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因信称义与华人文化(陈济民)2017.07.24

当我们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和走向超文化宣教的时候,我们需要的,也正是因信称义的真理,因为保罗当时面对的挑战,正是如何在一个大罗马帝国下,向犹太人和外邦人传扬神国的福音,使他们都在耶稣基督救赎的爱中共同成长,荣耀真神和主耶稣基督。 […]

No Picture
成长篇

基督徒与旧约律法的关系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37期         谈这个问题,也许可以从一则小故事开始。多年前,一位西敏神学院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同学与笔者分享读经心得,说他读到《以赛亚书》58:13-14,“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 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 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他对笔者说:“你看,守安息日多么重要!”他不是安息日会的人,而是加尔文宗的一位弟兄,极认真遵守上帝的话。他的意思是说基督徒应当严守主日。        在那个时代,教会在美国东部仍然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在星期天,费城市中心犹如死城,百货公司、超市和绝大多数的商店都不开门做生意。神学院的同学则是不在主 日做功课,(即使是星期一要考试!)有些甚至不会在星期天到加油站加油,而是在星期六就先加满。这些同学所接受的教导,是认为基督徒不必遵守旧约律法中的 仪礼,但是要遵守道德律和十诫,而安息日就是主日。        笔者是二次大战后在香港信主的,所属的教会虽然也是属改革宗背景,但在主日除了上教会 做礼拜之外,最多就是参加青年团契的祷告会;一旦离开教会,其他的事,例如做功课,购物,上馆子等,都一样照做。到了西敏神学院,才发现基督徒对旧约律法 有如此不同的看法。当然,若是我们回应安息日会所引起的争论,并负起向犹太人传福音的责任,我们更是不能回避这个重要的课题。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要做的是从耶稣、保罗书信和《希伯来书》的教导来看这个问题。 一、耶稣的教导        耶稣自己在世时所面对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他对旧约的态度。熟识圣经的人都知道,在福音书中,主耶稣经常被当时一些严守律法的人视为背道叛教者,因为耶稣不依照他们所理解的条例守安息日。但是,耶稣并不是个背道叛教者。       当马可讲到耶稣在加利利会堂传道的时候,他提到两件事:第一,在医好一个痲疯病人以后,耶稣吩咐这病人“要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又因为你洁净了,献上摩西所吩咐的礼物,对众人作証据。”(《可》1:44)换言之,耶稣要这痲疯病人依照旧约的摩西律法行事。       跟着,马可记载耶稣另一次在医治了一个瘫子以前,对他说:“你的罪赦了。”(《可》2:5)这话引起当时的圣经学者──文士不满,因为他们认为耶稣是犯了最大的罪,做了十诫第一条所禁止的事,僭越了上帝的地位。       在这个主题上,《马太福音》提供了更详尽的记载。        马太在仔细讲述耶稣在世的工作之前,先讲耶稣的教训,记载了著名的登山宝训。在登山宝训中,他纠正了一些人的误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 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 义,断不能进天国。”(《太》5:17-20)但是,马太却也同样说,当时的法利赛人认为耶稣明显违反律法行事。这要如何理解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马丁路德对因信称义的理解

