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谦卑

周小安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雅各书》4:6告诫我们:“上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所以,上帝的儿女必须谦卑。谦卑的人,必能多多领受上帝的恩宠。         上帝的救恩,这个最大的恩典,就是通过基督的十字架,通过我们的认罪、悔改,临到我们。对于骄傲的人,基督的十字架是绊脚石;认罪、悔改也是绊脚石。所以,骄傲的人无法领受基督的救恩,愿意降卑的人才能领受到。上帝其他各样的恩赐,往往也是通过某种卑微的方式临到我们的。         我看到太多的人,由于骄傲,把自己挡在了上帝的救恩之外。我也看到,教会中为数不少的信徒和领袖,因为骄傲而被上帝所阻挡,无法为上帝的国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自己服事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于1998年从神学院毕业,到教会全时间事奉。我想立刻为上帝大干一番,但是,上帝却首先教我谦卑。在相当长一段日子里,不仅减少了我站讲台的机会,连教 主日学的事奉也被停止。我主要的事奉工作,变成了负责教会的周报,写每周的代祷事项、服事安排、本周金句,和讲道纲要等。         今天,回过头来看,我发现,上帝给我的各样的恩赐和祝福,都是通过某种卑微的方式临到的。我今天能够全时间服事上帝,为上帝的国结一些果子,都是因为一直在学习谦卑的功课。每当想到这些,我心中就充满了对上帝的感恩。 一、谦卑的特质         被人称为“中世纪之光”的伯拉德,在讲道《论降卑的阶梯》中说:“所有属灵的追求,若不是建造在谦卑的根基上,都要崩溃瓦解。”          然而,什么叫谦卑呢?根据神学家奥古斯丁对“骄傲”作的定义──“骄傲,是对我们自己优点的着迷”,伯拉德将“谦卑”定 义为“轻看自己的优点”。一个人若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脆弱、卑下、败坏、微小,就不可能谦卑。          下面,我们从谦卑是什么、不是什么等4个角度,看谦卑的特质: (一)谦卑是从上帝的眼光看自己         谦卑是从上帝的眼光看自己,既不把自己看低,也不把自己看高,而是把自己看得合乎中道。然而,一个人要从上帝的眼光看自己,必须首先认识上帝、并且认识自己。        如果我认识上帝是独一的创造之主,那么我也就认识自己是一个受造者,并且有上帝的形象。如果我认识上帝是救赎之主,那么我也就认识到,自己是蒙恩的罪人。         在我认识上帝之前,我是何等可怜!我一无所有:没有永生、没有归属、没有意义、没有盼望、没有价值、没有尊严、没有自由、没有良善、没有爱。然而,今天我拥有了一切──永生、归属、意义、盼望、价值……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上帝而来,都是从基督的救恩而来,一切都是恩典﹗那我还有什么可以自夸的呢?         认识自己是受造者,是蒙恩的罪人,原本一无所有,一切都是恩典……这就是谦卑。         谦卑的人,对自己现有的一切都很满意,满足于现在的身分、地位,满足于自己的外貌、性别、家世,满足于上帝造我奇妙可畏。所以,谦卑的人感谢主,满意主给他的一切──上帝造我不那么漂亮,上帝造我不是聪明绝顶……但我满心欢喜上帝给我的一切,这就是谦卑。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山背后的百合花

