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贫民国里的蜜月行

夔儿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编注:《大山里的情人节》刊于《举目》49期,记载着80后的海归夔儿,在破陋与真情中,与当时的男友,过一个特殊的情人节。此文是继“情人节”之后的“蜜月行”。)         终于,我和文兵结婚啦!经历一场结婚大典的“折腾”之后,我们开始了期盼已久的蜜月之旅,目的地是东南亚的柬埔寨。        我知道这有点不寻常。所有人在知道我们要去柬埔寨度蜜月后,都会劝说半天、担忧半天,最后还是没法理解,说我们是“神经病”!         其实,原本文兵想去英国,我想去希腊,苦于一直决定不下。最后,索性去个特别之处。 我们之所以认为柬埔寨特别,是因为听说昔日这个缔造吴哥文明的强大帝国,如今沦为全球最贫穷国家之一,有30%的贫困人口,而且整个国家竟要靠几百个大大小小的NGO(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支撑社会民生。 一        我们带着满肚子的好奇,飞机已经在首都金边着陆了。        下了飞机,只走了一小段路,就是海关闸口。旅客们分列几队,逐一通过。闸口的玻璃窗上贴著英文字板:“Nothing to pay here(无任何费用).”我和文兵正议论著这句话,到我们了。检察官居然用中文跟我们说:“两块钱!”文兵很快反应过来,用英文说:“布告栏上不是说, 没有任何费用的吗?”检察官瞪了瞪我们,很无奈地盖了戳,把护照还来,放我们通行。        原来,柬埔寨工资很低,海关职员会利用各种机会贪污。对于外国旅客,他们常会索要几美元。中国人一般都会给他们,以图方便。看看,他们居然都会用中文管我们要钱。这样不公义的事,我们绝不妥协! 二        从机场出来,就感受到柬埔寨的“热情”了。5月的柬埔寨正逢旱季,烈日当头,日平均气温33摄氏度。好在植被茂密,尤其是国花凤凰花橘红灿烂,开得正艳。        许多司机很友好地前来搭讪,招揽生意。我们坐了一辆Tutu车(当地流行的摩托三轮车),向酒店驶去。        第二天,我们从金边出发,去往Siem Reap市,准备参观吴哥窟。这两个城市之间有条交通枢纽──国家6号公路。全程约300公里,可我们的大巴车,却开了整整6个小时。所谓的国家6号公路,居然是在沙土路中铺的一条自行车道的柏油小路。        一路上穿过一片片低矮的乡村。透过车窗看去,屋舍是高脚楼的造型,为了尽量远离下面小池湾里的蚊虫。连成片的庄稼地,没长什么东西,因为旱季之前刚刚收过一 季稻谷。孩子和妇女,懒散地坐在门前,光着脚丫,晒得黝黑。每几百米,就会有个可供烧香敬佛的祭坛,成为最光鲜靓丽的风景。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们还在写故事 ——你也可以举目

谈妮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一个芥菜种的故事        在《举目》57期,我们整理、刊登了1992-2012年之间,上帝在[海外校园机构] 的恩典。从图表中,我们看到凭著简单的异象,居然能从一对中年夫妇,发展出一个跨国的团队;从一本杂志,发展出多元化的事工。         这是神蹟,是上天的恩赐,见证小小如芥菜种的信心,果真能长成大树(参《太》13:31-32)。这也是天国信息在这个世界中,始终有力发展的实例。 一个始于53年前的神国故事        其实,[海外校园机构]并非只是始于一个人或一个家庭,而是一群人对上帝的回应,是一个无形团队在永恒之中,对基督的顺服。         1969年,几个台湾大学的基督徒学生,每周聚集在学校对面的小木屋中,跪着为“上帝早日打开大陆福音之门”祷告。那时,他们常常因有“那么多骨肉同胞还不认识上帝”,而情词迫切、泪流满面(注)。         53 年过去了,参加这个祷告会的同伴,竟然全数都长期投入中国福音的事工中,甚至为了福音的缘故,定居中国。这见证了当时的祷告,是出于圣灵的感动,而不仅是 青春的激情。这些大学生单纯地顺服、回应圣灵在他们心中的呼召,成为一生跟随主的人,他们的事奉,影响了许多人的生命。        而当时的那个祷告会,也孕育出《海外校园》与《举目》杂志的编者:苏文峰和郑期英;以及认同海外校园异象,无悔于服事中国学人的支持者。他们构成了海外校园的团队,并让这团队能有效地服事华人教会。         今天,[海外校园机构]正是以多元的形式,来传承同样的生命故事。 一个正在发展的神州故事        阅读《举目》,是深度了解 [海外校园机构]的最佳途径。不可否认,《举目》杂志还需要改进、成长。但《举目》杂志始终目标清晰,即“唤起中国学人和海外华人基督徒的时代感和使命感”。        我们不仅对文字的表达,有严格的要求,并集合不同作者的视角,使重要议题得以较完整地叙述、讨论和思考。        读者在阅读《举目》杂志的时候,会认识到[海外校园机构]的属灵视野,我们对时代的回应和对事工的前瞻。而读者的看法,也影响编者与作者的互动,使整个杂志的焦点更为集中。         我们期望:读者、作者与编者,成为一个团队,共同服事华人教会,汇集华人教会在圣经神学、牧养辅导、灵命品格、生活实践、教会管理……的经验,作为中国教会成长的供应、榜样与鉴戒。 回应与呼召          今天,你要回应什么样的呼召?         […]

