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第一锄——边疆访宣之路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陆桦 第一次踏上为期半个月的访宣之路。 边疆的福音工作,较其他地方难开展。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宗教,使我们不能和他们明讲福音,只能以慈惠慢慢建立爱的联结。长期的民族偏见和敌视,砌筑了难以逾越的高墙。尤其是过去了的那个腥风血雨的夏日,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多少无辜的生命陨落!W族的有些孩子永远失去了父辈,失去了全家的经济依靠,失去了未来。有些孩子从此过上孤苦的生活,甚至流落街头。 这让本就岌岌可危的民族关系,更陷入仇恨的深渊,彼此认同感越发遥不可及。 这些W族的孩子,就是我们关注的对象。去年的夏令营,我们的弟兄姐妹在美丽天山的脚下,和这群孩子载歌载舞,对他们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今年还是在那里,更来了许多来自各地的大哥哥、大姐姐,陪着他们一起唱歌、跳舞、做游戏。还宰了一头羊。有些孩子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他们几个月前就盼望这一天,像盼节日一样的盼望。 我们这次特地为他们带去了泰迪熊。孩子们用棉花充填泰迪熊,给泰迪熊穿上能区分性别的衣服。X老师长期在边疆工作,对那里极有负担。她告诉所有的家长:“做这个手工的目的,是让孩子懂得,他们就像这些泰迪熊,妈妈、奶奶含辛茹苦地喂养他们,如同他们一点点地为泰迪熊充填……这让孩子懂得感恩。同时,家长也能借此看到孩子一天天长大。” 她又说:“知道你们生活得很艰辛,我们愿意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你们、关怀你们、帮助你们。”听罢,许多家长与孩子,抱在一起哭了。或许他们身边,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讲过这样的话,或许他们已经习惯了周边投来的漠视眼光,或许他们很久没有被重视……  爱,能唤醒麻木;爱,可融化冰封。上帝的爱,让人彼此间不再敌视、隔阂。 《箴言》3:27说:“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 。”我们希望帮助这些孩子完成学业——教育的落后,造成W族人固步自封的观念,且易被人利用。希望他们能走出自己民族居住的圈子,到外面完成学业,然后再回到家乡,造福本族的人民。 要完全打开他们的心,是不容易的。就如同开垦坚硬的土地,当第一锄下去的时候,可能砸到乱石,火花四溅。然而如果没有第一锄,哪来第二锄、第三锄……第一锄,或许我们看不到任何明显的效果,但总要前赴后继,不断开垦下去! 作者从事建筑工程行业,现居上海。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奖之下,必有人信?