溪水鹿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我才归主的时候,主的爱吸引我,每次聚会,我都去得很早。经常看到一个老姊妹,来得比我还早,中间的座位有很多,但她每次都是坐在房子的最拐角。我感到很奇怪,但因为不熟,不好多问。后来教会被迫关闭了。这疑问也就一直存在我的心里。        我一直想找机会参与教会的事奉,想通过事奉显露自己,得到教会领袖的认可。但后来,我听了一篇讲道,提到几段经文:马利亚坐在主耶稣的脚前,安静地听主的讲 道(《路》10:38-42);《以赛亚书》30:15说到“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哥林多前书》说到教会崇拜中的事奉,也说 “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14:33)听了这些,我开始思考:人为什么要安静?为什么应该甘愿一生默默无闻事奉主?         我想起弟兄姊妹在一起查经时,我只要有一点心得,就会迫不及待地发言。我倚靠自己的智慧和知识,高谈阔论,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华。当博得那些漂亮的姊妹们的赞叹时,我心里真是满足──她们看到了我是一个“属灵”的弟兄,一个被神格外恩待的弟兄。          我这是在利用主耶稣,达到我在教会中的“与众不同”!我在偷窃主的荣耀啊!          后来,主让我看到了一节经文,《以赛亚书》42:1-2:“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         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他不喧嚷,不扬声。         我看过一篇文章,这样说我们的主耶稣:他讲完道,黄昏已至。他走过人群,这些人对他议论纷纷:有的人接受他的话语,对他表示好感;有的人对他漠不关心;有的人藐视他、讥讽他;还有的人对他充满了嫉恨和恼怒。         人慢慢地散去,逐渐消失在街道中,进了自家的门,和家人吃晚餐,有说有笑。他们已经忘了那位刚才教导他们的人。他在街道上孤独的前行,一路上,没有一扇门是 为他敞开的,没有一句话是欢迎他进去的。各家昏黄的灯光照在街道上,也照在他那双疲惫的脚前。他慢慢地走出城门,上了那栽满橄榄的山坡,在众星之下寻找安 歇的地方。         他是至高神的独生儿子,完全可以凭着他的大能,轰轰烈烈地作王得天下。然而,他到地上来,默默无闻地工作,传天国的福音,要人悔改,“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圣经说:世界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狐狸有洞,天上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医治人后,告诉对方,不要将他说出去;到什么地方,常常暗暗地去,不兴师动众,不大张旗鼓。         有人说,他也曾大张旗鼓地进入圣城。然而,他是为了荣耀他自己吗?不是。他上耶路撒冷是去赴死,是为了成就神的救恩计划,彰显天父的荣耀,是为了福音广传,正如他说的:“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约》5:41)        我们的主耶稣,是“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人住在房子里,一般不会去注意那块房角石,它被深深地埋在墙根。但房角石是一座建筑重要的基 石,盖房子必须使用的准绳以及房子的方向,都要以基石而定。而我们的主,“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 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啊!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甘心作一只替罪的羔羊、一块默默无闻的房角石。         忽然,我明白了在教会里那位老姊妹为什么总是坐在房角,她坐在房角不争竞、不喧嚷,不显露自己,默默无闻地用心事奉主。主耶稣是房角石,她其实比其他人离主耶稣更近啊!         […]

No Picture
成长篇

属灵的谦卑 ——爱德华滋论“属灵人”(二)

麦安迪(Andrew McCafferty) 本文原刊于《举目》36期       在上一篇文章中(见《举目》35期34页),我根据爱德华滋在《宗教情操》(Religious Affection)一书中的思想,将基督徒分为三类:“温和派”、“狂热派”、“属灵派”。我们也探讨了爱氏针对“真正的属灵”所做的分析。他书中的第三大部分,提出12个真正属灵的记号。我们讨论了第二和第三个记号。         在本文中,我将继续讨论爱氏提出的第六个记号──属灵的谦卑,这是圣灵在一个基督徒生命中必需且不可或缺的工作。        每一个属灵人都有一颗痛悔的心,都是谦卑的人。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对他自己的罪会有深切的感受,并且深觉不配站立在圣洁的上帝面前;对罪的感受和自觉卑劣的感受,会影响他所有的情感。这就是圣经的教导:一个重生的人有真实的悔罪,和一颗痛悔、谦卑的心。        以下所列举的经文,并圣经中多处的记载,教我们实在很难否认它!圣经教导我们,只有一种心蒙上帝的悦纳,那就是谦卑的心。        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诗》38:4)         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诗》51:7)         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耶和华说,“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虚心原文作贫穷)(《赛》66:1-2)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         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路》15:7)        所以你们既是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人,就要存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的心。(《西》3:12)        然而,什么是真实的悔罪呢?一颗谦卑和痛悔的心又是怎样的呢?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答复了我们的疑问:        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啊! 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 捶著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 18:9-14)         从这短短的五节经文中,耶稣确确实实地告诉我们,哪种人才是被上帝所接纳的──不是法利赛人,而是税吏。更清楚地说,正 朝向天堂之路直奔的,就是那些拥有这税吏的心的人。上帝阻挡骄傲的人,但赐恩给如这税吏一般的人。因此,我们以这税吏的心所呈现的特征,更深入地来阐述 “什么是属灵的谦卑”。 […]

