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加尔文派与灵恩派不该互相视为敌人(渔夫)2016.08.09

身为基督徒,我们经常喜爱与看法相近的人在一起。但是,有很多时候,我们连与自己同一教派的弟兄姐妹都不太来往。 

在福音联盟的一个部落格(博客)“为什么灵恩派与加尔文派需要彼此”中,亚当∙马布瑞牧师(Adam Mabry)讲到在他植堂时,基督徒之间因拒绝合作所造成的损害。  […]

No Picture
言与思

他们要什么?——记一场示威游行(吴蔓玲)2015.05.04

在1915至1923年期间,土耳其种族灭绝亚美尼亚150万人。何以鄂图曼帝国(Ottoman Empire,土耳其的前身。1299–1923。编注)要种族灭绝亚美尼亚人?
有学者专家说,这是一场圣战。要知道,亚美尼亚是全世界最古老,也是第一个基督教国家,而鄂图曼帝国信仰伊斯兰教。也有学者专家,这是民族主义或是当时其他政治因素引起的,与信仰无关…… […]

No Picture
事奉篇

雁群齐飞 ──建造健康的领袖团队

唐侃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毋庸赘言,教会里面关键的问题,基本都是领袖之间的矛盾。一般信徒间的冲突,不会对教会整体造成太大的影响。而同工,特别是核心同工,包括牧者、长执、事工负责人之间的冲突,给上帝的家造成了 许多伤害:或是教会分裂,或是拉帮结伙、彼此消耗,背后中伤,甚至告到法庭。这使得教会无法同心敬拜、合一完成大使命,相爱见证耶稣。 一、冲突产生的原因          原因有多种,仅凭浅见提出以下几点(窃以为较重要的): 1. 生命不成熟          这是最基本的问题。具体的表现包括:表面谦卑,内心有骄傲;希望以做事来证明自己,寻求别人的肯定;喜欢别人听从自己;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不尊重,例如有人唐突地反对自己的意见;用血气来回应分歧;以及下文会提到的一些表现。         生命成熟没有速成之道,只有不断靠着圣灵的恩典与能力,才能治死肢体中的骄傲、血气,活出基督生命的柔和、谦卑,在失败的痛苦中学习教训,在得胜的喜乐中继续向前。 2. 喜欢挑人错         人的本性是容易看到别人的缺点,喜欢拿自己的优点去比别人的缺点。“我可以这样做,为什么他做不到!”看到别人眼里的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越不顺眼就越挑剔。 3. 过高要求人         看到别人的缺点后,我们就提出很高的期望,制定了目标,希望用人的力量来改造别人。夫妻之间很容易这样相待,在上帝的家中,信徒对领袖,或领袖之间,也是如此。         我们用各样的方法,包括正式的评估,和非正式的暗示,使人知道我们的期望。并且,冠上属灵的名义,满心希望把对方打造成为一个十项全能的属灵领袖。殊不知,这不但给对方造成很大压力,使他从服事上帝变成做给人看、满足人的期望,更因人不容易改变,最终我们也很失望。 4. 不懂得配搭         不懂上帝造人的原则,就不能理解、接纳别人的不同。我们总是习惯用自己的思维去揣度别人的思想,希望别人与自己一样。         可是,正如保罗的反问:若全身是眼,从哪里听声?若全身是耳,从哪里闻味?上帝并没有把人造得一模一样,而是造成不同的肢体:有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有手,有脚。一个肢体难担重任,全部肢体合一才成为身体,成就大事。 5. 不会做决定        做决定是冲突的重要起因之一。一个人说了算,还是大家一起讨论、决定?如果大家一起决定,教会里面总有几个意见比较强的人,如果他们的意见不同,到底听谁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团契中的人际交往

