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职场也是事奉工场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陈庆真     根据统计,现今社会上有三分之二的人口,一生中花三分之二的时间工作,基督徒也不例外。既然神允许这么多的人,花这么长的时间在职场上,那么神对祂儿女在职场上的旨意是什么?基督徒的职业观又是什么? 一、不健康的职业观 1. 职业有贵贱之别       理论上我们都同意,不论职业的性质如何,都是一样的重要与尊贵。大学校长与工友应受到一样的尊重,但现实却并非如此。尤其我们中国人,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士大夫”思想影响之下,职业有阶级之分,就形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2. 职业有“圣”、“俗”之分       使徒彼得在《彼得前书》2:9中,称我们属神的儿女为“君尊的祭司”。既为“祭司”,其事奉就不应有“圣”、“俗”之分。        旧约时代有两种祭司:一种像先知耶利米,专以祈祷、传道为业,具有属灵影响力的恩膏,我们按旧习称之为“圣职”。另一种如先知但以理,也是有恩膏的祭司,只是他并非是专职的传道人。      仅因但以理的工作在属世的范围内具有影响力,是否就应称之为“俗职”?这种由中世纪遗留下来的“圣品制度”,仍然存在于教会信徒之间,认为只有全时间做传道或宣教士的才是“圣职”,其他在社会上工作的都属“俗职”。但是,由但以理和耶利米的例子看来,举凡被神恩召,按照神的旨意,忠心作圣工的信徒,都是祭司,何来“圣”、“俗”之分? 二、圣经中的职业观 1. 工作是神的赏赐和祝福       很多基督徒认为,每天上班是为“五斗米折腰”,或是去“替法老烧砖”。这种观念,也许是受了《创世记》3:17-19,人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影响,因而认为工作是一种咒诅。     其实这句话,是神在亚当犯罪之后说的。犯罪之前,亚当与神有很好的关系,他是快快乐乐的享受工作。后来因为犯罪堕落,地也受了咒诅,才有“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结局。      我们现在既然已经被拯救,是从埃及地被释放出来的自由身,就不再是为法老烧砖,而要如《传道书》所说,工作是神的恩典与祝福,是神让我们在劳碌的工作中享福(《传》3:13)。 […]

No Picture
事奉篇

恒爱光辉──贾艾梅(Amy Carmichael, 1867-1951)(魏外扬)

魏外扬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如果以星星来形 容散布于天涯海角的宣教士,那么每一种星星都有她的光彩与价值。在前一课中,我们看到耶鲁毕业的年轻富翁波顿威廉,二十六岁就死于开罗,这是一颗耀眼的流星。我们也看到一生为回教世界奔走呼喊的史文模,这是一颗稳健的行星。在这一课中,我们要看见贾艾梅这颗悬挂于印度南端的恒星,五十多年没有离开过,她将 上帝的恒爱光辉投射出去,穿透印度社会的严密阶级与种种陋习,为印度的孩童带来极大的祝福。 一、棕眼珠的女孩 贾艾梅是一个棕色 眼珠的英国女孩子,但是她喜欢蓝色,于是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向上帝祷告,希望换成蓝色的眼珠。上帝没有答应,小女孩觉得很失望。一直要到小女孩长大后来到印 度,为了抢救被卖给寺庙的小孩,常要冒充是印度人,她才明白上帝保留她的棕色眼珠,是为了让她看起来更像印度人。         艾梅成长于北爱尔兰的贝尔发斯特 (Belfast),父母都是敬虔的基督徒。父亲经营面粉工厂,在地方上深受敬重,却在艾梅十八岁的时候突然病逝。身为七个子女中的大姐,艾梅只好帮助母 亲挑起家计重担,以及教导弟妹们的责任。艾梅对教会的事工也很热心,尤其是关心工厂的女工们,为她们募款兴建可容五百人聚会的场地,命名为“欢迎厅”。这 里除了有查经班、祷告餐会、福音聚会之外,也有夜校、缝纫班等课程,后来艾梅在印度的事奉型态,可以说在这里已有了雏型。        当时英国兴起一个属灵运 动,渊源于在凯锡克(Keswick)举行的研经培灵会,强调基督徒生命的深化,过得胜的属灵生活。贾艾梅深受这个运动的影响,而且还是领导人之一魏若柏 (Robert Wilson)老先生的干女儿,难怪她后来会具有那么超越的生命品质。而当凯锡克基金会决定开始支持宣教士时,早就预备自己献身海外宣教的贾艾梅,也顺理 成章地成为他们的第一人选。倒是魏老先生有点不舍,因为他在失去亲生女儿后,已将所有关爱转移到这个干女儿身上,巴不得她能长期留在英国。 二、庙童的母亲         1893 年四月,贾艾梅抵达日本,开始在亚洲人中间的服事。比起后来的印度交响曲,日本时期只能算是短暂的序乐。她透过翻译与日人谈道,也经历一场从老人家身上赶 出狐灵的属灵争战,但经常性的神经痛使她不得不寻求转移服事的工场。终于在到达日本十五个月后,艾梅启程南行,途经中国上海,来到印度旁的锡兰。         这次行程连她的主要支持者凯锡克基金会事前都毫不知情,因而对她颇有微词,也可见艾梅早年我行我素的性格,很难与人共事。后来她在印度竟成为众望所归的大家 长,想必是上帝精心琢磨的结果。在锡兰时,艾梅接到干爹魏老先生中风的消息,于是赶回英国探望,然后再度东来,在1895年11月抵达印度。从此直到 1951年年初,贾艾梅五十多年未曾离开印度一步,留下宣教史上一项罕见的记录。         印度面积辽阔,贾艾梅事工的中心位在印度半岛南端的杜那瓦 (Dohnavur)小镇。当时这里和印度其他地方一样,有一种在宗教美名遮盖下的邪恶风俗,就是将小女孩卖给寺庙,让她从小学习歌舞才艺,然后还未成年 就被“嫁给神”当作童妓来践踏。从1901年三月间收容第一个庙童皮娜(Preena)开始,杜那瓦就成为印度庙童的希望之地,贾艾梅也成为许多获救庙童 的“阿玛”(Amma),这是坦米尔语对母亲的称呼。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德国华人学生宣教工场初探──中短期宣教队与当地宣教士的配合事奉

