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苦难是必须的吗?(吴献章)

约伯并没有在所受到苦难中得到答案,但经过两次的“宇宙之旅”及“动物奇观”后(参《伯》38-41),约伯深感自己的无能及渺小,发现苦难是一个奥秘,而人真正所需的,并不是上帝公义的回应,而是与上帝有一段相遇的历程。 […]

编者的话

举目73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3期。 文/谈妮 耶稣说,在世上,我们有苦难;但我们可以放心,因为祂已经胜了世界。并且,我们对上帝的信心,将使我们在基督里有平安。我们所拥有的忧愁,也将变为没有人能夺去的喜乐(参《约》16)…… 吴献章以约伯为例,说明上帝的安慰,会胜过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华之惠现身说法,在至亲身陷卡达冤狱的两年间,经历了客西马尼园的挣扎,体会到“尊崇上帝”。陈良在两个特殊儿出世的前后,更新自己的价值观,学习以上帝的眼光评价人,并放下自己的意愿,和上帝更亲近。 吴蔓玲则说明,人若不怕苦难的欺压,就能绽放出美丽的光彩,成为他人的祝福。欢欣提醒,苦难使人谦卑,去思考生命的本源。王倩倩孩子染毒的羞辱,反而成为她从事戒瘾辅导的呼召。陈培德介绍了杨腓力——这位牧者认为,苦难使人重新建立对上帝的信心。 苦难的另一个面貌,是恐惧、是焦虑,如艾溪对《鸟人》的解读;苦难也是昨日之梦,是昔日辉煌的荒凉与战争的残酷,如王星然笔下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但亲历保钓运动的熊璩,却见证跟随主的人,苦难不是走向梦碎,而是更新自我认识。 这时,临风以ISIS为例,说明极端的神学观,足以造成巨大的苦难;邓洁明、谢昉劝我们要转换观念,不可在钱财上成为牧者的“苦难”。 最后,王恺婷因为 “盼望”,因为基督在十架上的爱,虽然心中有诸多困惑不得解,但仍愿意相信,黑夜过后必有天明。

No Picture
流行文化

驯龙(吉鸣)

爪戈(Drago),一位利用龙来毁灭和控制万物的暴君出现。他轻易地控制了夜煞龙 “无齿”,使“无齿”在无意中杀害了“打嗝”的父亲 …… 而 “打嗝”却用最温柔的声音,呼唤著“无齿”,手不断地伸向它,轻轻按着它的头颅,告诉它,父亲的死不是它的错。它是他的兄弟,他最好的朋友。 […]

No Picture
流行文化

飞鸟的恐惧——关于电影《鸟人》(艾溪)

墨西哥裔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1963),因此片在2015年2月22日,获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best director)。此片亦得了最佳影片奖(best picture),原创剧本奖(original screenplay )及最佳摄影奖(best cinematography),可谓是2015年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伊纳里多一向注重挖掘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善于剖析、再现人彼此间的依赖和矛盾,此片元素极为丰富,但导演着墨最多之处,还是在于自我价值不确,及对爱的焦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