No Picture
成长篇

转告太太之前(颂恩)

颂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有一位黑人同事问我:“丈夫是妻子的头”,这节经文出自圣经哪一卷书?听上去这位弟兄,是想把这节经文转告他的妻子。我在告知他经文出处的同时,又加上一句,提醒他不要忘记,圣经中还有要我们做丈夫的要爱妻子的教导。        保罗在《弗》5:22-23中,讲到基督徒在夫妻关系中应遵循的原则。这些经文都是我们所熟悉的。可是越熟悉的经文,在阅读时就越容易一下子过去,未必就真正明白里面的精意。        保罗说丈夫是妻子的头,这话中的意思,与中国传统社会中岐视和压迫妇女的三从四德、封建礼教,有本质的区别,当然也和要求妇女屈从男权的伊斯兰教规截然不 同。保罗说丈夫是妻子的头,是说丈夫和妻子在家庭中的角色不同,丈夫在一个家庭中扮演的是带领的角色,所以妻子当顺服丈夫(《弗》5:22),也当敬重丈 夫(《弗》5:33)。        但是,保罗说妻子要顺服丈夫,却没有说作为带领者的丈夫,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管辖妻子,相反,却要求做丈夫 的要负起更大的责任,像基督一样,舍己去爱妻子(《弗》5:25),也要像爱自己的身子一样去爱妻子(《弗》5:28)。从保罗的话中,我们可以体会到, 在夫妻关系中,他所强调的是夫妻双方应尽的责任,而不是所拥有的权利。         除了夫妻关系以外,圣经中在提到父子、主仆、教会的领袖与信徒之间的关系时,强调的都是各方的责任。对有权柄者,更是强调他们在神面前的责任,而不是他们的权利。         主耶稣曾对门徒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佣人;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可》10:42-44)         从主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神的国与世俗的观念不同。在人际关系中,人们通常看重的是自己的权力、名位和利益,却轻忽自己的责任,有些人则以对方的表现,作为自己尽多少责任的前提。可是,在神的家里,主所看重的,却是每个人在神面前应尽的责任。         对带领者和有权力者,主更要求他们要谦卑、舍己地去服事他人。主为我们作出了榜样,祂并且说:“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这就是我们应学习的正确的权与责的关系。 作者现居澳大利亚。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揽镜自照 --书介:《再思解经错谬》(郭秀娟)