朱乐华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接力式宣教         在中国留学生的眼中,东德原不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区。1989年中国发生六四事件后,大批学生涌出国门,不断为出国留学寻找新的出路。同年,柏林围墙倒塌,德国走向统一,原来的东德开始重建,中国学生开始注意东德(现称德东)的学校。         美国“九一一”事件之后,进入美国的中国学生减少。许多学生转往欧洲。德东的中国学生激增。美国华人教会对德国的华人学生宣教事工开始重视,许多教会及团体 认领德国不同的地区,作为重点服事、援助的对象。有的每年差派短宣队,在特定的地区向学生传福音。也有的差派为期一两年的传道人去建立教会。近来,更有接 力性的中期宣教(或称季宣)小队,去关怀这些地区的学子。欧洲华人学生宣教的事工,似乎欣欣向荣,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事实上,廿多年前,德国的华人学生福音工作,已由英伦华侨布道会,及海外基督使团开始(注1)。多年来,虽频有短宣队从美国及远东来到,真正长期投身进入德国的华裔宣教士,却仍屈指可数。从华裔人数与传道人(宣教士)的比例来看,在德国宣教的工人实在太少了。         笔者服事的教会,在过去十多年中,每年都差派同工前往华人学生较少的芬兰,与当地的华人基督徒同工,并协助建立了赫尔辛基华人福音教会。最近这次,我们有近 三个月在欧洲,在德东有七周,稍稍了解了这些宣教工场的需要。因而将心中的一些想法写下,与同受圣灵感动,对这块禾场有负担的弟兄姊妹和教会分享。         如众所知,短宣能达到的效果有限。许多短宣队在热心传福音中,作了美好的见证,带领人信了耶稣。但短宣队走后,初信者却因缺少跟进,失落的比例很高。         有鉴于此,许多热心的信徒,或刚退休的信徒,开始出来作一至三个月的宣教工作。如果不同的几个团队,前后相接,固定关怀某个地区,此即所谓中宣(季宣)接力。那么对于宣教工场来说,就等于有了长期的宣教士。这种方式,是短宣的延伸,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宣教形式。         以往交通不便,费用昂贵,要从事宣教工作,莫不作长期宣教的安排。近年来,交通、电讯发展迅速,世界已形成地球村的型态,短期宣教应运而生。 协调与配搭         按说,长期及短期宣教,应该相辅相成,使宣教工作更趋完善。然而如果配合不当,往往造成反效果。         当大家看到工场的需要,会有许多人力、财力的投入。为了避免某些地区有大批团队涌入,而某些地区却缺少人去关怀。由一个机构来对短宣的人力、物力作协调分配,实为必要。         在神的国度中,作为仆人的宣教者,实在是没有资格自选工场。我们这些愿意参与宣道的弟兄姊妹,固然应该寻求神的心意,而整个华人教会,也应彼此配搭,共同协力。         在考虑工场时,不能只以经济效率、工作成果,作为决定工场的因素,更不能以此作为日后评估成效的标准。否则,以往去偏远地区的宣教士们,就全不符合今天的宣 教“评估指标”了,因为他们费时、费钱、费力,似甚“愚拙”。而耶稣讲的那个一百只羊失去一只的故事,也太不符合今天的“经济原则”了。         另一方面,如果没有协调配搭,先到某个地区的宣教队,往往会把该区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别人无法再参与工作。虽然对于华裔人数较少的地区,实在没有多队进入的必要。事实上,由于短宣的工作产生不了太大作用,如有别队相互接力,更为实际。 况且现今交通方便,资讯联络容易,我们这些参与短宣的人,不能再有“地盘主义”的想法,重蹈以往某些差会在中国宣教的覆辙。同样,在工场上的宣教士,也不能以为自己是工场地区的老大或先驱,就摆出一副主教脸孔,要所有短宣者(注2)向之报备。         宣教士虽然长驻工场,要照顾好多的聚会点,难免疲于奔命。而且,也不可能兼顾大片工场,倒不如多为地区作协调的工作。短宣者来到,正是宣教士的助力,应该是求之不得的。想想看,以往的宣教士,哪有这样的帮手?因此,在这个新的宣教形式中,协调配搭何其重要! […]

