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历史与人生 ——《诗篇》78篇:从琐安到锡安(赖建国)

赖建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圣经,不论旧约还是新约,都有一半的篇幅讲历史。许多人纳闷,记载这些历史,目的为何?我们现代信徒有必要读吗?         新约还好,四福音书讲述耶稣的生平与事工,《使徒行传》记载初期教会的建立与扩展,这都是基督徒信心的根基,能帮助信徒建立信仰。但是旧约呢﹖?五经和历史 书里面的人物、事蹟,都是年代久远,国家和民族立场,以及个人色彩,都很浓厚。这与21世纪的信徒,尤其是华人,有何关系呢﹖我们还需要读吗﹖         我们不妨以研读《诗篇》78篇为例,来讨论这个问题。        《诗篇》78篇是《诗篇》119篇以外,最长的一首诗,共有72节。这篇的小标题注明是“亚萨的训诲诗”。亚萨是3千年前,大卫和所罗门时代,利未支派的领袖,受指派在耶路撒冷圣殿中,带领众人用诗歌敬拜神(参《代上》16;《代下》5:12)。        他擅长各种乐器,也会写作不同类型的诗歌。当时与他同担当此任的,还有利未的子孙希幔和以探(参《代上》15:17,25:1,以探可能又名耶杜顿)。亚萨 也被称为“先见”。他的诗歌和大卫的诗歌,成为250年以后,希西家王带领属灵复兴的重要动力(参《代下》29:30)。属灵的复兴,往往与伟大的诗歌密 不可分。《诗篇》第3三卷是以亚萨的诗歌为主(《诗》73-83),或许即是那时留下来的作品。         本篇被归类为“咏史诗”,讲述以色列建国早期的历史,从以色列民出埃及开始,经历各种神蹟奇事、旷野失败、进入迦南,直到大卫作王的黄金时期,历时约500年之久。 全篇可分为3大段:1.“引言”(1-8节);2. 出埃及、走旷野(9-39节);3. 入迦南和得地业的过程(40-72节)。        第2段、第3段的格式相同,都是讲到以色列民如何犯罪、神的发怒责罚,及以色列民终得神恩福眷佑。两段还有许多重复的字句,表明彼此的关联。例如,神在埃及 地显神蹟,在琐安田施行奇事(12,43节),他们(以色列民)心中试探神/再三试探神(18,41,56节),不信祂奇妙的作为/不追念祂的能力 (32,42节),转身退后/反倒退后(9,57节),耶和华/神听见就发怒(21,31,59节),祂杀他们/将祂的百姓交予刀剑(34,62节)。 1. 引言:作诗的缘由与目的(1-8节)        《诗篇》中所有的“咏史诗”,都是藉历史故事,传讲当代的信息。        大卫指定利未人带领众人唱歌感谢、颂赞耶和华。“唱歌”原文作“说预言”,也就是“传信息”(参《代上》25)。利未人的领袖亚萨,在本篇中以“先见”的身 份传讲信息(1节),因此该篇被称作“亚萨的训诲诗”。亚萨像有智慧的教师,用各种的教学方法(包括“比喻”和“谜语”,2节)教诲百姓。本篇信息主题明 确,例证生动有力,原就是一篇优秀的讲章。         亚萨称以色列百姓为“我的民”(1节),这是耶和华初次提到以色列民的称呼。那时以色列百姓在埃及地受迫害,他们的哀声神听见,他们的苦情神看见,他们的痛苦神知道,祂就“下来”施行拯救(参《出》3:8)。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在受伤之处造出晶莹

维纲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在2009年的感恩节,在失业和断腿之后,我写过一篇散文诗: 当苦难侵噬我们生命的时候,肉体的痛苦或难以忍受。 我们常问自己:“为什么让我受这样的痛苦?” 当你思想珍珠形成,就不难看出苦难的背后—— 每一颗珍珠都来自那负伤的牡蛎,它忍受着砂石的剧痛,在受伤之处造就出晶莹。 若不是这伤痛,怎么会孕育出贵重的珍珠? 接纳每一个苦境,忍受每一次伤痛。那是生命的功课,那是化妆的祝福。 经历苦难的人,更会珍惜神家中的温暖。受过伤痛的人,更体贴他人的痛苦。 当伤痛使你无法忍受,请你仰望十架上流血的耶稣。 祂手上的钉痕和慈爱的双目,必能助你赢得与死神的搏斗。 在人们的眼中,金钱是财富,时间是财富。 然而,是否有人想过,这苦难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苦难是测试你勇气的考官,虽然残酷,却让你知道,你有上帝的呵护。 苦难是衡量你意志的压力表,有神应许, 必得刚强的筋骨。 苦难是增进友情的纽带,一人有难,得八方援助。 苦难是机遇,虽处险境,却能逼你开辟新路。 在这感恩的季节里,让我们把赞美献给慈爱的天父。 感谢祂将乌云化为甘美的雨露,将苦难化为爱的祝福!   