方镇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35期 编按:本刊在32期中曾刊出康来昌牧师《天主教与因信称义》一文。为明白这个教义的来龙去脉,本刊特别邀请方镇明牧师为我们回顾这段宗教改革的历史。         在后中古时期,欧洲最畅销的书籍是有关“如何避免地狱”这主题(注1)。对这可怕的地狱,信徒们的心灵常存惧怕,却又盼望得着解救。他们心路的历程常徘徊在 惧怕与盼望之间,对一些良知较敏锐的信徒,这样的徘徊使心灵受尽折磨。惟一的解脱之道,是向教会购买赎罪券,希望获取先圣的恩泽或功德,弥补自己的不足。         事实上,自从11世纪十字军第一次东征以来,罗马教廷已经开始向信徒售卖赎罪券,扬言赎罪券能弥补信徒在道德或宗教上的错误,减少忏悔的工夫与教会对信徒的 惩罚,藉以建立一个桥梁,使犯错的人可以再次回到圣洁的上帝那里。最后,教皇利欧十世(Leo X,1475-1521)为了要筹款兴建宏伟的圣彼得大教堂,宣称这一次印出的赎罪券,不但拥有以往的功效,更能使信徒免去炼狱的痛苦。         改教先锋马丁路德对当日教会的做法,心里极其厌恶。作为神学院的老师,他在1517年10月31日,把95条指责罗马天主教有关售卖赎罪券的教义,贴在威丁堡大教堂的门前,希望引发校园里的学生与有关学者的注意,对这问题作出辩论,借此施加压力,改变天主教的弊端。         然而,这个原本是学术讨论的课题,却引起当时人文主义者(Humanists)(注2),如以拉斯母(Erasmus,注3)热烈的回应与支持。其实,他们 与路德一样,一直以来深深厌恶天主教售卖赎罪券与其它的陋习,且希望能改革教会。借着人文主义者的帮助与宣传,在短短一个月内,售卖赎罪券的合理性,便成 为德国每个阶层都广泛讨论的热门题目,基督教改革在德国这地方,遂成锐不可挡之势。在这点上,人文主义者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的。         其后,路德与人文主义者的关系破裂。被称为人文学皇子的以拉斯母,指责路德的人观过分灰暗(注4)。在上帝拯救世人的计划中,不容许人的“自由意志”的参与(注5)。         这一场辩论反映出人文主义者所追寻的,是改革教会的体制,以及其它“外在”的因素,而路德却要改革教会“外在”与“内在”的弊端——后者乃是指罗马天主教曲解圣经有关救恩与人观的教导。         路德指出,人文主义者与罗马天主教所提倡的,都是“向上的宗教”(Up-Religion),上帝就像一位严厉的法官,他要按著世人的功德报答他们,按著罪 人的罪行惩罚他们。然而这看法疏忽了圣经有关对人类罪恶的教导,误以为亚当以后的人,在理性或意志上不受罪的影响,故人仍然能够依靠“人类本能的力量” (human natural ability)所做的善德而得救。          然而,路德指出,圣经教导我们,亚当以后的人在每一个范畴都被罪恶影 响,活在罪恶之下(《罗》3:9),以致人所做的善工都不足以为自己制造多余的功德去弥补其它的罪行(注6),人需要的是完全的改造,否则在上帝的眼里,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 “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的善工)能在上帝面前称义。”(《罗》3:20)换句话说,人无力拯救自己,不能靠自己所作的获取神的义,只有透过 信心才能称义。          路德解释信心是启动称义和成圣的钥匙,通过信心,神的义归算在我们里面。虽然我们的信心是软弱和不完全,而罪仍然在我们里 面影响我们,但是神仍然透过信心把神的义归在我们身上。路德说:“这(神的义)是透过信心借着归算(imputation)而得以成就的,按此,我开始紧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天主教与因信称义

康来昌 本文原刊于《举目》32期          去年(2007)四月底,美国福音派神学协会(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主席Francis Beckwith离开基督教,加入天主教,惊动了美国教会界。其实,从19世纪以来,优秀的基督教人士转入天主教的例子并不在少数,比如“牛津运动”领袖 纽曼(Henry Newman),从加尔文福音派转入圣公会,终成天主教的红衣主教;信义会的优秀神学家牧师Richard Neuhaus,也在1990年代正式加入天主教。从天主教改投到基督教的,也大有人在。总有改宗(包括无神论变为有神论或相反)发生,所以,我们不必为 此得意或忧愁,但应当有反省和归正。           要了解天主教,或要说它有什么对或不对时,要根据他们的“信理”(Doctrine)、或“信条”(Dogma),就是教宗代表整个天主教所发表的正式言论(注),包括在大会议里的决定。从“信理”来看,天主教不是异端,不过,它的确有让基督徒要与之分道扬镳的地方。           总的来说,天主教的特点在于“太多”,把许多不属圣经的东西,如亚里斯多德哲学,掺入体系。赞成者认为,天主教因此有“猗欤盛哉”的自然神学,对理性、文化 等的态度,比较健康、完备;他们的教堂富丽堂皇;神父学问渊博。基督教却太狭隘、肤浅,却斯特顿(G. K. Chesterton,一位20世纪初的天主教护教学者)对路德就有此批评。更有人抨击清教徒:“什么唯独基督、唯独圣经、唯独信心、荣耀唯独归神?是矮 化基督、窄化圣经、丑化理性、僵化文明生活!”转去天主教的人,很少说自己原来的教派不对,却强调天主教的传统更丰富,而且会越来越丰富。           笔者的道德、学问,远远不能和他们比,但坚信,改教家如路德、加尔文和清教徒的教义及实践,最正确、合用。改教家也有错(笔者当然更有),应根据圣经,不断 地改革、丰富。面对天主教、无神论、异教徒,基督教最好的做法是,更谦卑、渴慕地听信圣经真理,有爱、有智地对他人活出真理、传扬福音,就是神掌权的真 理,因信称义的福音。天主教有伟大、精彩、掺杂的传统,但为得到这伟大、精彩、掺杂,换来一个不稳的(虽不是全错的)信仰基础,那是不值得的。 关于马利亚的分歧            一般基督徒认为,拜马利亚是天主教的基本错误。我们来看一下历史:约第三世纪开始,马利亚就被提升──           第一,马利亚被称为“神母”(mother of God)。基督徒听了会吓一跳,认为是亵渎。但这话的意思,不是说马利亚产生了三位一体的真神,而是说三位一体的第二位,圣子,的确是在她腹中有了肉身。 她生的是人,但她生的也是神。“神母”的头衔,是要强调耶稣的神性。这一点,改教家和天主教都肯定。            第二,路德、加尔文都承认(但我们今天大概不承认、还会奇怪为什么要这样说):“马利亚永远童贞”,生了耶稣以后也是。那圣经里耶稣的兄弟是怎么回事?一般解释:是约瑟前妻的小孩;或,祂的堂兄弟、表兄弟。            第三,马利亚没有原罪。这严重,因为表示马利亚不需要耶稣的拯救。可是,天主教说,马利亚仍然是被耶稣拯救的,只是这个拯救是个特别的恩典,不是洗去她的本罪和原罪,而是让她根本不沾染罪。 […]