No Picture
事奉篇

来吧,我们一起去关心德东的孩子!

范钱致渝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2004年9月《举目》杂志,登载了笔者一篇有关德东校园事工的调查报告,叫做〈谁来关心这些孩子?〉现在再报告这一年多以来,神在德东校园里的作为。这是为了感恩,也为了鼓励更多主内的弟兄姊妹,加入关心的行列! 一、一年来进展神速 简单的说,近几年来中国留学生狂潮,涌向欧洲,涌向德东。大量德东的学生,在孤单困苦的情况中,特别渴慕福音。 2003年底以前,德东华人的校园福音工作,只限于由北美俄亥俄州一个教会支持的3个团契,基督徒人数少而孤单。然而至2005年8月,德东已经有了9个团契也有 更多的工人加入工场。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对全职宣教士。此外,从“德东校园事工”(EGCM)去了7位工人,每次去几周或几个月,长期关心德东的学生。开始 有领会的讲员,还有“德国中文图书馆”的忠心支援。 由全职宣教士举办的联合聚会,也开始成型:2004年底,“第一届德东华人学生造就营”有85人参加;去年4月里有20多位德东各地团契的同工,接受海外校园所举办的查经训练;5月里,第一次德东团契联合联谊布道会,有160人参加。 二、生命点燃了生命 德东这样令人兴奋的增长,是近年圣灵在欧洲各地华人留学生中间,奇妙恩典的一个篇章。只要有人愿意去,圣灵就能让福音的工作,像雪球一样滚起来。 下面向您报告一些开荒、布道、跟进、关怀和训练工作的实例。在这些实例里,您会看见圣灵奇妙的医治和拯救。您也会看见,有更多的庄稼在等候更多的工人出去收割。 1. 皮蛋瘦肉粥 美国有一位六十几岁的弟兄,留下全年的假期,又向公司买了两周,去到德东一个三万人口的小城,就因为这里有500位二十出头的中国游子。行前他在教会里拜师学厨艺,然后拖了沉甸甸的中国干货,到达小城。 十一月的德东,风雪交加,白日苦短,老弟兄一腔主爱,却是形单影只,匹马单枪。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这个连慕道友都没有的校园里,证明耶稣是真神呢?他当然没有开同工会商量的奢侈,无计可施之下,居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我也能像主耶稣一样行个神蹟吗多好!”         继续往下想:“主耶稣是怎么让我信祂的呢?是靠祂的神蹟吗?不,是靠祂十字架的爱!”于是跟房东说好话,分批请同学吃饭聊天。学生们没想到去年只谈读书和福 音的大博士,今年却推出了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八宝饭,烤鸭……乡情带出来了大孩子们的赤子之心,一连串个别的约会里,友情和福音都得以敞开交流。学生们 在学习上得着参谋和鼓励,交友上得着倾听和引导,更听见基督救恩的真实宝贵。他们开始看《游子吟》,《耶稣传》,《神州》,《十字架》,他们的心开始向神 打开。         弟兄离开以前,开了一次布道会,由慕道友邀请来宾,也请慕道友拿了歌谱和光盘回家,学会了诗歌来领诗,当天这个领诗的慕道友作了决志祷告。弟兄又跟当地德国教会联系好,及时开始了星期五德语会话的福音预工。现在他仍然藉电话关心着其中一些慕道友。         但在这个校园里,还有五百个这样的年轻学生,需要有人去长期住定,关心他们,带领他们信主,建立团契。不只如此,像这样的校园,在德东还有几十个,成百成百的中国孩子在等待着爱和希望的福音。 2. 交友新知 在一个团契的“交友与婚姻”讲座里,来了好些新客,专注倾听,投入讨论。此后有一位漂亮时髦的女孩子,不断地把家里带来的珍贵中国食品,搬来送给同工。为什 么?“老师,我们太感谢你了!你不可能想像得到,你给我们的有多宝贵!爸爸妈妈都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这些事情!         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真爱是这样的概念,也没有听说过上帝对我们的好意,不知道祂为保护我们而设的界限!