的才能,开辟科学的新领域等。           生物科技的迅猛发展,使 人不能不注意它的发展方向。新兴的“超人本主义”(Transhumanism)认为,能否合理与安全地使用现今日益强大的科学技术,影响着人类文明的走 向。这理论认为,人类不单要对疾病发出挑战,还要主动地进行自身的改造,“寻求进化的自我意识”。            对此,基督徒应持什么立场呢? 生物科技的迅速发展           生物(包括人类)的性状,如特征、生长和功能等,简单来说,都是由基因控制并遗传给下一代的。生物科技要改造生物,在生物体外,将不同生物的基因重新组合,再放进生物体内,以此干预生物的遗传特性,或创造新的生物类型。           从正面来看,生物科技革命无疑带给人类很多好处:借着重组基因技术,我们可以改造农作物的质量和产量,如防旱、防害虫、增加营养、解决粮荒,又可复制牲畜,改良品种等。           人类的不少遗传绝症,也可借着基因技术,得到医治。科学家在实验室中,通过胚胎干细胞(stem cells),培养出器官组织,移植到人体,代替失效的器官。           基因工程也可与体外受精配合,使携带遗传病基因的夫妇,生育健康的儿女。           在环境保护上,转基因的人造细菌,可用于清除污染或人工造雪等生态实验。纳米微生物学的诞生,可修补人体内细胞结构。纳米银(nanosilver)可杀650种菌、无抗药性、效果持久,且成本低,也可解决病菌产生抗药性的问题。           可穿式电脑(wearable computer)能帮助残障人士,等等。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同性婚姻的背后

谭克成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2008年6月16日,加州开始正式颁发婚姻証书给同性恋者。在向全世界广播的电视画面上,大家看到一对对自称相爱数十年的中、老年同性恋者,举行结婚仪式,过程充满人情味,似乎让人联想到过往的法律不允许这些人结婚,是不近人情、心肠冷酷的。           基督徒大多充满爱心,看见这种同性互吻的情景,一方面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似乎他/她们一直受到社会的压迫,现在终于得到平等待遇,也因此同情他/她们 ──但另一方面,按圣经和牧师的教导,同性恋行为不合乎神的律法,是神所不喜悦的。可是在互联网上,有些“同志神学”的网站却说圣经只说神不允许同性恋滥 交,并不阻止忠心不贰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对这些互相冲突的观念,该如何定位,鉴别真伪呢? 同志神学不合圣经              基督徒首先必须查考神的话,看看同志神学的说法是否正确。首先在《创世记》2章18节:“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就 造了一个女人(夏娃),作亚当的配偶,这就是婚姻与家庭的开始。在新约时代的《罗马书》7章1-3节,保罗解释婚姻的契约和夫妻关系的合法性时,都只提及 一男一女为婚姻的单位,从未加上同性婚姻关系也是合法的。以上两点都否定了同志神学说神定的婚姻包括同性婚姻的说法。          《罗马书》1章 26-27节说:“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 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这段经文清楚地说明,神认为同性恋的性行为是“羞耻的事”,这种“妄为”是会得“报应”的。 在旧约《利未记》20章13节的律法,同性恋的性行为如同奸淫罪一样严重:“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 归到他们身上。”从以上两点来看,同性恋性行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耻的,神有权判以死罪。既然同性婚姻包括同性之间的性行为,那神又怎会允许同性婚姻呢?故 此,神不允许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是毫无疑问的。同志神学的说法只是蒙骗对圣经不熟悉的人,是曲解圣经的“假师傅”(《彼后》2:1-3)而已。            同志神学的背后,都是同性恋组织的策划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无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莱有一所新派神学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为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学院,就是专门教导“同志神学”、曲解圣经的学院,就如披着羊皮的狼(《太》7:15)。 同性婚姻的假象             同性恋者在大众传媒中为他/她们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辩解,是以民权和婚姻给与的福利为理由。用这两点作先锋是强而有力的,在民主社会中经常会无往而不利。         首先我们看民权的理论,常用的例子是美国以往曾因歧视少数族裔,而禁止异族通婚。这当然是不公平的,故此,他们推论,现在禁止同性通婚也不公平。同性恋人士 将他们喜欢的性爱方式纳入民权范围,是一个误导社会的论証。因天生“肤色”不同受到歧视,固然需要导正;但同性恋者以“性喜好”不同,而要求民权上的平等 对待,给予“结婚”的权利,就是鱼目混珠了。例如,有人有特殊的性喜好,喜欢与幼童发生性行为;有的是乱伦的喜好,或喜爱多人杂交,甚至与动物交欢。他们 若说天生如此,以民权的借口为由,政府是否就应该赋予他们“结婚”的权利呢?故此将民权和性喜好混为一谈,是误导大众。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是圣殿还是贼窝? ──基督徒如何面对盗版?