小橘灯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近年来,不管是海外华人教会,还是中国国内的一些城市的大型教会,都趁著节日日,举办大型的“音乐会”、“有奖竞猜”等活动。原因是,闲着没事来教会的人太少了。但如果有奖品,有免费午餐,有车全程接送,来的人就多很多。 圣诞节,成了各大华人教会比拼的机会:重金打造的抽奖礼物、明星大腕的助阵、豪华低价的营会……甚至以广告形式登上了报纸! 有些报刊,干脆腾出一整页来,专门刊登与宗教有关的资讯。诸如前不久,看到一家华人报纸,在最显眼的地方,用美图和显赫大字印着“xx团契将于xx日,举办大型圣诞抽奖晚会!特等奖iPad mini一台、一等奖32寸三星液晶彩电一台、二等奖家用电冰箱两台、三等奖微波炉三台,外加10名幸运奖。礼品惊喜多多,尽在xx团契!” 好笑的是,在该广告的下端,刊有佛教慈济最新的赈灾资金捐助公告——慈济xx会员捐资xx万披索、慈济xx自愿者赶赴灾区重地,进行医疗救助等。这两大块内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知当你看到这两个广告时,有什么感受?当一个无神论者看到时,我估计可能会有3种感受:第一,看来宗教还是满流行的,都登广告了!第二,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嘛。一个高调庆祝、重金打造圣诞节、一个高调展示自己的慈善捐款,看来都很有钱!第三,对比一下,基督教拿钱给自己人庆祝圣诞,佛教的拿钱办慈善,看来还是佛教体恤贫苦之人呐! 对此,我作为基督徒,有很深的感触。圣诞节原本是为庆祝耶稣基督的降生,但现今有多少教会,还能真正秉持这个传统?教会在圣诞节时,人挤人,人贴人。可这些人是为了免费的晚餐,为了重金打造的礼物,还是为了钉十字架的耶稣呢? 抓住人的弱点,再加上新奇百变的手段,的确能吸引人到教会。但来到教会后, 是否有人正确地带领他们认识耶稣呢?如果教会本身,眼光已经从上帝那里挪开了,信徒已经越来越冷淡,又如何教导新来的人呢? 来到教会,却看不到耶稣,那么来的人越多,就越有祸!《马太福音》23:15,清楚地记载了耶稣责备法利赛人:“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 这是痛心的!用物质引人到教会不是错误,错误的是把人引到教会中,却看不到那教会的主。 有三样东西,对很多人有致命的吸引力:第一,太美的东西,比如:天然的景色、天生丽质的面孔;第二,美食;第三,物质享受。总结这3种吸引人的东西,无非是圣经所说的,“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 (《约一》2:16)。 奥古斯丁他老人家早就说过:“在人性当中,有一个很深的地方,是这些东西都填不满的”。 然而,人还是会努力尝试,看能否得到短暂的满足。物质带来的喜悦是暂时的,像喝盐水一般,让你欲罢不能。真正能填满空虚的人心的,唯有上帝本身。这是我们基督徒,都深知的。 倘若用尽一切办法,把人拉到教会,却让其依旧忍受灵魂的孤独和无望,那就真如耶稣说的: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太》23:15) 作者就读于菲律宾圣经神学院。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生命为何如此苍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45期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业富士康(其母公司鸿海精密集团,跻身世界500强),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12连跳”的员工自杀事件。随着年轻的生命一个接一个从高空坠落、消逝,那殷红的鲜血拷问著整个社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生命缘何变成难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细数那些一跃而下、骤然逝去的生命,发现他们多为20来岁、风华正茂的青年,甚至还有10几岁的“90后”!在人生如“早晨8、9点钟的太阳”、本当绚丽绽放的当儿,他们却前仆后继地奔向死亡,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在过往10多年中,笔者服事国内年轻学子时,就已经发现,多年来流行在大学校园中的,竟然是“郁闷”、“寂寞”、“崩溃”等词语。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 庞,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们的嘴中不经意间就会蹦出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只趴在玻璃窗上的苍蝇,感觉有些 光亮,但是总找不到出路,最后死在窗台上!”那样青春的年龄,这样老气横秋、悲观厌世的话,着实不能不令人震惊! 生命的四大根本问题            困惑着人、让生命不能绽放出绚丽色彩的原因,是人对生命的4大根本问题没有找到答案:           问题一:我到底从何而来(生命的源头)? 问题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问题三:我为什么要活着(生命的意义)? 问题四:我如何才能活着(生命的依托)?           这四大所谓“哲学上的难题”,让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多少哲人、学士,殚精竭虑、伤透脑筋,也催生出无数宗教、哲学理论甚至主义。然而,却鲜有令人信服、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答案。           其实,在一个不认识真神的世界中,这4个问题,本就无从寻得答案。因为有限的人类,要解答这些超越人类理性限度的问题,实在是有心无力。对此,咱们孔老夫子 就很诚实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连生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死呢!”)西方的存在主义者干脆说:“你问这些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于是,人类便活在一个不知生死、没有意义的“空虚混沌”状态,“像碎片一样活着”(《南方周末》对富士康员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愿地堕地,在泪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欲望和名利中挣扎、沉浮,在心灵煎熬中独自舔抚伤口,也在惶恐、无奈中等待死亡。 来自天上的启示           人类的无助和无奈,在于想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地上提起来,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其实,我们若能谦卑一点,承认人类有限,承认我们的生命已经被罪污染,而 与本源有了阻隔,然后接受来自天上的启示和救赎,那么我们将看见,那4个问题的答案是如此的简单明了:“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 祂,直到永远!阿们。” (《罗》11:36)。            圣经只用了一节经文,就为这4个问题,提供了简单而又清楚明了的答案,那就是: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只要像你!(方周)