我还不是基督徒,可是我要谢谢你们对我们真诚的关心!”感情问题是许多同学切身的烦恼。本来, 在这个年龄里,恋爱、失恋并不稀奇,特别的是未婚同居的现象普遍,一张机票就回国堕胎,暴力事件时有所闻。暴力的结果有时是递解出境,有时是判刑坐监,甚 至有一个中国男孩在殴打女友被告以后,在监牢里因羞愧吊死。 3.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5:世界不配有的人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在主后70年攻陷耶路撒冷的提多(Titus)将军,于79年继承父亲维斯帕先(Vespasian)之王位,成为罗马皇帝。两年之后驾崩,因无子继承,由其弟窦米田(Domitian)出任罗马皇帝。窦米田执掌此至高无上的皇 权,共15年之久。维斯帕先的功业彪柄,被尊封为“世界的重建者”,因他结束了尼禄死后内战群雄割据的乱况。提多的才情出众,广得其臣民的敬爱,也被尊为 “人类的至爱”。他们两位都是死后被其臣民尊封为神,如同凯撒、亚古士督、革老丢在死后也获此殊荣。         然而,窦米田并未等到死后,才加入封 神榜,他认为自己在生前就应被封为神。他给自己加上的封号是“我们的主与神”。当然,这是他等不及死后,事实上他也等不到。因为在他死后,他的臣民拒绝让 他加入封神榜。窦米田不像其父与兄广得人缘,他的闷闷不乐个性,与提多的和蔼亲切,形成尖锐对比。他在任期后半段,猜忌之心越来越重;他知道在罗马元老院 中有其敌人,就先下手除灭一些元老院中的反对党。 窦米田的逼迫 在窦米田疑心之下诛灭的众人中,有几位值得特别注意。其中最杰出的,是他的堂兄弟克理门(Flavius Clemens),主后95年担任罗马执政官。克理门的妻子窦米提拉(Domitilla),是窦米田的外甥女。狄奥卡西(Dio Cassius)的《史记》书中记载:克理门与其妻,因“无神论”(指不信罗马神明)的罪名被交付审判,也有许多人沦入犹太教而被以此罪名定罪。克理门与 一些人被处死;另有些人家产充公;窦米提拉被放逐海岛。克理门与窦米提拉的案件,最惹人注目,因为他们与皇帝窦米田的关系,是如此亲近;事实上,窦米田早 已指定他们的两个儿子为王位继承人。这两个孩子的后来遭遇不详,从历史中消失了。         克理门与这些人被定罪的罪名,实在是耐人寻味:“犹太教与无神论”。窦米田镇压犹太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抽犹太人重税,对改信犹太教者课以重罚,防范犹太人可能的叛乱。但是,若说窦米田是以其对付犹太人的 政策,来对待他的亲戚与其他贵族人士,则不太可能。其实,根据窦米田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曹操心态,很可能是担心他们在政坛得势,造成 威胁。窦米田深知要铲除这些有潜力的对手,必须找出罪名,以获得元老院审理定罪。什么罪名根据呢?是不是因为他们是“基督徒”呢? 克理门夫妇是基督徒 这是传统的看法,可信度颇高。罗马史家苏东尼(Suetonius)在其《窦米田生平》书中,说到“克理门因其不积极参与政坛生活,而遭众人的轻视”。克理 门的“不积极参与”,可能是指他回避“执政官”公职有关的一些场合,那些应酬与其基督徒信仰不合。更强的证据是考古学的发现:在罗马“亚得提纳大道 (Via Adreatina)”上的“窦米提拉坟场(Cemetery of Domitilla)”,这是所找到最古的基督徒墓穴之一。墓穴内的刻文指明这是“窦米提拉及其家族”的坟场,在第二世纪起始就已经使用,而且持续扩大延伸,直到第四世纪,里面有殉道者的墓地供人瞻仰。假如窦米拉提不是基督徒,就无法解释。         在罗马另有一很古老的基督徒坟场,名为“百居拉坟 场(Cemetery of Priscilla)”,座落在“撒拉瑞亚大道(Via Salaria)”,里面有一罗马贵族“格拉伯瑞(Acilius Glabrio)”家族的墓穴。格拉伯瑞在主后91年为罗马执政官,也是在95年被窦米田处死,罪名也是“犹太教与无神论”。狄奥卡西记载说:格拉伯瑞不 […]