失业和断腿之后 说起我的失业和断腿两大打击,那是2009年初,美国“裁员”滚滚的时候。我所负责的部门也裁掉了。一夜之间,我从高级主管变成失业人员。 人言“祸不单行”﹐2月底,又在冰雪中意外跌断了左腿膝盖骨。在病床上,我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面试机会,都失去了。一系列的挫折和痛苦迎面压来﹐苦闷、压抑、病痛、焦虑、孤独, 折磨着我。 就在这样的苦难来临的时候,上帝的爱透过教会的弟兄姐妹传到我的身边。 在我断腿的第2天,教会的弟兄们就赶来我家,将临时小床安置好,并送来了圈式拐杖、云南白药等急救物品。杨弟兄夫妇送来饺子、包子和煲好的汤。在华弟兄夫妇的组织下,教会两个小组的弟兄姐妹,组成每周7天的探视,为我送饭、送菜,关怀入微。 大雪中,王弟兄送我到医院,完成了膝盖骨手术,后来多次送我去复诊。冯姐妹和李弟兄主动在周末接送我的女儿。退了休的李长老,更是日复一日地接送我作复健理疗。 我手术后的第一周﹐由于夹板紧固﹐血脉不畅﹐我的左腿浮肿,胀大了一倍﹐夜间常痛醒。 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不是止痛药,而是耶稣在十字架上被罗马兵士钉入手心的画面,显示在我的脑海中,使我战胜肿痛、度过难关。 在李弟兄的足部按摩、田弟兄的电针灸和中药的帮助下,我的腿肿得到了缓解。 旷日持久的病床生活是十分难熬的,特别是骨折疗养,每天孤独一人,在寂寞中度日。李弟兄送来张乃千牧师的读经DVD和刘牧师的讲道CD,杨弟兄送来多套连续剧,张长老夫妇、刘传道常来探访,教会弟兄姐妹每日一家前来关怀探视,都使我倍感温暖。 园子里的草长高了,唐弟兄主动承担了剪草的工作。他还帮助我买粮、买菜。看到我头发长了,严弟兄夫妇赶来为我理发。看到我的伤腿有淤血,弟兄们就在下班后来帮我按摩洗脚。真是感人至深!教会的慈惠部,也寄来了慰问函和支票。 感谢神的丰盛恩典!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对我的无私援助!正如在陪护我的黄老先生所说:“你们教会的弟兄姐妹真有爱心,他们这么纯朴,这样无微不至地来帮助人,这是我从未见过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怎么什么都不做?——突破性格的局限(陆加)

陆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我生来就对“人”很敏感、也很看重人际,所谓关系型(people-oriented)的人。因此,非常在意周围人的一举一动。周围人的喜怒哀乐,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的判断和决定。那些有话不直说的人,我还会猜他们的身体语言、弦外之音。如果一个很强势的或权威性的人物出现在我身边,他的意见会左右我……          然而,同大部分人一样,我意识不到自身的弱点。 到底是谁“不开窍”?         我在教会负责某件事的时候,最头痛有人和我意见不同。因为我觉得对别人说“不”,就等于破坏关系。        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习惯性把事情拖一拖,做不成就算了。我宁可不做,也不想伤害了“关系”。或者说,我只想维系关系,不在意事情做得怎么样(虽然这样做,也不一定能保住关系)。可以想见,很多事在我手里不了了之,或虎头蛇尾。        为此,我太太很受不了。在她看来,这明明是对神的事不尽职,不够“忠心”!该做的事,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撂下?应该尽力而为!         她的确也是这样做的,因为她是对“事”很看重的做事型(task-oriented)的人,而且是个完美主义者。如果让她负责做什么事,她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睡觉、不吃饭,非做好不可。         至于其他参与者高兴不高兴,她不是很在乎。更准确地说,她根本不知道别人高兴不高兴。特别是那些有话不直说的人,总是搞得她一头雾水,只好不管了。所以,她事情虽然做得很漂亮,但不知不觉就可能得罪谁了。         哈哈,一到这时候,我就看不过去了——这明明是对弟兄姐妹没有爱心、不够“良善”嘛!不是吗?把人都得罪光了,光事情做成有什么用?不做不是更好?         因为做事方式的尖锐对立,我们都很受不了对方。我们都觉得自己很正确,是对方不开窍。