友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15期          教会与教会内的团契,在本质上并无区别。依照《约翰一书》1:3所说,都是在做促进人与神、人与人相交的事工。人与神相交是人与人相交的基础,即人际交往的成功只有在主内才有保障。           然而,在组织构成和事工搭配上,做为教会之内的一个团体,团契的事工侧重点在于促进人与人在主里的交往,教会则侧重促进人与神的交往,虽然二者不可能截然分开。         从正面讲,凡能在当地做盐做光,又能尽力向远方派出宣教士的教会,必有一个以至多个内外部人际交往都很好的团契。从反面讲,当教会分裂时,也常以不同团契为核心,各领一部分人分道扬镳。          还有一种情况,亦直接与主内人际交往不良有关。表现为团契不能壮大,教会不能发展,同工越来越少,“主日基督徒”增多。          下面,是从我个人有限的经历中,想到的促进主内人际交往,发展团契的几点拙见,供参考。 一、“人以群分”是团契形成和巩固的客观现象          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特点,又都与其他人有相似性。越不成熟的基督徒,人际交往中越趋向于和自己相性多的人在一起,发生人际冲突时越易于固守自己的特点。          通常情况下,未信主的人初到教会若无团契吸引,常常参加一两次主日崇拜后就离开了。因为崇拜中较少直接交流,较少个人化接触,主日証道内容又多以基督徒为对象。所以,教会应以团契为稳固新人的基本组织。但这就会不可避免地呈现“人以群分”的现象。          例如:过去十年里,北美许多以青一色的中国的学生学者组成的团契,发展至今,团契名字虽然已不再直接冠有“大陆”字样,也力图吸引台、港、澳及其它地区华人加入,但团契中仍以大陆人为主。          还有一些教会,虽不以“来自哪里”来分类建立团契,但却以是否有相似年龄,或是否有相似年龄的孩子,是否有相似工作(如都在大学,都在餐馆),是否有相似婚姻状况等为背景组织团契。也有的团契在壮大以后,又根据上述不同背景增殖成数个新团契。          也许有人说教会常常按地域组成团契,这与人的相似性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能住在同个区域,本身就说明这些家庭在经济收入、文化风俗、生活习惯、家庭构成上,相当类似。          事实上,按地区划分的团契,在发展过程中,必有一些人舍近求远去其它团契。不能在主内发展良好人际交往的团契,常常迅速萎缩以至消失。          这和教会有很大不同。很少有人舍近求远去其它教会,“主日基督徒”更少去远方教会,因为他们去教会只是出于一种习惯。 二、教会只能引导促进团契,不能强行组合          由于团契有“人以群分”的特点,所以教会只能引导促进,不能强行组合团契。          这种引导需要团契中有稳定的属灵领袖,和变化的领导同工。          属灵领袖当然应该自己有令人信服的信心和品行,也要熟悉神的话并有相当神学造就。但在团契中绝不能少的,是爱心和人际交往的技巧。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To Speak the Truth in Love

By Bei-her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I can still remember that when we started to serve in our church, an elder in Christ wrote a letter to us. He said, “After you served for a while, you […]

成长篇

莫说不能 ──合一的祕诀:谦卑(心渔)

心渔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难言之苦        基督徒的使命是走入世界,而后带人走进上帝的国度。但是从历史来看,教会的内部纷争往往削弱了传福音的力量。          内部纷争常令教会有口难言。信主稍有年日之后,就间歇听到或亲眼看到教会的内部纷争。有些事件甚至成为社会大众茶余饭后的新闻。这些故事的导火线各不相同,但是结局却是一样──两败俱伤。         例如,有朋友从牧会的工场退下,提到会友的攻击如同开批斗大会,虽是几年前发生的事,仍旧心如刀割,难以释怀,再也不愿牧会。也有朋友在伤痛中,停止教会事奉,远离是非,做“安静”的基督徒。         还有朋友虽悲伤叹息,仍旧愿意站起来,继续牧会或担任执事长老,但过去的伤痛成为后来事奉的暗疮,一触即发,成为事奉的绊脚石。当然,也有朋友在伤痛后,靠着上帝的恩典,得医治,没有苦毒,继续事奉。         然而,这种内部的纷争总会使一些旁观的基督徒,心有余悸,迟迟无法迈进事奉的大门。         耶稣在临别祷告中,为门徒和后代信徒向上帝恳求,“叫他们合一,像我们一样”(《约翰福音》17:11,21)。对此,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耶稣为什么不干脆 命令信徒合一,像祂后来命令信徒向万民传福音一样?传福音的大使命再加上合一的命令,不就是最完美的组合?可以攻无不克?         然而,当我思考 教会内部合一的可能性时,发现“合一”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事。耶稣祈祷“我在他们里面,你(上帝)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约翰福 音》17:23)祂的祷词指出,信徒合一的前提是让基督住在里面。人成为基督徒,就进入与耶稣基督的关系中,而这份关系也包括在言行思想上顺从圣灵的引 导。         满有圣灵的人会在生命每个层面都愿意让神掌权,这就是与基督合一。信徒一旦与基督合一,也就能够在主里与其他的信徒合一。由此可见,信徒合一全然是上帝的恩典。 疾风烈火         那么我们要怎样在生活中领受上帝合一的恩典雨露呢?依我看来,秘诀还是在“谦卑”两字。耶稣在世时,竖立了最佳美的典范。祂几次提及,自己的言行都不是按自 己的意思,而是按著上帝的心意(《约翰福音》5:30;6:38;7:16;8:28、42;14:10、24)。祂甘愿背负众罪,上十字架,就是最美好 的榜样。         按照上帝的心意行事就是谦卑,自然会带来合一。         而反观一些信徒,往往先自拟计划,然后要上帝祝福;或是凭一己之力达到众人眼中的成功,然后归功于上帝。这些都不是上帝所喜悦的行为。“听命胜于献祭”,是亘古常新的真理。当我们重视自己的计划,高过寻求上帝的心意时,骄傲就开始发芽生根。         自己的计划与上帝的心意,两者有时并不容易分辨。我发觉自己思虑紧密的理性分析的结果,有时候不见得合乎上帝的心意。有时自以为时机到了,想趁热打铁,却不 见得是上帝的时候。我明白自己太容易落入“自以为是”的骄傲陷阱中,而不自知。甚至就算正在寻求上帝心意时,也是如此。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排斥与拥抱》--评米洛斯列夫.沃弗的“拥抱神学”

