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心

为什么我被退稿?(郑期英)2013.03.11

为什么我被退稿? 多年来,因着上帝的恩典,让“海外校园”收到许多的稿件。通常我们收到稿件后,至少经过3个编辑的审阅,再决定录用在《海外校园》杂志或《举目》杂志,或者退稿。一些比较专业的稿件,如科学方面,我们有一个“科学与信仰小组”帮忙审稿;神学方面也有几位在神学上比较专精的牧长,为我们把关。 来稿虽多,但有一半左右会被退稿。有些作者屡退屡投,有时候让我们于心不忍。少数被退稿的作者会来信询问原因,我们就会诚实以告。 一般而言,我们审稿时,最重视的是文章有没有中心信息(切中主题);其次是是否合乎[海外校园机构]所强调的有灵、有理、有情的内容;最后是可读性,也就是文笔是否顺畅。一篇文章只要有信息,即使文笔不佳,编辑还可代为润色,但没有信息的文章,编辑就使不上劲了。 投给《海外校园》杂志的文章,一定要有信仰的视角,否则文笔再优美,也与坊间文章无异;投给《举目》杂志的文章,希望能真实反映出基督徒生命成长的轨迹。 请拿起你的笔来,与我们一起耕耘吧!

No Picture
编者心

两个小钱(谈妮)2013.03.06

两个小钱 我最近有幸参与服事一个婚姻、家庭关系的研讨会。 聚会的第二天,认识了一位中年的宣教士M。她从来没有听过《举目》杂志,也不了解[海外校园机构]的事工。我给了她两本杂志,并同时稍微介绍了一下这两期杂志的内容。 这个聚会很成功,参加者都很兴奋、很累,感到睡眠不足。 期间,我幸运获朋友赠一本暗自渴望的好书。我将那书塞进包包中,却找不到时间拿出来略览。因此,将心比心,我也不期望M 会阅读我给她的那两本杂志! 没想到第三天晚上,在大家彼此拥抱、话别、合照、收摊位的混乱中,M找到了我,真诚热切地说:“我读了《举目》杂志,非常感动,可以看出这本杂志真的是很用心编的……上帝一定会祝福你们的事工。”同时,她快速地写了张支票支持《举目》杂志! 我望着她娇小身躯上瘦削的脸,心里有点发抖:她竟如此迅速果断地以行动表达她对上帝的信心,并慷慨地表达对《举目》杂志的肯定和支持。 我将这张薄薄的支票小心地收起来,感到包包仿佛同时承受了“寡妇两个小钱”(参《路》21:2-3)般的奉献。

No Picture
编者心

《举目》杂志的新网站(郑期英)2013.02.27

《举目》杂志的新网站 为了增加《举目》杂志的时效性和互动性,筹划半年的《举目》杂志新网站,3月1日将正式上线。新网站共有3栏,除了当期杂志文章(中栏)及以往各期的期刊(包括PDF档)外,我们在左栏设定了4个版块,包括: 编者心:由主编和执编轮流执笔,分享在编《举目》杂志的过程中,和作者或读者之间的互动,或心中的一些感受。 言与思:我们邀请了5位《举目》杂志的作者(吴蔓玲、王星然、陆加、张怡昕、张儒民)为驻站作家,分别就时事、流行文化、科学等等,或生活中一些值得思考的事,发表短文。 天下事:搜集一些西方教会内的消息,以扩大读者的眼界。由裴重生编译。 品书香:为了鼓励大家读书,我们特邀请台湾校园文字部总编辑黄旭荣,每个月为读者介绍一本国内外均可买到的好书。 此外,读者可根据期数、作者、栏目名及文章属性等分类来搜寻所要的文章,并随时给予评论。 《举目》新网站虽然还有一些待完善的地方,但盼望过去多年支持我们的作者、读者及奉献者,常来探访,给我们反馈、鼓励和建议。我们也存著一个心志——在这新媒体时代,善用新媒体的工具,与时俱进,造就更多神国人才,为主而活。

No Picture
编者心

《举目》杂志的观点(郑期英)2013.02.04

有一天我接到一通电话,是一位弟兄打来的。他告诉我他住在阿拉巴马州,来洛杉矶看女儿,女儿给他几本《举目》杂志,他看完后非常喜欢。当天在电话中,他一而再强调,《举目》杂志提供了很好的观点,是他在其他杂志很少看到的。 其实《举目》杂志提出的观点很简单,就是我们期望每篇文章都能带出“跟随基督,建立以上帝为中心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这样的信息。我们盼望信仰不仅仅是头脑中的知识,也要落实在每天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