No Picture
成长篇

约书亚征服迦南地(下)

陈庆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四、约书亚的南征与北讨         攻陷耶利哥后,约书亚继续率领以色列民众攻打艾 城、伯特利、基遍、拉吉、底壁,玛基大等城市。随后又向北讨下夏琐等城。其间除了因为以色列人的轻敌以及亚干犯罪(《书》7章)而败于艾城外,可说是一路 所向无敌。细读约书亚南征北讨的战略战术,可圈可点,胜过孙子兵法。考古家亚丁在夏琐的发掘中,也再次証明圣经记载约书亚的军事征服。        约书亚将北方的城市破坏,唯独将夏琐彻底烧毁,留下了厚厚的灰烬(《书》11:10-15)。亚丁将这场焚烧形容为“空前大摧毁”。残垣败壁中,有被高温烧成透明的 砖块,被烈火融化的黏土器皿,以及在高压下爆炸的石块,在在表明当时的火势凶猛,温度可能高达摄氏1200度(一般燃烧温度约摄氏700度)。夏琐是迦南 地北的精神王国。这种彻底烧毁証据,使得“渗透论”与“造反论”无立足之地(注5)。         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的时期,也是迦南地政治局势最不安定的时期。虽在埃及的间接控制之下,法老对巴勒斯坦的兴趣只限于收纳贡物,绝不介于各城邦间的战争,也不为任何流血事件而操心。在埃及的统治之下,迦南这块土地 人口缩减,元气被吸吮得干干净净。这些现象可从埃及阿玛那(Amarna)出土的四百多块阿玛那档案反映出来。         这些泥板是以楔形文字写成,其时间 是公元前1,400到1,300年(见图)。泥版中有十多块是迦南人在急难中写给埃及法老阿曼贺泰普三世(Amenhotep III)及他儿子阿肯那顿(Akhenaten)的求援信。其中示剑王、西顿王及迦巴勒王等的求援信内容大同小异,大致如下:“大王陛下,我至高的太阳神 啊!我是你忠心卑贱的仆人,从来没有造反的行为。先前大王赐给仆人的土地,如今已沦入一群希伯来人的手中了!大王若不赶紧以战车来救援我们,臣子就再也见 不到天日了!”。可惜埃及的法老王不闻不问,信件归档了事。这些信件証明了迦南人在“军事征服”下的困境(注6)。 五、洁净迦南地 耶和华要洁净迦南地,是祂在创世前所厘定救赎计划的重要环节之一。约在公元前二千年,耶和华神就与亚伯拉罕立约,要赐给祂的子孙一块圣洁的土地,在其上孕育 一圣洁敬虔的民族。神一再晓谕祂的百姓要圣洁,因为神是圣洁的。数千年后,神的爱子耶稣基督要成为这圣洁民族的后裔,降世为人,并代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 架上,以完成神救赎世人的计画。耶和华神在此伟大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吩咐亚伯拉罕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         为什么上帝要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其实远在亚伯拉罕以前,青铜前期(3300 BC-2300 BC)的米索不达平原是具有高度的文明。我们在〈亚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弯〉(《海外校园》第65期)一文中已简述了当时迦勒底的都市文明及教育制度。其最 大的城市以伯纳(Ebla)就有二十六万居民,与之有贸易关系的广大腹地包括了米吉多、迦萨、夏琐、拉吉、约帕等城。但就在公元前2300到2100之 间,这高度的都市文明竟转变成乡村文明的水准。这种罕见的文明倒退现象,人类学家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在这段时间埃及法老对东北方进行的骚扰破坏;另一更 可能的因素是亚摩利人的入侵。        按圣经的记载,亚摩利人与西顿入、赫人、耶布斯人、革迦撒人、洗玛利人、哈马人等同为含的儿子迦南的后代(含是挪亚 的幼子)。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他们由阿拉伯往地中海方向大迁移。这个被称为“五谷不分”的亚摩利民族,个性粗暴强悍、骁勇善战,所过之处,如风卷残云,很快就将原有的精致文化夷为粗犷的部落文明。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四之一) ──解经与敬拜

