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我为何来了这里?——记我在东大附小服事的8年(曾毓兰)2020.09.01

有不少人会问:孩子这么小(注:台湾小学孩子的年龄在6-12岁),能听得懂圣经的教导吗?能跟上帝建立关系吗?这8年服事儿童的经验,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孩子比成人更容易靠近上帝,透过孩子,上帝让我看到什么是单纯而美丽的信心,什么是对上帝自然而发乎至诚的爱,什么是进入神国的样式! […]

事奉篇

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从耶稣的恼怒谈儿童事工(赵孝菁)2018.04.04

近半世纪来,认知心理学及脑神经科学的研究,使我们对儿童期的发展有着几近革命性的改观。儿童不再被认为是蒙昧无知,脑袋空无一物,像个等著被填塞的容器。相反地,科学家们逐渐认识到专司人类知觉、语言、记忆、判断、决策、情感等心智活动的大脑,有着许多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后天的经验,尤其儿童期的经历与先天能力的交互作用,将对人一生的发展产生极深远的影响。 […]

见证

永远的Ms.Gwen——记念一位一生服事儿童的女士(李清)2017.03.06

Ms.Gwen离开圣地亚哥时,就发现有失智症(Alzheimer)的迹象,且越来越厉害,但她从来没有停止过教导孩子们,直到离世前最后一个星期,她已经极其虚弱、几乎不能进食了,但她还为在主日教导孩子们预备!

如今,Ms.Gwen跑完了当跑的路,打完了美好的仗,守住了当信的道。我们相信,将来在领奖台前,她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批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黑森林中的明珠

区曼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提到德国黑森林,人们想到的也许是燻肉火腿、樱桃鲜奶油蛋糕,或是咕咕钟。但是国人或许不知,在风景秀丽的黑森林西南角,一个人口约8,000人的小城镇Kandern里,还有一间驰名国际的“黑森林学校”(Black Forest Academy,以下简称BFA)        这个学校非常特殊。 特殊的学校         故事得从40年代末期说起。当时在加拿大,有一个男声四重唱乐队,是由姓Janz的三兄弟及其妹夫所组成的,名为“杨子乐队”(Janz Team)。这个乐队专门以音乐来宣扬福音,在加拿大广受欢迎。          1951年,杨子队应邀到德国巡回演唱。当时德国仍在二次大战的废墟中,百废待兴。不仅是德国,战后整个欧洲人都有着心灵上的挣扎与寻求。四重唱中的Leo,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布道家,他在德国的布道大会,总是吸引了无数的人参加。         战后的德国确实有迫切的属灵需要。Leo感到上帝对他的呼召,于是1955年底,杨子队携家带眷,重返欧洲,决定留在欧洲这块土地上耕耘。他们的事工,透过广播节目,很快地推展开来。         当时,他们的孩子都正值学龄,教育问题该如何解决呢?当地的小学是德语的,这些以英文为母语的孩子,自然有了很大的学习障碍。         综合各种考量,杨子队决定从北美呼召救兵。于是在1956年,第一位专业老师,以传教士的身分飘洋过海而来。         这所超迷你型学校,在草创时期,学生人数不多,只有杨子自家小孩,以及少数来自加拿大同工的子女。有时候还出现一到六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的情形!学校不像其它公立学校一样有实验室、体育场等设施,但是老师会带学生到森林里实地观察、触摸,社区的公园便是他们的活动场地。         Phil Peters就是学校早期的毕业生。当年他跟着父亲,从加拿大来到德国。父亲帮助当地创建教会、制定神职人员的进修计划、设计儿童主日学的课程等。Phil则每天和一大群(约10-15个)加拿大籍的小孩坐电车上学,一路上谈笑玩耍,好不开心!         而Phil的妻子Tamy则来自美国,也是传教士的子女。她从小随着父母住在法国。她没有一群说家乡话的亲戚、朋友作伴,也没有专门的美国学校可上,只能进 入法国公立小学就读。1983年,她的父母转移工场,到德国的黑森林学校牧会,Tamy得以进入BFA就读,完成高中的最后两年学业。         她回忆当年转学后的感觉:仿佛从地狱进入了天堂一般!因为她感到法国公立学校的老师严厉又不富爱心,学生的压力大。来到BFA,基督徒老师本着爱学生、事奉主的精神教育学生,让她如沐春风。          后来他们两人在美国完成学士与硕士学位之后,又回到了欧洲,为宣教努力。目前,Phil是德国一间教会的长老,负责青年团契的事工;Tamy则在母校帮忙。而他们的三个小孩,当然也在BFA就读。 “烛光晚餐”         五十多年来,在北美传教士的支援之下,BFA渐渐扩大成为一所声誉良好的中小学(1至12年级),毕业生广受美国各大名校的青睐。许多来自加拿大或美国的传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知道还好 ──重思华人教会的“第二代事工”

要“乖孩子”而不是“敬虔的孩子”的父母,不可能鼓励孩子委身。 李道宏 最佳演员、属灵瘸子           “这么说吧,我们教会里的年轻人都很会‘演戏’。许多孩子都能得最佳演员奖。”          一位在华人教会中负责第二代事工(注)的牧师,苦笑着说。           “这些孩子总是可以表现得很属灵,让你误以为他们的确与主同行。不过,我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并没有真正与主有亲密的关系,全都可以算是属灵的瘸子。”           当然没有一位牧者,能够拍胸脯保証,自己所牧养的每位信徒,都是切切实实与主同行的。不过,我们是否能约略觉察到他们近期的属灵状况?对于在教会长大的第二代,他们的属灵状况,我们又到底能够掌握到什么程度呢?           英文有句谚语说,“Ignorance is bliss.”可意译为:“傻人有傻福。”确实,很多时候,如果不知道实情,心里还舒坦些。          比如为人父母的,一旦晓得孩子们在学校里,在朋友间的真实对谈,不知晚上还睡得着、睡不着觉?再如想到这些孩子带着这种属灵光景长大,然后远离教会,有朝一日丢弃信仰,甚至有些孩子,还没有长大,就从教会中失踪。           不知道作为牧者的我们,是不是晚上也还睡得着觉?           当今教会所面临的最大悲剧,实属第二代信徒的流失。放眼观看教会的第二代,若以年龄区分,越是接近成年的孩子,去教会的就越少。更令人忧心的是,大约70%的第二代基督徒,在大学四年期间丢弃了信仰。 对教会的错误期望           这样的状况,与家长对教会有着不正确的期望,有很大的关系。           许多家长认为,教会理当全权负责造就和养育出属神的第二代。很遗憾的是,圣经不是这么说的。孩子是神赏赐父母的产业。教养和造就敬虔的孩子,是父母在家庭中应尽的责任(参见《申》6:6-9)。           当然,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有协助每个肢体、每个信徒的功能。例如华人教会,的确可以协助家长教导孩子,引导孩子们尊敬父母,体谅父母亲的苦心、父母的牺牲 (包括移民异乡,为的就是将最好的给孩子,成就下一代的前途)。教会还可以协助孩子们,体会华人在世界的地位与角色,并且认同中华文化的美好、学习中 文……           然而,如果我们稍加思考,就会明白,这些并非圣经的要求。如果父母亲本身没有圣洁和敬虔的榜样,又怎么能指望教会,仅仅借由每周几个小时,奇蹟式地把孩子“变成”虔诚爱主的人呢? 上帝不是要“乖孩子”           身为父母亲,我们是否曾鼓励他们真正委身呢?我们经常祷告,祈求神给我们“乖孩子”(goo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