本文原刊于《举目》37期 方周        有一位老师叫Sandra,她读了一篇文章,得知在某个国家,有一个学校,急需她这个专业的老师。Sandra一直盼望到外国传播福音,因此,她申请了那个职位。        Sandra到那个学校的第一天,就与校长见了面,校长说愿意和她签两年的合同。当她拿起笔来填表的时候,校长又说:“在你签字之前,我要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信什么教?”她回答:“我是重生的基督徒。”         他说:“我们这儿没有基督徒。只要你在学校,就请你不要提任何和基督有关的事。”她回答:“谢谢你让我知道你的要求。如果这是你们学校的政策的话,那么我不能签这个合同。我今天就回国。”        校长一下子楞住了。然而她决心已下,不愿意接受挟制。校长恳求她再考虑一下,隔天再给他一个答复。        她答应了。那天晚上,在旅馆,她祷告了大半夜,求神向她的心说话。她这样跟神说:“主啊,我花了一大笔钱到这儿来,目的是见証你的救恩。现在,我没法做这个见証了。”         她觉得她的心都碎了。主却对她说:“以前你在自己的国家,用语言传福音;现在在这个国家,你要让我的生命通过你的生活而发出光来。活出福音的代价,比口头传讲福音的代价更大。记得,我来是要服事人,而不是受人服事。做他们的仆人,向他们做出福音的榜样来!”          第二天早上,Sandra回到校长那里,签了一纸合同。          Sandra自愿当了全校“差生”的教师。这些孩子本来个个出名地懒惰、没教养、不爱学习。然而,她的爱,使得这些孩子由最坏的学生,一点点变成了最好的。           Sandra的本事传遍了学校,越来越多的家长请她家访并辅导孩子。她成了深受全校师生和家长喜爱的老师。          当两年合同期满的时候,Sandra去见校长,为她有机会在学校工作两年而表示感谢,并且要回“保存”在他那儿的护照(这是当地政府的要求),因为明天她就要回国了。           出乎意料,校长竟然拒绝把护照还给她。原因嘛,家长们举行了一次特别会议,要求校长不要将护照归还给Sandra,借此强行留下Sandra(尽管这是违反惯例的)。           Sandra对校长说:“我保証六个月后一定回来。但是现在我必须回去,探望我的家人。”           她这样保証了,校长也就将护照还给了她。她接着大胆地向校长请求:“既然这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了,你是否准许我讲讲我的耶稣呢?”           “噢!你讲一整天都行!”            她兴奋极了,跑回住处,放下课本,拿起圣经,回到学校。            那一整天,她从《创世记》一直讲到《启示录》,毫无阻拦地布道。           […]

No Picture
事奉篇

缩水的福音

陈英元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很多人认为,只要一个人口里承认耶稣基督为救主,他就可以得救。以耶稣基督为生命的主宰,则是 可有可无,和得救无关,不妨以后再说。有人甚至认为,基督徒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只要“得救”就好,生活可以我行我素,事奉则是额外的;到了第二阶段 才要努力事奉,为的是“得奖赏”。        也就是说,一个人得救与否,完全取决于他是不是做了决志祷告、受浸礼,而不在于他的生活是否反映出悔罪、付代价跟随主的信心。甚至,他以后若是离开了教会,也会因为做过决志祷告,那一时的感动,就保証了永恒的生命。         这个观念,会导致人在传福音时,先传好听的,比如“平安喜乐”、“主对你一生有美好的计划”等,换来一个决志祷告。至于跟随主需要付代价,则要等到对方信心成长以后,再告诉对方。         这完全扭曲了主的福音,把主的福音变成“免费的福音”、“先进门再说的福音”。         难怪很多人进入教会后,发现自己“被骗了”:“怎么和刚开始讲的不一样?”“什么?每个星期都要聚会?”“还要十一奉献?”甚至因此不愿意在信仰路上走下去。         这种福音观,还导致教会中许多人认为,反正自己已经得救,可以称为“信徒”了,没有必要再付出代价去当“门徒”了。教会里常常是20%的人服事80%的人,因为80%的人始终没有进入“第二阶段”,而且还理直气壮。         这是“缩水的福音”!持这种福音观的人,只记得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10),却忘记“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4-17),忘记“主”不 仅仅是一个称谓而已——当人称耶稣为“主”的时候,是要接受耶稣基督对自己完全的掌管和主权的!          接受“缩水的福音”来教会的人,多数变成“坐”礼拜的基督徒——信主时不清楚要走的是窄路,信后也不谈信仰的实践。难怪许多教会无法成为神的见証人,反倒颓丧、软弱,沦为社会的“边缘价值”群体。 何谓跟随         圣经中主耶稣说“跟随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路加福音》9:57-62,讲到三个要跟随主,却被主拒绝的例子:          有一个人对主说:“你无论往哪里去,我要跟从你。”主的回答却是:“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指出那人不清楚前面的道路是艰苦的,随意说要跟随。主拒绝他!          另一个说:“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主回答他:“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那人找借口,下不了决心,主拒绝他!         还有一个人说:“主!我要跟从你;但容我先去辞别我家里的人。”主回答他:“手扶著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留恋、踌躇,主也拒绝他。         这三个人都是带着某种程度的“信心”来到主面前的,但都被主拒绝。         主耶稣用了许多比喻,说明跟随他进神的国,是什么样的过程。这个过程往往包含了: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另类数学计算法