陆尊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如果你正在问“我如何能够读好圣经”,那么我想告诉你这篇文章正是为你而写的。在今后的“举目”中,我预计探讨四个关于解经的话题:(一)解经与敬拜:我如何能够有一个敬虔的读经生活?(二)解经与正统:究竟解 经的标准在哪里?(三)解经与世界观:我如何面对圣经与这个世界的冲突?(四)解经与文学:圣经的文学如何帮助我们正确地解经? 为什么我读不懂圣经?         说真的,如果我们可以承认自己真的不懂圣经,我们已经向前走了第一步。至少,我们没有陷在“自以为很懂圣经”的傲慢中。因为,没有什么比骄傲更能妨碍我们明 白神的话语。圣经说:“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书》8:2)”我自己读圣经的时间里,因着骄傲的态度,有百 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完全浪费掉的。我的心那样急躁,匆匆地来到神面前,还没有开始听神想要说的话,已经又匆匆地走开了。我的心又是那样自以为是,只想在圣经 里寻找与自己想法一致的讯息,好証明自己有多么聪明,又随随便便地将自己的想法“读进”圣经里。我还是假冒为善的,因为我只想增加自己的知识,却毫无诚意 让自己被神的话改变。如果你和我一样,那么就算有几十年的读经生涯,你能从圣经中领受的也仍会很少。 读圣经是一种敬拜         但是,当主耶稣在以马忤斯的路上向两个门徒讲解圣经时,他们的心就火热起来(《路加福音》24:32)。神的话语应该使人的心里火热,使人的灵魂苏醒。当门 徒们不明白圣经时,主耶稣不是安慰他们,而是责备他们:“无知的人哪,……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路加福音》24:25)我的读经生活如此地枯干,不 是証明我需要更多的智慧,而是証明我需要悔改。光是打开圣经读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需要真正地想被神的话语改变。读圣经需要操练谦卑、忍耐与顺服,读经也是 一种敬拜神的方式。 噢!原来神想要讲这个!         基督教所传的上帝是一位启示的上帝。神 说话,人听从,再没有比这个更自然的事。每一次我们打开圣经,都是预备用聆听的方式与神交往。《传道书》5:2说,“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 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一个真正聆听神的人,不会自以为知道圣经里的信息,甚至不会默认圣经所要谈论的主题。而一个自我中 心的人,虽然翻开了圣经,却永远只对自己想要问的问题有兴趣,对于神想要讲的事却漠不关心,以致来到这位启示的神面前,却没有真正的沟通。         我确信,如果你从不曾因读圣经而感到兴奋,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在聆听神。可能今天早上你翻开圣经,你想知道怎样改善自己的生活,但圣灵要说的却是基督复活 的荣耀。你会想,基督的复活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的是实际生活的建议。圣灵不断地想要告诉你,基督的复活是重要的,是你一切生命力量的源头。但不幸的 是,如果我们的注意力一直留在自己的问题上,我们根本就没有在听神的话语,也就不知道如何从圣经、神的话中得着日常生活的力量。 嘿!你仔细地读过上下文了吗?         错误的解经,伤害我们的灵命又浪费我们的时间。但我们还是不断地大量制造错误的解经,为什么?因为我们缺乏耐心又缺乏敬虔。一个真正在聆听神的人,不会在还 没有听完神所说的话以前,就骤下结论。举例来说,当我们读到《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我们可能会想,如果神的独生子 是神赐给全人类的礼物,那么神一定会拯救全人类,对吗?可是如果我们继续读3:36“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上下 文不允许我们作出“普遍得救”的解释。其实,大部分经文的疑难,都可以在上下文中或相关经卷中找到解决的线索。 你愿意先放下你的怀疑吗?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身临其境,心入之中 ──读《天路之旅》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一、把自己投身在圣经的叙述之中 “在途中”,从这个客旅 的他乡,到那个美好的故乡,这就是基督徒一生的路。走路,开车出远门,得带一张地图。麦葛福(Alister E. McGrath)写了一本书──The Journey: A Pilgrim in the Land of the Spirit,中文将书名译成《天路之旅──信仰追寻的地图》。这是信仰之旅,只有用心灵才能看懂这张地图。         上路了。我们边看边走,边走边看。 先看圣经,看福音书。为了能看明白这圣书,要先反省自己的看书方式。从启蒙时代到现代,“西方的基督教深受一种特殊的思想方式所影响”,就是“启蒙”。“启 蒙”的基本要求是对事物多加了解,它认为运用理性可以解释一切(注)。这就忽略了人类的想像力,以及感觉情绪对人的影响。圣经不只是影响我们的思考方式, 它也改变我们的想像和情绪,改变我们如何地体验这个世界。因此,学习圣经必须把思想、想像和情感连接起来。         麦葛福也曾经只用干巴巴的几根脑筋读圣 经,但他读不下去了。这时,他发现了中古时期的基督教作家舒特芬(1367-1400),舒特芬讲到默想经文:“默想是把你所读所听的话很勤快地用心灵来 接受,很诚实地加以反复思想,一直以某种特殊的方式燃起你的情爱,或者启发出你的悟性的一种过程。”(第22页)“燃起情爱”,“启发悟性”,这为麦葛福 打开了心灵的一扇门户,从此他开始探索“如何把自己投身在圣经的叙述之中”(第23页),就是说:当圣经说明事件是怎么发生时,它允许自己身临其境。         中古晚期的另一位作家卢道夫具体地揭示了这种读经方式:“如果你想从这些(福音情境)获得心得的话,你必须用全部心思中的情感力量,用爱心关怀,用抛开一切 忧虑而持久不衰的喜悦之心,把自己置身于耶稣所说所作的情景当中。在听着看着这些事怎么被阐述时,就仿佛是在现场亲耳听,亲眼见。因为这些事对那些渴望去 思索的人而言,极为甜美,对那些亲身体尝的人而言,更是甜蜜。而且虽然这些所阐述的大半是过往事迹,但你必须把它们当成是发生在现实的事件来思想,因为这 样能让你尝到更大的甜味。所以要像是发生在现时一般来读事件,让过往的事像发生在现时一般呈现在眼前。”(第25至26页)         从这些宝贵的经验中,麦葛福总结了三个最重要的读经原则: 1. 当我们读到圣经中的情境时,要停下来让脑海里产生经文中所呈现的一幅景象。我们必须进入这种意象的世界里面,调整自己成为意象中的一部分,体验此意象的丰富及含义。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风总要吹垮老房子──读葛培理《痛苦心灵的希望》