No Picture
透视篇

人际关系:华人文化与圣经教导

许宏度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华人的文化,有时候和圣经的教导是一致的,有时候是分歧的。比方说,华人很喜欢讲“福气”或“福分”,而圣经第一卷书《创世记》就几次提到上帝“赐福”给大地 (1﹕11)、安息日(2﹕3),和人类(1﹕28,5﹕2,9﹕1,12﹕2-3,17﹕16)。《诗篇》第一篇,讲的也是 “有福”的人是谁。可见,华人文化和圣经,都非常看重“福气”或“福分”。        然而,在人际关系上,华人文化和圣经教导,却是有明显分歧的。华人文化认为,最重要的人际关系是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家庭关系,正所谓“百善孝为先”,而圣经则认为,最重要的是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 一、婚姻关系至为重要         在圣经里,关于婚姻的重要记载中(参《创》 1﹕27,2﹕18-25,《太》19﹕3-12,《可》 10﹕1-12,《林前》 7﹕1-40,和《弗》 5﹕22-33)(注1),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马太福音》 19﹕3-12。法利赛人来试探耶稣,问祂“休妻”的问题。其实,这在法利赛人中,本来就有争议──煞买学派(the school of Shammai)认为,只有在妻子犯奸淫时,丈夫才可以“休妻”。而希列学派(the school of Hillel)则认为,丈夫在很多情况下(包括妻子饭烧焦了,或丈夫另有新欢),都可以“休妻”!(注2)      我们要留意,法利赛人是引用《申命记》24﹕1-4,谈“休妻的必要条件”(参《太》19﹕7);耶稣则是引用的《创世记》 1﹕27 和 2﹕24,其出发点是“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参《太》 19﹕4-5)。         换句话说,法利赛人接受摩西律法中“休妻”条例的合法性,他们只是要耶稣说明,妻子做了什么“不合理的事”,丈夫便可以合法的休妻(参《申》 24﹕1)。耶稣却回到上帝创造人的心意,申明上帝最初设立“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时的旨意。         从耶稣引用的《创世记 》2﹕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我们能明显地看见圣经与华人文化的分歧。圣经的意思很清楚,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比父母与儿女的亲子关系,更加优先(注3)。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三明治家庭:何去何从?