郭秀娟 本文原刊于《举目》20期           国际知名的文人学者之中,见面胜于闻名的,其实不多。著名的新约学者卡森博士于2005年五月来台北讲学,他的《约翰壹书》释经讲道和后现代讲座,场场精采,让人见识到其学问的博大精深。            好像宏伟的建筑,有着又广又深的根基;又好比露出水面的冰山,看见的不过是实体的十之二三而已。卡森博士二十年前出版的《再思解经错谬》 (Exegetical Fallacies),针对当前解经上的各种错谬乱象,进行既深且广的批判性探讨,从这本小书就可以看出他解经的深厚基础。                  该书详列五十几条解经家常犯之错谬,分别从字义、文法、逻辑、前提和历史相关错误五大类来讨论,被他点名批判的作者近百。所有讨论案例,收集自他多年的教学 材料,批判对象以福音派解经家为主,为了有示公允,卡森也批判了两则他自己错误的解经。本书除了文法错谬一章,需要懂点希腊文文法规则外,一般信徒也能从 此书获益良多。             我们岂不是常听闻:agape是最高级的爱,phileo则为次等的爱;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大能”在原文是“炸 药”;“使徒”照原文字根解释就是“被差遣的人”;“耶稣的血”具有神秘功用;希腊文时态的准确性,极适合新约圣经用作启示语言的媒介等等。上述这些说法 是否正确呢?卡森在书里一一加以驳斥。            我们岂不是常见传道人:凭著一个相关字,就松散地把不相干的经文串在一起;凭著一个动词时态就导出 斩钉截铁的教义。因着懂一点原文,很容易就把《马太福音》的“义”,和保罗的“称义”连在一起;把对观福音的“呼召”,和保罗的“恩召”等同视之。这样的 诠释是否经得起仔细检验?更严重的是:许多牧者和信徒,从来不区分哪些经文是应许,哪些不是应许,活生生地套用,以致在信心上产生许多困扰。            在讲坛的证道中,也常见到这样的因果谬误:保罗在雅典的讲道(《徒》17:22-31)犯下错误,试图以哲学论证而非圣经观点来打动听众,在后来写的《哥林多前书》,保罗坦承错误,从雅典下哥林多,保罗决心从此只传基督和他钉十字架(《林前》2:2)。             卡森认为上述诠释,实在严重误解亚略巴古这段信息和路加记载的用意。这是把两份不同文献上不同的事件,在没有证据支持二者间有任何因果关系下,就总结说:因 为保罗在雅典的传道是失败的,因此他决意照以前的老方式传福音。当然,这两件事有地理上和时间上的前后关系(保罗确从雅典下哥林多),但是二者却没有丝毫 因果关系。            卡森痛心地指出福音派人士在许多关键课题上,呈现互相矛盾的分歧窘态。圣餐的意义是什么?方言的恩赐已经不存在了吗?末世论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的见解?何以有加尔文主义、阿米念派、浸信派、重洗派这么多的宗派?每一宗派又有许多流派?            这些问题虽然复杂,不见得释义上得到改善,教派间的歧见就迎刃而解,但固守传统或驼鸟心态,对解决困难毫无助益。在导致分歧的教义上,各方惟有以谦卑审慎的 态度,细论经文的意义,经过公开的辩论过程,才有可能往前迈进。卡森诚挚地呼吁:“假如基督徒领袖有意在这方面改进,定能有让人满意的长足进展”,我们需 要以更认真和诚实的心态,积极寻求分裂的医治之道。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走出温室