No Picture
成长篇

“因信称义” --记16世纪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

阮无袂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6世纪欧洲改教运动的伟人。他在基督教历史和西方文化史上都是划时代的人物。        马丁·路德于1483年出生在德国的曼斯菲尔德镇。在18岁那年,他进入当时最负盛名的大学耳弗特大学就读。他本来一直遵父命研习法学,但一件奇事却改变了他的志向。        那是1505年6月的一天,马丁·路德在返校途中,遇到一场来势汹汹的暴风雨。突然,一道闪电击在他身旁,使他摔下马来。马丁吓得魂不附体。在万分恐惧 中,他大叫:“圣安妮,救我!我愿意作修士!”圣安妮(St. Anne)是天主教矿工的守护圣徒,因此马丁在情急之下向她求救。        家人、朋友苦劝他忘却当日的誓言,但马丁却矢志守诺。他选择以管教严厉著称的奥古斯丁修道院,住进去开始埋首神学,二年后被按立为神父。尔后他一直不断地思索圣经,发展出一套革新的神学思想,对欧洲教会乃至历史生成了关键性的影响。         1517年,马丁·路德引发了对赎罪券的挑战。当时的教廷宣布,无论何人,只要出钱购买赎罪券,他的过去、现在、将来的罪就能被赦免。马丁·路德认为,这 种做法违背了圣经的教导,救恩沦为交易,专为那些恣意放荡、犯罪的人而预备。因此,他写下了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Ninety-five Theses),贴到威丁堡教会的正门上。《论纲》指出,教会的真正财宝是彰显上帝荣耀与恩惠的至圣神音。         随后,马丁·路德写下了三本重要著作:《论基督徒的自由》(On theFreedom of aChristian),《告信奉基督教的日耳曼诸贵族书》(A Appeato the Christian Nobilityof the German Nation),《关于教会囚虏时代的序论)(The Babylonian Captivity ofthe Christian Church)。         1521年,马丁·路德被逐出天主教会。翌年,他回到威丁堡,主持改教运动。他的观念在欧洲各地获得普遍的、热烈的支持,宗教改革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 […]