王湘琪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0期 距离与隶属         克罗西亚的神学 家沃弗(Miroslav Volf注1),根据九十年代他的国人在巴尔干半岛战乱中所遭受的种族迫害,以及他个人对基督徒身份的理解和洞见,写下著作《排斥与拥抱》 (Exclusion & Embrace注2)。在书中,沃弗引导读者了解因本体自我认知的复杂化,导致种族间长期疏离,最终引发残酷的排斥。圣经在《创世记》里所记载的该隐杀兄 弟的残暴,被沃弗引用以解释排斥的意识型态。但透过基督信仰中那位饶恕、不记恶的神,沃弗在新约的救赎隐喻中,发现了通往和好的希望之路。         《路加福音》中的浪子,更触发沃弗提出“拥抱神学”(Theology of Embrace),做为对排斥行为的回应。沃弗宣称,借着采取饶恕行动、打开心门、并且拥抱对方,受创的伤口将愈合,排斥会中止。         当笔者初读此书时,“距离与隶属”(Distance-and-Belonging)的观念,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沃弗首先声明:教会与所属的文化,应“保 持与文化的距离”和“隶属于其中”之间,有一份合宜的关系。但问题是,怎样才算合宜呢?沃弗说,其核心在于忠诚感的全然转变--从原本所处文化中的神祇转 向所有民族都敬奉的独一真神。         圣经上最显著的例子便是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为了回应神的呼召,他离开本地、本族,开始过著游牧的生活。因 此,沃弗力劝亚伯拉罕的属灵后裔,要从既定的文化中“出走”(Exodus)。当然,作者不是要在廿一世纪的现代提倡游牧生活,“出走”纯粹是心灵上的。 因为,沃弗认为,耶稣已经为信徒提供了祂的身体做为新的家,所以,信徒可以从文化中脱离,却不必在肉体上真的离开所处环境。          也就是说,基督徒在一方面与自己所处的文化保持距离,不再受到文化上特有的偏见影响,圣灵会帮助我们认清自己和所属文化的自我欺骗和不公义,从而培养出悔悟的、合于福 音的人格;另一方面,基督徒仍隶属于所处的文化,透过这种隶属,我们可以因着差异而更加充实,并可投入去改变所处社会,使其成为合神心意的新世界。 分别与凝聚           与异教世界的分别,是圣经上常见的主题(《利》20:26,“你们要归我为圣,因为我耶和华是圣的;并叫你们与万民有分别,使你们作我的民。”)作者解释, 出走乃是神“分别与凝聚”(Separating-and-Binding)的过程的开端。他之所以使用“分别与凝聚”一词,是因为基督徒之间虽然有歧见 和异质性Heterogeneity,但我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神使我们与偶像崇拜分别出来、与主联合成为一体。透过神的爱的凝聚,不同种族的人可以捐 弃成见与憎恨而合一。我们从耶稣身上可以看到,神自我牺牲的爱是包容的,无关乎种族、性别或社会阶层。         笔者认为,这是特别值得深思之处。 我们常误以为多元性和异质性应向同质性和单一性让步,以至我们能够纯净。我们却忘记了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6告诉我们:“神却是一位,在众人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