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亚当存在吗?

编注:因限于杂志篇幅,与大部分非专业读者的兴趣,本文删掉一些作者的论证细节,使文章更为精简。由于旨在介绍,读者可阅读文末的参考资料,继续作深度研究。 潘柏滔         上帝的创造和基督的救赎,是基督信仰的两个重要支柱。而亚当、夏娃的被造和悖逆,是基督道成肉身的大前题。对此,天主教、东正教和基督新教一致认同。        然而,垄断科学界的进化论,却声称:人是借着无目的天演进化而来,遗传基因图显示,人类与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最早的人类,大概在约15万年前出现,有一万多人。         一些基督徒科学家,如美国卫生处总裁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致力推行神导进化论,认为上帝用进化的过程创造万物。亚当、夏娃的故事,是象征性的寓意,不一定是历史事实(注1)。         福音派主流喉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在2011年6月的社论中宣告:“我们必须相信,有《创世记》所描述的原始祖宗,并信他们能与上帝有属灵的交往,这是正统基督信仰的底线。”(注2)        这立场的根据究竟是什么?科学上的最新发现,对这立场有何挑战?让我们来做一点探讨。 一、 亚当的真实性在神学上的意义        1.  解经方法的商榷        大部分福音派的神学家,都采用历史神学的角度来解释圣经。他们认为,圣经所记载的事情,兼有历史性和神学性。        然而,自由派的神学家,却把科学历史和救赎历史区分开来:科学历史是在时空中真实发生之事件,而救赎历史不一定具有历史真实性,只是以神学上的意义来描写历史。              很多神导进化论学者,不坚持圣经的历史性,而是在解经上向自由派的神学妥协,强调信徒借着圣经与上帝相遇的经历,试图借此将圣经带入后现代社会人的生活中。他们虽然承认人的罪性,却不注重“恶”的历史来源。        加尔文是改革宗神学的创始人,他注重新、旧约互相解释的关系,与上帝在圣经历史中的渐进启示。连贯两约的中心思想,是上帝借着以色列历史,向世界自我启示。从人的被造、堕落,到上帝应许亚伯拉罕为万国之父,最终带出耶稣基督为神学中心(参《约》5:39)。        这种历史和神学的释经法,最能阐述圣经的完整涵义。借着圣经历史中的国家和人物,上帝向世人启示。         圣经虽然有象征性的表达方法,却不影响圣经整体记载的历史性。圣经各书卷的作者,以当时的语言和文化,传达上帝的信息。现代人不能苛求摩西用科学的词汇,来描述上帝的创造。况且,《创世记》也有文学的成分,如第1章的前3天和后3天被造物的对比,象征性数目如3、7和10的运用;第3章,伊甸园中的两棵树,和会说话的蛇等(注3)。 2. 新旧约圣经观          亚当、夏娃确为真实的历史人物。经文中有很多证据,可列举如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