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贵客

飞机起飞时,我心里有些忧虑。其一,是因为这位旅伴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易忍受的气味。其二,是我头顶的天花板接缝开始滴水,每一滴都正好落在我头上。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2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 文/谈妮 如果,我们不能颂赞 “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就很难在“上帝的意念不同于我们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于我们的道路”(参《赛》55:8-9)时,做到顺服。 对上帝尚且如此,对人就更难了。怎么办呢? 周学信提醒我们,圣经里的顺服明显不只一种,而且也异于我们来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读;邱清萍则指出,对上帝的爱决定我们是否顺服人,这是顺服的艺术;周传初认为,个人与教会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稣的顺服;陈正华见证,她如何实践“顺服丈夫”;张在孜从文化出发,谈我们如何顺服上帝,“离开父母”,并孝敬父母。 顺服上帝,也体现在我们如何区分同性恋行为与同性恋者(钟德民);在贫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开智);以上帝国度的眼光来服事(高山);从政,却不结党营私(庄祖鲲);以怜悯的心,承担被骗的风险(薛主流)。 顺服上帝,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复活,并盼望祂荣耀的再临(小志),也是因为审判与悔改,不论是现在或未来,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对上帝(刘同苏)。 《举目》72期目录: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载: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PDF档 在线阅读: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在线翻页阅读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服事,服侍,与服务(周传初)

甫入教会,会接触许多新鲜的词,像“团契”、“特会”、“福音朋友”、“释放信息”、“长执同工”、“内在医治”等等。还会发现平日的一些常用词,在教会里有不同的定义,例如“交通”、“感动”、“工人”等等。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老底嘉的“三宝”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周传初         多年来,每次灵修读到《启示录》2-3章,主耶稣藉圣灵向众教会发出责备和勉励,我便以这段经文为听诊器,给所知的教会一个一个“看病”,看看哪些教会有当年以弗所教会和老底嘉教会的症状,哪些有士每拿教会和非拉铁非教会的挣扎……         最近再读这段圣经,并查考背景资料,忽有所悟,发现这段话不只是讲给教会听的,也是对我个人生活和事奉的提醒与挑战。尤其是老底嘉教会的例子。 温水哪里不好?         以前读《启示录》3:14-22,首先看到的是“不冷不热”。我想,大概主耶稣不喜欢喝温开水,觉得热茶或冰咖啡都比较好。        “不冷不热” 引申形容的是要死不活的老基督徒,但我最近开始发现,这种解释有逻辑的漏洞:冷淡难道比温温的好吗?温水怎会令人想吐呢?        去查看背景资料,我发现老底嘉邻近的两个城,一个以清凉爽口的冷泉出名,另一个以适于泡澡的温泉著称。而老底嘉的水质好像两种泉水的混合,原来的用处都没了,而且矿物质含量过高,喝起来让人欲呕。         这好比教会知识和经验丰富、出口成章的老基督徒,环顾众人,都不如自己,自以为什么都有、什么都知道,但在主和人面前,像上身穿着总统牌的西装,下身配着林书豪的运动短裤,出足了洋相,自己却洋洋得意、浑然不知。        不知在主眼中,我是不是也这样,已经失去了用处? 老底嘉的“三宝”         圣经以老底嘉城的“三宝”──3个让当地社会和教会都自豪的强项作例子,点出这个教会失去用处的病因。老底嘉的金融业发达,教会成员的生活良好,像今天的一些人,不愁吃、不愁穿,退休后还能花钱上馆子、旅游观光,心不会蹦蹦跳,也不觉得疼。       老底嘉“三宝”的第2个,是有一所颇负盛名的眼科医学院。配上附近出产的独有原料,做出远近驰名的眼疾特效药膏。         老底嘉的第3宝,是盛产质软而贵重的黑羊毛,产品档次高,而且式样时髦,好像今天的意大利或法国时装业。        这些优越的条件,本是上帝的恩赐,老底嘉教会却因此骄傲和自满,好像今日我们以财力雄厚、设施一流、人才济济、名声远播为傲…… 我们只是车夫        听过晏子车夫的故事吗?春秋时代,齐国的宰相晏子是有名的学者、谏臣、外交家,人人敬仰。晏子不卑不亢,恭谨有加,他的车夫却因给宰相驾车,而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有一天,车夫驾车路过家门,得意洋洋的模样被妻子看见了。下班后,车夫回到家,妻子和他闹离婚,因为看不起他的骄傲和虚荣。车夫幡然醒悟,向妻子道歉、认 错,自此谦虚起来,像变了个人。晏子注意到车夫的变化,好奇地问他,车夫据实以答。晏子对车夫的改过和虚心大为欣赏,便保荐他做了齐国的大夫。        我们蒙主恩待,各样好处都不缺,本当常存感恩的心,谦卑地与人分享所得的恩赐,并把荣耀归给上帝,使人只见耶稣。然而,如果不戒慎,渐渐得意,以致忘形──他人也会从羡慕到看穿,认出我们不过是个车夫,犹如主眼中的老底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