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举目》78期——编者的话(谈妮)2016.05.11

公元前600年左右,先知耶利米面对当时国际政治的诡谲多变,不但犹大国灾祸迫在眉睫,而且他个人的处境也极为艰难,但他竟然体会到“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 (《耶》29:11)将近3,000年过去了,虽然今天有更多的战祸愤怒,但耶和华向我们所怀的,依旧是“赐平安的意念”。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两个父亲

本文原刊于《举目》66期 王文龙 一        女儿南生小孩,我从美国去了加拿大。        没想到女儿因生产意外,命悬一线。她全身插满了管子,不能说话。小婴儿嗷嗷待哺……         “孩子,别怕!有爸爸在,一切都能搞定!”我在女儿病床前这样说。 二        女儿病危,我身为父亲,又多年行医,第一反应,是看到了医院的不足:腹膜外剖腹产为什么用腰麻,不用硬膜外?择期手术为什么会大出血?为什么会发生羊水栓塞、昏迷……         面对医院的诸多失误,我抱怨,去找医院讲理、吵架,意图引起医院重视。最终发现,这样做对女儿康复无益。         我太太是妇产科医生。我们试图从妇产科的角度找到解决办法。可是,医院该做的都做了。大出血、羊水栓塞、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昏迷、休克、不排便、不排气、急性肾衰……·哪一条都是要命的。医学文献记载,羊水栓塞、DIC抢救成功率几乎为零!         无计可施的我,崩溃了。最后,我给女儿京打电话,寻求精神帮助。京说要镇静,要有信心,要全家和所有的朋友同心祷告,把一切交到上帝的手里!        奇蹟发生了!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不再抱怨,不再垂头丧气,有了信心。        我们祷告后,上帝真的帮助了我们——女儿南竟然先后过了昏迷关、休克关、自主呼吸关,保住了生命!又过了感染关、肠管通气关、肾衰关,主要脏器开始恢复功能!现在只是下肢水肿、血压高、体力待恢复。        这是医学上前所未有的。上帝使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三        一直以来,我遇到问题,先是抱怨别人做错了什么,看是谁的责任,然后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我从没有考虑到上帝,我只信自己。        上帝藉京的口告诉我:我虽为人父亲,又是医生,却能力有限,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人是何等的渺小,万事要靠上帝——我们的天父。 四        很多从中国来美的人,都认为是凭借著自己的聪明,才有今日,所以目空一切,不认识上帝,更谈不上信服、信靠。骄傲是进步的大敌,偏偏人都是骄傲的,遇事总觉得自己能解决。我就是如此。        明明没有骄傲的理由,却找理由骄傲。有一梨园界趣闻,就是明显的例证:京剧老生谭小培,其父谭叫天、其子谭富英,均名震天下。唯独他本人嗓音条件有限。北平报纸上发表过一幅谭门祖孙三代的漫画,挖苦他:画面上,他对儿子吹嘘:“我父亲比你父亲棒!”同时对父亲又自夸:“我儿子比你儿子强!” 五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有平安在我心

Constantly Abiding Anne S. Murphy(1878-1942) 周瑞芳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一) 有平安在我心,非世界所能赐,无人能够夺这平安; 虽试炼与艰难,犹如愁云环绕,这平安却永在我心间! There’s a peace in my heart that the world never gave, A peace it cannot take away; Though the trials of life may surround like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哀伤中的平安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4期         在9月11日早上,恐怖份子劫持的四架美国飞机,全部机毁人亡。         但在一片震惊、愤怒、生离死别中,在荒凉与哀伤之处,仍有许多感人的故事。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联航93号航班上两位罹难者的家庭,面对死亡的态度。这是唯一因乘客与劫机歹徒搏斗,而坠毁于宾州树林中,没有造成地面伤亡的失事班机。 其中汤姆斯‧伯那只有38岁,是一家医学仪器公司总裁,因临时提前而赶搭上了这班死亡飞机。他的去世,使得她太太成为年轻的寡妇,必须独自抚养三岁的小孩 及五岁的双胞胎。但即使在电视上,你都可以感受到她心中那份慑人的宁静。她相信:“汤姆斯改搭这班飞机有上帝美好的心意,为要成就一种超乎他个人生命更高 的价值,来拯救许多人免于伤亡。”这份超越自我的信仰,使她能平静面对苦难。         另一位乘客耶利米‧葛利克只有三十一岁,女儿还不到三个月大。他从飞机上打电话与太太告别,说他永远爱她们,将来会在天上再见面。当葛利克的家人坐在一起接受电视访问时,我们看到的是一幅信仰战胜了苦难的画面。 年轻的寡妇,坦然坚定地告诉记者:“耶利米心中存着极大的盼望,相信我们一家将来会在天上团聚。这样的盼望是真实而永远的,正如我们对他的怀念将存到永远 一样。”年迈的母亲也含着眼泪说:“从小我们就教导他耶稣说的话:‘人为朋友舍命,人间的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耶利米的人生虽然短暂,却有意义,他的 勇敢救了许多人,我们深深以他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