曾阳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几次,在教会听到刚从故乡回来的弟兄姊妹,谈起回国的经历和感受。除了感慨过去熟悉的环境已经发展到不认识的地步,以及兴奋地列数吃了多少美食之外,还会 充满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并购买了盗版的电脑软体——微软(Microsoft)的视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软体。这些软体,如果都买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数千美金。但回一次国,却可以以区区几十美金,就买齐了。             有时候,弟兄姊妹的谈话还会转向软体公司,责骂它们的产品太贵了,“不得不盗版”。接着,可能会嘲笑软体公司和各国政府防止盗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无效。你可以听得出他们的自豪:我们打败了邪恶的厂商,为受压榨的平民伸张了正义。            弟兄姊妹的盗版行为,不仅仅限于电脑软体,还包括DVD和VCD。这些盗版的国内电视和电影的DVD和VCD,也在教会里广泛流传着。购买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为当初买的时候,或许店家就不避讳,要不然就价钱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于盗版的情形,在华人中相当普遍,教会里的弟兄姊姊们也盗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这么做吗! 双重懦弱            让我们好好看看“盗版”这一个用词。           “盗” 这一个字,也出现在“盗贼”、“强盗”、“窃盗”、“江洋大盗”等词,但没有一个是褒意的。商家为一件产品定了价格,某个人在不付这价钱的情况下就擅自取 用这产品,这就是偷窃。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如果被偷的是电脑软体或影视节目,那就是盗版了(为方便起见,本文中“盗版”可以作动词、名词或形容词; 或指非法的软体,或指偷窃、盗用软体的行为)。            为什么教会里很多弟兄姊姊,对盗版的问题不注意、不关心、不在乎呢?为什么能够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盗版行为呢?以下是笔者苦思良久后,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窃比起来,盗版实在太简单了。到任何商店偷东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里的员工看到,或被店里的防盗系统侦测到。但软体不一样。软体没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储存在光盘上。因此,偷窃不会在众目睽睽或摄影机监视之下发生。只要从朋友或同事那里借来一版,即可以在办公室或书房中盗制,没有被捉 到的危险。            不但如此,翻版的软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样的,没人能发现我们用的是盗版。甚至可以透过网络,取得别人已经翻版好的软体,聊以自慰:当初翻版的人才是盗版者。            人盗用软体的另一个理由是:盗版者看不见盗版行为的受害者。不过,这是一种双重的懦弱:盗版者逃避掉面对受害者的罪恶感,也躲开受害者争取应得权利时所可能发生的冲突。 自欺欺人            是的,软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软和Adobe的产品,随随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软体或电脑维修软体,少说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医生也不便宜,雇 律师也不便宜,为什么没有人在得到医生或律师的服务后,说:“对不起,价钱不合理。我拒付”,然后走出医生的诊所或律师的办公室?因为怕损害自己的人际关 系,怕别人打、怕别人告、怕别人不喜欢自己。但是我们却常不把软体公司或影视公司当成人,反而把它们想成邪恶、贪心、库存千万的财团,而合理化自己的行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从张国荣之死谈起 ——基督徒可以自杀吗?

