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大龄单身,不贱卖

大猫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由于我36岁才结婚,我有幸成为传说中的“大龄女单”。我的“名声”,不仅亲朋好友遍闻,还在亲朋好友的亲朋好友中被广泛提及。他们会在茶余饭后,好奇又简略地过问一下:“你那个姓梁的朋友,还没有男朋友吗?” 据我观察,女人30岁以后的约会指数,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呈严重的反比关系。红娘队伍也骤减。我特别记得35岁那年,我的家人和朋友已为我描述“孤独终老”的凄惨“蓝图”了。 说真的,作为普通人,面对这些,我的心不是不伤痛的,甚至经历了波澜壮阔的挣扎。最终,我将我内心的苦涩、无望和焦虑,交给了上帝。上帝让我在坚定和平安的信心中,抬起头来。 苦涩、酸楚  我们很多人都读过《清心守候的女人》,然而守候是伴随着挣扎的。大多数人没机会“晋级”到我这种级别的“大龄女单”,不能体会我的压力和羞耻感——那种感觉,不亚于古代中东女子婚后多年无子所承受的羞耻感,以及家族和社会给予的压力。我内心的苦涩和酸楚,也不亚于圣经中的拉结和哈拿,在上帝面前倾倒的苦涩和酸楚。 受着亲人微妙或直接的嘲讽,看着所谓“成功”人士对我流露的、夹杂着同情和可怜的复杂眼神,有一段时间,我的心情遭透了。我不参加任何婚礼或朋友聚会。我将自己大大贬值,不见任何人,完全封闭。 “闭关”之际,我尽情地与上帝“摔跤”。我将自己彻底地摆在祂面前。上帝啊,我就是这样,没有魅力为自己寻找一个如意郎君!我只能用虚伪的自尊把自己包裹起来,不让人看到我的“失败”。 狗尾巴草 有一天,我望着草地发呆的时候,上帝让我看到,过往行人践踏着狗尾巴草。这些草,被人踩压之后,又坚强地直立起来。一次次地被践踏,一次次地挺立起来。沉默已久的上帝,终于开口对我讲话:“你看啊,即便是一株狗尾巴草,也有生命的价值!” 是啊,人可以践踏不起眼的狗尾巴草,但它内在的生命可以让它重新挺立起来。我一下子醒悟了!让我的生命有价值的,不是那些在我成功时送上鲜花和掌声的人,也不是在我落魄时嗤之以鼻的人。我的生命的价值在于上帝!上帝爱我。我完全可以抬起头来。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励。那天以后,我“趾高气扬”地穿梭于亲朋好友之间。我不再看他们的眼神,不再听那些不懂事的人对我的粗鲁嘲讽。我深知道,有值得骄傲的东西让我活着。 过年时,我也诚恳地对父母说:“人生总有不尽人意的事,但也有值得庆幸的事。应当多看看那些值得庆幸的——至少我们有健康,有工作,有吃,有穿,还有我们这一大家人。更神奇的是,我的信仰使我珍视自己。我为自己看到生命的价值而感到满足、激动!” 他们虽然没有完全听懂我的肺腑之言,但我那不同寻常的坚定和平安,多多少少触动了母亲。她附和:“是啊,怎么都是活着,别太跟自己过不去就行了。你的婚姻,随你吧。若一辈子不结婚,就跟妈过吧。” 赶快贱卖? 有人说,我是因为太挑剔,才一直未嫁的。这话其实也对。我以前的挑剔,多带着世俗的标准。但后来的挑剔,是我正视我自身价值后的挑剔。我没有像家人和朋友所催促的那样:“过期食品,赶快贱卖吧!”而是坚定心志,向上帝求一个爱上帝的人。 不过,考验也马上来了。 在我们家相当有影响力的嫂子,给我介绍了一位年龄相当、有自己企业的成功人士。在她的安排下,我们见面了。这位大哥竟然还对我一见钟情。然而我发现,他不是基督徒。这样不行啊!一个没有基督信仰的生意人,我没有信心跟他过一辈子。尽管这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我看过太多失败的婚姻,决定不铤而走险。 我真诚地拒绝了这位男士,也向嫂子表示了歉意和谢意。我的这一举动,激怒了家人。他们以往以为,我不结婚是没有机会,现在眼看着这一“大好机会”竟让我白白放弃了!我的母亲因此不跟我说话好几个月,直到我遇到了Ted。 小我7岁 我和Ted认识了2年左右,但我从未想到他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比他大7岁。他也是一个相当害羞的人。我们俩的性格都不够自信和豪爽,所以,我们的关系经历了相当长的朦胧期。 我觉察到他想跟我约会,遂祷告:主啊,我一点都没想过他,也不了解他。在恋爱上,我不想走太多弯路。如果你看我们俩合适,你就让我的心喜欢他。 首先我要确定,他没有误会我的年龄。我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向他透露了我的年龄。他没说什么,继续给我发短信。于是我再次趁著合适的机会,强调了我比他大7岁的事。然而我们的关系还在朦胧发展着。 没有了年龄顾虑之后,我开始全方位地观察他这个人了。在一个圣诞节前夕,我们一群朋友要准备一些点心。他邀请我去他们的男生公寓做点心。我们做了很多,他热得满头大汗。我们走之前,他给每个帮忙的朋友装了几块饼干,并开车把我们安全送到家。 他还喜欢讲他学来的一点中文。他那有趣的声调和憨憨的笑容,终于打动了我的心。我真的喜欢他了。 接下来,上帝带领Ted,他也明白了我的心意。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开始了正式的约会。同年的夏末秋初,我们结婚了。美好的夕阳映照着婚礼的草坪,我们3个人的手,紧紧地牵在了一起——上帝,Ted,和我。 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美好,只有在经历了很多不好后,人才能真正懂得。单身的弟兄姊妹,打开你的心,靠着上帝来行走这一美好的单身之旅吧,因为精彩不容错过! 作者定居加州圣荷西。