方镇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在错综复杂的人伦关系中,每一个人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些人像是“三明治”:对上要照顾父母,对下要教养儿女,中间还要维系夫妻关系。如此,要如何同时完成这些责任呢? 亲密关系         夫妻之间的亲密关系,是其他人伦关系不能相比的。圣经形容这亲密的关系为“二人成为一体”(《创》2﹕24),是由两个“我”变成一个“我们”。亚当形容他 与妻子夏娃的亲密关系,为“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创》2﹕23),可见夫妻是密不可分、亲不能隔的。这种亲密关系,不仅是身体上的,也是心灵上的。         要达至这亲密关系,双方要花时间、努力、设法、互相开放、彼此聆听、彼此帮助,还要认识自己的的思想、感觉或经验,了解彼此信念和期望的异同,以及可以为对方做什么。 亲密的关系,是在上帝话语的基础上建造的,而且不能单靠一方,需要双方配搭。使徒保罗教导人怎样建造和维系这亲密的关系时,说:“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显然,夫妻之间,是拥有大致相等的权柄的。心理学家认为,唯拥有相等的权柄时,双方才能放胆分享个人的感受和看法,并尊重对方的看法和兴趣。这样,双方才能有效地在爱中建立亲密的关系,也在爱中互相转化。         有些人惧怕与配偶建立亲密的关系,认为这会使自己处在受伤害的危险中:“如果让配偶知道自己(包括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他或她可能借此反对我”。同时也不愿意分享权柄,“家中的事,谁应该做最后的决定?在婚姻中,哪一个角色是首要的?”         有人认为,任何时候,都必须以丈夫的意见为优先,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弗》5﹕23)。这样的理解,似乎有点不妥。圣经一方面说:“丈夫是妻子的 头”,因此“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弗》5﹕22,24)。另一方面,圣经形容妻子是丈夫的身体,因此“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 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弗》5﹕25,28)。         以上经文告诉我们,夫妻之间应是“妻子顺服丈夫,丈夫爱妻子”。这里所说的“顺服”,并非贬低妻子的身分,也不是军队中“外在性的顺服”。外在性的顺服可能是不自愿的,是破坏人自由的,甚至以权力去强迫人顺服。但是,圣经在婚姻生活中所指的顺服,是出于内在的。         保罗在谈妻子顺服丈夫之前,先提“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1)由此可知,妻子对丈夫的顺服,是出于内心对基督的敬畏,而不是外在的 强迫。 “丈夫爱妻子”,也不是“规管或治理”的意思,是丈夫要以基督“牺牲的爱”去爱妻子──基督因着爱,甘愿成为教会的仆人。丈夫也要因着爱,甘愿像仆人般服 事妻子。这就是爱,这爱与顺服是互通的。这爱与顺服是达至夫妻亲密关系的必要途径。         这观念,在离婚率极高的21世纪,值得人慎重思考。 可以离婚吗?        由于人的软弱,夫妻关系未必亲密。即使基督徒的婚姻也不例外。夫妻若不能“二人成为一体”,再加上生活中的种种冲突,即使人相信他们的婚姻,是上帝在永恒中所“匹配”的,就好像夏娃是为亚当所预备的,婚姻仍难免破裂。面对这情况,基督徒可以离婚吗?圣经容许人离婚吗?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落水