姬翔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今年一月份去芝加哥市工作,让我较担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中要经历的各种考试,而是寻找教会。从一月到四月,我一直在试不同的教会,希望找到一个充满活力,年轻,而又温暖的团契。          芝加哥是个华人很多的大城市,华人教会自然也多,找起来也真的好辛苦,有时跟神祷告说:神啊,为什么你要给我这样多的选择?像以前在劳伦斯市(Lawrence) 一样就好啦,只有一间华人教会,想换都没的换。          其实,如果在芝加哥可以找到像我在劳伦斯那样的教会,我就不会辛苦地试来试去了。每一个我试过的,我在里面都是最年轻的,没有同龄人,也很少有人在我第一次去时和我讲话,让我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想到以前在劳伦斯的教会,第一次来就有很多人和我讲话。下一次如果没有来,一定会有人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生病,生活有什么需要,甚至一直问到我有逆反心理。在芝加哥,真的很想有人会这样问我,至少可以让我知道,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终于等到这样的人,可又和她找不到共同话题;或者有共同话题,但是教会离我家又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挑来挑去,终于找到一间距离我家只有十分钟的教会。我挑得太辛苦,于是决定定下心来,待在那教会。         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少有人和我讲话,即使有,也都只是打招呼 ,大概一个月以后,慢慢熟起来。感觉好了一点,但新的问题又来了。          了解了我们的团契之后,就奇怪:以前我在劳伦斯的教会,大家总会有聚餐,还经常一起消磨时间, 可为什么这里的教会却很少有这样的活动?大概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有家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没有时间去关心周围的人。我觉得弟兄姊妹之间,没有我希望的那样亲密。         我问神:“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又该跳槽了?”         这个问题我问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间,神借着各样事情,有时藉弟兄姊妹,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功课:谦卑,顺服。         神告诉我,教会是一群不完全的人的组合,就是因为人,所以只能是人,不能是神。祂让我看到,我对教会很挑剔,对弟兄姊妹很挑剔,是因为我习惯了劳伦斯 的教会,习惯了那样一种生活模式,习惯了和一群年轻人唱歌,祷告,烧烤, 开生日派对, 习惯了心血来潮偶尔去一下弟兄姊妹组织的探访组,习惯了顺手从教会拿一本《福情线》,也习惯了接受弟兄姊妹的关怀和爱。         但是我付出了什么呢?在劳伦斯三年,我一直是接受的,而不是付出的那一方。没有组织过什么教会的活动,没有加入探访组,没有帮忙编辑过《福情线》……原来神在这三年里给了我那么多恩典,借着那间教会,借着那群爱主的弟兄姊妹!         现在,神让我走出这个摇篮,让我学习成长。我决定继续留在这个教会,因为我相信,神在让我学习谦卑、顺服。我要做那个组织活动的人,我要做那个和新朋友讲话的人,我要做那个关心人的人。但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我要和神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虽然我想多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但和一些弟兄姐妹聊天时,他们问我想做什么,我又答不出来。我唱歌一般;文字工作又没做过;探访活动倒可以参加,但又没有勇气去带领探访组……干点什么呢? […]