罗达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2期 张国荣之死        今年四月,香港名艺人张国荣,跳楼自杀。众人震惊之余,都不大明白,为何这位万千宠爱在一身的超级偶像,年仅四十六岁,就选择结束自己生命?          在思考张国荣为何自杀之余,我们有没有留意到,其实现代社会中,“自杀”已经是无日无之,除了一些名人的自杀,还有点新闻价值之外,一般人自杀,已再不是甚 么大新闻了。几年前,香港有一个小学生,上课时给老师发现,偷看不大健康的书籍,于是老师责骂了他一下,他就毅然从校舍的高层,跳下来自杀死了。家长和老 师惊愕之余,不知为何会弄到如此田地呢!          根据最近香港防止自杀协会的一项调查,香港去年共有一千零二十五人自杀身亡。其中失业者约占五成。自杀者中,男性六成七,主妇占一成,反映了失业和家庭压力是自杀的主因。自杀年龄介乎二十岁至五十岁,而自杀方式中,跳楼占四成三,密室烧炭占二成四,吊颈占二成三。          而香港童军总会,最近也做了一项有关青少年自杀倾向的调查。超过七成的被访的青少年认为,同龄人自杀的情况非常普遍。其中接近三成人,声称自己有过自杀念 头。这反映了青少年自杀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而青少年想去自杀的原因,超过四成是因为他们面对逆境的能力不足,父母终日为糊口奔波,没有时间照顾他们。          究竟为什么会想到自杀呢?真的到这种地步了吗?很多专家都给出了不同的自杀原因,例如生活遇到困难解决不了,久病厌世,情绪低落,畏罪,羞耻,嫉妒,恐惧,为情所困,生无可恋等等。而自杀的方式,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取易不取难”。 不可扮演神          有些人赞成自杀,因为认为每一个人有死的权利,死亡是人生最后的一步,人类应有自决的权利。如果让心灵或肉体的痛苦,残忍折磨生命,倒不如选择自杀死去!既然我们有生存之权利,为什么我们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呢?          但一般人相信,自杀不是惟一解决人生困难的方法,更不是好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政府,虽然现在不再视自杀是犯法行为,但大多视自杀为不当的行为,有些更认为自杀基本上有违人性和道德,所以各国政府都反对国民自杀。足见自杀行为,普遍得不到认同。          我们基督徒的立场是反对自杀的,因为我们相信上帝掌管生命,对生命拥有主权。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而生命有神圣的一面。圣经十诫里面,有不可杀人的诫命,明令“不可杀人”,相信也包括不应该杀死自己。          圣经多处经文也提到,人类是上帝所创造的,无人有权掌管生命;上帝才是掌管生死的神。提及赐生命的是耶和华,收取生命的也是耶和华(《伯》1:21);耶和 华使人死,也使人活,只有上帝才有权利把生命取去(《申》32:39);按着定命,人人都会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如此看来,自杀死最大的 基本错误,就是擅取神掌管人类生命的主权,想扮演神的角色! 求死的先知          圣经记载了很多人物,都曾经想过自杀,亦有一些自杀身亡的例子。例如有一位先知,他也想过自杀,但自杀不成功,还给上帝教训一顿,他就是先知约拿。话说上帝吩咐约拿去尼尼微城,带领尼尼微的人悔改。但 当约拿接到命令之后,心中不快,如果带领敌国的人民悔改,就无疑与自己国家为敌。于是他就违命,坐船往西班牙去,逃避上帝的差遣。          上帝就令风浪大作,船只翻沉在即,于是水手们都求自己的的神,惟独约拿在船舱睡觉。水手弄醒了他,着他也一同求告神。约拿心知是自己闯出来的祸,水手们又抽签, 看看谁得罪了神明,想不到真的抽中了约拿。于是约拿就一五一十地,将情事告诉了水手。水手们甚是惧怕,不知如何解决问题,约拿就叫他们将自己抛下海中,自 杀了事。水手们听了之后,没有立刻将约拿抛下海中,还搏命摇桨,试图稳定只船,足见水手们还是重视人生命的价值。可惜风浪还是没有止住。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可不可以杀人?

崔思凯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7期 九一一之后         恐怖分子在2001年9月11日,炸毁了世贸大楼的两座巨塔,造成了3000人死亡。布什总统随即在全国电视网,对恐怖分子宣战。不久之后,宾拉登则公开宣称这是奉阿拉之名,对抗美国及西方各国的圣战。然后美国派兵进入阿富汗,瓦解了支持恐怖分子的塔利班(神学士)阵营。         数以千计的塔利班及凯达组织的战士阵亡。同时,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在西岸及加萨走廊的冲突也越演越烈。自从九一一以来,已有上千位巴勒斯坦人以及数百位以色列人,因这战事死亡。         有一件事似乎很明显的──就是双方都在以杀戮对抗杀戮。这使我们基督徒不得不思考圣经上有关杀人、争战、暴力和用暴力来防卫正义的教导。 旧约的“杀人”          “杀人”在希伯来的文字里有三个字,就是sahat ,harag和rasah。sahat指屠杀,harag是杀死、杀害、毁坏。而“十诫”里的第六诫说“不可杀人”,用的是rasah,有其法律上特别的意思。指的是不合法的杀人。         人们常常有的质疑是为何“十诫”里说不可杀人,而另一些场合,例如摩西和约书亚进入迦南地时,耶和华却命令他们将迦南人完全灭绝?这里提供福音派所接受的两种解释:         一种是十诫里的不可杀人,只适用于亚伯拉罕的子孙,不适用于外邦人,尤其不适用于那些不道德、邪恶的偶像崇拜者。然而,这种解释最大的问题,在于说我们有必 要将不义、过犯和罪分成两组,一组是可救赎的,而另一组则无法救赎。这和《罗马书》3:23“人人都犯了罪”、“且救恩是给万民的”讲法有差距。         另一种解释是,十诫只是给以色列人的。但即便这样,这第六诫以色列人也没有全然照做。例如在《出埃及记》21:12-14,《利未记》24:10-23,都 说律法规定犯罪要被治死。特别在《利未记》24:17说,“打死人的,必被治死”。这律法的基础,总结在《出埃及记》21:23-25:“若有别害,就要 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现今许多文明国家包括美国,在执行极刑的时候,仍以此为法律上的根基。         也许有人说,第六诫和死刑并没有冲突,因为第六诫叫我们不可杀人,而死刑则是给杀人者的报应。然而这再次证明,“不可杀人”不是绝对的要遵行这诫令,需要先知道这诫命的界限。         由此看来,第六诫的“不可杀人”,解释成“不可谋杀”,或是“不可不合法地杀人”,倒更合情理。 新约的“杀人”         对“不可杀人”的两种解释,在碰到新约时就有更大的困难。在《马太福音》5:38-41,43-44,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 走二里……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祂 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         我们基督徒很难在这些圣经章节里,找到任何杀人的许可,因为既然不能以敌意对待敌人,当然也不能用暴力对待敌人。许多圣经学者采取的圣经注解方式,是当旧约和新约的经文有抵触时就以新约为准。但这样一来,对上面所提的解释无疑是雪上加霜。         […]