刘爱俭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前年回中国,发现在我们县城的西北角,修了一个大湖,成了美丽的风景区。许多婚纱照公司,都带新郎、新娘去那里拍照。        有一天,一位新娘在取景时后退,一下子掉进湖里。紧急关头,她的弟弟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救她。当弟弟把姐姐推上岸之后,弟弟却上不来了,刚刚被救的姐姐又一次跳入了水中……最终,弟弟被救,可是身披婚纱的姐姐却失去了生命。         这是一个手足情深的动人故事。可是,在这整个过程中,新郎呢?他也许有过救新娘的冲动,但在自己的生命面临危险时,却始终没有下去。于是人们都说,关键时刻,还是血浓于水。 妈只有一个,妻子可以再娶?         听说:中国妻子常问丈夫的一个问题是: “如果我和你妈同时落水,你会先救谁?”对很多男人来说,答案很明显:在都不会游泳的情况下,妈是首先舍命要救的!         再把问题反过来,问:如果男人落水了,谁会舍命救他呢?是妈,还是妻子?妈会舍命!妻子呢?难说!        有句老话:,“妈只有一个,妻子可以再娶。”        还有一句名言: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这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比较重视孝道,对那种“娶了媳妇忘了娘”的行径,是深恶痛绝的!         在传统的中国婚礼中,结婚当天,婆婆家大摆宴席,娘家父母却躲在家中哭——女儿将要从家中的小公主、掌上明珠,变成受气的小媳妇,怎不令父母伤心落泪!        所以,传统的中国妇女就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只等著“媳妇熬成婆”的一天! 中国特色的“三明治”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妇女与男子接受同样的教育,做同样的工作,拿同样的工资。 “妇女能顶半边天”,使中国人的家庭关系,面临新的冲突、新的挑战!        婆婆抱着老式思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媳妇熬成婆的这一天,却发现,现在的媳妇与自己当年不一样了。现在是婆婆怕媳妇了。婆婆只好伤心、落泪!         媳妇呢?享受着新社会的男女平等,扬眉吐气。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一边驯服丈夫。谁知,婆婆看不惯媳妇指使儿子,更难忍受自己几乎成了保姆:于是,媳妇给婆婆一个脸色,婆婆给儿子一把眼泪,平时顺服的丈夫要给妻子一个巴掌了: “你欺负我可以,欺负我妈,不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此就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马志星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目前华人教会中常见一些课程,虽说是与人际关系及个人成长有关,但内容却是以夫妻之间的关系为轴心,认为人际关系中以夫妻之关系最难处理,若能驾驭,就能增进人际关系及个人的成长。但笔者由神学研读,进 入宣教的思考,很自然发出两个问题:一是这类课程是否有足够的圣经基础?二是在培训之后,是否就是如童话故事的结局:“他们就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辅 导课程若缺乏释经基础,就容易偏重心理学的仅仅关心“今世”,而缺乏了信徒对今世使命的回应,就是宣教。        而家庭辅导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于今世中完成上帝的心意(宣教),但其基础仍是上帝的说话(释经)。因此,“二人成为一体”(参《创》2:24–25),仅仅是谈“和谐、美满的婚姻及家庭”吗?有没有宣教方面的意义?难道上帝的心意只是“和谐美满”的“今世”婚姻及家庭? 原意是什么、重点在哪里?        “二人成为一体”,出自《创世记》1:24–25,是该卷书作者讲述了整个创造事件后,给予的结语。《创世记》中的创造,以人的创造为高潮,而人的创造又以造男造女为高峰(参《创》1:26–31,2:18–24)。        上帝为何要造男造女?其实答案可以在《创世记》1:26–27找到:“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按照神学家莱特的分析:“照着我们的形象 ”一语是副词性的(描述上帝创造我们的方式),而非形容词性的(把这描述成我们有的一种特质)。成为人,就是成为上帝的形象。这并非外加于我们的,而是界 定我们为人的身分……上帝寄望最后被造的物种(人类)施行治理,管理其他的受造物。因此,为了这明显的理由,上帝特意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这物种,这是唯一 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物种。        故此,“男与女”(人类)、“上帝的形象”、“管理大地”,这3者关系密切。《创世记》1:28用“治理这地” 及“管理万物”,进一步诠释人的使命。“治理”可译作“降服”,而“管理”亦是一个强烈的用宇——古代的君王会在自己的领土范围内,竖立自己的雕像。这些 巨大的雕像,宣告他们对于这片领土及百姓的统治权。        故此可知,人类(堕落之前)是于受造的范围内作为上帝的代表,不仅以君王的身份进行管理,亦以自身宣告著全地属于创造主。       《创世记》第2章似乎重复创造的记载,但重点有所不同。第1章说及人类(男与女)对万物的王权管治,第2章出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观念。《创世记》2:5中“也 没有人耕地”,其中的“耕”字,可译作“服事”。《创世记》2:15中的“修理”,亦是指“服事”。故此人类的第一个使命,就是以仆人的心态,实践君王 (身份)的管治(使命)。        就是在这样的经文脉络中,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2:18)。这里的重 点,不一定在于“陪伴”,而是这配偶的使命,是“帮助者”。故此上帝造男造女不但要他们彼此建立关系,以反映上帝的形象,也为了他们彼此帮助,落实上帝托 付给人的使命。可惜,这身份、关系、使命,在人类犯罪后,被扭曲、破坏了(参《创》第3章)。         沿此脉络,经文中就有了这结语,“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以及附注式的话语:“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5)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中国教会60年(四):春风吹又生

谢文郁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继上期)         1978年,在邓小平的组织和推动下,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这是中国政府施政的转捩点,也是中国现代历史上的转捩点。从此,中国社会的发展,开始展现新的一页!中国教会也开始为上帝做新的见证! 挡住福音的大墙         近代以来,在西方列强的冲击下,中国人在救亡心态中寻找强国之路。五四运动的旗手们,认为在“民主”和“科学”中找到了这一道路。他们大力鼓吹理性主义,反对宗教,认为宗教如同迷信,违反理性、违反科学。        很显然,这是一种以人的理性为本的人文主义思潮。在1922-1927年的非基运动中,这是内在动力;在1949年开始的共产主义运动中,这仍然是主要推手。        非基运动期间,面对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唤起的热情,以及中国思想界开始兴起的理性主义,西方宣教士深感好像面临一堵又高又厚又结实的墙,挡住了福音的传播。为此,他们发动了长时间的跨宗派联合祷告,求上帝拆毁这堵墙。        然而,上帝似乎没有理会他们的祷告。很快地,中国进入了动荡不安:8年抗战,加上3年内战。接着,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执政。一个政治运动接一个政治运动,和传统决裂,要建立一个崇尚理性的理想社会。         在马克思主义这种意识形态中,以人的理性为本的人文主义,获得了终极性的表达。这堵理性主义大墙,是越筑越厚、越高、越结实了。        我们看到,在五四精神的推动下,中国人愈发相信自己的理性和能力,高喊“人定胜天”,坚决拒绝上帝的祝福。70年代之后,在中国大陆这块土地上,已经没有公开的教会活动,甚至连“基督教这个名词都不容易听到。        五四运动的精神,似乎已经主宰了中国人的思维;上帝究竟要如何祝福中国呢?所有关心中国基督教发展的人,都困惑不解。 在这极端中窒息        当中国人以为自己的理性和力量可以做一切事情时,上帝和中国人开了一个玩笑:放手让我们的理性往极端方向发挥!        人在理性中追求控制一切,把所有事情(包括人的思想、感情、活动)都控制在秩序里。在70年代的中国社会是井然有序的:一切都听从上级的安排,思想必须和中 央保持一致,讲话只能重复上级规定好的语言,工作也是组织上安排的。粮食要粮票,食油要油票,买肉要肉票,烧煤要煤票,等等。        这样的社会,当然也是死板的:思想保持一致,说话保持一致,行动保持一致,每人每月分配油票4两、肉票半斤,等等。一旦遇到农业欠收,就连这些供应也无法保证。中 国社会在控制秩序中停滞不前,中国经济在理性计划中走向崩毁!可以说,五四运动的理性主义追求,在这里已经实现了。中国社会在五四精神中走向极端,并在这 极端中窒息。        这便是人在理性上,对中国社会进行控制的典型写照!        人的理性是在推论中进行的,推论是从前提出发的。也就是说,理性 需要推论前提作为出发点。毛泽东在世时,这个推论前提自然就是毛泽东的思想和说法。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BH58 编者的话

