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在上帝之外,谦卑是拒绝存在的(周学信)2016.09.02

“人的目的是要认识真理,也就是上帝。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清楚自己与上帝的关系是根基于需要。这关系的障碍是骄傲,而补救的措施则是谦卑。自我的无知和骄傲,降低了人的价值。而谦卑正意味着认出自己的需要,给予上帝空间……因此,他得以从自己里面浮出来,然后上升。他得以成长并达到新一层次的爱,为了上帝,也为了他的邻舍。” […]

编者的话

《举目》76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6期。文/谈妮。《举目》76期的主题是谈敬拜。作者中有几位曾是从事音乐专业的牧者,如唐侃、黄奕明、陈逸豪等,还有神学生郭为,以及长期参与敬拜服事的吴蔓玲和王星然。安迪介绍走过磨难羞辱,在百岁高龄仍不懈以音乐和生命敬拜上帝的马革顺。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72期——编者的话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 文/谈妮 如果,我们不能颂赞 “上帝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就很难在“上帝的意念不同于我们的意念,上帝的道路不同于我们的道路”(参《赛》55:8-9)时,做到顺服。 对上帝尚且如此,对人就更难了。怎么办呢? 周学信提醒我们,圣经里的顺服明显不只一种,而且也异于我们来自文化,或本能地解读;邱清萍则指出,对上帝的爱决定我们是否顺服人,这是顺服的艺术;周传初认为,个人与教会的成熟,第一要效法主耶稣的顺服;陈正华见证,她如何实践“顺服丈夫”;张在孜从文化出发,谈我们如何顺服上帝,“离开父母”,并孝敬父母。 顺服上帝,也体现在我们如何区分同性恋行为与同性恋者(钟德民);在贫困中仍不忘作跨文化宣教(郭开智);以上帝国度的眼光来服事(高山);从政,却不结党营私(庄祖鲲);以怜悯的心,承担被骗的风险(薛主流)。 顺服上帝,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复活,并盼望祂荣耀的再临(小志),也是因为审判与悔改,不论是现在或未来,各人都免不了要直接面对上帝(刘同苏)。 《举目》72期目录:http://behold.oc.org/?page_id=26335 下载: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PDF档 在线阅读:举目 第72期 2015.03 繁体版 在线翻页阅读

No Picture
事奉篇

顺服,有几种?(周学信)

新约里明显有两种顺服:
一种是政治和军事上的顺服,包括对外来权柄的非自愿性顺服,乃属于阶级体制,并且是单向的。对此,派吉特称之为“第一种顺服”。

另外一种顺服,符合新约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于谦卑、怜悯或爱,自愿顺服于另一个人”(注7),那是发自内心的、个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却是相互的,这就是“第二种顺服”。这是新约中的主要道德教导。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要上教会?(周学信)

  杨腓力在其著作《恩典多奇异》(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提到,有人鼓励一名妓女向教会寻求协助,但她回答:“教会!干嘛去那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糟了,教会只会让我觉得更糟糕。”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公义和政治(周学信)

“我该关心公义和政治吗?喔,不,主啊,不该!我的公民权在天上,我在世上的工作只是赢得灵魂。你把我放在人群里,是为了让我向邻舍传福音,而不是一头栽入追求公义和政治的运作。何况,追求公义并不会带来多少的改变!政客都是肮脏、污秽、贪婪、腐败,且没有半点原则,为了选票无所不用其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