成长篇

莫说不能 ──合一的祕诀:谦卑(心渔)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难言之苦        基督徒的使命是走入世界,而后带人走进上帝的国度。但是从历史来看,教会的内部纷争往往削弱了传福音的力量。          内部纷争常令教会有口难言。信主稍有年日之后,就间歇听到或亲眼看到教会的内部纷争。有些事件甚至成为社会大众茶余饭后的新闻。这些故事的导火线各不相同,但是结局却是一样──两败俱伤。         例如,有朋友从牧会的工场退下,提到会友的攻击如同开批斗大会,虽是几年前发生的事,仍旧心如刀割,难以释怀,再也不愿牧会。也有朋友在伤痛中,停止教会事奉,远离是非,做“安静”的基督徒。         还有朋友虽悲伤叹息,仍旧愿意站起来,继续牧会或担任执事长老,但过去的伤痛成为后来事奉的暗疮,一触即发,成为事奉的绊脚石。当然,也有朋友在伤痛后,靠着上帝的恩典,得医治,没有苦毒,继续事奉。         然而,这种内部的纷争总会使一些旁观的基督徒,心有余悸,迟迟无法迈进事奉的大门。         耶稣在临别祷告中,为门徒和后代信徒向上帝恳求,“叫他们合一,像我们一样”(《约翰福音》17:11,21)。对此,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耶稣为什么不干脆 命令信徒合一,像祂后来命令信徒向万民传福音一样?传福音的大使命再加上合一的命令,不就是最完美的组合?可以攻无不克?         然而,当我思考 教会内部合一的可能性时,发现“合一”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事。耶稣祈祷“我在他们里面,你(上帝)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约翰福 音》17:23)祂的祷词指出,信徒合一的前提是让基督住在里面。人成为基督徒,就进入与耶稣基督的关系中,而这份关系也包括在言行思想上顺从圣灵的引 导。         满有圣灵的人会在生命每个层面都愿意让神掌权,这就是与基督合一。信徒一旦与基督合一,也就能够在主里与其他的信徒合一。由此可见,信徒合一全然是上帝的恩典。 疾风烈火         那么我们要怎样在生活中领受上帝合一的恩典雨露呢?依我看来,秘诀还是在“谦卑”两字。耶稣在世时,竖立了最佳美的典范。祂几次提及,自己的言行都不是按自 己的意思,而是按著上帝的心意(《约翰福音》5:30;6:38;7:16;8:28、42;14:10、24)。祂甘愿背负众罪,上十字架,就是最美好 的榜样。         按照上帝的心意行事就是谦卑,自然会带来合一。         而反观一些信徒,往往先自拟计划,然后要上帝祝福;或是凭一己之力达到众人眼中的成功,然后归功于上帝。这些都不是上帝所喜悦的行为。“听命胜于献祭”,是亘古常新的真理。当我们重视自己的计划,高过寻求上帝的心意时,骄傲就开始发芽生根。         自己的计划与上帝的心意,两者有时并不容易分辨。我发觉自己思虑紧密的理性分析的结果,有时候不见得合乎上帝的心意。有时自以为时机到了,想趁热打铁,却不 见得是上帝的时候。我明白自己太容易落入“自以为是”的骄傲陷阱中,而不自知。甚至就算正在寻求上帝心意时,也是如此。 […]