田佳友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亚当斯是美国第六任总统(1825-1829)。他八十 岁的时候,有一天遇到一个老朋友,握着他抖抖索索的手问候道:“早安!亚当斯今天好吗?”亚当斯想了一会儿,说道:“先生,亚当斯本人很好!只是他现在住的房子摇摇欲坠,快要垮了;风霜岁月快把它毁坏了,屋顶烂穿,墙壁破碎,风一吹就垮。这老房子几乎不能住人,亚当斯恐怕很快就得搬家了。不过亚当斯本人很 好,先生!”        在《痛苦心灵的希望》(注)中,葛培理牧师(Billy Graham,又译葛里翰),讲述了许多这一类的故事,来启发读者在心灵受到痛苦的折磨时,如何得到属灵的治疗和力量,如何通过祷告战胜痛苦,而不要被憎恨与苦毒所吞噬。 受苦但不孤独 作者葛培理牧师是神所重用的仆人,他在数十年的福音事工中,足迹踏遍全世界,引领了成千上万的人归主。他认为只有在圣经和属灵的爱中,才能找到真正的慰藉;只有从永生的盼望中,才能发现人生的意义。        他撰写这部著作,就是要帮助读者战胜痛苦和不安,找到属灵的力量,把因痛苦而生的疑惑,变成基于信心的人生策略,让失败培养人走向成功;在日常生活中积蓄力 量以备不测的风暴,让祷告引领生活而不是作为无可奈何时的选择,在每一天的生活中领略到永生……这部著名的作品打动过无数的心灵,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人生观。         人生是充满苦难的,种种痛苦折磨着人:破产失业,不治之症,婚姻破裂,长失亲人……幸福已成罕见的,不幸才是正常。         举例来说,首先是战争就给人类带来了无数的灾难和不幸。从十八世纪初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十一年没有战争! 其次是暴力和犯罪。在今日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安全的处所,到处是暴力犯罪、毒品泛滥、家庭暴力、抢劫强奸。九一一式的恐怖袭击,使人们即使坐在家里,也没有安全感。         再如经济灾难,每当股市动荡或是房地产崩溃的时候,无数的家庭生活在痛苦烦恼中。 此外,普遍的家庭破裂、离婚、不忠、背叛、虐童、流产,同样造成了无数受伤的心灵。而物质主义的泛滥和享乐主义的盛行,更反映出人们早已失去了精神力量和支撑。        可以说,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地绝望和痛苦! 神造世界,最初是和谐的、没有痛苦的。直到撒但引诱人类始祖犯罪,故有痛苦和死亡的产生。人性充满了瑕疵和缺陷,痛苦是人生的自然组成部分,是不可避免的。 问题在于如何理解和对待痛苦。葛培理牧师认为,如果没有神的引领,我们在痛苦面前的挣扎是无望的。他指出,神爱世人。当人深受痛苦的时候,这爱尤为深挚。 有的人以为神只是一个严厉的父亲,准备着惩罚做错事的孩子;有的人以为神对世界上的痛苦和罪恶,无能为力或者是无动于衷。这些都是误解!神造天地和人,是 为了爱;神授摩西十诫,订定律法,是为了爱。“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人们常常为降临在他们身上的灾难和痛苦抱怨神,甚至认为神是不公平的。其实,神从未说过人生是公平的。耶稣从未许诺门徒财富和舒适,相反,却要他们准备受苦 难和受折磨。他从未说过信神的人永无烦恼,也没有许诺要把门徒从苦难中解救出来。他只是保证在门徒受苦难时与之同在,与之同受苦难,并且赐给他们力量以克 服苦难。就如《但以理书》第三章讲到,当三个以色列人拒绝拜巴比伦王的金像,而被投入火炉的时候,神在烈火中与他们同在,使他们毫发无损。         葛培理牧师写道:“当我们受苦的时候神在哪里?在我们的挣扎和试炼中,神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我们生活中的一切,无不在神的掌管中。我们并不是在孤伶伶地受苦,因为神爱我们。”(p. 92) […]