而且,不论在圣经中,在教会传统上,或在教会领袖层里,我们各自都可以找到强力的支持。        作为夫妻,我们没办法井水不犯河水,也做不到东风压倒西风。于是冲突常常发生。最常有的情况,就是她指责我:“你怎么什么都不做?”而我则是:“你怎么能这么做!?” 动机有天壤之别         神借着这样的冲突,使我们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带着撕裂之痛,面对赤露敞开的自己—— 我为何特别在乎别人高兴不高兴?因为我依赖良好的人际关系来肯定自我、增加安全感。而我太太,则觉得只有事情做好了,才能赢得别人的接纳、承认,所以她的安全感是同做事挂钩的。         正是这样的价值观混杂在我们事奉的动机里面,所以表面上看似我们做事的方式不同,实际上是加入了价值观的冲突。         其实,我不是糊里糊涂走进教会的人。我信主后,价值观有了很明确的翻转。我也愿意凡事用圣经的价值观重新审核、分辨。然而,这不能避免我的生命中仍有许多隐而未现的问题。就如这件事,我认为我所坚持的,与圣经的教导十分吻合!上帝不是很看中“关系”吗?圣经不是强调爱、聆听吗?这与我看重的,不是很一致吗?        我没有察觉的,在这种表面相似的背后,其实动机有天壤之别。圣经看重的关系,能给人带来真正的益处,是利他的;而我的看重关系,则掺杂了个人需要,是为了给自己价值感和安全感。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与妻子的冲突,我不会这样反思自己的。圣灵借着这一切,使我内心深处的价值观曝光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读者对《举目》51期的回应

       编按:从回应可见,《举目》读者都恳切而善用思考。限于篇幅,本期只选择引发回应视角差异较大的文章,希望借此激发更多的共鸣与反省。再次谢谢每位花宝贵时间读、想、写的回应者。 世俗化对教会的挑战/陈宗清        有深度,切中要害, 非常有启发性。——F.R.        当今时代,有太多的基督徒是没有基督门徒的见证的。——P.J.       引用案例生动,分析问题准确。引言部分,对世俗化和世俗主义,没能清楚解释涵义和本质;第一部分的标题,似乎改为“世俗化对个人的影响”更准确;第三部分(文中序号为“二”)基督徒的回应,部分内容有些单薄,深度不够。——Y.G.        知识性强的一片文章,只是读来记住的是里面的批评,这个不好那个也不好。但是好的究竟是什么?知道了这些主义对我们有什么样的警醒与启示?         读罢此篇,觉得80后与90后被深深地鄙视了,心里里的确有点不大舒服。我们是人,不是想当然地,被当做是被装在蜜罐里里养大的。而且,不是每一个80后 90后都有个有钱的爹,中国最多的是农村里里出来的孩子。如果大家心中的80后90后,只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那真的不免偏颇。        我觉得批判主义是好的,但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群人。感觉笔者知识丰富,爱心待增。我们虽然年轻,但是我们也是在努力地活着,也为主而活。圣经上讲,不可叫人小看你 年轻,我觉得我们80后90后实在是被人小看。其实,我们也没有小看年老的人。在神的面前,我们能不能在基督里里和好呢? —— M.L.        我很喜欢此文的风格,因为它客观,不是灌输什么,而是自然的流露。——Y.Z. “三化”/小刚        “这篇文章非常实际,所提出的几个方法,都是教会所必须要强调的。希望作者也可以分享一下,他在牧会中是如何教导这个给信徒的。──F.R.        赵天恩的三化和今日教会的现状的三化,好像没有直接关系?张力不是一一对应的吧?──X.W.        有多少教会的牧师,能敢说、敢讲、敢向人开炮,敢于做烦扰、叮咬会众的“牛氓”?──Y.S.        读这篇的时候,想起来前一段时间流行的“三俗”,也想起来中国人最喜欢的口号,都是这种工整的排比。的确,在口号中长起来的一代,哪里都有口号相随,口号渗 透到每一个细胞。不过,我喜欢这篇文章,感受得到笔者的心情,会随着他的笔锋转换心情。有批判、有应对,没有厚此薄彼,这样比较容易造就人。能够感受得到 里面的那份爱心,十分珍贵。希望这份爱神爱人的心,能够持续保持下去,不断增长。──M.L.        既有圣经依据,又有生动事例,内容完整生动,分析有深度。──Y.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