鹏程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金钱、权势等已成为现今衡量成功的标准,人们从这样的“标准人生数学计算法”出发,穷一生去争取。但是,圣经中的耶稣,却有着一种天国的“另类数学计算法”,与世人的标准和价值观全然迥异。           耶稣讲过一个比喻:天国好像一个家主,清早出去雇请工人到他的葡萄园工作。他和工人讲定的工钱是一天一个银币。他在早晨九点、中午、下午三点,甚至下午五 点,不停地到外头雇请工人。到发工资的时候,那家主把所有工人都叫来,给了每人一个银币。那些从清早工作到傍晚的雇工就很不满意,且发牢骚,因为自己做得 比其他人多,得的工资却一样。家主见状,就对他们说:“朋友,我没有亏待你。你我不是讲定了一个银币吗?我照自己的意思,给那后来的和给你的一样,你就因 我的仁慈而嫉妒吗?”(见《马太福音》20章)           现实中,有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雇主,抑或是他的数学逻辑有问题?           耶稣还有 另一比喻:有一人拥有一葡萄园,由于要出远门,就将葡萄园租给了一个佃户。到葡萄成熟时期,就派了仆人到佃户那里,向佃户收取一部分果子。佃户却打了那个 仆人,让他空手而归。园主陆续派了许多仆人,有的被打,有的被杀。最后,园主派了他的独生爱子去,但那些佃户却杀了他,以霸占葡萄园。(见《马太福音》 22章)           现实中,难道园主会不知道,派遣他独生子去葡萄园是多么危险吗?他为何不多雇几个得力保镖陪伴他的爱子,以策安全?怎么算,都不会比失去爱子的代价更大吧﹗这又是哪门子的数学?            还有一个故事,记载在《马可福音》14章。耶稣知道他不久后要被人钉在十字架上,在往耶路撒冷途中,他参加了一个筵席。席中,一位名为马利亚的女子,非常敬 爱耶稣,随即拿了约半公斤珍贵纯正的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并用自己的头发去擦。有个耶稣的门徒就不屑地说道:“为什么不把这香膏卖三百银币,赒济穷 人?”耶稣却回答:“由她吧……你们常有穷人跟你们在一起,但却不常有我。”           是的,一向视穷人为朋友的耶稣,为什么会容许人挥霍三百银币(相当于一年的工资),只为买香膏抹他的脚呢?这又带来一个问题:这做法值得吗?以一般的算法,那不是浪费是什么?外面可怜的穷人多得很呢﹗           新约圣经中,这样不合“标准计算法”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因为上帝的“计算法”,是人意想不到的﹗他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他如何将恩典施予人(家主发工资 的比喻)、差派独生爱子到世上受苦受死(园主派爱子到葡萄园的比喻)、他对奉献的标准和代价的定义(贵重哪哒香膏的故事),这一切都不符合一般的计算法, 是彻底将人的价值观来个大翻转。           然而,也只有这样,福音才叫做福音。           关乎舍己、牺牲、谦卑、恩典、慈爱、奉献、摆上……等等的真理,都不能用数字计算出来,而这却是福音的本质与能力,它完全可以把人原有的观念、想法和价值观,都180度扭转过来﹗ 作者现任职于马来西亚一所福音机构,担任记者。  

No Picture
事奉篇

笼里的狮子

钟德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基督教不只是一系列的真理,乃是用大写的“T”所写的(全备)真理。这(全备)真理是关于全部事实, 不只是宗教的事。以圣经为本的基督教是关乎全部事实,并以理性持守这个(全备)真理,以及在此真理光照下的生活。 ──薛华(Francis Schaeffer) 准备         进化论已统治科学界一个多世纪。世界的力量长久以来尽其所能地攻击基督信仰。自去年(2005)发行了纪录影片《这位不曾存在的神》(The God Who Wasn’t There)之后,今年夏天将连续上映两部钜片《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5/19/06)和《兽》(The Beast)(6/6/06)。面对这场属灵的争战,你准备好了吗?         薛华,这位20世纪伟大的基督教哲学家,道出了基督信仰中这个关于真理的极重要的事实。然而,我们今天的文化却一直说著谎言。 谎言         这个谎言告诉我们,信仰是个人的,仅仅存在于精神领域,并非是关于客观世界的真理,并且也并不存在什么绝对的真理。正如Discovery Institute(www.discovery.org)的知名高级研究员Nancy Pearcey指出的,这就导致了一个关于真理的“两层楼”的模型:上层是主观性的,只是相对于某些群体(即个人的信仰),下层则是客观性的,并是普遍正 确的(即普遍事实)。         结果是造成了一种分裂的生活型态。在这种生活型态下,我们的信仰被锁进由教会和家庭组成的个人领域。于是敬拜只是礼拜天的事,其余的六天就以世俗化的态度来生活。在教会里学圣经故事和知识,在教会以外则学习科学方面的知识。我们便生活在两个分离的世界里。所以也就不难 理解,为什么在美国教会长大的年轻人,有70%在进入大学一二年级后,就离开教会了。        宗教历史学家Martin Marty说,我们这世代,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基督教被限制在个人的空间,很大程度上停止对公众领域说话了。         结果呢?不光我们失去了为世界作盐和作光的作用,我们还进而被这世界的文化所改造了。作为生活在后现代思想文化中的基督徒,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基督的救赎不仅仅是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出来,也恢复了我们被创造时所被赋予的使命。神不仅是灵魂的拯救者,祂也是创造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