No Picture
成长篇

满招损、谦受益

刘传章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6期      带着紧张与欢娱的心情,回到了阔别三年半的家乡。当年离开的时候,是为著一项神圣的使命--使我骨肉之亲得听福音真理。三年半的神学教育,使我感到胸有成竹,何况我又是当地头一个年轻人献身全职事奉的。神学学士在那时是绝无仅有的,这又倍增我的自豪与骄傲,就我所学,又有学位,我真可为主大干一番了。 衣锦还乡      抵达汉城,我的出生地,也是我心所系,时时挂念的所在,为了他们属灵的需要,我走上了事奉的道路。如今我欢然的在完成学业之后,回到它的怀抱。机场上欢迎我的人,为数不算少,教会的牧师也来了,年老的父亲也出现在眼前。家人,弟兄姐妹热诚地欢迎,使我深受感动,我选择回来是没有错的。      我回到自己的教会事奉,作青年辅导,并没有正式的“聘书”或是邀请。当我前往香港读神学的时候,教会没有牧师,如今情况已与当年不一样了,我似乎成了不速之客,对“当权者”可能是一种威胁。我不管人如何待我,我只管“按著神的旨意”(人都是这么说)竭尽所能的来服事神。      我看不惯教会里的带领者,我也觉得他们不“欣赏”我。内心的骄傲与反叛,造成了许多的不愉快。我看不起教会的牧师,我心想我比他有学问,我比他年青,我也知道他为什么从来都不敢请我讲道,他怕我抢他的饭碗,争他的风头。我带领青年人的工作,颇有起色,在教会中我行我素,从不向牧师请教,总以为我比他懂。       表面上,我的事奉很有成果,参加学生团契的人数愈来愈多,我在他们中间也很受尊重。但骨子里,有许多心态是神不喜悦的。神最知道谁该作什么,谁该在哪里。在我带领青年人工作最有劲,我所设定的目标--在一年之内,人数由十四人到一百人--快要达成的时候,神把我调离汉城,并且是用最羞辱的方式--驱逐出境--使我不得不离开。       我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态度,去到一个人地生疏,举目无亲,也是我惟一能去的地方,台湾。那一段苦闷的日子,“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豪情受到了深重的打击,但重要的功课还是没有学到。在飘泊的日子,除了“街头”布道,谁会请你讲道?谁知道你是谁?有一天,从台北街头“流浪”回来,看到门上有一张纸条,打开一看,喜出望外,有教会要请我专作“讲道牧师”(当时尚未按立),我立刻去信(当时电话尚不普遍)接受此一“神圣”邀请。      到了所约定的日期,我乘搭火车由台北前往台中。下车之后,原以为迎接的人摆成长龙,夹道欢迎,但看了许久,似乎无人是欢迎我的,等了一会儿,留字条的老牧师出现了。寒喧之后,他要我跟他走。我以为他要带我到迎宾大饭店,来为新到任的“讲道牧师”洗尘。走了一会儿,他问我在火车上吃饭了没有?我说没有。他就带我去吃晚餐。走了没有几步,有一架推车小吃,他要我坐下,他为我要了一碗阳春面,三元新台币,旁边一桶洗碗水,看来令人呕吐,食不下咽。这就是欢迎“新上任的牧师”的盛宴啊!?      吃完之后,他带我继续往前走,不久就到了教堂,里面当然是空无一人。他指给我看,在讲台的右边,有一间屋子,那就是我的住处。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我再站在里面,小房间就满了。我的“牧师”梦,到此已完全粉碎了。 神阻挡骄傲的人       如今事隔三十多年,回想起来,那时的种种心态与表现真是幼稚与无知得可笑。可是,若不经过那一段路程,也许还不能有今天的体会和经验。       彼得劝勉年青人说﹕“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前》5:5-6)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一个初出茅庐的年青神学毕业生,虽然念了几年书,但对教会,牧会实在不知什么。“你们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我们会质问为什么?我也曾问为什么,骄傲使我不肯服在别人的手下,神就阻挡骄傲人的路。神在说,你不要服在这人的手下,那你就在飘流无定中,尽情享受你自己的自由吧。当神任凭我们自由的时候,那滋味可不好受。      当我们年青的时候,我们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我们以为自己喝了几口洋水,懂得比一般人多一点,就自命不凡,目空一切。其实有些年长的牧者,满有人生的经验,看在眼里,想在心里,知道你不久就会碰钉子。他们都晓得,若是年青人不谦卑讨教,他们说也没有用,还自讨没趣。所以,他们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吃亏。      我年青的时候就是一个不肯谦卑受教的人,有时有人好心提示一两句,还嫌他们囉嗦。如今,我年长了,我也不轻易的把良药给那需要而不肯要的人。有句话说﹕“若不肯付代价,就不要给指导。”这话是千真万确的。名医的价钱都是很高的。聪明的年青人,就会把握机会,向年长有经验的人讨教、学习。在教会里也是如此。保罗与提摩太的模式,在今天的教会里,还是要大力的提倡与推崇。      近年来北美教会有不少高级知识份子信主献身,这对神的国是一大恩泽,令人兴奋。但同时,随之而来的,就是“知识使人自高自大……”,以为有了知识什么都可以作,有了学问,就可以事奉神。岂不知,事奉神不是用知识,也不是靠学问,事奉乃是生命的问题。而生命的成长不是一日可成的,成熟的生命是要经过风吹雨打,寒风烈日的煎熬。那不是一个刚从神学院毕业出来的年青人所拥有的。 施恩给谦卑的人       我被神从自以为是,自以为什么都懂的环境中,驱逐到全无用武之地,神把我安排在一位“名牧”的手下,那时不谦卑也得谦卑。他给我严格的事奉与做人的训练。我给他提皮包,为他跑腿,与他生活在一起。每做一件事,都要得到他的许可与批准,连周末去青年团契讲道(下班时间),他都要管。我的内心有反抗,但嘴里不敢说出来,就在那时,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的功课。那两年的时间,神给我学了不少功课。最记得我的上司说的一句话﹕“神要用二十年才能造就出一个合用的工人。”当时听了觉得有些夸张,如今想来,二十年早已过了,还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合神使用的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