       成为一体,是上帝在设立婚姻时,对夫妇关系一个等同于命令的描述,既不仅止于元代管夫人、为了劝先生不要纳妾而写的《我侬词》的缠绵,也不是近代男女在婚姻中争权的依据。         本期《举目》中,许宏度指出,夫妻关系的重要性,胜于各类的人际关系,这是与华人文化传统有明显分歧的;方镇明集中讨论现代核心家庭必须兼顾上、下两代的“三明治”现象;刘爱俭从具体的新闻悲剧着手,对照圣经中的婚姻观,检视中国现代社会中仍存有的婆媳问题;马志星却提升婚姻的高度:不只是要满足个人在今世对美满生活的追求,婚姻的本质是含有宣教使命的。        80后的夔儿自然地回应这个宣教的异象,即使在蜜月期间,夫妇俩依然观察、思考、寻求上帝对他们的呼召。但王星然却领我们思考另一对感情甚笃的夫妇:康希与何耀珊,探讨他们是否在宣教的“跨界”音乐上,走过了头?而对那些仍然在教会中同心服事的夫妻,种籽探讨女性要如何超越文化偏见,合乎圣经地去服事。        [海外校园机构]今日事工的丰富与多元,正是一对“成为一体”的夫妇,在回应呼召、投身宣教后的见证(p.3-6)。因此,在2012年末,我们除了慎思圣诞节之救赎与生命的意义(章启攀),感恩基督在人类历史中的奇妙作为(王志希),也邀请您更积极地了解、支持《举目》:祷告、交流、参与和奉献。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当下与走向 ──放眼看[海外校园机构]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2010年,[海外校园机构](OCM)在迈向新的里程碑以后,董事会及同工经过多次多方的研讨,确定了这一个机构各项事工的异象、使命、核心价值、策略和方向。在这20周年纪念之际,愿所有参与的牧长、同工、作者、读者与我们有共识,能一起同心、前行。 异象Vision         我们期望:基督的福音广传,神国的故事成为神州的故事! 使命/目标Mission/Purpose        我们委身:遵行大使命 — 引领当代中国人归主,塑造属灵品格,培育神国人才。        1.以海内外中国学生、学者、专业人士及教会同工为主要对象,兼顾老中青共同的需要。        2.让基督的圣洁丰盛,成形在我们生命中,活出属灵的品格。        3.胸怀神国,立足本地,放眼普世。 核心价值Core Value        我们注重:信息、仆人、品质、前瞻。        1.中心信息:跟随基督、以上帝为中心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2.仆人心志:以仆人的态度领导、搭配、服事,存谦卑的心竭诚为主。        3.优质产品:有灵、有理、有情;凡是[海外校园机构]推出的产品,都应是精品。        4.前瞻导向:洞察时机,实地参与,归纳研究,成为众教会相关事工的先锋,提供资源和解决方案(Resource and Resolution)。          我们认同:福音派(Evangelicals)、信心差会(Faith Mission)、跨宗派(Inter-denominational)的属灵传统。中国内地会(Chi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