No Picture
成长篇

失恋报告——寻回我自己

依琢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我们分手了。 尘埃里的灰姑娘 恋爱之路走得很辛苦。 有一天,你说,为什么我们彼此吸引,在一起却不快乐呢? 哎,相貌超过你的要求了,人品也超过了,你就急切地希望我的能力、才干也达到你的标准。可是,我却觉得受伤,觉得被挑剔、嫌弃,觉得在你的眼中,我不够有能力、不够有品位、不够独当一面……总之,达不到你的标准。 同样,我也在挑你这样不是、那样不足,也在伤你。两个人这样彼此挑剔、彼此伤害,怎么可能快乐呢?  当敞开心扉得到的不是接纳,而是挑剔时,两颗心,都受伤了;当彼此都要极力去达到对方的标准,而不能在欣赏和包容中放松作自己时,两个人,都累了。 终于,走不下去了,我们分手了。 我是不是很糟糕?过了麻木期,才忽然发现,原来,心好痛,连带自我形象也碎了一地。那个乐观、自信的女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迷失了自己,不认识自己了。我成了低到尘埃里的灰姑娘。甚至,不是灰姑娘,而是尘埃。 我确实看到自己一大堆的问题、一箩筐的毛病。我自责、颓丧。但是,将我击倒的,不是问题本身,是我用受了伤的眼光挑剔自己,我觉得自己真的很不能、很不行。我走到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低谷。我哭着问上帝:天父,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真的很烂啊?  自卑到这个地步 曾经的我是多么的自信、自视甚高啊!我被大家宠爱着,被夸赞声包围着。却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自卑到这个地步。 ·一无是处 我觉得自己一塌糊涂——丢三落四、缺条理、拖拉、大条……我很无力,我对自己失望。 看到自己兴趣不广,我自卑;看到别人有我所没有的才华,我沮丧。看教会里的姐妹对音乐的热忱,对调色的自信……比较她们的热情、才华、美,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问上帝:我呢?什么才是我的独特,什么才成其为我? 我用兴趣、爱好衡量自己的价值,用能力、才干判定自己的地位。没有找到有意思的嗜好,我就不够独特;没有显露能力、才华,我就没有价值。 像孙猴子被五指山压住那般,我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站不起来。 ·我瘫痪了 以前兴奋、喜欢的事情,我都兴味索然了。那个享受烧饭做菜的我,不见了。那个时不时玩性大发,做点菜肴犒劳自己,成品出炉时会兴奋得拍着手跳,也会自得其乐地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的我,不见了。 看着冷落在一旁的锅碗瓢盆,我黯然神伤地想,我的生活果然缺少趣味。 本能够出色完成的工作,我也徬徨退缩了。那个迎著挑战向前冲的我,不见了。之前,我胆子大得不得了,什么工作都敢接,知道靠着上帝一定可以做。现在,接手新的工作,我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成一团,仿佛在搬一块搬不动的石头。 狰狞的声音在黑暗中嘲笑我:瞧,这更加证明你不能、你不行! ·打碎自傲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有更加依靠上帝,求祂怜悯我。我靠着恩典,鼓励著那个卑微的自己:上帝没有放弃你,你也不可以放弃你自己!上帝,祂没有对你灰心失望,你也不可以对自己灰心失望! 一天,看到教会地板上有纸屑,我就认真捡起来,心里想着:“天父,我没有能力,没有才华,我什么都不会做!捡起纸屑我还可以做,我就忠心做吧!我知道,这是你喜悦的。” 导师说,这样的打击对你是好的,打掉了你的骄傲——先拆毁你,再重建你,然后,你就可以看自己合乎中道了! Doing和being 我跟导师说,原本还以为我的自我形象很好呢,却发现,原来这么差。导师说,你的自我形象确实很好,只是,根基错了,所以不稳。 是啊,我用众人夸赞的目光为自我形象的基石,确实太不稳了。当我很在乎的人用不赞同的眼光看我时,或当我看到我的不行时,那原本优秀的自我形象,便垮了一地。 […]