No Picture
成长篇

离幸福不远的地方

江登兴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7期        日前读到《生命季刊》上的一篇文章,有一个基督徒,做财务的,领导要他做假报表,把年度利润提高8%。结果这位弟兄不愿在别人的罪行上有份,没有这么做。然而他恐怕此事迟早要“东窗事发”,严重的话,他可能要丢掉饭碗。 风高月黑的“良知”         我常遇到有基督徒这样说:这是小事啦,小事何必认真呢?或者:管他的,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只要先富起来,以后再多做些公益事。         这是两种对于道德实践的错误态度:第一,不重视细节。第二,不重视目标与手段的统一。让我们来探讨一下这两个问题。 第一、细节重要吗?         中国先祖本是比较注重细节的,所以有“防微杜渐”。然而中国人由于没有来自信仰的严格道德要求,所以“大行不顾细慎,大礼不辞小让”。这表明我们的祖先更注 重一些策略性的变通,而对原则并不过分认真。所以近代以来,当传统的道德与宗教系统崩溃以后,国人就比任何时代都更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了。中国人也空前地 粗鄙化,对细节越来越不重视了。         但是细节在道德实践中是非常重要的,不重视细节表明不重视细节背后的原则。在细节上妥协,很可能是对这个细节所代表的重要原则的践踏。         唐崇荣牧师曾问一位钟表行家:“你知道为什么最好的手表是日内瓦生产的吗?”答曰:“不知道。”“因为日内瓦有加尔文的改教。”唐牧师说。正是因为基督教非常严谨和注重细节的精神,使日内瓦的工匠们生产出了最精确的手表。         其实圣经是极重视细节的。主耶稣教导我们:“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路》16:10)祂说,我们如果在小事上不忠心,谁还将大事托我们 管理呢?祂说,若不是上帝的允许,连一个麻雀也不会落到地上,祂说我们如果把一杯水给门徒中最小的一个喝,也会受记念。         过去看旧约圣经, 那些上帝颁下的律法,繁琐得让我觉得厌烦。现在我才发现那是一种非常伟大的精神,精确到不允许有任何歧义出现。圣经《民数记》中有一处令我深深感动,就是 上帝告诉摩西,祂拣选了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一切头生的归我。而且,上帝说:“以色列人中头生的男子,比利未人多二百七十三个,必当将他们赎出来。” (《民》3:46)这从一个角度,说明我们的神很重视个体的生命。         神要每一个信靠祂的人,在内心中对祂完全负责,包括回应祂在道德上对我们的呼召,让我们“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因此做为一个基督徒,我们要在每一个细节上谨守,有勇气在每一件小事上,按信仰对我们的要求去做。 第二、手段随便使?         在我成为基督徒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与一位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朋友都落到了很落魄的地步。我的朋友满怀仇恨地说:“把我们逼到这个地步,它有好果子吃吗?” 我们那时在厦门,研究了厦门的历史后,发现厦门史上成功的人如郑成功等辈,都是干海盗、走海路起家的。于是我们决定干走私,并制定了计划。好在后来没有实 施。         那时我的朋友说:“我研究过,香港的大富豪很多都是干不法勾当起来的。但是他们发财后可以捐钱办慈善事业,名利双收。其时人们并不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