No Picture
成长篇

成长的烦恼(温妮)

温妮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基督徒怎么会患上忧郁症?”是很多人想当然的疑问。的确,内心常拥有平安和喜乐,是基督徒生命成熟的表现。我在悔改认罪成为基督徒以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心也是很平安和喜乐的。那时我心里火热,常为神做见证,也积极参与教会的各种事情。但有风浪临到的时候,平安和喜乐,就被“自大”那头巨兽吓跑了,从此我患上了忧郁症。         说来有点好笑,很多人以为,患上忧郁症的人一定是老弱病残。但是我居然在年纪轻轻、四体完整、心智健全的时候得了忧郁症。表面上我与从前一样,周末参加团契和崇拜;平时上班及购物;有时间就读读属灵的书籍,加强学习;偶尔打打电话,邀请人参加团契或查经班……         可是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我已经失去了生存的热情。每个清晨都像机器人一样地,索然无味地起床上班。人生了无生趣,只因碍于牧师说“自杀是不合神心意的举动”,所以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凌晨常常在噩梦中惊醒,然后独自躺在枕头上,胡思乱想。对梦中那些伤害我的言语和眼神,耿耿于怀不能释放。也曾试过干脆起床,读读圣经,来个早祷或做点运动什么的。但情形并未见好转。因为大清早把精力耗费掉之后,全天剩下的时间里,就一直是哈欠连天,疲惫不堪。        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到底撑不住了,决定去看心理医生,希望彻底走出忧郁症。从此我不情愿地开始了生命的成长。 愤怒开始         我的忧郁症的起因很简单,就是人际关系的冲突和工作压力。在公司里,我年龄最小,大家一向对我疼爱有加。同事们全是善于体贴人的女性,又都是基督徒,自然本着爱人如己的原则,对我格外关心及爱护。每到夏天,纷纷请我去家里吃烧烤,冬天去打边炉。平时还特意煮些家常菜带给我,生日和圣诞节则一定有礼物拿。         与这样的同事相处,关系自然非常和谐,亲如家人。但今年新来一位同事,自称“先知以利亚”,是个脾气爽直的女人。她一来就发现公司不少漏洞,马上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又对很多事情提出不满和意见。经过她的几次冷言冷语后,我这棵温室里的花朵,立刻就蔫了。          忍受不住的时候,也一度提出辞呈。偏偏工作无法交接,居留身分也不稳定,一时走不开。这种状况,好像被人捆住手脚,不能动弹。每天上班,就如同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一样,在火窑中行走。心中有气,却发不出来,只能生闷气。渐渐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不出声了,对同事们讲的香港新闻也不去理会。一心认为香港人是瞧不起大陆人的,我和她们做不了朋友。         内心慢慢地积攒了苦毒,觉得神并不眷顾我,将我放在火窑中,却不管不问。 小小唇膏         当我被失眠和苦毒煎熬,患上忧郁症后,神安排了两位专业的心理辅导员帮助我。两位辅导员都是师母,非常有爱心。她们对我的治疗,简单地说,就是爱和鼓励,让我重建自信。         有一天,我去接受心理辅导治疗。对方突然送我一管小唇膏,说上周看见我的嘴唇干裂,觉得需要用唇膏来保护一下,于是就买了女儿平时所用的那种唇膏,送给我。回家以后,对着这个唇膏,几个月来,我第一次在神面前流下感恩的泪。         另一位辅导员,则担心我会出事,与我立下“生死状”,并要求我承诺,如果一旦想不开,一定第一时间去找她。她把手机和家里、公司的号码全写给我,对我充满信任。她的字体不算漂亮,但对着纸上的几个数字,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文字,那些数字叫做──关爱。         我知道天父是爱我的了,祂不会撇下我不顾不管,不会让我遇见无法承受的苦痛。 潭边遐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