No Picture
成长篇

结实累累 信心与生命

梁中杰 一 因信称义         圣经上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又说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 认识上帝,上帝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林前》1:21)。圣经说得很清楚,为什么因信称义?第一是因为这拯救是上帝的恩典,恩典不 能用行为来赚取;第二是免得有人自夸,使人能看清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不能自救,便悔改,心转向上帝;第三是要把这道与一切人间的智慧,人创建的宗教清楚 地区分开来。所以说,因信称义是基督信仰区别于其它一切宗教最核心的教义。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也常常在这上面跌倒。特别是在看到自己或别人信主后生命没有多大改变时容易跌倒。既然信了主,却没有新生命的样式,那么,要么就是没有 真信,要么新生命就是“无非如此”,要么得救与生命改变没有直接关系。这里涉及到三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一就是什么是信;第二就是什么是新生命的表征;第三 就是信在新生命的生成和成长过程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让我们逐个地讨论这三个问题。 二 什么是信?         许多人喜欢把信复杂化。其实圣经上说的信是简单的信。知识分子喜欢思想,在决志信主的一刻,头脑里还难免有点疙瘩没解决。所以常见的困扰,是怀疑没达到彻 底、完全地步的信不算信。其实从圣经上看,即使作为信心之父的亚伯拉罕,刚接受上帝呼召时信心也并不完全。上帝叫他离开父家,他虽离开了父家居住的地方, 却还带着父亲和侄儿。然而上帝却因着他这个信,称他为义,而不是在他信心完全成熟的时候,即在他把独生儿子以撒献祭给上帝的时候,才称他为义。         那么什么是信呢?《希伯来书》上对信心有个定义: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第一,信是指向所望之事与未见之事的。第 二,信是实底与确据。我们不管有多自信,谁能对未来有绝对的把握呢?因为我们知道,作为信心基点的“我”很有限。能有实底与确据,除非信心的基点不是创建 在有限的事物身上,而是创建在那位全知、全能和永不改变的上帝的身上。所以信不在乎信心的大小,而是在乎信心的基点是否创建在上帝的应许之上。 三 新生命的表征         我于1981年底到美国,1985年信主。属于开放后较早一批来美和信主的大陆留学生。信主前我就觉得自己很优秀。所以信主后就常常问自己:原来做得好的还能好到什么地方去呢?原来做不到的现在也还是做不到。所以所谓生命的改变也许就是指换了“老板”而已。         以前为“人民”服务,现在为主服务。以前星期天干自己的事,现在星期天到教会去。以前热心传那“普遍真理”,现在热心传福音。然而,上帝却叫我在自己认为 最强的地方跌倒,在自己最努力的事上收恶果,好让我明白所谓新生命的样式不只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不只是为谁做事的问题,也不在乎事做了多少,而在乎谁在做 事。就像亚伯拉罕虽相信上帝给他儿子的应许,但用了肉体的方法来“帮助上帝”--从使女夏甲生以实玛利。结果上帝说那个不算,要由上帝的应许而生的才算。         有了新的生命,就是说如今活着的已不再是“过去的我”,而是耶稣借着圣灵在我里面活着。所以新生命的一个基本表现就是感受到圣灵在你心里的工作--就是你 的“老我”开始被对付。一个成熟的新生命的特征就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 是不再靠肉体,专一依靠上帝。 四 […]

No Picture
成长篇

信心与行为—基督徒是因信称义或因行为称义?

恩羔         如果有信徒从牧师的讲台上得知保罗“因信称义”那个欢欣鼓舞的信息之后,回家再查考《雅各书》第二章“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单因着信”这段经文时,不免会 觉得一头雾水:莫非圣经自相矛盾?不,圣经无谬误之处,而且雅各、保罗各自提出的这两种教导,也正是基督徒在信仰中的二个互相补充、辩证的基本原则。         为此,我们在认识“因信称义”的教义时,首先要弄清楚其生成的背景及针对性。         当年,面对一大群按摩西规条受过割礼,手持经文,口中念念有词不停地数算善行多少的法利赛人、文士,保罗大声疾呼:“所以,弟兄们,你们应当晓得,赦罪的 道是由这人(耶稣)传给你们的,你们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个人(耶稣)就都得称义了。”(《徒》13:38-39)上帝借着保罗斥 责那些只奉行律法,却不认复活的主的人。对于那些想靠行善、修行、刻苦己身而称义的人,保罗也强调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 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的确,人类不能自救,“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上帝面前称义。”(《罗》3:20)“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弗》2:13)“因信称义”的道,就是创建在这个基础上的。不过这个真理随即被曲解使用,有些人光接受恩典,却忽略了圣洁生活的品行。雅各在这种情景 下做出了强烈的抨击:“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7)。         以色列民族的先驱、犹太人的信心之父亚伯拉罕,凭着对上帝应许的信心,献上爱子以撒。他以这举世闻名的行为,来证实他伟大坚强的信心。《希伯来书》11章列举的信心伟人,也都“因着信”,而有所为,有所不为。         自古以来,在信心和行为的争议上,钻营者大有人在。主耶稣早有充分预料:“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5:17)今天我们信徒得胜、称义的法宝,便是信靠主耶稣“爱”的律法。         所以,信徒总要在“信”字上狠下功夫,而且必须明白“信”的真实含意:“放弃自己”、“钉死老我”、“完全顺服”、“认罪悔改”、“爱人如己”、“舍去生 命”、“重生更新”……总而言之,“信”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受洗前常听见的“口里承认,心里相信”的水平,那掉坑里的可能性很大。         弟兄姐妹们,让我们时时用《马太福音》5:13-16主的那段话来相互勉励吧!作世上的盐和光,照亮这个败坏的社会,好叫世人在我们的信上看到好行为,便将一切荣耀归于天父。□ 作者在国内是上海乐团男高音独唱演员,现住纽约,从事歌剧演唱。 你怎么看下面的问题: ·真信仰与好行为有必然的联系吗?为什么? ·倘若有些基督徒,行为与一般的世俗人无异,你能说他们不是真正地信吗? ·你信主之后,在行为上最明显的改变是什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